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的黄金货币是法定的称量货币,考古工作者在南昌西汉海昏侯墓主椁室西侧发现了大量马蹄金和金饼

 文学常识     |      2020-04-03

    要分析这一现象,不能不涉及到黄金的价值尺度和流通手段。

新莽王朝虽很短暂,但铸造的货币却是品种繁多。一种为复古的布泉、刀泉等,钱文悬针篆之秀美,与春秋战国布刀币的古篆可比肩;另一种货币形制比较特别,属于创新产品,如“国宝金匮”“一刀平五千”等。经过王莽币制改革以后,到东汉时黄金已不再作为货币流通。

黄金作为价值尺度,一般被用来计量贵重财物的价值。譬如,汉文帝"欲作露台,召工匠计之,直百金。上日:"百金中民十家之产,吾奉先帝宫室,常恐羞之,何以台为。""用黄金来计量一项工程的价值,或者用黄金来计量一家财产的价值,是黄金作为价值尺度的表现。黄金还被用来量刑,汉代处罚黄金的例子很多,譬如:"汉律三人已上无故群饮,罚金四两.

江西南昌海昏侯墓是汉废帝刘贺的墓,是迄今发现的保存布局最清晰、结构最完整的西汉诸侯大墓。据史料记载,海昏侯的爵位共传4代、历时168年。第一代是刘贺,第二代是刘代宗,第三代是刘保世,第四代是刘会邑。其中,海昏侯刘贺是汉武帝的孙子。昭帝崩,无子,大臣霍光迎19岁的刘贺继位,但为帝仅27天即被废黜,成为汉代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帝。元康三年,30岁的刘贺被汉宣帝封为海昏侯,移居豫章郡海昏国。

①黄金在汉代是否为真正的流通货币,学术界仍存在不同的看法。第一种看法认为黄金具有完全的货币职能,黄金处于主币的地位,西汉为事实上的金本位时代;第二种看法认为黄金是一种非完全意义上的货币,处于物品在货币的历史阶段,具有两重属性;第三种看法认为黄金不是货币,“上币”的流动范围局限,且与商品货币流通没有必然联系,是不承担确实货币职能的贵金属。

    以称量来决定价值大小的黄金货币,虽然在价值尺度上不能与铜钱相比,但黄金与铜材相比,黄金的价值显然高于铜材,这是由黄金属于贵金属所决定的。因而,在大宗赏赐中,黄金货币的优越性远远超过铜钱。汉武帝太始二年(公元前95年)铸作马蹄金与麟趾金时,明确规定这些黄金货币“因以班赐诸侯王”。据彭信威先生统计,西汉赐金总额达八十九万余斤,而汉武帝赏赐卫青与霍去病分别是二十万与五十万斤之多。在军事活动频繁与后勤供应紧张的情况下,赏赐黄金货币显然比赏赐铜钱来得轻便。黄金货币虽然没有明确的价值尺度,但赏赐是一方赠予另一方,不是一种正式的双方交换行为,有没有明确的价值尺度对赏赐来说并不十分重要。而重要的是作为货币的黄金,具有自身高贵的商品价值,这对于金属铸币的铜钱来说是不能具备的。

西汉则是另一个多金的时代,史书记载当时黄金货币存世和流通量极大。史载汉高祖赏赐给张良黄金“百镒”;汉武帝因卫青战功,赏赐黄金千斤;汉武帝嫁女嫁妆仅黄金就十万斤;王莽娶皇后,用了黄金三万斤。。。。。。。西汉黄金多以金饼、马蹄金、麟趾金形式存在。汉代的黄金货币是法定的称量货币“上币”,流通地域较广;那时黄金货币以饼金为主,制成一两或一斤的形制。大额饼金常用于大宗交易和祭祀、赎罪等,日常生活中贸易则更多的是使用铜币,有时也会根据交易需要,把金饼切割成小块使用。汉武帝“协祥瑞而制”的马蹄金和麟趾金多“因以班赐诸侯王”。1999年西安谭家乡和2015年海昏侯墓出土的大量金饼,可以推测西汉时期黄金货币极为盛行。

