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今天咱聊的不是诸葛亮,鲍叔牙曰

 文学常识     |      2020-03-19

    第三,实行盐铁粮国家专营制。这就不是国进民退了,而是直接拒绝民营进入。

齐襄公这个人呢,荒淫无道,政令无常,经常滥杀无辜,为一己私欲还把自己的得力助手彭生给杀害了,全国上下对他是怨声载道。后来有一次齐襄公去打猎,路上突然出现了一头大野猪拦住去路,齐襄公怒斥这头野猪,说他就是彭生,还敢来见我,下令放箭射野猪。现如今咱们中国人吵架的时候总喜欢把对方比作猪,岛主研究了一下,齐襄公就是有史记载以来”你是猪”这个骂法的第一人。

管仲病榻,桓公亲往问之,乃执其手曰:“仲父之疾甚矣,不幸而不起,寡人将委政于鲍叔牙,何如?”仲曰:“鲍叔牙,君子也。虽然,不可以为政。其人善恶过于分明。夫好善可也,恶恶已甚,人谁堪之。鲍叔牙见人之一恶,终身不忘,是其短也。”管仲荐隰朋为政。左右有闻其言者,以告易牙。易牙见鲍叔牙谓曰:“仲父之相,叔所荐也,今仲病,君往问之,乃言叔不可以为政,而荐隰朋,吾意甚不平焉。”鲍叔牙笑曰:“是乃牙之所以荐仲也。仲忠于为国,不私其友。夫使牙为司寇,驱逐佞人,则有余矣;若使当国为政,即尔等何所容身乎?”易牙大惭而退。

