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宋、元、明三代500年间创作和流传的优秀白话小说,三巧就把蒋兴哥的传家宝珍珠衫送给陈大郎

 文学常识     |      2020-03-12

    二、指腹为婚

名人语录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醒世恒言》 冯梦龙是通俗文学家,戏曲家。他搜集、编撰的《喻世明言》、《警世通言》和《醒世恒言》是我国白话短篇小说由口头艺术转折为案头文学的重要标志。 冯梦龙,字犹龙、耳犹,别号龙子犹、墨憨子,又号墨憨斋主人、绿天馆主人、姑苏词奴等。长洲人。他出身于士大 夫家庭,早年就因博学多才而令同辈佩服。他哥哥冯梦桂,擅长书画;他弟弟冯梦熊,是一位诗人,他们兄弟三人被并称为“吴下三冯”。 冯 梦龙为人旷达,治学不拘一格。他一生虽在仕途不得志,但在通俗文学领域取得了无与伦比的成就。他在小说方面编撰了《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 言》,增补了长篇小说《平妖传》,改写了《新列国志》,鉴定了《盘古至唐虞传》、《有夏志传》、《有商志传》等。他在民歌方面编撰了《挂 枝儿》、《山歌》两部民歌集,收集盛行于吴中的民间歌曲800余首。他在戏曲方面改编了《精忠旗》、《酒家佣》等。他还创作了《双雄记》、《万事足》等剧 本。其中,冯梦龙的“三言”影响最大,对话本小说的传播和创作都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三言”是三部白话短篇小说集,相继成书于明 代天启年间。每集收作品40篇,共120篇。凡是宋、元、明三代500年间创作和流传的优秀白话小说,几乎是“搜括殆尽”。“三言”中有部分作品是由冯梦 龙根据民间传说进行创作、修改或润饰的。“三言”是我国古代文学史上第一部白话短篇小说集,也是白话短篇小说由口头艺术转为案头文学的标志。 在“三言”中,有着许多优秀的作品,特别是反映青年男女婚姻、爱情生活的篇章。例如,《蒋兴哥重会珍珠衫》是写一对市民阶层的夫妻悲欢离合的故事。小商 人蒋兴哥和妻子王三巧恩爱美满,蒋兴哥外出经商,王三巧受人欺骗引诱后,与另一个商人发生暧昧关系。蒋兴哥归家后,因此而休妻,但仍未能割舍对王三巧的一 片深情,当他闻知王三巧改嫁后,还送去16箱衣物作陪嫁。而王三巧也是难忘旧情,在蒋兴哥吃了冤枉官司后,竭力相救。两人历经波折,终于破镜重圆。在这一 场离而复合的过程中,夫妻间的深情挚爱战胜了封建礼教对人性的压制和约束。又如,《杜十娘怒沉百宝箱》通过名妓杜十娘力求摆脱受人侮辱玩弄的卑微地位,追 求真诚爱情的幸福生活,最后因希望破灭不惜以死抗争的故事,展示了一个不甘屈辱、勇于追求美好生活的女性形象。此外,在“三言”中,《卖油郎独占花魁》、 《玉堂春落难逢夫》、《宋小官团圆破毡笠》、《金玉奴棒打薄情郎》、《吴保安弃家赎友》、《俞伯牙摔琴哭知音》等篇章都是影响较大的作品。“三言”中动人 的故事有不少被搬上舞台,久演不衰,都有很强的生命力。 由于“三言”的思想内容及艺术成就都比较高,所以问世后就使白话短篇小说在文学史上获得了牢固而重要的地位,更使通俗文学广为流传,增添了中国古代文学创作的活力。

一语未了,只听外面一阵脚步响,丫鬟进来笑道:“宝玉来了!”黛玉心中正疑惑着:“这个宝玉,不知是怎个惫懒人物,懵懂顽童?”——倒不见那蠢物也罢了。心中想着,忽见丫鬟话未报完,已进来了一位年轻的公子。

  此《醒世恒言》四十种所以继《明言》(指《喻世明言》、初名《古今小说》)《通言》(指《警世通言》)而刻也。“明”者,取其可以导愚也。“通”者,取其可以适俗也。“恒”则习之而不厌,传之而可久。三刻殊名,其义一耳。
  ——《醒世恒言序》

​吴大人白天审案子,晚上不由得跟妻子三巧吃饭时当闲话聊天,三巧知道了前夫出事了,就设法让吴大人搭救,最后把蒋兴哥救了,然后在后堂让三巧和蒋兴哥见面,见二人又哭抱在一起,还是旧情未了,让他夫妻重归于好,并把过去16箱子嫁妆重新给三巧,吴大人一直没有孩子,因为成人之美,所以妻妾给他连续生下三个儿子,吴大人家门兴旺。蒋兴哥不计较三巧过去做的不洁,让陈大郎的妻子为正,三巧作为偏房,三人一起幸福生活,白头到老。

