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施就这样溺死于太湖之中了,五柳先生

 文学常识     |      2020-03-01

唐、王维《老将行》:路旁时卖故侯瓜,门前学种先生柳。

西施在越灭吴后的命运还有一种说法,说吴国灭亡以后,越王因为西施的美貌想要将她留在身边,但是范蠡坚决反对,他要越王吸取吴王教训,不能被美色诱惑。他设下计策,派人用越王的车把西施骗到太湖,又把她骗上船,到湖心的时候,趁西施不注意,狠心将西施从船上推下,西施就这样溺死于太湖之中了。

《吴越春秋》书影

诗词中“五柳先生”除经常借指高人逸士外,“五柳”也成为高人逸士隐居之地的代称。变体用“五柳”、“先生柳”。

这种说法较为风行,典籍中有记载。东汉人所写的《越绝书》中记述:“西施,亡吴后复归范蠡,同泛五湖而去。”文学戏剧作品大都这么描绘。说吴国灭亡的当天,范蠡做了两件事,一件是劝他的好朋友、一同共患难的文种,趁早离开勾践。再一件事就是,在姑苏台下花荫深处找到了萎顿不堪的旧日情人西施,仓皇逃到太湖,双双驾一叶扁舟,消失在烟波浩渺之中。苏东坡曾经写道:“五湖问道,扁舟归去,仍携西子。”在山东肥城陶山,据说有范蠡和西施墓。

电视台本对这篇铭文的解读也挺有意思:“不管是占卜师心领神会,还是夫差有意暗示,或者真是听天由命,反正问话的结果是:吉。于是夫差就满心欢喜地把这一上天的昭示记录在铭文的最后。如果我们抛弃在诸多笼罩在这一桩从一开始就潜伏着阴谋的爱情身上的政治因素,也许我们可以在这件跨越了两千五百年时光的青铜器上,看到一个男子对一个女子的一片痴情。”

这个典故出自晋陶潜《五柳先生》传:“先生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详其姓字。宅边有五柳树,因以为号焉。”“五柳先生”就成了高人逸士的代名词。

因为“沉江说”,典籍记载较早。离吴国灭亡不到百年,墨子在《墨子·亲士篇》中说:“比干之殪,其抗也;孟贲之杀,其勇也;西施之沉,其美也;吴起之裂,其事也。” 意思是这些人都是“死其所长”——因各自的所长招致相同的祸害。西施是因其美貌而被沉入江遇害的。他清楚地说“西施之沉,其美也”,明确地指出西施被沉江而死的。另一典籍《吴越春秋》也明确记载:“吴王亡后,越浮西施于江,令随鸱夷以终。” 这里的“鸱夷”,有人解释是指范蠡,根据是范蠡曾经“变名易姓,适齐为鸱夷子皮。”。笔者认为这里的“鸱夷”,解释为“牛皮”较为合理。意思是把西施用牛皮一裹,“浮于江”上了。范蠡改姓名为“鸱夷子皮”,是纪念朋友和对手伍子胥的怀念。伍子胥被夫差赐死后也是用鸱夷牛皮收敛的尸体。唐人司马贞的《史记索引》载:“鸱夷子皮,范蠡自谓也。盖以吴王杀子胥而盛鸱夷,今蠡自以有罪,故为号也。”

但是《越王勾践世家》的说法漏洞很大。第一是范蠡到齐国改名鸱夷子皮,《墨子》《韩非子》《淮南子》《说苑》都有记载鸱夷子皮这个人。公元前481年,齐国大夫田常杀死齐简公,独揽大权,他的重要帮手就是鸱夷子皮。而且鸱夷子皮这个人,还是孔子安插在齐国的。而吴国灭亡在公元前473年,范蠡如果在吴国灭亡后才去齐国,那么他就不可能是这个鸱夷子皮;孔子于公元前479年去世,范蠡也见不到孔子。