  八年,楚太子建来奔。十年,太子建与晋谋袭郑。郑杀建,建子胜奔吴。

春秋时期的各国赋税制度改革,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一方面,春秋时期经济关系的新变化,促使奴隶制逐渐解体,为封建制度的出现奠定了物质基础;另一方面,改革成果标志着一种新的赋税制度正在形成。 春秋时期,各诸侯国的社会经济显著发展,荒地大量开垦,私田数量不断增加,收获量也不断增加,井田制开始崩溃。 井田制是奴隶社会朝廷财政收入的重要计算单位,井田制的废弛,标志着奴隶制开始瓦解。随着诸侯、卿大夫势力开始扩张,齐国、晋国、鲁国等国对朝廷财政提出了新的要求,分别对赋税制度进行改革,形成了春秋时期的税制改革浪潮。 春秋时期的赋税制度改革,首先在齐国进行。齐国是东方的一个大国。公元前685年,即位,任用改革内政。其中,属于田制、田赋方面的改革是实行“相地而衰征”。即根据土地好坏或远近分成若干等级,按等级征收田赋。 “相地而衰征”的意思是:按劳动力平均分配全部耕地,包括公田;在此基础上,实行按产量分成的实物地租制。总之,每亩土地的租额,按土地的好坏和产量的高低而有轻重的差别,就是“相地而衰征”的含义。 平均分配全部耕地就是把地分配给农户耕种,变集体劳作为分散的一家一户的个体独立经营。分地以耕,农民深知产量的多少,直接关系到自己收入的多寡、家庭生活的好坏,故能由不情愿的被动劳动变为自觉劳动,大大激发了生产者的积极性、创造性和责任心。 按产量定地租,就是按土地质量测定粮食产量,把一部分收获物交给朝廷,其余部分留给生产者自己。据《孙子兵法》佚文《吴问》所记载的什伍租率,大概反映了齐国朝廷与农民“分货”的比例。也就是说,齐国农民上缴的部分与所留部分应各占一半。 管仲的做法是:按土地的肥瘠、水利的丰桔等条件给土地分等,从而确定租税额。比如,高旱地和低湿地的租税额要减去几成。 通常情况下的“常征”,就是按照标准土地的产量,按照对半分成的比例来计算租税额。但对于次等土地的租税额,就按标准土地的标准产量对半分成后,再从朝廷所得的一半中减去几成。这样征收租税,不论是丰年还是歉年,农民都会为多获的收入而自觉劳动。 “相地而衰征”以实物税代替了劳役税。劳役税是劳动者集体以无偿劳动的形式缴纳,农民没有生产积极性,更谈不上发挥创造性了。而由实物税取代劳役税,情形就不大一样了。 实物税是一家一户分别缴纳,而且税额在一定时期内相对稳定,多产多得,耕作者为增加产量就会起早贪黑,尽力耕作。 齐国通过“相地而衰征”,使实际计缴的税款占相对应的应税销售收入的比例大体均等,从而调动了生产积极性,也有利于缓和阶级矛盾。 同齐国改革财政的同时,晋国也进行了改革。公元前645年秦晋之间发生战争,晋惠公被俘。晋国在大臣的主持下“作爰田”,即把休耕地卖给大家,以获得民众的欢心,争取有更多的人服军役。这种办法,开创了以后按军功给田宅的先例。 公元前594年,鲁国正式推翻过去按井田征收赋税的旧制度,改行“初税亩”。即不分以田、私田,凡占有土地者均必须按亩交纳土地税。 井田之外的私田,从此也开始纳税,税率都为产量的百分之十。与此同时,在认可了土地私有的前提下,凭借朝廷政治权力向土地所有者征收的税赋。 鲁国“初税亩”改革,是夏商西周三代以来第一次承认私田的合法性,是一个很大的变化。“初税亩”的实行承认了土地的私有。也就是说,初税亩更接近于现代的税收。所以大多数研究者倾向于把鲁国的初税亩作为我国农业税征收的起点。 公元前590年,鲁国对军赋的征收也做了相应的改革,实行“作丘甲”。即即一丘之田要出过去一甸之田的军赋,丘中之人各按所耕田数分摊。 公元前483年,鲁国季康子又实行“用田赋”,军赋全部按土地征发。 公元前538年,郑国实行“作丘赋”,即按田亩征发军赋,一丘出马一匹、牛3头。 公元前548年,楚国令尹子木对田制和军赋进行了整顿。根据收入的多少征集军赋,从而打破了奴隶社会旧军赋的限制。 公元前408年,秦国实行相当于鲁国“初税亩”性质的“初租禾”,就是在法律上承认了土地占有者对所占土地拥有所有权,使大批占有私垦田地的地主和自耕农成为土地的合法主人。 春秋时期,在各个国进行赋税制度改革的同时,也对交易方式进行了改革,对部分商品实行专卖。 在当时,随着农业的发展,手工业生产得到进一步扩大,也促进了商业的繁荣。据记载,郑国商人的足迹,南至楚,北至晋,东至齐,即是说,活动的范围包括黄河、长江流域;越国有大夫弃官经商,成为巨富,号称“陶朱公”。这时,商人的财力,能和诸侯分庭抗礼。 各国为了稳固统治,有必要限制贵族特权,平衡负担,减轻税负,主要目的还在于集中财力,富国强兵,以成霸业。所以在对田制、田赋征收进行改革的同时,一些重要物资的生产和经营也由朝廷控制起来。 春秋时期的专卖政策,以齐国管仲施行得最早,最彻底,也最有效。 对于盐铁实行专卖,管仲认为,食盐是日用必需品,一家3口人,一月需盐10升左右;经过粗略估算,万乘之国吃盐的人达千万,如果每升加两钱,一月可得6000万钱,这比征人口税多一倍,可见把盐管起来财政收益是十分大的。 而且,实行专卖,朝廷收入多而民不会受惊扰。如果用加税的方法,则会引起人们普遍不安,对朝廷安定反而不利。 管仲认为:有效地控制对外贸易,不仅是获取高利,抑制豪商乘时牟利兼并的手段,同时也是保护本国财物不致外流的重要方法。 因此,齐国食盐专卖的具体做法,是民制与官制相结合。在农闲时节,朝廷命民制盐,由朝廷包收,储存。在农忙时节,农民转入农业生产。等到盐价上涨至10倍之时,再由朝廷运到梁、赵、宋、卫等不产盐之国去销售,则朝廷获利丰厚。 铁也是人们的生活必需品,管仲设想:每根针加价一钱,30根针加价的收入就可等于一个人一个月的口税;一把剪刀加6钱,5把剪刀的收入也等于一个人的人口税;如果一个铁制耜农具加价10钱,则3三个耜的收入等于一个的人口税。以此相论,管仲认为,专卖利益胜于课税。 管仲认为五谷不仅是人们生活不可缺少的东西,在社会经济中,还占着支配地位。所以,管仲主张朝廷应通过征税、预购等方式掌握大量的谷物,借以作为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 对于山林出产的木材,包括薪炭林和建筑用材林,管仲也主张由朝廷控制,因为山林薮泽是国有的。通过定期开放,限制采用,征收税收,从而达到增加财政收入的目的。 为了壮大本国经济实力,管仲对食盐、黄金、谷物等重要物品,也主张由朝廷控制等这些物价上涨后,然后抛售出去,坐取几倍的厚利。 为了保证专卖政策的推行,朝廷下令禁止随意开采资源。对违禁者,规定了很重的惩罚措施。 他通过推行“官山海”的政策,即设官管理山海及其他重要物资,使朝廷掌握了人们生活的必需品,使财政收入有了稳定、可靠的来源。 朝廷掌握了具有战略意义的粮食和盐、铁,不仅打击了富商大贾投机兼并活动,维护了统治阶级的利益;同时为齐国加强军备、称霸诸侯奠定了物质基础。 上述这些改革充分说明,奴隶社会的赋税制度,已不适应社会生产力发展的需要,它在各国已经开始崩溃。朝廷承认土地私有,新的生产关系的形成,井田制的开始崩溃,意味着在奴隶制度上打开了一个缺口。随着新的封建生产关系的形成,一种新的、适合封建生产关系需要的朝廷赋税制度开始形成。 [旁注] 卿大夫 西周、春秋时国王及诸侯所分封的臣属。规定要服从君命,担任重要官职,辅助国君进行统治,并对国君有纳贡赋与服役的义务。在西周时期,属于第三的贵族,其非嫡长子是士大夫,为西周最低的贵族。 齐桓公(?~公元前643年),春秋时期齐国第十五位国君。他任管仲为相,推行改革,实行军政合一、兵民合一的制度,齐国逐渐强盛。于公元前681年在甄,即今山东省鄄城召集宋、陈等四国诸侯会盟,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充当盟主的诸侯,受到周天子赏赐。 管仲(约公元前723年或公元前716年~公元前645年),名夷吾,史称管子。生于春秋时期的颍上,即今安徽省西北部。周穆王之后代。春秋时期著名政治家和军事家。他凭借自己的才能,辅佐齐桓公成为春秋第一霸主。有“春秋第一相”之誉。 晋惠公(?~公元前637年),姓姬名夷吾。春秋时期晋国君主。在位期间,晋国在大国争霸中无所作为,使晋国处干“失道寡助”的地位,当然不能和其他大国争衡,较一日之短长了。 季康子(?~公元前468年),姬姓,季氏,名肥。史称“季康子”。春秋时期鲁国的正卿。季康子,事鲁哀公,此时鲁国公室衰弱,以季氏为首的三桓强盛,季氏宗主季康子位高权重,是当时鲁国的权臣。 子木(?~公元前545年),其名为屈建,世人尊称其子木。春秋时期楚国贵族。执政时对内改革楚国弊政,命司马掩征收赋税,对楚国的肥沃土地实行井田制,根据人民的具体情况,规定征收数量,使楚康王后期呈现出一股复兴的热潮。 范蠡(公元前536年~公元前448年)。生于春秋时期的宛地,即今河南省南阳市。春秋末著名的政治家和实业家。他不仅帮助勾践灭吴,还经商成为巨富。可以说是忠以为国,商以致富,成名天下。 [阅读链接] 齐国大夫鲍叔牙和管仲的友情很深。 管仲曾经表述过:我曾和鲍叔一起做生意,分钱财,自己多拿,鲍叔牙却不认为我贪财,他知道我贫穷啊!我曾经多次做官,多次被国君辞退,鲍叔牙不认为我没有才能,他知道我没有遇到时机。 我曾经多次作战,多次逃跑,鲍叔牙不认为我胆怯,他知道我家里有老母亲。我曾经被囚受辱,鲍叔牙不认为我不懂得羞耻,他知道我不以小节为羞,而是以功名没有显露于天下为耻。生我的是父母,最了解我的是鲍叔牙!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四)鲁国重商