    《情史》记载的这个故事说这时,王三巧“既觉其误,赧然而避”,一下子羞于见人。而到了古代白话短篇小说的明珠“三言”中,《蒋兴哥重会珍珠衫》的版本则描绘得更生动入微,“三巧儿见不是丈夫,羞得两颊通红,忙忙把窗儿拽转,跑在后楼,靠着床沿上坐地,兀自心头突突的跳一个不住。”这次意料之外的见面的结果是,“谁知陈大郎的一片精魂,早被妇人眼光儿摄上去了”。故事的后半部分并不将情节和趣味停留在私通上,而是表现了蒋兴哥对于妻子出轨的自责,王三巧对于丈夫的愧疚,以及他们捐弃前嫌破镜重圆。正如美国夏志清(T.Hsia,1921-2013)在《中国古典小说导论》(1968)评论的那样,这三个青年人“会爱并忠实于爱”,作者也对美丽的错误表示出难得的理解与宽容。

图片 1

  “三言”流传之广、影响之大堪称我国许多文学作品、电影和电视、戏曲的源泉,如感人的《白蛇传》源自《白娘子永镇雷峰塔》,幽默的《三笑》源自《唐解元一笑姻缘》等。特别是京剧和昆剧的很多传统节目均改编自“三言”,如《十五贯》源自《十五贯戏言成巧祸》,如《杜十娘》源自《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玉堂春》源自《玉堂春落难逢夫》,《棒打薄情郎》源自《金玉奴棒打薄情郎》等等。20世纪50年代,上海电影制片厂将《灌园叟晚逢仙女》搬上银幕。
  “三言”即《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由冯梦龙编选。“三言”代表了明代拟话本的成就,是中国古代白话短篇小说的宝库。这三部小说集相继辑成并刊刻于明代天启年间。“三言”各40篇,共120篇,约三分之一是宋元话本,三分之二是明代拟话本,里面也有冯梦龙本人的作品。
  冯梦龙(1574年—1646年),字犹龙,一字耳犹、子犹,别号有苏词奴、顾曲散人、墨戆斋主人、茂苑野史民等。明长洲人。才情跌宕,博览群书,尤通经史。他生活于明代末年,受市民阶层思想影响很大,善于诗文,才华横溢,和他的哥哥冯梦桂,弟弟冯梦熊并称“吴下三冯”。但是科举不得志,晚年才补为贡生,任过丹阳县训导和福建寿宁知县。在任期间,他为官清廉,勤于施政。清兵入关,参与抗清活动,后忧愤而死。
  冯梦龙终身致力于通俗文艺的改编、整理和创作。他是明朝继罗贯中、熊大木之后的著名通俗小说家。他曾鼓励书坊重价购刻《金瓶梅》,增补改编长篇小说《平妖传》、《新列国志》,还创作过戏曲《双雄记》、《万事足》,并改编过别人的多种剧本,合而称为《墨憨斋定本传奇》。此外,他还编辑刊印过民间歌谣集《童痴一弄》(《挂枝儿》)和《童痴二弄》(《山歌》),编纂《太平广记钞》、《古今谭概》、《智囊》、《情史》等。冯梦龙在文学史上最大的贡献则是编辑了“三言”。
  “三言”的很多作品,对封建社会政治制度的黑暗采取了大胆的揭露和批判的态度。《喻世明言》(《古今小说》)第40卷《沈小霞相会出师表》就是一篇有代表性的作品。这篇小说,以明代嘉靖年间发生的真实事件为基础,写了沈炼一家和严嵩父子斗争的动人故事。《明史·沈炼传》和江盈科所撰《沈小霞妾》,对此历史事件和人物都有记载。这篇小说通过这个历史故事歌颂了忠臣贤士的崇高品格,鞭挞了权奸佞臣的卑劣行径,从而反映了明代的社会现实。沈炼以诸葛亮为楷模,高风亮节,敢于与严嵩父子斗争到底,是一个忠臣的典型;闻淑女,作为一个地位低下的妾而勇于牺牲,机智勇敢,也是一个难得的贤者;贾石,本与此案无涉,但他明辨是非,为朋友两肋插刀,正气凛然,是一个令人敬佩的义士。作品正是通过这些人物形象而歌颂了正义。作品中对社会地位卑贱者的歌颂,尤为可贵。与此同时,从严世藩到杨顺、路楷、乃至张千、李万,又构成了专权骄横、趋炎附势者的形象系列,作品又通过这一系列人物而鞭挞了邪恶。这篇小说情节曲折,线索明晰、层次分明,充分体现着话本小说的特点。
  “三言”中描写爱情的作品,也取得了新的成就。《卖油郎独占花魁》(《醒世恒言》)和《杜十娘怒沉百宝箱》(《警世通言》)是两篇最有代表性的作品。两个故事中的女主角,都是名妓,但她们在经历了王孙公子的追欢取乐之后,都真诚地追求真实的爱情,并为此不惜牺牲一切。但是,由于两个故事中的两个男主人公,秦重和李甲的观念和性格不同,故事的结局也相异:一个是喜剧,一个是悲剧。秦重是地位低下的卖油郎,但他诚实善良,对美娘一往情深,因此赢得了花魁娘子的敬重与信任,结成美满姻缘。对此,作品是予以赞美的。李甲是富家子弟,他虽然对杜十娘也曾真诚爱恋,但他屈服于社会、家庭的礼教观念,再加上孙富的破坏,最后终于背叛了爱情,造成了杜十娘投江的悲剧。作品对杜十娘寄予极大的同情与赞美,对李甲、孙富给予无情的揭露。这两篇作品的结局不同,但其中所表现的爱情观念,都是应予充分肯定的。
  “三言”中还描写了商人的故事,表现了这一社会阶层的生活和观念,也反映了明代城市中手工业和商业的发展状况,如《施润泽滩阙遇友》(《醒世恒言》)、《沈小官一鸟害七命》(《喻世明言》)、《新桥市韩五卖春情》(《喻世明言》)、《蒋兴哥重会珍珠衫》(《喻世明言》)等篇。其中蒋兴哥的故事,相当深刻地表现了商人在爱情观念上与传统的贞操观念的巨大差异。蒋兴哥外出经商,新婚妻子王三巧虽然日夜盼望丈夫回来,但因陷于孤独寂寞之境,便与客商陈某发生了关系。当蒋兴哥知道后,尽管经过很多波折,而最后仍与王三巧生活在一起,传统的贞操观念,在这里是写得很淡漠的。
  “三言”作为话本和拟话本,在艺术上都明显地保留了话本的特点,如情节曲折,故事性强;语言口语化,朴实自然;塑造人物,主要是在情节发展中完成,而且善恶十分分明,性格特点十分突出,但它的篇幅加长了,主题思想更集中,人情世态的描绘更丰富,内心刻画上也更细腻。冯梦龙编辑“三言”,有明确的警世劝戒的目的。这一方面充分表明冯梦龙对通俗小说的社会作用有深刻的认识,当然另一方面也应指出,作为一个封建文人,他所要发挥的“警世”作用,还是以封建道德观念为基础的。因此,“三言”的很多篇章,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封建的世俗说教和低级趣味。但是,无论如何,作为中国古代白话短篇小说的宝库,“三言”的思想意义和艺术价值都是不可低估的。