唐、李白《古风十五首》之十八:何如鸱夷子,散发弄扁舟。

也就是说,西施之魂已经回归故里,至于埋葬在什么地方,是葬的尸体,还是衣冠,则需要进一步考证。

范蠡其人,在《左传》和清华简《越公其事》中同样没有记载;最早同样是在《墨子》里出现,和文种同样作为勾践的近臣。之后在《韩非子》《吕氏春秋》也都有提到,但是都没有交代结局。到《国语》的《吴语》《越语下》也有出场,其中《越语下》提到范蠡在吴国灭亡后没有返回越国,而是给勾践留下信就泛舟五湖而去,不知所踪。《国语》一书是西汉后期刘向编纂,顾颉刚先生认为《吴语》《越语》取材于原本《吴语》和越事传说。

五湖,说法不一。一说,指胥湖、蠡湖、洮湖、  湖和太湖;又一说,指   湖、洮湖、射湖、贵湖和太湖。郦道元以长荡湖、射湖、菱湖、   湖、太湖为五湖。各湖都在太湖附近。“五湖客”指春秋时范蠡。《史记·越王勾践世家》:“范蠡事越王勾践,既苦身戮力,与勾践深谋二十余年,竞灭吴,报会稽之耻。……以为大名之下,难以久居,且勾践为人可与同患,难与处安,……乃装其轻宝珠玉,自与其私徒属乘舟浮海以行,终不反。”又,《国语·越语》载,范蠡“遂乘轻舟,以浮于五湖,莫知其所终极。”《吴越春秋·勾践伐吴外传》亦有相似记载。又,相传范蠡献美女西施于吴王,平吴之后,取西子乘扁舟泛五湖而去。

这种说法因较为符合君王好色、王后妒嫉的心理,比较流行。《东周列国志》上就是这种说法。

因为太史公在《史记·越王勾践世家》里,基本认可了《越语》的说法。稍有不同的是,《越语》说范蠡抛弃妻子轻舟五湖,而《越王勾践世家》却说范蠡带着私属流亡海上。可见,《越王勾践世家》应该另有所本。不过,根据《越王勾践世家》的说法,范蠡之后到齐国改名鸱夷子皮,又到宋国陶邑自号陶朱公。陶邑在中原枢纽位置,范蠡利用交通之变,做起了生意,结果很快就富可敌国,也因此被后世称为“商圣”。

图片 1
一、五柳先生陶潜

唐代罗隐写诗道:“家国兴亡自有时,吴人何苦怨西施。西施若解倾吴国,越国亡来又为谁。”从唐代人写的这首诗中,可以看出西施“被吴人沉江说”,有一定市场。

第二个是说范蠡到宋国改名陶朱公,贾谊《新书》曾提到陶朱公:“梁尝有疑狱,半以为当罪,半以为不当。梁王曰:陶朱之叟,以布衣而富侔国,是必有奇智。乃召朱公而问之。”魏惠王迁都大梁后,魏国又称梁国。战国史专家杨宽先生考证此年是公元前361年,而魏公称王更在此之后。所以梁王见陶朱公的时间不会早于前361年,距离吴国灭亡已经过了一百多年,这个陶朱公明显又不是范蠡了。

二、五湖客范蠡

民间有一种传说,吴国灭亡后,吴人把一腔怒火都发泄在西施身上,用锦缎将她层层裹住,沉在扬子江心。《东坡异物志》载:“扬子江有美人鱼,又称西施鱼,一日数易其色,肉细味美,妇人食之,可增媚态,据云系西施沉江后幻化而成。”

那么,最早记录西施的是哪里呢?其实在战国时代就有记载了。记录了西施的有《墨子》《管子》《庄子》《荀子》《韩非子》《战国策》《楚辞》等,都以西施作为美女的标志,或者以毛嫱、西施齐名。“西子捧心”“东施效颦”的典故,就是《庄子·天运》中最早记载的,不过她的邻居那时还不叫东施,而仅仅是“其里之丑人”,也就是住在西施乡里的邻居。这些史料同时也都没提到西施与吴越史事有关联。

古代诗人常引用这个典故表示功成名就之后,便急流勇退,遨游江湖,过自由自在的生活。这个典故的变体较多,如“五湖倦客”、“五湖扁舟”、“五湖归去”、“五湖烟水”等;上下文中有“范蠡”、“陶朱”、“鸱夷子”等(后二者为范蠡别名)以资识别。

