鲁迅先生自己说,鲁迅对中国古代小说进行了大量的搜集、选本、钩沉、校勘、考证

 文学常识     |      2020-01-12

  二、评论和鉴赏

《史略》不但为较早的中国古代小说专史,而且它中西融合的研究方法对于发轫期中国文学史的建立具有方法论的意义和价值。鲁迅在《文化偏至论》中说:“外之既不后于世界之思潮,内之仍弗失固有之血脉,取今复古,别立新宗。”这段话可视为其中国古代小说史研究方法论的总纲领。具而述之,其方法论的第一个层面为“内之仍弗失固有之血脉”。《史略》继承了中国古代学术校勘考证的治学方法,对中国古代近百部长篇小说和3000余部短篇小说进行了搜集、梳理、辨伪和考证,完成了从先秦至明清的古代小说文本和史料的整理,为进一步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第二个层面为“外之既不后于世界之思潮”。鲁迅借鉴西方现代的学术理念,阐释了古代小说的概念内涵,归纳了古代小说的类型和特点,为中国古代小说史创立了较为规范的现代学术体系。第三个层面为“取今复古,别立新宗”。在继承传统学术精髓和借鉴西方现代学术观念的基础上,《史略》实现了古代学术研究与现代学术研究的有效“衔接”,将辑佚校勘这一传统学术方法融入中国文学史的建构之中,与同期或前期的文学史相较,它既不“食古不化”,亦不“为西方的马首是瞻”,真正实现了中国传统学术研究的“创造性转化”。陈寅恪曾说:“其真能于自成系统,有所创获者,必须一方面吸收输入外来之学说,一方面不忘本来民族之地位。此二种相反而适相成之态度,乃二千年吾民族与他民族思想接触史之所昭示者也。”《史略》正是这种“东西文化对接以再造新文化的思想”在中国古代小说史领域内“旧学新知”和“西学东渐”的尝试和实践。鲁迅的中国古代小说史研究,也与闻一多的唐诗研究、茅盾的神话研究、郭沫若的《诗经》研究一起,标志着现代学术在古典文学研究领域的“回归”与发展。

  经过调查研究弄清了作家作品的真相,去伪存真,就古籍整理说,算是完成了任务,但对于文学研究工作来说,这只能算刚刚开个头。我们还得研究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阅读文学作品,一方面是从作家精心创造的艺术画卷得到一种精神上的享受和满足,另一方面也还要透过作品反映的生活画面探讨它的客观意义和作家的意图。曹雪芹写出《红楼梦》后,题了一首诗说:“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作者总是渴望读者了解作品中的味,作者写作的目的性。对待文学作品一般有两种态度,一是鉴赏,另一是评论。鉴赏大都讲读后的印象和感受,说好话的多。评论就有赞扬,也有指摘。对于文学研究工作者来说,阅读作品,不能够只是停留在作品的鉴赏上,还要对作品做出正确而恰当的评价。

《史略》为鲁迅在北京大学国文系讲授“中国小说史”课程讲稿的基础上补充修订而成,1923年由新潮出版社出版,1925由北新书局再版。在撰写该书的过程中,鲁迅对中国古代小说进行了大量的搜集、选本、钩沉、校勘、考证,将“乾嘉诸大师用以辑校周秦古籍的方法”用以“辑校中国古代小说”。自1907年始鲁迅就搜集中国古代小说的文本文献,辑录了大量自先秦至隋的小说,其中有《汉书·艺文志·小说家》《隋书·经籍志·小说家》《新唐书·艺文志·小说家》中着录的小说,也有上述文献之外着录的小说,经过不同版本小说的辨伪、校理和同一小说的不同版本校勘,辑录留存了36种1400余则小说,完成了《古小说钩沉》一书。

  鲁迅的《嵇康集校》是一本具有高度学术价值的著作。他在这部书中吸取了前人所作的有用成果,并且超过了前人,成为一本研究魏晋文学和嵇康诗文的必备书。l935年作者写给台静农的信中说:“《校嵇康集》亦收到。此书佳处,在旧钞;旧校却劣,往往据刻本抹杀旧钞,而不知刻本实误。戴君今校,亦常为旧校所蔽,弃原钞佳字不录,然则我的校本,固仍当校印耳。”由于他在这本书上用力极深,他看到别人的校本远不如己,更增加了自信,可惜当年没有获得出版机会,直到他逝世后,才先后排印和影印出来,得与世人见面。鲁迅整理嵇康的诗集,是为了要写一部《中国文学史》,正和他写小说史一样,事先做些对原始资料进行调查研究工作。著述是一项严肃认真的事业,粗制滥造,剽窃抄袭,不对原始资料做一番调查研究,是不会产生有价值的成果来的。

