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是中国第一个大诗人,唐代中后期的官场就存在着两个泾渭分明的圈子——牛党、李党

 文学常识     |      2020-03-24

九、汪中[清朝]——“自是浮生易漂泊,不因霜露怨蹉跎”

牛李党争的前期是李党一派更强一点,后期则是牛党称霸,而李商隐因母丧而错过了李党的强盛期,等他再次出仕已经是李党失势的那一阶段了。

唐代是个诗意盎然的时代,大小诗人多如牛毛,然而真正排得上名号的,也不过我们熟知的那几位而已。李商隐就是其中一位,晚唐时期的诗人大多活在前辈们的光环下,压力山大,大有大不如前之势,而李商隐却将晚唐的诗推向了另一个高峰,成为了继杜甫之后,唐代七律发展史上的第二座里程碑。

当时朝廷李党势大,牛党暂居下风。李德裕在朝辅政,起用与之关系深厚的王茂元为河阳节度使。王茂元邀请李商隐赴河阳幕府任职。一方是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牛党令狐父子,一方是风头正劲的封疆大吏李党王茂元。不知李商隐是否经历过一番何去何从的痛苦煎熬,但最终,急于升迁的念头战胜了知恩图报的做人原则,他投入了李党的怀抱,进入河阳幕府任掌书记。不久便得到了侍御史的官衔,并娶王茂元爱女为妻。仕途一帆风顺,情场春风得意,这一次弃牛入李,李商隐可谓事业爱情双丰收。表面上看,李商隐这次站对了队伍,进对了圈子。但这种脱牛入李的选择不仅被牛党视为忘恩负义,也为注重操守礼法的李党所不齿。短暂风光的背后,已然埋下了一生蹉跎进退维谷不容于两党的伏笔。

怎么评价黄仲则呢?可以打个比方。如果清朝词人只选一个,那么这个人只能是纳兰性德;如果清朝诗人只选一个,那么这个人只能是黄仲则。清朝有许多大诗人、大词人,但他们的创作完全比不上这两个人用情之深。许多女生都喜欢纳兰性德,因为其词情真,其词凄美。我要说纳兰词有多让人意乱情迷,黄仲则的诗就有多让人神魂颠倒。这两人很相似。虽然他们地位迥异,一个是满族贵胄,一个是布衣诗人,但却都是极其深情的人,这种人一般不会享年太久,纳兰别看是官二代,但也只活了30岁。

童年和少年时期,李商隐过得并不好,他父亲早逝,过早地担负起养活全家人的重担,甚至以替人抄书来养家糊口。好在,他自幼聪慧,跟着同族的叔父学习古文、书法,16岁时便凭借两篇优秀的古文文章获得了大诗人白居易的赞赏,白居易便将他介绍给时任天平军节度使的令狐楚。

此时,也是李商隐开始参加科举的时候,他屡屡受挫,却不曾灰心。只不过早在太和四年他的好友令狐绹就考中进士了,这让他逐渐焦躁起来。最后他终于在开成二年中了进士,不过这其中却是掺杂了令狐楚父子对值考官施加影响后的结果,否则李商隐的进士之路还不知道要走多少年呢!

李商隐脱牛入李得到了短暂的顺利升迁。但好景不长,王茂元去世,李商隐无所归依只能返回长安寻找机会,而在长安的李党大佬对见利忘义投奔本党的李商隐并不感冒。李商隐在长安四处碰壁,一直没有得到中意的官职,只得千里迢迢远赴桂州进入李党郑亚的幕府。到了宣宗大中初年,牛党得势,令狐绹入朝辅政,牛党开始打击李党势力,郑亚被贬到循州任刺史,李商隐也随之到循州苦寒之地,数年不得调任,直到大中三年回长安后仍不能入朝,暂栖居京兆尹卢弘正处。

黄景仁字仲则,一般都叫他黄仲则。黄仲则和前面说的汪中是好朋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汪中是个大才子,黄仲则也是个大才子。汪中一辈子过得心酸,黄仲则这辈子过得更心酸。汪中只活了49岁,黄仲则只活了35岁……黄仲则精通书画,工于诗文。才高一世,遍学古今。但他跟汪中一样,也是屡试不第,四处碰壁,时乖命蹇,落拓平生。

李商隐是晚唐时期最为着名的一位诗人,他“能为古文,不喜偶对”,不但擅长写诗歌,所写的骈文的文学价值也很高。李商隐的古文老师是他的同族叔父,一位上过太学却从未出仕的隐居士人,而他的骈文老师则是唐朝宰相令狐楚。