图片 1

麟趾金和马蹄金的出现则与汉代讲究“天人合一”有关。天人感应,帝王称天子,意即是上天派来管理天下的,如果帝王有德上天就会降下祥瑞,如麦生双穗,麒麟出现,天降甘露,地涌醴泉等。据《汉书·武帝纪》记载:“二年……三月,诏曰:‘有司议曰,往者、朕郊见上帝,西登陇首,获白麟,以馈宗庙;渥洼水出天马,泰山见黄金,宜改故名。’今更黄金为‘麟趾’‘褭蹏’,以协瑞焉。”太始二年,汉武帝就铸了两种有名的金币麟趾金和马蹄金,即出土文物中之口小底大、内部中空的蹄形金,用于协瑞。一般而言,蹄形金的币值应与金饼相同,但有些出土的麟趾金,制作过于精美,细如粟米的小金珠缀焊于表面,构成连珠纹饰带,还有中空处镶嵌琉璃的,这类麟趾金估计是当时特殊的“纪念币”,应该是不投入流通的。

从出土位置上看,金板与金饼、马蹄金、麟趾金共出,那么在功能上可能有一定的联系。

    陕西地区秦国金饼的出土,说明黄金货币不仅在楚国通行,而在其他地区也有黄金货币在流通。如果说,由于秦朝二世而亡,因而出土的黄金货币很少,那么到了汉代,黄金货币出土的数量与范围就相当可观。出土资料证明,汉代黄金货币流通范围已远远超出战国时期楚国的领域而遍及全国。汉代的黄金货币与楚国的“爰金”有所不同。楚国的爰金形状大致分为二种:一是饼状,另一种是版状。西汉的黄金货币大多是饼块形状,大小不等。这种饼块状的黄金货币,根据交易的需要,可以任意切割,仍处在比较原始的称量货币阶段。

南宋以后,年号钱减少,金银币多作为寿庆和赏赐,上铸各种吉语。《武林旧事》卷三《岁除》:“并随金钱一百二十文。旋亦分赐亲王、贵邸、宰臣。”这些文献都明确地记载宋金银钱的广泛使用和用途。南宋金银货币除了金银锭、金银币外,还有金箔,金箔上有金银铺、金银匠名的戳记。

图片 2

这些金制品是不是钱?值多少钱?金饼,以及制作精良的马蹄金,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呢?

[6] 耿庆刚.海昏侯墓金板小考.考古与文物[J].2017.

    第二,国库财政储藏,不以黄金为计;王侯功臣赏赐,则有赐金数万。

秦始皇统一了六国后,他下令废除原各国的旧币,以秦币为基础推行新的货币制度,即统一使用秦半两。《史记·平准书》中记载:“及至秦,分一国之币为二。黄金以镒为名,为上币;铜钱识曰半两,重如其文,为下币;而珠玉、龟贝、银锡之属为器饰宝藏,不为币”。

黄金作为支付手段,用于大宗交易、官府收支、朝廷赏赐等大额支付用途。赏赐的名目繁多,有军功、定策、庆典、作陵、治水、迁官、褒奖、治绩、休告、推恩、罢免、私惠等不可胜数。从文献记载中看,汉代黄金用途还有聘娶、和戎、悬赏、反间、贿赂、馈遗多种多样。例如,汉元帝时,陈汤、甘延寿斩郢支单于首,朝廷议赏"加赐黄金百斤。"汉宣帝地节三年,立皇太子,"赐广陵王黄金千斤,诸侯王十五人黄金各百斤,列侯在国者八十七人黄金各二十斤。"

"汉成帝建始五年,河决馆陶及东郡金堤,河堤使者王延世使塞。朝廷赐王延世"黄金百斤。"汉哀帝时,王莽辞去大司马职务,众人希望傅喜能够接任。此时,傅太后开始参与政事,傅喜几次劝阻,所以傅太后不愿意傅喜辅政。于是,朝廷用师丹代王莽为大司马,而"赐喜黄金百金。"