与多次对传统文化和文学“大张挞伐”,甚至主张青少年“要少或者竟不看中国书,多看外国书”的“激进主义者鲁迅”的角色定位不同,鲁迅在对中国古代小说的研究过程中,深谙中国传统学术辑佚校勘方法的精髓并熟练运用之,历经多年“盘点”,辑录出版了一系列考据之作,并完成了《史略》这样的中国古代小说史的上乘之作。可以说,鲁迅不但是中国现代的文学家和思想家,而且是现代学术史上着名的考据家。蔡元培曾说:“鲁迅先生本受清代学者的濡染,所以他杂集会稽郡故书,校嵇康集,辑谢承后汉书……完全用清儒家法。”阿英说《史略》“不止是一部史,也是一部非常精确的‘考证’书,它正讹辨伪,正本清源,成史而可信”。就连对自己的小说研究颇为自得的胡适亦承认,《史略》“是一部开山的创作,搜集甚勤……”

  原载:《古代文学研究集》,中国文联出版公司第1版

鲁迅在《史略》中所形成的方法论,对其后的中国文学史撰写和研究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为现代学术意义上的中国文学史学科的建立作出了贡献,可谓泽被后世。游国恩的《中国文学史讲义》就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史略》方法论的影响。该文学史是20世纪30年代游国恩在武汉大学和青岛大学任教时所撰写的文学史讲稿,为先秦至南朝宋的断代文学史。游国恩像鲁迅一样对先秦至南朝宋的作家作品、史实史料进行了辑佚校勘,如对于“二南”“风雅颂”的年代和释义、《胡笳十八拍》的真伪、《孔雀东南飞》的作者,均有校考。另外,《中国文学史讲义》也注重社会环境对文学现象和文学风格的影响,游国恩认为,谈玄之风的流行导致了魏晋文学重辞藻、尚韵律的诗赋风格。同样受到《史略》影响的还有赵景深的《中国文学史新编》、谭正璧的《新编中国文学史》、杨荫深的《中国文学史大纲》、王瑶的《中国新文学史稿》等。

  [3]《穆子天传》原本五卷。今本六卷,而第三卷记西王母事,不知何时羼入。

鲁迅通过中国传统学术的辑佚校勘方法,对从先秦至明清的众多古代小说进行了搜集、梳理、辨伪、甄别、校勘和考证,形成了《古小说钩沉》《唐宋传奇集》《小说旧闻钞》三本中国古代小说的考据之作,虽然在当时的条件下,尽可能地搜罗宏富,甚至“竭泽而渔”,但不可避免地存在“挂一漏万”的现象,赵景深、朱成华、欧阳健就曾指出其缺陷。但总体而言,历时多年对中国古小说的校勘辑佚,为鲁迅的《史略》奠定了牢固的基础,《史略》中所有例证和引文,大都出自上述经过他本人严格考证的辑集,可谓“无一不无出处”,《史略》也因此成为中国古代小说史的经典之作。

  在《纲要》第四篇《屈原与宋玉》中,鲁迅说:屈原作品“形式文彩之所以异”于《诗经》的原因有二,“曰时与地”。关于“地”,指的楚国。这点研究屈原作品中的楚语楚俗的谈得很多,而对于“时”却说得很少。鲁迅先生说:“古者交接邻国,揖让之际,盖必诵诗,故孔子曰:不学诗,无以言。周室既衰,聘问歌咏,不行于列国,而游说之风浸盛,纵横之士,欲以唇吻奏功,遂竞为美辞,以动人主。如屈原同时有苏秦者,其说赵司寇李兑也,曰:‘雒阳乘轩里苏秦,家贫亲老,无罢车驽马,桑轮蓬箧赢滕,负书担囊,触尘埃,蒙霜露,越障河,足重茧,日百而舍,造外阙,愿造于前,口道天下之事’(《战国策·赵策》一)。自叙其来,华饰至此,则辩说之际,可以推知。余波流衍,渐及文苑,繁辞华句,因已非诗之朴质之体式所能载矣。”这里面说,屈原的作品是直接继承春秋列国外交使节赋诗的传统,而和战国时代纵横家讲究外交辞令有关。这就是说,屈原的作品虽出自他的创造性的劳动,然而也不是说他的创作和当时政治家的活动没有联系。鲁迅研究古代文学总是把文学和当时政治宗教,社会风俗,各阶层人们的生活习惯联系起来,找寻其间的相互关系,希望从其中摸索出文学的一些规律性的东西。这点在《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中表现得最突出。这篇文章讲到魏晋文学风格上的特点和魏晋时代中上层社会中人士的生活以及政治气候变化的关系。由于当时政治上提倡刑名法术,严刑峻法,使得当时人的生活态度小心谨慎,因而在文学风格上就出现清峻即简约严明的特色。这就是鲁迅所说:“我以为要论作家的作品,必须兼想到周围的情形。”(《且介亭杂文二集·后记》)鲁迅认为文学风格的形成和作家生活环境,政治态度和思想信仰往往发生不可分割的联系,虽然他没有明确提出规律这个名词,但是他的论述是带有普遍性的,不是偶然的个别现象。他说:“即使是从前的人,那诗文完全超于政治的所谓‘田园诗人’,‘山林诗人’,是没有的。完全超出于人问世的,也是没有的。”他的关于劳动人民口头创作和文人创作之间的关系,说文人往往把劳动人民口头创作的精华,“吸入自己的作品中,作为新的养料”。说“这例子是常见于文学史上的”。也是作为一个普遍性的问题提出来的。

