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洞遗址可能是人类进化中多种人群共存的唯一例子,马鹿洞遗址也可能存在更新世现代人与古老型人群杂交的现

 文学常识     |      2020-03-17

    如今,考古人类学家把这些在人类历史上“失踪”的全新人种重新置于时间坐标上,新发现的云南蒙自马鹿洞人的股骨特征显示其比头骨更为原始,这些股骨化石体现出“高度独特”的、混合了现代人和古老型人类的特性。这一种群生活在距今1万4千年左右,发现大量大型鹿类动物与其共生,因此而得名“马鹿洞人”。

美国当地时间2015年12月17日,国际着名学术刊物《科学公共图书馆-综合》在线发表了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副教授Darren Curnoe和我所吉学平研究员为共同第一作者和共同通讯作者的、题为《中国西南晚更新世与古老型人类有密切关系的人类股骨》的最新研究成果。图片 1蒙自马鹿洞遗址及其出土的人类化石 云南蒙自马鹿洞人类股骨的最新研究显示,虽然其年代为距今14000年左右的最后一次间冰期之末,但其特征却与最古老的人类(如至少150万年前的非洲的能人和欧亚大陆的直立人)极其相似,且可能与早期现代人共存在同一区域。这一发现为东亚地区人类进化的研究提供了全新的视角。2012年,该研究团队发表了在云南广西地区发现古老型人群的线索的消息,认为从蒙自马鹿洞人头骨形态上看,当时推测其具有相当于十万年以上的人类的体质下台特征;而新发现的云南蒙自马鹿洞人股骨特征显示其比头骨更为原始。新发现肯定了马鹿洞遗址存在神秘的古老型人类种群,与先前发表的广西隆林史前人群杂交的线索一样,马鹿洞遗址也可能存在更新世现代人与古老型人群杂交的现象。图片 2马鹿洞人类股骨及其CT图像 吉学平研究员认为:“青藏高原隆升形成的独特的古气候和古环境可能为史前人类的多样性提供了一个避难所。”“欧亚大陆两百万年前左右第一批人出现(包括第一批到达欧亚大陆的元谋猿人人、爪哇猿人,蓝田猿人和达玛尼西人等)后,就开始了人群的迁移和融合,不同地区的进化速度不一样,因此,出现了差异。现代人出现后,古老型人群在南方一些环境受冰期影响较小的热带亚热带地区得以幸存下来。”图片 3马鹿洞人类股骨图片 4马鹿洞股骨与现代人股骨对比 Darren Curnoe 副教授认为:“这一发现极具争议,欧洲和西亚的尼安德特人和南西伯利亚的“丹尼索瓦人”4万年以前就已经绝灭,意味着现代人到来之后这些人群很快就消失。马鹿洞股骨的新发现表明,东亚大陆存在前现代人曾经与现代人共存共处。”图片 5马鹿洞股骨在人类进化时间表上可能的位置图片 6吉学平和Darren Curnoe 野外考察工作照 为破解中国云南地区人类演化的谜团,我所于2013年底启动了《云南晚期智人及其文化多样性研究》课题,新的调查和研究已获得一些重要发现和成果,随着研究的深入和古DNA研究的开展,更多的谜团有待解开。 参加该研究的还有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和蒙自县文物管理所的研究人员。该项研究由我所重点课题和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共同资助。(文章来源:云南考古网 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可以确定的是,马鹿洞人是全世界迄今为止发现的一直生存到距现代人最近的古人种,但神秘的探索还远未结束。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教授戴科乐认为,14000—11000年前,一个或多个古老型智人人种幸存并与现代人共存,可能经历杂交,但不可能求证。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古人类研究部主任吉学平研究员表示,中国西南可能是包括更新世人类在内的物种避难所,这方面还有许多未解之谜。