管仲重商大家都知道了,他对于商人非常照顾,也很重视国际贸易,对于外来国家的商人经常弄一些福利,比如减点税啊建立几个星级宾馆供外商落脚什么的。更夸张的,管仲为了刺激商业市场,提高财政收入,还首创了风月场所,开了七家夜总会,吸引了大批外商,当时号称”天下之商贾归齐若流水“,倒也是奇闻了。

管仲与鲍叔牙同贾,至分金时,仲多取一倍,鲍叔之从人心怀不平。“仲非贪此区区之金,因家贫不给,我自愿让之耳!”又曾领兵随征,每至战阵,辄居后队,及还兵之日,又为先驱。多有笑其怯者。“仲有老母在堂,留身奉养,岂真怯斗耶!”又数与鲍叔计事,往往相左。“人固有遇不遇,使仲遇其时,定当百不失一矣!”仲闻之叹曰:“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叔哉!”

  ①纵:释放。 ②皇门:郑国城门。 ③:通“牵”。④锡:赐。 ⑤布:陈述。 ⑥持两端:犹豫不决。 ⑦率:通“帅”。

    齐祖姜太公,屠过牛,市过饭。虽然肉经常卖臭,饭也不咋好吃,做生意老不在行,但是老人家重商则是一定的。一到齐国,“修政,因齐俗,简其礼,通商工之业,便渔盐之利,而人民多归齐,齐为大国”。一句话,齐是以商兴国的。不过,齐真正成为大国,跟管仲有关。管仲我们知道,也做过商人,且做商时不太地道,与鲍叔牙合伙做生意,拿的本钱少,分红时拿的利润多,鲍叔牙的伙计都看不下去。鲍叔牙解释说,管仲家穷需要钱,且有老母在堂需要孝顺。不管怎么说吧,管仲应该具有精明贪利的商业品性。待自己做了齐相,遂一展其品性,制定了极佳的工商政策。第一是轻税:“通齐国鱼盐于东莱,使关市几而不征,以为诸侯利,诸侯称广焉”。第二是给商人提供各种便利:“为诸侯之商贾立客舍,一乘者有食,三乘者有刍菽,五乘者有伍养,天下之商贾归齐如流水”。第三是设立国营妓院,开放搞活。

至于后来齐国所倡导的各诸侯国之间友好贸易也演变成了兵戈相见,一匡天下异化成了群雄并起,管仲之道也不复存在了。

管仲不仅做人直,还做到了极致,朋友间肝胆相照,对同僚讲原则有立场,表里如一,获得人的好感和尊敬,使人可以依赖信任,有一种凝聚力,能够以自己为核心团结一大批人,并建立起了一个强有力的领导团体,对齐桓公称霸,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管仲死后,易牙谓大夫伯氏曰:“昔君夺子骈邑三百,以赏仲之功;今仲父已亡,子何不言于君,而取还其邑,吾当从旁助子。”伯氏泣曰:“吾惟无功,是以失邑。仲虽死,仲之功尚在也,吾何面目求邑于君乎?”易牙叹曰:“仲死犹能使伯氏心服,吾侪真小人矣。”

  十四年,宋景公灭曹。二十年,齐田常弑其君简公,而常相于齐,二十二年,楚惠王灭陈。孔子卒。

    详见端木赐香《有味的传统文化课Ⅱ》,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12年版

乍一看介绍,简直是狂拽酷炫叼炸天,但管仲早年间的经历,可谓是十分曲折了,就没做成过一件事,可谓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齐桓公欲拜鲍叔牙为上卿,任以国政,鲍叔牙曰:“君加惠于臣,使不冻馁,则君之赐也。至于治国家,则非臣之所能也。所谓知臣者,小心敬慎,循礼守法而已,此具臣之事,非治国家之才也;夫治国家者,内安百姓,外抚四夷,勋加于王室,泽布于诸侯,国有泰山之安,君享无疆之福,功垂金石,名播千秋,此帝臣王佐之任,臣何以堪之?君不求其人则已;必求其人,其管仲乎?臣所不若仲者有五:宽柔惠民,弗若也;治国家,不失其柄,弗若也;忠信可结于百姓,弗若也;制礼义可施于四方,弗若也;执枹鼓立于军门,使百姓敢战无退,弗若也。”

  十八年(前587),襄公逝世,儿子悼公模ǎ悫,秘)即位。

    郑国政府与商人之间的关系是很优美的。有这样一个故事,晋卿韩宣子拥有一对玉环中的一只,听说另一只在郑国商人手里,就前往淘宝。他拜见了郑国国君郑伯,提出了自己的想法,郑相子产对曰:“这不是官府的藏品,我们国君不知道哇。”郑国的其他大臣认为子产做得不对,因为一个小小的玉环,就得罪晋这样的大国,和韩宣子这样的政治强人(晋国六卿之一,在晋国执政27年),太不值矣。子产不理。宣子绕开郑国君臣,直接找那商人去了:我买还不行吗?那个郑国商人回曰:买可以,但是我得禀报我们国君与国相。于是韩宣子去找子产,没成想子产说出一番很漂亮的话来:“昔我先君桓公,与商人皆出自周。庸次比耦,以艾杀此地,斩之蓬、蒿、藜、藿而共处之。世有盟誓,以相信也。曰:‘尔无我叛,我无强贾,毋或匄夺。尔有利市宝贿,我勿与知。’此质誓,故能相保,以至于今。今吾子以好来辱,而谓敝邑强夺商人,是教敝邑背盟誓也,毋乃不可乎?吾子得玉而失诸侯,必不为也。若大国令而共无艺,郑鄙邑也,亦弗为也。侨若献玉,不知所成。敢私布也。”