除了继承中国传统学术的校勘考证方法之外,《史略》还对西方近现代学术方法进行有效借鉴。首先,鲁迅重视文学与社会的关系,尝试运用社会学的理论分析中国古代小说的某些现象。关于宋传奇与唐传奇的不同,鲁迅认为前者“大抵托之古事,不敢及近”,因为“宋好劝惩,摭实而泥,飞动之致,眇不可期,传奇命脉,至斯以绝”。正是由于宋朝较唐朝重理念,尚说教,好教训,所以宋传奇必然立论“高尚”,强求劝诫,缺少世俗气和人情味,缺少唐传奇的生气和活力。对于《世说新语》,鲁迅认为“汉末士流,已重品目,声名成毁,决于片言”,正因为这样的社会环境,《世说新语》才会“成为一部名士的教科书”。其次,鲁迅重视核心概念的阐释。在中国古代小说史研究中,他在考证的基础上率先阐明了小说概念的内涵。他认为中国古代小说的概念到了唐传奇时才真正孕育成熟,“小说亦如诗,至唐代而一变,虽尚不离于搜奇记逸,然叙述宛转,文辞华艳,与六朝之粗陈梗概者较,演进之迹甚明,而尤显者乃在是时则始有意为小说”。鲁迅认为唐传奇真正具备了小说“有意识地讲故事”的特征,而且为了讲好故事,开始注重语言和修辞的“文辞华艳”“叙述宛转”等“主体性”元素,并成为一种独立的文学文体。再次,鲁迅运用西方近代科学研究的归纳方法,对中国古代小说进行较为科学的分类并总结其特点。对于魏晋六朝小说,鲁迅用“志怪小说”和“志人小说”进行分类;对宋代的短篇白话小说,用“话本”和“拟话本”予以命名;对明清小说,则用“人情小说”“神魔小说”“讽刺小说”“狭邪小说”和“谴责小说”分类。这样的归纳,不但对浩繁的中国古代小说进行了区分,而且较为准确地概括了中国古代小说内容或形式上的特点。鲁迅对中国古代小说的研究,阐明了小说与社会的关系,厘清了古代小说概念内涵,归纳分析了其类型和特点,从而使中国古代小说史的书写核心概念明确,研究体系规范,学科意识突出。

  科学研究的任务是找寻事物的客观规律,文学研究既作为一门科学,自然不能例外。鲁迅在这方面也做出了优异的成绩。我们不妨举一个例子。西王母在《山海经》中是一个神话中的怪物,到了《穆天子传》[3]中成了一位女主,她和周穆王一唱一和,人情味十足,不过还没完全脱离神女气。后来《淮南子·览冥训》和张衡《灵宪》说后羿从西王母那里讨得不死之药,嫦娥偷着吃后就成了仙,飞奔到月宫中去了。不死之药乃方士的把戏,所以到《汉武故事》西王母也成了仙。鲁迅说:“中国鬼神谈,似至秦汉方士而一变。”(《鲁迅书信集·致傅筑夫、梁绳祎》)西王母从神话中的怪物变成了仙女,就证明鲁迅的话说得很对。

关于宋至清末的古代小说,鲁迅同样用乾嘉学派的校勘方法进行考证。他查阅了《小浮梅闲话》《小说丛考》《石头记索隐》等小说书籍90余类,约1500余卷,从中甄别、考证出该时期小说以及作者的相关史料41种39篇,其中35篇为小说史料,4篇为小说源流、评刻、禁黜等方面的史料,命名为《小说旧闻钞》。鲁迅在该书序言中曾说:“昔尝治理小说,于其史实,有所勾稽。凡值涉猎故记,偶得旧闻,足为参证者,辄复别行移写。历时既久,所积渐多。”由此可以佐证《史略》在成书过程中,鲁迅进行了大量的辑佚校勘工作。《小说旧闻钞》或辨作品归属,或纠前人误考,或补旧说不足,因校考谨严,搜集周全,为学术界所称道。