作者:新希望

    当然,发生在平民人家的始于素不相识的男女关系,并非现代人的自由恋爱所标榜得那么轻易。未曾出嫁的闺女与未曾成家的男子见面恐怕近于天方夜谭。于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为宋以来礼教渐趋严明的中国式婚姻的主流。其中的例外,一是借助特殊情境和机缘巧合,可谓是千里姻缘一线牵,一是出自较为亲密的人伦关系,这叫做近水楼台先得月。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上学时候听语文老师念叨过冯梦龙的小说,一直没有机会看,第一次接触他的小说还是听百家讲坛里讲到的《蒋兴哥重会珍珠衫》,这是一篇古代的白话小说,收在冯梦龙的《喻世明言》中,个人觉得是一部很好看的小说,小说情节曲折,对人也很有教育意义。

    初民们的“恋爱频率”今日已经难以捕捉。就春秋时期的汉民族言之,后来固定在夏历三月初三的“上巳节”,起先的主要活动是人们结伴去水边以香熏草药沐浴(称为“祓禊”),此后又增加了祭祀宴饮、曲水流觞等内容。

天然一段风骚,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看其外貌最是极好,却难知其底细。

图片 2

    与之不同的,是宝黛爱情开始发芽的情景。黛玉眼中的年轻公子,除了一副雍容繁缛的装扮,便是贵族少年的特殊气质——“虽怒时而若笑,即瞋视而有情”。很快,她的反应是心下大吃一惊,“好生奇怪!倒像在那里见过的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

与卿初见,公子三幸。

故事情节设计的机缘偶合比较多,也是奉劝大家做什么事都不要做得太绝,为人处事讲究原则的基础上也要讲究情谊,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方便别人才能方便自己啊。

    都说心有灵犀、心灵感应,在宝玉这一方,细看黛玉形容得出的是与众各别的印象:“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露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01 人生若只如初见

这次出去就更不顺利了,遇上了官司,就跟一个贪财的老商户发生争执,老商户偷了蒋兴哥的一颗大珍珠,最后蒋兴哥伸手抢,老商户一躲,没站稳就仰面倒地,后脑勺着地,口吐白沫死了。两个儿子将蒋兴哥告到县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