《管子 轻重戊》中就记载了几个管仲利用商战,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妙计。齐国周围两个小国,一个叫莱一个叫莒,非常讨厌,就和印度和菲律宾一样,经常无理取闹,找茬和齐国摩擦。齐桓公这暴脾气,当下就要出兵灭了他们。管仲是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就建议齐桓公别用武力,我自有妙计。

说起春秋五霸之首齐桓公,就自然想到他的大臣管仲,是怎样帮助他强国九合诸侯的。与管仲分不开的另一位人物就是他的好友鲍叔牙。可以说没有鲍叔牙的作为,就很难想象历史上有管仲那样的人物和成就了。

  三十六年(前465),晋国知伯讨伐郑国,攻取了九个城邑。

    (一)齐国重商

经济发展的好,国力自然强大,齐国有三万精兵,可谓是当时天下最强的一股武装势力了。但齐国称霸之路,管仲也不提倡用武力,而是选择用商战来击垮敌

管仲善于做事,深知做事贵曲的道理,不管阴谋阳谋,只要对己方有利,耍权谋用诈术,金钱笼络,武力威胁,美色勾引,可以无所不用其极。这些权谋诈术,不仅必不可少,还是事业成功的要素之一。时周惠王十九年,忽邢国遣人告急,言:“狄兵又到本国,势不能支,伏望救援!”桓公问管仲曰:“邢可救乎?”管仲曰:“诸侯所以事齐,谓齐能拯其灾患也,不能救卫,又不救邢,霸业陨矣!”桓公曰:“然则邢、卫之急孰先?”管仲曰:“俟邢患既平,因而城卫,此百世之功也。”桓公曰:“善。”即传檄宋、鲁、曹、邾各国,合兵救邢,俱于聂北取齐。宋、曹二国兵先到。管仲又曰:“狄寇方张,邢力未竭,敌方张之寇,其劳倍,助未竭之力,其功少,不如待之,邢不支狄,必溃,狄胜邢,必疲,驱疲狄而援溃邢,所谓力省而功多者也。”桓公用其谋,托言待鲁、邾兵到,乃屯兵于聂北,遣谍打探邢、狄攻守消息。管仲不早救邢、卫,此乃霸者养乱为功之谋也。

  四十五年,文公卒,子兰立,是为缪公。

    (二)郑国重商

关于他的神通是怎么说也不为过,就拿齐桓公来说,对管仲言听计从了一辈子,成为春秋一霸,偏偏没有在意管仲临终的遗言,在管仲去世后任用佞臣,朝纲混乱。说起齐桓公晚年,这个天下最富裕国家的君主,居然被乱党锁在宫内,活活饿死,也真是有点讽刺了。

鲍叔牙超过一般的有志之士,非常了解自己,更了解好友管仲。“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富贵谁不想拥有?鲍叔牙却战胜了人性的欲望,对生活的自我满足,他人能做到吗?如果说管仲是“千里马”,鲍叔牙就是无可非议的“伯乐”。“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如果管仲的伟大将永远留在人们心中,鲍叔牙也会随之而存在下去。正如《道德经》所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知足者富,强行者有志。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管仲、鲍叔牙这一对“同气”朋友,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人们的精神世界里,将永远闪耀着灿烂的光芒。

  ①使厨人药杀釐公:《年表》云:“子驷使贼夜杀釐公。” ②赴:报丧。 ③侈:邪行。 ④厚遇:厚待。

    (三)越国重商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鲍叔牙呢,是个商人,家境不错,结识了管仲以后,非常欣赏他,就拉他合伙一起做生意。他们最开始往来于燕、赵、齐等国家,做一些皮毛类的生意。前文里为什么说管仲早年间成事不足呢,鲍叔牙家里条件好,本钱出得多,年纪也长,经商经验丰富,按理来说赚来的利润,鲍叔牙多拿点,七三开都不过分,就算讲客气,怎么着也该五五开。结果呢,每次赚了钱,管仲却坚持要分大头,而且有时候钱还没入账,他就已经用来还自己的债了,这管仲要是当了会计,够他坐几年牢了。

图片 1

  二十四年,宋缪公卒,公子冯奔郑。郑侵周地,取禾。二十五年,卫州吁弑君桓公自立,与宋伐郑,以冯故也。二十七年,始朝周桓王。桓王怒其取禾,弗礼也。二十九年,庄公怒周弗礼,与鲁易祊、许田①。三十三年,宋杀孔父。三十七年,庄公不朝周,周桓王率陈、蔡、虢、卫伐郑。庄公与祭仲、高渠弥发兵自救,王师大败。祝聸射中王臂。祝聸请从之②,郑伯止之,曰:“犯长且难之,况敢陵天子乎?”乃止,夜令祭仲问王疾。

    第四,管仲虽然说“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但是我们一定要明白,他所谓的牧民富民是有限度的。《管子·五辅》篇曰:“贫富无度则失。”《奢靡》篇曰:“甚富不可使,甚贫不知耻。”也就是说,不能让老百姓过贫,但是也不能过富,满足百姓温饱就行了。特别是那些商人,过富就很危险了。他对齐桓公说:“万乘之国必有万金之贾,千乘之国必有千金之贾,百乘之国必有百金之贾,非君之所赖也,君之所与。故为人君而不审其号令,则中一国而二君二王也。”桓公问:“何谓一国而二君二王?”管子对曰:“今君之籍取以正,万物之贾轻去其分,皆入于商贾,此中一国而二君二王也。”

不过今天咱聊的不是诸葛亮,而是偶像的偶像,何许人也?《三国志》中记载了隆中对的一段历史,是这么说的:亮躬耕陇亩,好为《梁父吟》。身长八尺,每自比于管仲、乐毅。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诸葛亮,经常把自己比作管仲,乐毅。今天我们就来看看,拥有诸葛孔明这种超级大咖粉丝的管仲,究竟是何方神圣。