图片 3

图片 4

    作为称量货币的黄金,实际上仍处在物品货币的历史阶段,具有两重属性,即既是货币,又是物品。物品货币是中国货币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阶段。以称量来决定价值大小的黄金货币,起着与其他商品交换的媒介作用。考古出土中有黄金货币切割的痕迹充分说明了这一点。由于与铜钱同时并行,其价值尺度不明确而流通不便,但不能因此而认为黄金“不是正式的货币”。同样,处于物品货币阶段的黄金,不可能“是事实上的金本位时代”。金属称量货币实际上仍然是一种自然的金属铸块,还没有完全摆脱原始的物品货币的形态。西汉黄金的大宗赏赐或赠予,虽也可作为货币的大量赐赠,但由于不存在双方交换的行为,因而作为贵重物品的赏赐或赠予则更为合理。忽视西汉黄金货币具有物品属性的作用,必然会作出不恰当的估计。

明正统以前的货币制度是以宝钞作为主币,铜钱作为辅币,提供给市场流通。白银则是以金属商品兼做支付手段的方式,长期以来在民间市场流通。由于白银本身价值的稳定性,所以更受老百姓的欢迎。虽然大明政府极力推行“宝钞”货币制度,采用各种手段禁止民间使用金银,随着大明宝钞体系渐渐崩坏,铜币原材料又匮乏,就促使了白银走上货币的舞台。宋代是白银货币化的第一阶段,明代则是第二阶段和完成时期。从此以后,中国经济踏上了四个多世纪的白银与铜钱并行流通的双元金属货币的途径。

至于黄金与铜钱这两种法定货币间的比价,根据史书及古代学者的注释,均言黄金一斤值钱黄金作为货币,不仅有法定的重量单位,而且还被铸成一定的形制。…在汉武帝太始二年时,对通行的黄金形制进行过一次改革。目前已出土的古代人工制形黄金有马蹄金、麟趾金、金饼等,人们普遍认为这些都是西汉的黄金。

汉代贵族“事死如生”,流行厚葬。但世上与地下毕竟有区别,随葬多用明器。以麟趾金而论,杭州市老和山汉墓出土的陶质明器金饼上刻有“令之一斤”字样,表明这是冥币。刘贺作为废帝,在死后陵寝的规制方面,自然是不敢越雷池一步。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李泽斌根据考古发现中建筑构件被改造成了过道,推测刘贺死前为自己准备了“黄肠题凑”,即四周用柏木枋堆成的帝王使用的框型结构的椁室,但在“下葬时没敢用,最终放弃了”;又根据棺室内发现的玉料,猜测“应该是做了玉衣的准备”,但是最终没能等到皇帝的旨意,不敢僭用。海昏侯墓却大量瘗钱。除200万枚铜钱外,285枚金饼就是285万钱;48枚马蹄金,也同样是48万钱。这样能够流通的“钱”共计533万钱。

打个比方,就是武帝用10块钱造了种“币”,然后告诉你值4000块,得用4000的东西去换,必须换,不换杀头……

    中国古代货币小史

元代以纸钞作为主要货币,对外贸易使用白银,金属铸币不多。虽然一直以来认为元钱铸造粗糙,钱文草率,但其中仍不乏制作精美的少量宝钱,如元贞通宝等。

西汉时期黄金是典型货币,黄金充当货币的职能相当完整,具有价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储藏手段和世界货币的职能。彭信威先生认为:"西汉盛行黄金,为汉以后千多年间的定论。其实黄金在当时仍不能说是十足的货币。在货币的各种职能中,黄金具有价值尺度、支付手段、储藏手段和世界货币几种职能,如果能够证明它是购买手段或流通手段,它就是十足的货币了。"

酎金的酎,本指重酿三次的醇酒,这么高级的酒是用于祭祀宗庙的。汉文帝时规定,每年八月在长安祭高祖庙献酎饮酎时,诸侯王和列侯都要献黄金助祭。献酎金的数量与诸侯封地的户口多少成比例,“率千口奉金四两”。虽然此举起初是出于助祭之礼,后来却变成了强制性的义务。《汉书·武帝纪》记载,元鼎五年“九月,列侯坐献黄金酎祭宗庙不如法,夺爵者百六人”,意思是酎金不合法,如重量不足或成色差,均会受到褫夺爵位的重处。