  马鹿洞是中国云南东南部一个受西南和东亚季风气候影响的东南亚热带北部边缘更新世末期的一个含化石的人类活动洞穴遗址,该洞出土的人化石包含出土于B?lling-Aller?d 最后间冰期湿热期沉积的古老型人类特征及古老型人类和早期现代人混杂特征的人化石,古老型人类骨骸多受到认为肢解、烧灼和染色。洞穴的沉积层序明显地表现为人为堆积,并保存了几乎连续的延续了1000多年的用火遗迹。动物群仅仅为现生种,且偶蹄类和食肉类占优势。动物化石大多显示人为破裂和火烧特征。发掘出土动物群的古生态学重建和鹿类动物骨、牙稳定同位素的最新分析表明:马鹿洞处于或接近茂密的接近于“封闭”的森林环境。动物群组合也显示马鹿洞附近有大型水体存在。现代湖泊大屯海和长桥海在当时要比现在大得多。马鹿洞可能记录了一个全新的在蒙自盆地古湖泊边缘,古老型人群与早期现代人相互作用的生业模式、持续控制用火、行二次葬礼仪实践的生态和行为情景。

    对云南蒙自马鹿洞人类股骨的最新研究显示,虽然其年代距今1万4千年左右,但其特征却与最古老的人类极其相似,且可能与早期现代人共存在同一区域。

云南发现马鹿洞人

分支系统学分析表明,马鹿洞人远在现代人出现之前的中更新世就已分出,东亚似乎被起源于100多万年前的代表一个独特进化分支幸存下来的古老型人群居住过,这对解释东亚地区更新世居民的多样性和演化,检验全球或区域性人类进化的假设具有重要意义。

  2016年7月26日,由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合作的,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蒙自市文物管理所、云南省师范大学等专家参与的题为“中国云南马鹿洞遗址的洞穴利用和古生态学”的研究论文在线发表于国际考古学权威刊物《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 Reports 8 (考古学杂志:报告8)》。

    为破解中国云南地区人类演化的谜团,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2013年底启动了“云南晚期智人及其文化多样性研究”课题,新的调查和研究已获得一些重要发现和成果,随着研究的深入和古DNA研究的开展,更多的谜团将被解开。

头骨与股骨主人竟不是一伙人?

由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承担、中国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参与研究的中国西南晚更新世全新世过渡时期古老型人类的发现项目,在世界考古上海论坛上获评为世界重大考古研究成果之一。该项目研究者24日在论坛上发表学术演讲说,马鹿洞和隆林人类化石上显示的罕见镶嵌特征在全球范围内独有,可能代表世界范围内从未出现过的至少一种新的古老型人群。

  研究者认为,200万年以来欧亚大陆就有人类存在,马鹿洞遗址不同人群共存是欧亚大陆多波人群迁移交流的结果。这一发现对解决人类起源的“多地区起源模式”和“走出非洲模式”这一广泛争议的国际热点问题提供了新的思考,不断刷新的我国古人类学发现和研究成果或许能用全新的视角解译东亚早期现代人起源模式。

    吉学平介绍,青藏高原隆升在东南缘形成的独特古气候和古环境可能为史前人类的多样性提供了一个避难所。“两百万年左右第一波到达欧亚大陆的元谋猿人、爪哇猿人,蓝田猿人和达玛尼西人等出现后,就开始了人群的迁移和融合,古人类在不同地区的进化速度不一样,因此,体质特征出现了差异。现代人出现后,古老型人群在南方一些环境受冰期影响较小的热带、亚热带地区得以幸存下来”。吉学平说,“新的发现肯定了马鹿洞遗址存在神秘的古老型人类种群。”

马鹿洞人起初叫蒙自人,因为最早于1989年在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蒙自市郊文澜镇一个采石场被发现。抢救性发掘最终起获一个较为完整的人类头盖骨化石、3片头盖骨化石碎片和人类下颌骨、牙齿化石,以及大量灰烬、烧红土、柴炭、烧骨炭、兽骨等各类化石。由于洞中发现大量大型鹿类化石,考古人员后来将遗址命名为马鹿洞,在此曾经生活的古人类被命名为马鹿洞人。

澳大利亚和中国考古学家合作开展的研究发现,中国西南地区直到晚更新世全新世过渡时期,仍然有多种古老型人群幸存下来,云南马鹿洞(距今14500—13500年)和广西隆林洞穴遗址发现的人类化石,在解剖学特征上与现代人明显不同。

图片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