  ①庶弟:《集解》云:“《年表》云母弟。” ②和集:同“和辑”;和协安抚。 ③说:通“悦”。 ④畔:通“叛”。 ⑤逃死:死里逃生。⑥用事:当权。 ⑦典礼:制度和礼仪。 ⑧怀柔:旧指统治者用政治手段笼络人心,使之归服。 ⑨卒:通“猝”。急速,突然。 ⑩据《国语》等载,桓公死幽王之难,其子武公与平王东徙,卒定下邑之地以为国,河南新郑是也。然则桓公始谋,非身得也。武公始国,非桓公也。武灭虢、郐、非王徙之而献邑也。十邑中八邑各为其国,非虢、郐之地,无由献之也。

    第一,管仲发明“四民说”。也就是政府要让士农工商各营其业各处其地,不得乌合:“四民者勿使杂处,杂处则其言哤,其事易。”一句话,商人可以蒙头发大财,但是各阶层之间不能杂处,不能联合,否则他们整天乱说,想成些事太容易了。

还是说明一下,免得大家误会了,鲍叔牙是个男人,但他对管仲无微不至的照顾,真的就像对待最亲密的爱人一样,管仲日后的成功,与鲍叔牙的帮助是密不可分的。

  昭公二年(前695),从昭公做太子时,父亲庄公就想拜高渠弥为上卿,太子忽厌恶高渠弥,庄公不听忽的意见,终于让渠弥做了卿。等到昭公即位,渠弥担心昭公杀害自己,冬季十月辛卯日,渠弥与昭公出外打猎,在郊野射杀了昭公。祭仲与渠弥不敢接纳厉公,便改立昭公的弟弟子亹做国君,就称子亹,他没有谥号。

    第一,私商大量出现,著名的有范蠡、子贡、吕不韦等。他们地位很高,或者说社会影响力很大。比如吕不韦,能把皇家接班人弄成自己的种子;越国大大范蠡弃官后经商,“十九年之中,三致千金”;孔子的学生子贡“结驷连骑,束帛之币以聘享诸侯,所至,国君无不分庭与之抗礼。”后两人干脆被后世合称为“陶朱事业,端木生涯”。

再后来呢,齐国出现了内乱,齐僖公去世以后三个儿子诸儿,纠,小白争王位,这回管仲和鲍叔牙哥俩终于分道扬镳了,管仲投靠了纠,鲍叔牙投靠了小白,结果是诸儿坐上王位,号齐襄公。管仲与鲍叔牙就随两位王子各自逃难去了鲁国和莒[jǔ]国。

  二十五年(前541),郑国派子产到晋国,询问平公的病情。平公问:“我占卜后说是实沈、台骀作崇,史官不了解他们的来历,冒昧地请问他们是什么神?”子产回答说:“高辛氏有两个儿子,长子叫阏伯,二子叫实沈,两人住在大森林里,互相不容,每天拿着干戈互相征伐,尧帝不喜欢他们,于是让伯迁到商丘住,主持祭祀辰星,商人因此沿袭下来,所以辰星称为商星,尧帝让实沈到大夏住,主持祭祀参(shēn,身)星,唐人因此沿袭下来,服侍夏朝、商朝,唐的末世君主叫唐叔虞。当武王夫人邑姜正怀大叔时,曾梦见天帝对夫人说:“我让你的儿子叫虞,就把唐封给他,委托他祭祀参星,在那里繁育后代。”等到大叔生出后,手掌心的纹理象“虞”字,于是用虞命名了。等到周成王灭亡了唐后,就把唐封给了大叔。所以参星是晋国的星宿。从这了解到,实沈是参星神。过去金天氏有个叫昧的后裔,做水官长,生了允格、台骀。台骀能继承前辈的官职,很好地疏通了汾水、洮水,给大泽修筑堤防,住在太原。颛(zhuān,专)顼(xū,须)帝因此嘉奖了他,把汾水封给他。沈、姒、蓐、黄国实际掌管着他的祭祀。现在,晋国统治了汾水流域,灭亡了这一带的国家。从这里看,台骀是汾水、洮水神。可是,这两位神灵都不会危害您的身体,对于山河神,在发生水旱灾时应祭祀,对于日月星辰神,在雪霜风雨不按时令来到时应祭祀;您有病,那是饮食哀乐女色所造成的。”平公及叔向到子产这番议论后称赞说:“对,您真不愧为知识渊博的君子!”送给子产丰厚的礼物。

    吴越争霸,除了传统的美人计,经济方面主要就是商战了。据东汉会稽人袁康等编纂的《越绝书》,文种给勾践献过伐吴九术:“一曰尊天地,事鬼神;二曰重财币,以遣其君;三曰贵籴粟槁,以空其邦;四曰遗之好美,以为劳其志;五曰遗之巧匠,使起宫室高台,尽其财,疲其力;六曰遗其谀臣,使之易伐;七曰疆其谏臣,使之自杀;八曰邦家富而备器;九曰坚厉甲兵,以承其弊。”因《史记》中勾践赐死文种时有“子教寡人,伐吴七术”之语,冯梦龙以为《越绝书》史实性不及《史记》,故删“尊天地,事鬼神”和“邦家富而备器”,九术遂成为七术:“一曰捐货币以悦其君臣;二曰贵籴粟囊,以虚其积聚;三曰遗美女,以惑其心志;四曰遗之巧工良材,使作宫室以罄其财;五曰遗之谀臣以乱其谋;六曰疆其谏臣使自杀以弱其辅;七曰积财练兵,以承其弊。”不管是九术还是七术,里面都包含了商战的影子。

管仲当上相国之后,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舞台,这一次他没有辜负鲍叔牙对他的信任。管仲的治国理念是非常先进的,商人出身的他与其他国家抑商政策不同的是,他很重视商业的发展,主张贸易兴国,富国富民,跟咱们现在的共同富裕差不多。

  十年(前575),郑国背叛了与晋国的盟约,与楚国结了盟。晋厉公很生气,派军攻打郑国。楚共王救助了郑国。晋楚在鄢陵交战,楚军失败了,晋军射伤楚共王的眼睛,双方才停战离去。十三年(前572),晋悼公攻打郑国,驻军在洧(wěi,伟)上。郑军据城守卫,晋军也离去了。