上面提到了白居易,也提到了令狐楚,白居易对李商隐的影响并不大,令狐楚才是那个影响了李商隐一生的人。令狐楚是唐朝宰相,是跻身晚唐核心政治圈的大人物,同时他也是个文学家,李商隐的文采让他颇为欣赏,便主动生出结交之意,聘李商隐为其幕僚,帮助李商隐在洛阳站稳脚跟,其实也就是让自家儿子令狐绹出去玩的时候带上李商隐,让李商隐融入他们的圈子。令狐楚对李商隐来说算是恩师,是他把李商隐拉入了政治圈。

大中四年,令狐绹出任宰相,牛党势力益盛,李商隐处境更加窘迫,只能寄希望于改换门庭以改善境遇,这次他做出了出李返牛的站队。他屡次陈情希冀令狐绹能够原谅自己,而绹不置一词,他只得跟随出京外任的卢弘正到徐州。卢弘正在徐州的幕府解散后,李商隐又是飘零无处,他再次上书祈求令狐绹让自己入朝,令狐绹这次念在昔日之情答应了,但鉴于李商隐上次背弃牛党投靠李党的背叛行为,令狐绹只安排了个太学博士的虚职给他以示抚慰。

徐渭活了73岁,在古人里寿数不短,享年和白居易一样。但两人的际遇真可谓天壤之别。白居易能在“长安米贵,居大不易”的地方考取功名,鲤鱼跳龙门,虽然被曾被贬过青州司马,但总的来说还是官越做越大,声动帝京,名播海外。徐渭却没这个命,一方面他才名早扬,身手不凡,6岁攻诗书,9岁作文章,有神童美誉;另一方面却蹭蹬科场,屡试不第。从二十出头锋芒毕露,到四十不惑,屡战屡败,无出头之日。科举对人性的扭曲不言而喻,无需多说,为求生计,他这样一个狂傲自负,嫉恶如仇的人只好给官吏做入幕之宾,难免写些官样文章。这种知行的歧出酿造了他人生的悲剧。他开始精神疯癫,先后自杀九次,用利斧击破头颅,以利锥刺破双耳,均未遂,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说窝囊到什么程度了。又发狂杀害妻子,锒铛入狱七年。这是不是跟现代诗人顾城差不多?晚景凄凉,卖字画为生,孑然一身,抑郁而终。死时仅有一只狗伴其身旁,床上连完好的席子都没有,窝囊到家了。

可是,就在李商隐考上进士以后,令狐楚却病危了。临终前,令狐楚专门见了李商隐一面,把撰写遗表的重任交给了他。这不是普通的“遗书”,而是令狐楚的“政治遗言”,是要呈给皇帝过目的,令狐楚把这件事交给李商隐而不是自己的亲儿子,足见他对李商隐的器重和信任了!

李商隐的一生过得极不如意,换做我们任何一个人,可能都会憋屈死,因为他的官途简直太不顺利了,在恰当的时候他遭逢变故无法从仕,不恰当的时候他又失去了进入核心政治圈子的机会。

图片 1

屈原是中国第一个大诗人。小时候念过《新三字经》,里面说屈原的那段话现在还记得:“楚屈原,赋离骚,投汨水,品格高”。他是够窝囊的,被小人上官大夫进了谗言,又被楚怀王流放。最后国破人亡,慷慨赴死,连命都搭上了。

令狐楚不但是一位朝廷显要,更是写得一手好的骈文文章的骈文专家,他看过李商隐的文章以后,毫不吝啬的赞美了他,听说了李商隐的艰难处境以后,还主动提出愿意给李商隐提供工作,并传授李商隐骈文写作的方法。

不得不说,李商隐能走得这么顺遂,令狐父子真的给予了他很多帮助,但是令狐楚去世以后,李商隐却给泾原节度使王茂元当了幕僚,娶了王茂元之女为妻。众所皆知,令狐父子是“牛党”,而王茂元与李德裕交好,属于“李党”,李商隐的这般做法,在众人眼里无异于背叛恩师令狐楚以及故友令狐绹。很快他就付出了代价,那就是在参加授官考试的复试中被除名。

进退维谷的李商隐李商隐的文名人所共知,自幼便能写诗作文的他得到牛党令狐楚赏识。令狐楚将李商隐招进幕府,亲自教授他撰写朝廷奏章公文,还让几个儿子与其一起读书游学。开成二年,李商隐参加科举考试。令狐楚之子令狐绹与当年的主考官高铠关系甚好,在其面前大为称誉李商隐的才华。在令狐家的帮助下,李商隐顺利考中进士,新科及第。