图片 5

    长期以来,对于西汉黄金货币的评价存在着两种不同的意见:一种意见把西汉的黄金货币估计得很高,认为汉时通货“专用黄金”,有的认为汉代以黄金为代表的“贵金属货币高居支配地位”,“是事实上的金本位时代”;另一种意见认为西汉的黄金“不是正式的货币”。我认为,这两种意见都有偏颇。

到了唐代,金属货币有了很大的改革和发展。唐高祖武德四年,李渊废五铢,铸“开元通宝”钱。钱文不书重量。“开元通宝钱”的问世,结束了自西汉以来延续七百余年以重量五铢命名铸币的传统,开创了通宝、元宝钱体系。此体系一直沿用至1916年“洪宪通宝”,共一千三百年。唐代制作的金银币,多用于赏赐、赏玩等。有时金银币也作为洗儿钱、撒帐钱、祝寿钱、祈福钱等。

黄金作为储藏手段,用于窖藏,可能是以金饼的形式存在的。萧清先生认为,黄金货币单位在秦代是镒,到了汉代改为斤。每斤黄金值铜钱一万。黄金货币具有一定的形制。这种形制可能在汉武帝时从金饼改革为麟趾。"汉代因袭秦制,仍以黄金为上币;铜钱为下币,所以,黄金仍是汉代的法定货币,仅是单位由镒改为斤。

刘贺去世时为公元前59年,是汉宣帝刘询在位时期,史称“宣帝中兴”,有史家认为是汉朝武力最强盛、经济最繁荣的时期,物价稳定,国泰民安。当时的粮食价格应该是比较低并且稳定的。按照《管子·轻重篇·国蓄》“中岁之谷,粜石十钱”的记载,可以按照1石约10个钱计算。魏李悝曰:人食月1石半。就是说每人每月大概需要1石半粮食,1年18石粮食,那么1个人1年大概需要180个钱的粮食。海昏侯入葬的533万钱,约为2.96万人1年的粮食。

金饼篇

    第一,终西汉一代,黄金货币与铜钱之间没有法定的比价。

唐代金银货币另一个发展和变化是金银铤、金银饼大量运用,因唐代金银矿非常丰富。唐代金银铤、金银饼多用于储藏备、进贡、税赋、军费等,上面多刻有铭文,内容涉及铸造部门、重量、官员职务姓名、年月等。唐金银铤按严格来说不算是完整意义上的货币,只是具有支付手段和储存手段的作用。

法律针对民间经济活动,规定在交易中不接受"金"的人,要受到法律制裁。这说明,黄金是流通手段,并且是被法律保护的、不可拒绝的流通手段。西汉时期,黄金充当货币,发挥价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储藏手段和世界货币的职能.

汉代对墓葬瘗钱的数量并无明文规定。这位下台的皇帝之墓的随葬品如此豪奢,在当时亦可谓打了一颗“擦边球”。

问题一:沫沫到底有多少黄金呢?

    与此相反,在王侯功臣的封赏中,中央政府经常可以从府库中取出大量的黄金,有的动辄数万斤,最多的甚至达到五十万斤,如“大将军票骑大出击胡,赏赐五十万金”。西汉政府一年的赋税收入为四十余万万铜钱,如果以王莽时期一斤黄金值万钱来计算,仅仅这一次赏赐就倾全国赋税收入还差十万万铜钱。明明府库中存在着大量的黄金,为何在政府财政积储的计算时,却以铜钱为计?

中国历代金属货币的材质多采用铜,因铜具有熔点低易加工、耐腐蚀的优越性,且矿藏丰富。最早出现的金属货币是商朝的铜贝,商晚期西周早期出现的包金铜贝,算是最早的贵金属货币吧。商周时期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青铜时代,那时青铜冶炼铸造技术发达,制作的青铜器非常精美,非后世者所得望其肩项。从三星堆和金沙遗址出土的各种金箔制器来看,商周已经开始使用黄金制造器物。从薄薄的一层金箔可以看出黄金特有的“贵重、珍稀”的天然属性,也侧面说明当时黄金产量不大。