笔者赞成“沉江说”。不管是吴人、勾践或王后沉的。

我们先从“第二历史”中的西施开始谈起。我们熟悉的说法是,西施出生在春秋时期越国,后来被越王勾践嫁给吴王夫差,之后吴国灭亡后又和范蠡隐居太湖。那么要了解西施的原始事迹,资料自然应该是越早越好。但很遗憾的是,记录春秋历史最详尽的史书《左传》里并无西施其人的记载;新出清华简《越公其事》说的是吴越史事,但同样没有提到西施其人;更晚的国别体史书《国语》,其中有《吴语》《越语上》《越语下》三篇,依然没有西施出现!

在吴越之争硝烟散尽之后,美女西施的结局,后世有各种各样的传说,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6种:

吴王夫差盉

笔者在《西施颂》采用的是“沉江说”,并设计了范蠡弃官亡走后,在江面上看到了牛皮裹着的西施尸体,派人送她回家乡安葬的情节。

阎振益 钟夏:《新书校注》

在一些话本和戏剧中演绎的情节是,西施助越国灭掉了吴国后,一方面感到欣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另一方面也感到内疚,觉得对不起吴王夫差,在一种异常矛盾的心理中,不能解脱,最后自缢于馆娃宫内。

李步嘉:《越绝书校释》

传说越国灭吴后,勾践欲将西施收进后宫。越后认为西施是“祸国之女”,担心西施祸害越国,就令手下将其裹进牛皮袋子中沉入江底了。

图片 2

还有一个反证:浙江沿海一带一道名菜“西施舌”,据说就是纪念西施沉江的,所谓美女加美食。

西施剧照

越王勾践曾说:“亡吴之功,西施当属也。”传说勾践认为吴国的灭亡源于夫差沉湎于西施的美色,为了避免西施的美色反过来殃及越国,他恩将仇报,赐西施沉江而死。这种说法和“被吴人沉江说”、“被范蠡沉湖说”是异曲同工,都把西施看成了“红颜祸水”。

李守奎:《〈越公其事〉与句践灭吴的历史事实及故事流传》

2011年7月20日在中央十台播出综艺片《回望勾吴》,则认为西施是真实存在的越国女子。证据是上海博物馆的一件青铜器“吴王夫差盉”,铭文是:“吴王夫差吴金铸女子之器,吉。”这个“女子”的称呼比较奇特,因为这种形式的青铜礼器,一般系父亲为女儿准备的嫁妆,或者是丈夫为妻子制造的礼物。其中女性都会以姓氏相称以表身份,而这位女性居然不称姓氏,那么似乎不是出身贵族,比较合理的解释就是夫差为西施铸造的温酒壶了。

《左传》说伍子胥被吴王夫差赐死,但上博简《鬼神之明》说伍子胥“鸱夷而死”,《战国策》也说“赐之鸱夷而浮之江”,《吴语》则称夫差将其尸体裹于鸱夷并流于江上。可见,伍子胥是被杀死沉于江的,但也可能是沉杀而死,总之尸体最后是流于江了。那么,范蠡的结局是否也是这样?“流”除了理解为流亡、流放,说是流杀也未尝不可。流杀的概念至晚在西汉初期就有,如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提到“船人渡人而流杀人”,即是沉杀的意思。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这个鸱夷确实是范蠡,然而范蠡和西施一样被越王沉杀。相对于西施,范蠡存在的可靠性似乎要高很多;然而同样是迷雾重重。

《越绝书》和《吴越春秋》,是东汉越地人写的两部野史,史料价值虽然不高,但其中保留不少越地传说。其中就提到,公元前485年,越王勾践被吴王夫差释放回国后,物色到苎萝山上的卖柴女西施和郑旦,将他们梳妆打扮、教导礼仪后送给夫差。在今本《越绝书》《吴越春秋》里,西施又没有其它记载了;然而柳暗花明又一村,后人辑录的佚文却提供了西施的下落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