阮籍有家学,父是建安七子之一,己为竹林七贤之首。他相貌瑰伟,风度不俗,是魏晋时期有名的美男。司马氏早准备了官职虚位以待,巴不得笼络了他来给朝廷撑撑门面,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去朝廷报到。可这些也不能给他带来丝毫的慰藉,他不仅郁闷,而且简直是焦灼和痛苦。他会在夜阑更深叹息沉吟,会到深山里长啸抒怀。

李商隐过得不如意,转身就希望混得好的故友令狐绹能帮帮自己。有一次,他去拜访令狐绹,令狐绹刚好不在家,于是他就在令狐家的墙壁上题了一首诗“曾共山翁把酒时,霜天白菊绕阶墀。十年泉下无消息,九日樽前有所思。不学汉臣栽苜蓿,空教楚客咏江蓠。郎君官贵施行马,东阁无因再得窥。”他在非常委婉的讽刺令狐绹不念旧情。令狐绹回家以后,就看到这首诗,有人说他看了很生气,也有人说他看了既惭愧又惆怅,总之,最后令狐绹命人将这间房间锁了起来,终生不开。

图片 2 白居易那时已经处于晚年时期,见到年轻又优秀的李商隐,也喜欢的不行,他曾对李商隐说:“要是来生我能转世成你的儿子就好了!”白居易不知道,自己随意说的一句话竟然让李商隐当了真,李商隐的第一个儿子出生以后,他真的怀疑这是白居易老先生的转世,还郑重其事的给长子取名为“白老”,可惜白老天资愚钝,根本就不是读书的那块料,反倒是李商隐的次子衮师聪明过人,有了几分“白居易”的风采,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李商隐与柳仲郢就生活在这个党争时代。柳仲郢年长李商隐20岁左右,两人出身相同,均是通过科举进士科起家;人生亦有交集,李商隐曾在柳仲郢手下有过差不多8年的任职经历。两人进入官场的时期,牛李党争正酣,李党上台,就把牛党全部赶出朝廷,庙堂为之一空。牛党卷土重来亦会将李党连根拔起。面对朝廷牛李两党的大格局,柳李二人有不同的思考和不同的选择,结果自然是迥然不同的两种人生。

关于陈子昂为什么这么窝囊,乍看起来没什么理由。首先他家境好,万贯家财,其次科举顺,进士及第。按说不该哀叹人生困顿、怀才不遇了。而且他所处的时代,正是大唐王朝将近鼎盛时期,四夷臣服,也不用像后来陆游那样为了重整江山殚精竭虑。但他还是高兴不起来,这只能解释为个人气质使然了。陈子昂始终对现实不满,而能改变现实的人,他相信首选是自己,但是他这匹千里马、这块大金子没能受到应有的尊重,他直言诤谏,每忤权贵:给武则天献计献策,但不被重用,还跟朝廷显贵、武则天的亲戚结下了梁子。最后两度入狱、迫害致死。一句话,性格决定命运。

令狐楚是李商隐的恩师,令狐楚的儿子令狐绹又和李商隐成为好友,令狐一家对李商隐照顾有加,恩情深重,但是李商隐却“背叛”了他们。

堪称神童的李商隐在十六岁时就已经非常出名了,但是晚唐不比盛唐,不是谁诗才好谁就能在科举中脱颖而出的,李商隐就是最好的例子。唐大和三年,李商隐搬到洛阳居住,他的出众诗才很快就使得白居易、令狐楚等人对他刮目相看。

进士之后,李商隐先任秘书省校书郎,又外任弘农县尉。两年后参加了科举中能快速升迁的制举,中书判拔萃科,这次中举与他在令狐楚指导下打下的公文奏章起草功底密不可分,因为书判拔萃科重点测试的就是应举者的公文奏章水平。这样,无论是从自己的进士出身上,还是从牛党令狐父子对自己的知遇之恩方面,李商隐应该属于牛党。在牛李党争时,他即使不站在牛党这一边,也不能转投李党阵营,如此方合乎做人原则。但这时,诱惑出现了。

徐渭毕生潦倒、愤懑、孤独,死难瞑目。身后却声名鹊起,煊赫万分。八大山人、扬州八怪、郑板桥、齐白石诸人都献心香一瓣,恨不能与之生逢同世,唯其马首是瞻。明朝著名文学家袁宏道为之作传,说他“胸中有一股不可磨灭之气,英雄失路,托足无门之悲”。堪称痛彻骨髓、入木三分。