    第四,一些小手工业者已被允许在自己住所的前屋接受加工订货。这就是所谓的工商合一,前店后坊,逐渐发展为中国商业中一种重要的补充形式。

齐桓公即位以后第一件事,先把公子纠杀了。第二件事,就是要把管仲杀了,他对管仲可是恨得牙痒痒,把他最新款裤腰带射破了,此仇不共戴天。一箭之仇这个典故就是根据这事来的。

  武公于十年(前761),娶了申侯的女儿做夫人,叫武姜。武姜生下太子寤生,生时是难产,等到生下后,夫人不喜欢寤生。后来武姜又生下小儿子叔段,生段时是顺产,夫人十分喜爱叔段。二十七年(前744),武公生病了,夫人向武公请求,想立段为太子,武公未答应。当年,武公逝世了,寤生即位,这是庄公。

    后世还有商人学习弦高来着,可惜时移世易,一切都不是那个味了。我说的是英法联军进北京前,同仁堂老板乐平泉联系恒利木厂的王海,捐备牛羊果品前往通州犒夷求和一事。他们浩浩荡荡地带了500只羊、50头牛和无数果品。结果英夷头目额尔金拒绝接受。据中国民间笔记载,老额是这样说的:“本国向不得受礼物,如为贸易起见,着本国弁兵照时价公平买卖”。我们的商人只好赶着牛羊回家,却在半路上被清兵抢去。

管仲,约公元前723年出生,春秋时期人。被誉为华夏第一相,辅助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成为了春秋五霸之首。

  十一年(前519),定公到了晋国。晋与郑商议,杀死周王室 作乱的臣子,送敬王回周。

    第二,管仲发明平准制。也就是政府参与调控商业平抑物价。此招也是有利有弊。民主政体国家,它就走向社会福利一面;专制垄断国家,它就走向国进民退一面。

又有鲁梁两个大国,是齐国称霸之路的劲敌,这两国呢织绨[tí]业比较发达,是一种丝织品,可以做衣服用的。两大国不是那么好骗,但这也难不倒管仲,他安排了一场巴黎时装秀。他让齐桓公亲自穿上绨织的衣服,去三国交界的泰山去走了十天秀。这下鲁梁两国人民沸腾了,看啊,齐国国王的新衣是我们国家制作的。管仲又趁机散布消息,说齐国愿意用三倍的价格购买鲁梁的绨布,鲁梁两国织绨产业热情空前高涨,类似于全民炒股一样,农事行业又因此荒废。管仲故技重施,关闭通商关口,鲁梁两国不出所料闹起了饥荒,最终落得与莱莒同样的结局。

  七年,郑与晋盟鄢陵。八年,楚庄王以郑与晋盟,来伐,围郑三月,郑以城降楚。楚王入自皇门②,郑襄公肉袒羊以迎③,曰:“孤不能事边邑,使君王怀怒以及弊邑,孤之罪也。敢不惟命是听。君王迁之江南,及以赐诸侯,亦惟命是听。若君王不忘厉、宣王、桓、武公,哀不忍绝社稷,锡不毛之地④,使复得改事君王,孤之愿也,然非所敢望也。敢布腹心⑤,惟命是听。”庄王为却三十里而后舍。楚群臣曰:“自郢至此,士大夫亦久劳矣。今得国舍之,何如?”庄王曰:“所为伐,伐不服也。今已服,尚何乎?”卒去。晋闻楚之伐郑,发兵救郑。来持两端⑥,故迟,比至河,楚兵已去。晋将率或欲渡⑦,或欲还,卒渡河。庄王闻还击晋。郑反助楚,大破晋军于河上。十年,晋来伐郑,以反晋而亲楚也。

    管仲的意思是说,如果国王不掌控好商人,让利润皆入了商人之腰包,相当于一国二主了。这种对富商的本能的警惕,也是个不好的信号,后世君王皆接收到了。做得过分的,有干脆废除商业的,有大割资本主义尾巴的。

春秋时代呢,周王朝权势渐衰,是个礼崩乐坏的年代。大多数国家依靠军备竞赛,依靠战场上的胜利,来巩固统治。而管仲的思想呢,有一句他的名人名言是这么说的: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就是说吃饱穿暖了,政令自然通畅无阻,百姓们也会懂得自强求富,统治也自然稳固。这个思想就好比咱们政治课本上学的,是一个完美的唯物主义观点:物质决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物质文明决定精神文明”等等都可以用来形容。

  郑子八年,齐人管至父等乱,弑其君襄公。二十年,宋人长弑其君湣公。郑祭仲死。

    据《史记》,范蠡老师计然(另有一说,计然就是范蠡)给勾践谈的商战经验如下:“旱则资舟,水则资车,物之理也。六岁穰,六岁旱,十二岁一大饥。夫籴,二十病农,九十病末,末病则财不出,农病则草木不辟矣。上不过八十,下不过三十,则农末俱利矣。平籴齐物,关市不乏,治国之道也。积着之理,务完物,无息币。以物相贸,易腐败而食之货勿留,无敢居贵。论其有余不足,则知贵贱。贵上极则反贱,贱下极则反贵。贵出如粪土,贱取如珠玉。财币欲其行如流水。”结果是十年,越大富,号称五霸。据说,之后范蠡弃官经商发大财,也是用的计然的商战理论。

结果这个彭生,噢,不是,这个野猪受了惊吓,到处乱窜,混乱之中齐襄公从车上摔下来,把腿给摔断了。反对派听说了齐襄公受伤的消息,趁机杀进宫中,了结了齐襄公,齐国又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①谥:古代帝王及官僚死后,按生前的事迹,由统治阶级所给予的表示褒贬的称号。 ②相:辅佐。 ③内:通“纳”。 ④遽:“讵”。岂,何。