  做研究工作要接触原始材料,考察原始材料。中国古典文学作品,由于传抄翻印,年代久远,往往失真。如果不加考察,拿来就用,就会出现《唐人说荟》那样的错误。在古典文献上进行调查研究,传统的说法叫做考据。内容大致分为四个方面:目录、版本、校勘、训诂。鲁迅在这方面也做了一些工作。他校辑《嵇康集》时。先从查目录开始,说:“梁有十五卷,录一卷,至隋佚二卷。唐世复出而失其录。宋以来仅存十卷,郑樵《通志》所载卷数与唐不异者,盖转录旧记,非目见之,王桥已尝辩之矣。”他说这几句话,自然是从翻检史书经籍志和公私家书目而来。查目录的结果,发现《嵇康集》今天还保存的只有十卷了。这十卷有没有不同的版本呢?他在《嵇康集考》一文中详细地研讨了宋元以来各种刻本《嵇康集》,发现只有明吴宽丛书堂钞本,“谓源出宋椠,又经匏庵手校”,这个本子最好。于此我们可以看出鲁迅的工作多么细致,态度十分认真。查目录,觅版本,源源本本,一丝不漏。只有这样做才能发现《嵇康集》里面有的地方把嵇康自己的诗和别人赠答嵇康的诗混淆不清的现象。集中有《秀才答诗》:“南历伊渚,北登邙山,青林华茂。”鲁迅校云:“秀才诗止此,以下当是中散诗也。原本盖每叶二十二行,行二十字,而厥第四叶。抄者不察,遽写为一篇。此后众家刻本遂并承误。《诗纪》移此为第一首,尤谬。”我们今天阅读古代作家诗文,往往发现张冠李戴,鲁迅这里指出的只是其中之一。鲁迅在整理《嵇康集》时,运用了清代汉学家极为谨严的治学方法,一字一句都不放过。有的字句,前人改正过,他还不放心,要重新审核。《卜疑》中有一句说:“将如箕山之失,口水之女。”水字上一字为虫所蛀,不可辨认,各本校改为“颍水之父”,鲁迅认为这样校改不妥。他仔细考虑认为那个辨认不清的字,应是“白”字,引《文选·司马长卿难蜀父老》李善注和《太平御览》卷六十三引《庄子》说:“两神女浣白水之上,禹过之而趋之。”作为证据,断定“旧校甚非”,原来那个把“口水之女”改为“颍水之父”,文字虽然通顺,但非作者原意。又如《游仙诗》:“王乔舁我去,乘云驾六龙。”各本“舁”作“案”,文字也通顺,但鲁迅认为不妥,说弃是舁字形误,引《说文》云:“舁,举也”为证,这样就和仙人飞升的说法切合了。这里鲁迅除开搜罗版本外,还利用校勘和训诂的知识解决嵇康诗文的一些误文,使得一些因错字而读不懂的地方,可以迎刃而解了。

鲁迅历时十余年完成的《中国小说史略》,是中国学术史上较早的古代小说专门史之一。它所形成的文学史理念,对于中国文学史学科的建立,甚至现代学术文化都具有重要的方法论意义。

  三、找寻文学客观规律

1912年,鲁迅“发意匡正”,将校勘考证的范畴扩大到唐传奇和宋传奇。关于唐宋传奇,当时学界的惯例是遵照朝代进行历时性研究,二者间“泾渭分明”。鲁迅反其道而行之,依照《太平广记》《文苑英华》《太平御览》《全唐文》等将唐传奇和宋传奇加以合并校勘,在众多的作品中去伪留真,考镜源流,审定45篇唐传奇和宋传奇而成8卷《唐宋传奇集》,并在书末附有《稗边小缀》,对各篇小说作者和版本进行考证说明。经鲁迅校勘的《唐宋传奇集》“较通行本子,稍足凭信”,得到了学界的广泛好评,成为研究唐宋传奇公认的经典辑本。

  [1]《中国小说史略·清之拟晋唐小说及其支流》。

今天,鲁迅当年所期盼的“大家动手,研究戏剧的写戏剧史,研究诗的写诗史,研究汉的写汉,研究唐的写唐”之局面早已实现,在中国文学史的撰写、出版和研究已经呈现出雨后春笋般的繁盛局面时,在当下中国文学史研究面临着“文学史研究立足中国本位”的命题时,我们不应忘记《史略》在中国文学史发轫期所作出的贡献。

  [2]《中国小说史略·明之拟宋市人小说及后来选本》。

  一、从调查研究入手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