此时的李商隐刚搬到洛阳,正需要一个融入当地文人圈子的机会,令狐楚抛来的“橄榄枝”一下子就解决了他所有的难题,他根本就没有拒绝的理由。此后,李商隐成了令狐楚的幕僚兼“徒弟”,令狐楚还鼓励李商隐与自己的儿子令狐绹交游。

李商隐,字义山,号玉溪生,又号樊南生,他五岁就能吟诵经书,七岁便可写出一手好字,可惜未满十岁的时候他的父亲便去世了,由于他是家中长子,便承担起了“光耀门楣”的重任。无奈,李商隐家里并不富有,他跟着母亲过着清贫的生活,在他的诗中,还写了他少时曾替人抄书挣钱,补贴家用呢!

一个太学博士肯定不是志在千里的李商隐所能满意的,这时一直赏识其才华的柳仲郢转任剑南东川节度使,李商隐便应柳仲郢之邀进入东川幕府。在东川期间,李商隐亦是四处请托,希冀被人推荐入朝。这次他把目光投向了将要入朝辅政的河东节度使卢钧,寄诗给他以求荐引。但卢钧曾经被令狐绹排挤过,对再次投向牛党令狐绹的李商隐更是鄙薄,没有为他说一句话。就这样,李商隐一直在东川待到幕府被解散,后客居郑州荥阳,不久便郁郁而终。左右逢源的柳仲郢面对同样的党争环境,不同于李商隐的忽牛忽李的站队投机,柳仲郢选择了不偏不倚的做人,并一以贯之坚持到底。

图片 3

令狐楚是朝廷“牛李党争”中的牛党,李商隐却在令狐楚死后接受了泾原节度使王茂元的聘请,还娶了王茂元的女儿王晏媄,而王茂元被认为是“李党”。在令狐绹看来,李商隐此举就是背信弃义,所以他从那时开始,就和李商隐断交了。在政治上,他凭借自己的身份地位和人脉故意排挤李商隐,使李商隐始终接触不到核心政权,把他派去担任一些无权的官职。

自那以后,李商隐的人生就开始走下坡路。第二年他再次参加参加授官考试,成功通过以后却只得了一个秘书省校书郎调任弘农县尉的结果,远离权力中心。不久他就辞官了,再然后他的母亲去世,他不得不在家闲居三年。等到他结束了守孝,李党遭到皇帝排挤,很快就被贬的贬,抓的抓,死的死,李商隐的官职小到人家根本就想不起,可是他非要跟着被贬的桂管观察使郑亚同去桂州,这更让人相信他是“李党”了,所以他一次又一次被排挤。唐宣宗大中末年,李商隐病故,结束了他这憋屈的一生。

唐代中后期的官场就存在着两个泾渭分明的圈子——牛党、李党:李党以李德裕为首,大多是高门大族出身的权贵子弟,通过科举中相对较为容易的明经科或父兄关系进入朝堂,但注重操守礼法,家风优良门风严谨;牛党以牛僧孺为首,多是中下层官员家庭出身,靠自身能力通过科举中难度极大的进士科踏进仕途,但行事较为浮华轻薄放浪不羁。两个圈子的党争持续近百年,史称牛李党争。

八、徐渭[明朝]——“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

在令狐楚的指点下,李商隐得知如今最流行的就是骈文,在科举中骈文也更受考官的欢迎,他的骈文进步飞快。但是,他参加科举接连失利,令狐绹都中了进士,他却一直没考上。唐朝科举就是这样,有身份有背景的考生往往能优先录取。最后,还是令狐父子对考官施加了影响,李商隐才顺利考中进士。

分页: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开心网 故事精选

宦海生涯,官场浮沉,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圈子,需要你去选择是站队还是做人。站队的依据很大程度上是圈子实力的强弱,而实力是可以改变的,所以站队的结果是不确定的,一时风光的背后可能就是终生的蹉跎。那么,什么是确定的呢?那就是做人,对每个圈子都不偏不倚正面对待,知恩图报而不是见利忘义,这样的做人原则或许不能让你骤然超擢,但足以让你在“风不定”的官场中做到“人初静”。

汪中是清朝的大才子。他才高学富,天资卓绝。是早熟的天才、士子的骄傲。但他命却很苦:幼年丧父,家境贫寒。他壮年的时候,又为了谋生四处奔波:经商、游幕,颠沛流离。到了晚年又一身的疾病,享寿不长。终其一生,没过几天舒坦日子。

四、李商隐[唐朝]——“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