    周公乃鲁之始祖,而周公是很重商的,西周初期的诸多重商政策,都是周公制订的。所以春秋时期“鲁人好贾趋利,甚于周人。”孔子创儒学,轻视农工小人,但对于商,还没有轻视,其弟子子贡就是个著名的大商人。孔子表扬他说:“赐不受命,而货殖焉。”孔子甚至把自己也当商品了,发出了“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之类的吆喝。儒家轻商应该始于孟子,孟子把士称作“大丈夫”,把农夫称作“小人”,把商人称作“贱丈夫”。在孟子笔下,连商业税都是因为商人太贱了才开征的。《孟子·公孙丑下》说:“古之为市业,以其所有易其所无者,有司者治之耳,有贱丈夫焉,必求龙(垄)断而登之,以左右望,而罔(网)市利。人皆以为贱,故从而征之。征商自此贱丈夫始矣”。意思是说,古代的市场,本来是以自己所有的东西,交换自己没有的东西,由官府管理。可是有些“贱丈夫”,一定要找一个独立的高地登上去,左边望望,右边望望,恨不得把全市场的赚头都由他一人赚走。大家都认为这种人很贱,于是开始向他们征税。“贱丈夫”的称谓,加上孔子“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之论在后世的恶性膨胀,商人才慢慢被戴上贱和奸的光环。

图片 2

  庄公又娶宋雍氏女,生厉公突。雍氏有宠于宋。宋庄公闻祭仲之立忽,乃使人诱召祭仲而执之⑥,曰:“不立突,将死。”亦执以求赂焉。祭仲许宋,与宋盟。以突归,立之。昭公忽闻祭仲以宋是要弟突⑦,九月(辛)[丁]亥,忽出奔卫。己亥,突至郑,立,是为厉公。

    当然,从管仲开始,中国的商业文化里就有了不良的文化因子。

再后来,这哥俩又一起去参军,管仲呢,是个着名的逃兵,每次打仗就变成了百米飞人,跑的比刘翔还快。周围的人讥讽他是个胆小鬼,这个时候,没错,你们猜到了,还是鲍叔牙站出来,为管仲说话:”小管不是贪生怕死,只是家中还有老母亲照顾,他放心不下。“

  【说明】

    政府重商之下,春秋时期的商业出现了诸多新现象:

总而言之在管仲的治国期间,”区区之齐在海滨“的齐国国富民强,成为了超级大国,齐桓公对外尊王攘夷,确立了自己的霸主地位,霸主的特权是什么呢,就是可以没事找其他诸侯开会,齐桓公九盟诸侯,开了九次会,天下各国皆向齐国低头。

  十四年,故郑亡厉公突在栎者使人诱劫郑大夫甫假,要以求入。假曰:“舍我,我为君杀郑子而入君。”厉公与盟,乃舍之。六月甲子,假杀郑子及其二子而迎厉公突,突自栎复入即位。初,内蛇与外蛇斗于郑南门中,内蛇死。居六年,厉公果复入。入而让其伯父原曰:“我亡国外居,伯父无意入我,亦甚矣。”原曰:“事君无二心,人臣之职也①。原知罪矣。”遂自杀。厉公于是谓甫假曰::“子之事君有二心矣。”遂诛之。假曰:“重德不报②,诚然哉?”

    第三,政府的税种有三类:市税、关税和山泽税。市税开始与交易额发生关系,税率一般为百分之二。关税起源于宋国,之后各国相继效仿,在边境设关收税,税率也是百分之二。春秋中后期,关不只设在边境,内地也相继设立,且税率开始加重。至于山泽税,春秋后期开始征收,税率比前两种更重。

真是忍不住为鲍叔牙与管仲之间情深似海的友谊鼓掌,管仲自己也曾说过: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叔也!成语词典中还专门为他俩的友谊留了一席之地,号曰:管鲍之交。

  ①据《左传·庄公十九年》载:初,王姚得宠于庄王,生子颓。子颓有宠,愎当他的老师。惠王即位后,夺取了愎的圃作为自己的圃,夺了近于王宫的边伯的房产,又夺了子禽祝跪与詹父的田地,还没收了膳夫石速的俸禄。所以愎、边伯、石速、詹父、子禽祝跪借着苏氏反对王室而作乱。秋天,五大夫奉子颓之命讨伐惠王,未取胜,逃到温。苏子又奉子颓之命逃到卫国。卫师、燕师共同讨伐周朝。冬,立子颓。

    第五,商业主要集中在城市,但是在城外农村中大道旁的空地上由交换而自发形成的定期集市也大大发展了。这种集市,本是产需双方的直接交易,但是商人涉足其间开始谋利。

这时候鲁国和莒国见时机成熟,便分别支持公子纠和公子小白回国夺位。两队人马争先恐后,在路上还碰见了,这个时候管仲终于有了一次把握自己命运功成名就的机会,他趁混乱之中拉弓射了小白一箭。可惜啊,管仲又双叒叕失败了,一箭射在了小白的裤腰带上,还误以为自己成功了,下令撤退,和公子纠慢慢悠悠前往齐国,一路走还一边欣赏一下沿途的风景。结果这头小白一行人抄小路日夜兼程,抢先一步赶到齐国,小白称王,这就是日后着名的春秋霸主齐桓公。

  四十一年(632),郑国帮助楚国攻击晋国。因晋文公当年路过郑,郑对他无礼,所以郑国背叛晋国帮助楚国。四十三年(前630),晋文公与秦缪公共同包围郑都,讨伐郑君帮助楚国攻打晋国,以及文公路过郑君的无礼罪行。当初,郑文公有三位夫人,五个宠爱的儿子,都因罪早死。郑文公厌恶子瑕,赶走了各位公子。子兰逃到晋国,跟从晋文公包围郑都。当时子兰事奉晋文公很恭敬,晋文公十分宠幸他。他在晋暗中活动,借机要求回郑做太子。晋国这时想得到叔詹并杀死他。郑文公很害怕,不敢对叔詹说,叔詹听到这个情况,告诉郑君说:“我曾对您说,要杀死重耳,您却不听从我的意见,晋国终于成为我国的忧患了。可是晋国之所以包围郑都就是因为我,我死了而能赦免郑国,这是我的心愿。”于是叔詹自杀了。郑人把叔詹尸首送给晋国。晋文公说:“一定想见一下郑君,污辱他后再离去。”郑人担心这件事,就派人私下对秦国说:“打败了郑国对晋国有好处,并非对秦国有利。”秦军听后才撤军。晋文公送子兰到郑国做太子,借机通报了郑国。郑国大夫石癸说:“我听说姓姞的女儿是后稷的元配,她的后裔应当有兴发的,子兰的母亲就是他的后裔。况且夫人的儿子都已不在世了,剩下的儿子没有比得上兰贤能的。现在晋国包围郑都很急迫,晋国替子兰请求回郑,没有比这个条件更好的了!”于是郑国答应了晋国,与晋国订立盟约,终于立子兰为太子,晋军才撤走。

