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婆茶坊的主业至少在三年前就开始悄然转型,郓哥被王婆打了

 文学常识     |      2020-03-27

图片 1

《水浒传》中王婆是一个极其势力和有心计的人,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可以跟着西门庆混,帮着西门庆成功约到潘金莲。她不仅让潘金莲惟命是从,而且还收了西门庆的很多银子。那么王婆是如何设计陷阱,如何帮助西门庆一步一步把潘金莲推入西门庆怀中的呢?她靠的主要就是十条策略。

王婆是名着水浒传中的人物形象,他再书中主要出现在“王婆贪贿说风情”一回书中,情节里写出了各种嘴脸的笑,也因为这个有四人因王婆丧命。

水浒传记载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物,在众多人物当中,有一个小孩值得注意,此人对于武松,对于武大郎,对于潘金莲,对于王婆,对于西门庆,都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虽然是小孩,但却像小人精一样,也是他间接的,有意无意的害死了武大郎,我想大家有的就有可能有些清楚。

还不知道:《金瓶梅》中为何处处提到茶?茶在这部小说中起了什么作用?的读者,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

    俗话说,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可在《水浒传》里,这位大名鼎鼎的王婆卖的并不是瓜,而是茶——在阳谷县紫石街上开了一间王婆茶坊,具体位置就在武大郎家隔壁。

话说武松走的时候告诉武大郎,少做点生意,晚出早归,照看好家中。于是武大郎每日便早早归来,潘金莲也下午时刻便关起了窗户。无奈有一天不小心砸到西门庆,于是西门庆整日待在隔壁的王婆家偷窥,并且寻找机会下手。被王婆看穿后,王婆给西门庆出了很高的十条策略。这十条可谓是环环相扣层层递进有张有弛。别说是潘金莲,几乎任何一个女子都逃不出这个魔掌,那这是什么高明的把妹策略呢?

金圣叹对王婆、西门庆、潘金莲的笑,特别感兴趣,作了详尽的统计,写到“一笑” 、“二笑” 、“三笑”......“三十八笑”,直到“笑字余波”,“笑字尚未歇”,共四十次笑。对这些笑,金圣叹仅是注出次数,在回评、眉批及尾评中并没有文字说明,觉得奇怪。这笑既已标出,必有其意义,出于好奇,反复读了这回书笑的部分,看出点门道来,很有意思,供大家欣赏。

郓哥

《金瓶梅》是一部反映明代社会百态的长篇写实小说,其中有关饮食、生活的部分描绘得十分繁丰和细腻,写饮茶方面也极多。

    武家兄弟本来与“破落户财主”出身的西门大官人西门庆素无瓜葛,正是贪取钱财的王婆在其中做局,惹出了后面的一系列精彩故事。

图片 2

这四十次笑,我作了进一步分析,其中王婆笑的次数最多,共二十一次,西门庆次之,十四次,潘金莲最少,仅五次。

没错,他就是卖梨的郓哥儿。

有人作过统计,《金瓶梅》中提到茶的多达629处,这在古典小说作品中可谓空前的现象。

    南宋的吴自牧在《梦粱录》中,对当时茶坊的描述是:四时卖奇茶异汤,冬月添卖七宝擂茶、馓子、葱茶,或卖盐豉汤,暑天添卖雪泡梅花酒,或缩脾饮暑药之属。

潘金莲本来是清河县一个大户人家的养女,做的一手非常漂亮的针线活。后来男主人看着潘金莲日渐出落的亭亭玉立于是想独自占有,结果潘金莲不从,男主人为了报复便把他许给了可谓天下第一丑的武大郎。而王婆就是抓住了潘金莲做的一手好针线开始做手脚。王婆令西门庆买了各一批白布蓝布以及一批白绢,佯装需要王婆亲手缝制,然后再故意去潘金莲家要茶喝,把拦了这个大活给潘金莲说。此时王婆的策略已经开始实施,

图片 3

郓哥出场的小说一共有三部,分别是《水浒传》,《金瓶梅》,以及后来的《水浒后传》,他最初是阳谷县一个卖梨子的小贩,跟武大是朋友,因为在王婆家寻西门庆挨了王婆的打,感到十分气恼,就给武大出主意,定下捉奸之计,郓哥被王婆打了,运哥又打不过王婆,于是便说服武大,这才闹得满城风雨,而直到最后,更能全身而退,更得了武松的十几两银子,这可相当于他一年的收入。

《金瓶梅》写的是市井中人,世俗之事,当然它给我们所展开的也是一幅明代中后期市井社会的饮茶风俗画卷。

    王婆的生意似乎不是如此,听听她对西门庆的介绍:“老身不瞒大官人说,我家卖茶,叫作鬼打更!三年前六月初三下雪的那一日,卖了一个泡茶,直到如今不发市。”

第一条是,王婆假装问潘金莲要日历,看个开工的好日子,然后请个裁缝和她一起做这个大生意。如果潘金莲说“我替你做”则第一条目的达到,如果潘金莲不理王婆,则此事失败,西门庆再也别惦记了,该干嘛干嘛去。

这回书的笑,是从潘金莲放帘子,叉落正打在西门庆头巾上开始的。王婆首先发笑:“兀谁教大官人打这座檐边过?打的正好?”王婆的这番话,是针对西门庆被打,由怒气冲冲瞬间变作笑脸而发的。西门庆是个好色之徒,王婆可早有耳闻,百闻不如一见,西门庆刚才的表情,色相已露出几分。这一“笑道”,意义双关,一是不打不相识,二是无巧不成书,三是不打不生财。正是这一打,王婆意识到:有戏,赚钱的机会来了,所以她说打的正好。接下来是西门庆的笑,潘金莲的笑。这三笑一是觉得王婆的话好笑,二是出于礼貌的愧疚之笑,三是西门庆得意的笑,笑自己好艳福,笑自己又可以另结新欢。所以他临走:“那一双眼,都只在这妇人身上,也回了七八遍头。”色迷迷地垂涎三尺了,这一切王婆当然看得一清二楚的了。这是书中的第一段笑。

武松潘金莲

《金瓶梅》写了百十余种不同职业的人物八百多个,主要人物都有鲜明的个性,他们在书中一经亮相,举手投足,音容笑貌,都是活脱脱的一个,也是独特的那一个,作者常常将笔下的人物放到饮食环境中进行描写,一些茶事活动中也把人物的性格突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