《二年律令・钱律》规定:"敢择不取行钱、金者,罚金四两。"(《二年律令》成文于高皇后二年,自然在西汉时期被执行。

图片 6

秦汉帝王祭祀礼仪过程中一般有册祝、秘祝、封藏等仪节,会用到“玉牒”等文书。

    春秋战国时期,唯一以黄金作为流通货币的国家是楚国。在此之前,虽然有关于黄金作为交换物的文献记载,但把一定量的黄金铸成一定的形状,并印上一定的文字标记,则是从楚国开始的。楚地盛产黄金,所铸的“爰金”是我国最早的黄金货币。秦始皇统一六国,将黄金正式宣布为法定货币。“秦兼天下,币为二等。黄金以溢为名,上币”,于是黄金货币便在全国流通。

宋代是中国古钱发展的顶峰时期,各地大力铸造和发行各种金、银、铜、铁币,以年号钱为多。多种规格的束腰形金银锭则是宋代贵金属货币的另一种重要形制。宋金银作为货币应用非常广泛,已经成为当时重要的支付手段和贮藏手段。宋代宫廷中使用金银钱的现象较为普遍,民间金银的使用也远远超过以前的各朝,金银的流通置换使金银铺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另一方面,北宋初年出现了世界上第一种纸币:交子。交子承担起了货币的部分职能。

物价腾涨时黄金可能被更多地使用。警如,楚汉战争时,"物踊腾跃,米至石万钱,马一匹则百金。"百金可能是有些夸张的成分。但是,物价正常时节,马的价格也要数千或者上万铜钱。当时大约万钱一金,如果是百金,就折合百万,用铜钱交付是相当困难了。所以,黄金作为流通手段,是与铜钱相互配合使用的。

秦始皇时,“中一国之币为二等”,黄金为上币,铜钱为下币。汉代仍沿用此制。《汉书·食货志》说:“黄金方寸,而重一斤。”指1单位黄金的标准体积为1立方汉寸,重量为1汉斤。目前出土的金饼分为大小两种——大的一般重250克左右,即1汉斤;小的一般重15至16克,即1汉两。《食货志》又说:“黄金一斤,直万钱。”指1枚大金饼相当于1万枚五铢钱,可见金饼就是一种铸币。文献中常以若干“金”或若干“饼”为大宗货币的计算单位。如《汉书·惠帝纪》称:“视作斥上者,将军四十金,二千石二十金,六百石以上六金,五百石以下至佐史二金。”汉代将军是分级别的,大将军至少相当于现在的部级干部。监督建陵官员的赏赐,将军才是40金,二千石才是20金,可见当时的“金”是非常值钱的。而其所谓的“金”,即指金饼。还有《后汉书·乐羊子妻传》之“金一饼”,《庐江七贤传》之“金十饼”等,指的更无疑是金饼了。至于《汉书·淮南衡山济北王传》中提到的“赎死金二斤八两”,支付赎金就应是2枚大金饼和8枚小金饼。而在出土物中见到的切割成小块的金饼,则表明金饼既是代表万钱的铸币,又可以作为称重货币使用。

emmm,最极端的可能是什么都买不到①!

    汉代的黄金货币由于处在货币发展史中的物品货币阶段,因而与处于金属铸币阶段的铜钱,产生了许多不协调的关系,从而呈现出一些奇特的现象。

西汉贵金属货币除了黄金以外,还有白银。《史记?平准书》载:“又造银锡为白金。以为天用莫如龙,地用莫如马,人用莫如龟,故白金三品:其一曰重八两,圆之,其文龙……。盗铸诸金钱罪皆死,而吏民之盗铸白金者不可胜数。”汉武帝的“白金三品”是银锡合金,据学者研究,白金三品是对外贸易支付的货币。汉代三斤白银换一斤黄金,说明当时的白银也很珍贵。

图片 7

有专家说,出土的金饼不是钱,而是酎金,甚至断言“其实这些都不是钱哟”!有些人还根据一些金饼上的墨书,“南海南昌海昏侯臣贺,元康三年,酎金一斤”,判定它们是西汉的酎金,并非实用的“钱”。