    第二,工商食官的格局被打破。随着自由商业的发展,官府发现官营商业不利或者亏损,且征商(征收关税和市税)比经商更能保证和增加收入,于是逐渐放弃经商而改为征商,自由商人乘机坐大,逐步取代官营商业而居于优势地位。

图片 3

  十二年,简公怒相子孔专国权,诛之,而以子产为卿。十九年,简公如晋请卫君还,而封子产以六邑。子产让,受其三邑。二十二年,吴使延陵季子于郑,见子产如旧交,谓子产曰:“郑之执政者侈③,难将至,政将及子。子为政,必以礼;不然,郑将败。”子产厚遇季子④。二十三年,诸公子争宠相杀,又欲杀子产。公子或谏曰:“子产仁人,郑所以存者子产也,勿杀!”及止。

    一句话,俺们郑国立国之初就与商人有盟,互相保护呢,政府可不能依仗权力盘剥商人呢。这话说得韩宣子都害羞了,再也不好意思提买环的事情了。也许正因为有这样的政府,所以才出现一个更优美的商人爱国故事:弦高犒师。说的是秦穆公使孟盟举兵袭郑,过周以东,遇到郑之贾人弦高、蹇他。两位商人商量曰:“师行数千里,数绝诸侯之地,其势必袭郑。凡袭国者,以为无备也。今示以知其情,必不敢进。”乃矫郑国国君之命,以十二牛劳之。秦将相与谋曰:“凡袭人者,以为弗知,今已知之矣,守备必固,进必无功。”乃还师而反。

诸葛亮,智慧的代言人,千古流芳。岛主觉得虽然中华上下五千年,风云人物不计其数,但卧龙先生在我们如今广大百姓心中的历史地位起码也能进入top3,绝对的神话级别的人物。岛主就是他的忠实拥趸,写到这都有点后悔起名字叫月岛主了,当初应该叫小诸葛的。

  子亹元年(前694)七月,齐襄公在首止会合诸侯,郑子亹赴会,高渠弥辅佐,跟从子亹前往,祭仲借口有病没去。祭仲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在齐襄公做公子时,子亹曾经与他相斗过,双方结仇,等到诸侯相会时,祭仲请求子亹不要去。子亹说:“齐国强大,厉公又住在栎,假使我不去,齐就会率领诸侯攻打我,并让厉公回到国都。我不如前往,去了为什么一定受辱呢,而且,又为何一定落到象你所设想的那步田地呢!”子亹终于前往了。祭仲担心齐国会杀死子亹及随从,所以声称有病。子亹到了首止,也未向齐侯道歉,齐侯十分生气,就设下伏兵杀死了子亹。高渠弥逃回了郑国,与祭仲商议,把子亹的弟弟公子婴从陈国叫来拥立成国君,这是郑子。这一年,齐襄公让公子彭生趁鲁公酒醉摧折其肋骨杀死了鲁桓公。

话说莱莒两国盛产一种叫紫草的植物,可以当染料用的,齐国的特产是什么呢,铜矿,可以铸货币用,这倒是有点犯规。管仲就命齐国用铜币高价回收莱莒两国的紫草,这两国一商量,铜币是珍贵的东西,用我们的特产紫草去换他们的铜币,早晚把他们掏空,就号召百姓全部别种粮食了,去种紫草。这时候他们就走进管仲的圈套了,第二年管仲突然下令,别铸铜币了,全部给我去种粮食,并且停止了紫草进口。这下莱莒两国傻眼了,粮价暴涨,百姓手里有钱却买不到粮食,齐国的粮食却好吃还不贵,莱、莒两国的百姓十分之七投奔齐国。没过两年莱、莒两国的国君也都请降了。

  十四年(前487),宋景公亡了曹国。二十年(前481),齐国田常杀死了自己的国君简公,田常做了齐国国相。二十二年(前479),楚惠王灭亡了陈国。孔子逝世了。

要说起管仲治国,与齐桓公君臣一心,称霸春秋的故事,可能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这里岛主选几个比较有意思的事例分享一下。

  三十六年,简公卒,子定公宁立。秋,定公朝晋昭公。

图片 4

  成公三年;楚共王曰“郑成公孤有德焉”,使人来与盟。成公私与盟。秋,成公朝晋,晋曰“郑私平于楚”①,执之。使栾书伐郑。四年春,郑患晋围,公子如乃立成公庶兄ξ君。其四月,晋闻郑立君,乃归成公。郑人闻成公归,亦杀君Γ迎成公。晋兵去。

管仲治国,司马迁是这么评论的:其为政业,善因祸为福,转败而为功,贵轻重,重权衡。“这个大意就是管仲对国家的治理就好像一个企业家,注重资源配置,注重提高效率,非常稳健,讲究秩序。

  四十三年,郑庄公卒。初,祭仲甚有宠于庄公,庄公使为卿;公使娶邓女⑤,生太子忽,故祭仲立之,是为昭安。

管仲,一个商人出身的千古一相,另辟蹊径,以商立国,扬名天下,也不愧为诸葛亮的偶像了。

  文公十七年(前656),齐桓公率军打败了蔡国,于是攻打楚国,一直打到召陵。

图片 5

  三十七年春,晋公子重耳反国,立,是为文公。秋,郑入滑,滑听命,已而反与卫⑥,于是郑伐滑。周襄王使伯犕请滑。郑文公怨惠王之亡在栎,而文公父厉公入之,而惠王不赐厉公爵禄,又怨襄王之与卫滑,故不听襄王请而囚伯服。王怒,与翟人伐郑,弗克。冬,翟攻伐襄王,襄王出奔郑,郑文公居王于氾。三十八年,晋文公入襄王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