图片 8

    称量货币的黄金与金属铸币铜钱有着显著的区别。汉代的铜钱是法定货币,具有固定的重量和成色。固定的重量,就需要有固定的形状来体现,即圆形方孔。人们在使用钱币时,不必先考虑货币的重量是多少,只需计算货币的数量就可进行商品交换。汉代的黄金货币,虽然具有比较固定的饼块状形制,每块重量大致在1斤左右,但没有固定的标准重量,大小不一,重量不等,实际上仍然是一种自然的金属铸块。人们在使用黄金货币时,既要知道货币的重量,又要鉴定黄金的成色与真伪,在交换中有很多不便之处。因此,汉代的黄金货币还没有完全脱离原始的物品货币形态,在交换过程中,一方面可以作为货币的形式出现,另一方面又作为物品具有使用价值而进行交换。

春秋战国时期,各诸侯国自行大力铸造各种形制的金属货币,仍以铜币为主。如各种布泉、刀泉、圜钱、蚁鼻钱等。而此时贵金属金银币开始频繁出现,如各种金鱼币和饼金。当时黄金在各诸侯国中一般作为财富地位的象征,多用于赏赐,少做流通币。唯一例外的是拥有“地利”的楚国,因域内多金,他们用黄金铸造豪奢的称量货币爰金金钣、金饼,和铜钱一起流通。《战国策。张子之楚贫》记载:。。。。。。张子曰:“王无求于晋国乎?”王曰:“黄金珠玑犀象出于楚,寡人无求于晋国。”张子曰:“王徒不好色耳?”王曰:“何也?”张子曰:“彼郑、周之女,粉白墨黑,立于衢闾,非知而见之者,以为神。”“妾闻将军之晋国,偶有金千斤,进之左右,以供刍秣。”郑袖亦以金五百斤。这个故事里南后和郑袖为了拦阻美女进宫,竟用金1500斤贿赂张仪,也说明了楚国多产金。

从货币制度的角度来看,西汉时期的黄金是具备流通手段职能的。

目前在北京首都博物馆举办的“五色炫曜——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掀起了观展热潮。海昏侯墓从2011年开始发掘,到2015年底出土文物近万件。其中大众最为关注的,是在主棺室西侧发现的358枚金制品——金饼285枚、马蹄金48枚、麟趾金25枚。这也是迄今我国汉墓考古发现此类金制品数量最多、种类最全的一次。

刘沫沫真的是西汉的有钱人吗?

    西汉的黄金货币大多是饼块形状,大小不等,根据交易需要可以任意切割

黄金货币职能的削弱

那么这类金饼等物是不是钱呢?是钱!而且是大额的钱。

②刘贺被封侯时,实际上被剥夺了去宗庙祭祖的权利,也就是说他其实不需要准备“酎金”。这些“酎金”的存在可能代表了刘沫沫的“期望”,他幻想有一天可以“出金助祭”。

    不久前,考古工作者在南昌西汉海昏侯墓主椁室西侧发现了大量马蹄金和金饼,部分金器已送往江西省博物馆,大量观众前往参观,同时关于西汉黄金货币也热议不断。其实,一千多年来,人们对秦汉时期的黄金货币一直都议论纷纷。有的人怀疑西汉史籍中的“金”都是铜或至少部分是铜;有的人认为东汉黄金货币的突然消失是我国古代经济史上一个难解之谜;有的人认为西汉的黄金“不是正式的货币”。这些问题的讨论,进一步促进了秦汉经济史的研究,是十分有益的。

西汉时期,黄金是典型的货币,具备全面、完整的货币职能。西汉以后,中国黄金的数量大量减少,其原因是对外贸易引起了黄金的外流。由于黄金数量逐渐不能满足社会需求,布帛就渐渐地替代黄金,充当朝廷赏赐、赎刑尺寸计量和民间大额支付的功能。黄金的货币职能渐被削弱。

图片 9

    作者:李祖德(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罚金虽然以黄金计量,但缴纳时可能会折合成一定数量的铜钱来交付。黄金作为流通手段,用于市场交易,不大方便。黄金存在成色的问题,且属贵金属,称量交易难以切割,需用铜钱找零。

——从blingbling的黄金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