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亦快哉"三十三则就出现在他对《澳门新蒲京娱乐游戏:西厢记》的评点之中,居然也让金圣叹

 文学常识     |      2020-02-06

其二十:存得三四癞疮於私处,时呼热汤关门澡之。不亦快哉!

明末清初的金圣叹,读《西厢记》里“拷艳”一节,激赏其中红娘的快人快语,一口气写下三十三条“不亦快哉”。读来竟没有一条和赚钱、晋升、艳遇、孩子考名校之类相关,但又全是些普通人触手可及的日常境遇。比方:冬夜饮酒,转复寒甚,推窗试看,雪大如手,已积三四寸矣,不亦快哉!

大家熟悉的文学家欧阳修,晚年到了滁州,原自号“醉翁”,后改为“六一居士”,许多人都不解,不知道“六一”?底是何意。他说:“吾家藏书一万卷,集录三代以来金石遗文一千卷,有琴一张,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壶。”这是五个“一”,然后他又说:“以吾一翁,老于此五物之间,是岂不为六一乎?”还有我这么一个老头,就老在这五样东西里,加在一起就是六个“一”,所以叫“六一居士”。这是一代文豪晚年所过的日子。他的富奢在于他的藏书,在于简单的琴、棋、酒,加在一起就是他会老于此中的今生,就是他所得意的暮年。之所以可以安闲终老于此,最关键之处就在于他有自得其乐的趣味。那么,假如我们没有这许多藏书与金石遗文,寻常百?生活里的趣味何在呢?在我看来,趣味是一种发现。大家也许读过金圣叹的三十三则“不亦快哉”,说的是那些让他大喜过望的事情。这都是些什么事呢?我们拣几项来说一说。“十年别友,抵暮忽至。开门一揖毕,不及问其船来陆来,并不及命其坐床坐榻,便自疾趋入内,卑辞叩内子:‘君岂有斗酒如东坡妇乎?’内子欣然拔金簪相付。计之可作三日供也。不亦快哉!”有一天,十年不见的老朋友在暮色时分突然造访,开门一作揖,来不及问好,主人就急急地跑到里屋,揪住自己的太太问,咱们家还有酒吗?你能赶紧给我准备?酒来吗?太太拔下头上的簪子说,你拿这个去换酒吧。主人一看这个金簪子,岂止够今天晚上一顿酒,甚至都能喝上三天,所以大喜过望,不亦快哉。他的不亦快哉并不豪奢,无非是突然有朋友来,自己的太太很贤惠,当了首饰换酒,这就足以让他欣喜万分。“空斋独坐,正思夜来床头鼠耗可恼,不知其戛戛者是损我何器,嗤嗤者是裂我何书。中心回惑,其理莫措,忽见一狻猫,注目摇尾,似有所睹。敛声屏息,少复待之,则疾趋如风,唧然一声。而此物竟去矣。不亦快哉!”一个人在书房里坐着,正在为夜里闹耗子烦恼,不知道它嘎嘎嘎咬了我?么家具,也不知道它嗤嗤嗤撕了我什么书。正在想时,见到一只大猫在那儿“注目摇尾”,好像看见了什么,突然“疾趋如风”,嗖的一下子冲过去,然后听到小小的“吱”一声,耗子就被叼走了。哎,如此简单的时刻,居然也让金圣叹“不亦快哉”!再看一则,“冬夜饮酒,转复寒甚,推窗试看,雪大如手,已积三四寸矣。不亦快哉!”冬天寒夜饮酒,冷得不得了,推开窗一看,原来是下大雪了,哎呀,心中不禁大喜。这是寒冬之快。“夏日于朱红盘中,自拔快刀,切绿沉西瓜。不亦快哉!”红漆盘子切绿西瓜,一刀下去,听着它嘎嘎裂开的声?,这是盛夏之快。还有什么“不亦快哉”的事呢?“推纸窗放蜂出去,不亦快哉!”屋里进了马蜂,推开窗放了出去,心情便高兴,多么单纯的快乐啊。“做县官,每日打鼓退堂时,不亦快哉!”下班了,难道不应抚掌称快?“看人风筝断,不亦快哉!”呦,看别人放风筝,放着放着,风筝线断了,也觉得高兴,有着顽童的恶作剧心理。“还债毕,不亦快哉!”终于将债还完了,自然是高兴。认真读一读金圣叹的三十三则“不亦快哉”,相信大家都会由衷感动的。贫寒岁月里一些不经意的瞬间,在许多人看来是愁苦不堪的时刻,他居然能拍案惊叹,不亦快哉,是人生的一大境界。什么是闲情逸致呢?闲情逸致其实很简单。每个人试着给自己布置一道功课,就在当下,选择一个悠闲的假期,数一数自己和家人有多少个“不亦快哉”。不一定是多大的事,也未必有什么意义和价值,只要那一刻,你真的像孩子一样欢呼了,大笑了,就是“不亦快哉”。

其十一:朝眠初觉,似闻家人叹息之声,言某人夜来已死。急呼而讯之,正是一城中第一绝有心计人。不亦快哉!

夏日于朱红盘中自拔快刀,切绿沉西瓜,不亦快哉!饭后无事,翻倒敝箧,则见新旧逋欠文契,不下数十百通,其人或存或亡,总之无有还理。背人取火,拉杂烧净,仰看高天,萧然无云,不亦快哉!还债毕,不亦快哉!还有些看似完全不相干的事情,亦能让金圣叹偷偷乐上一乐:子弟背诵书烂熟,如瓶中泻水,不亦快哉!推纸窗放蜂出去,不亦快哉!

其卅三:读虬髯客传,不亦快哉!

朝眠初觉,似闻家人叹息之声,言某人夜来已死。急呼而讯之,正是城中第一绝有心计人,不亦快哉!金才子的“不亦快哉”着实颠覆了古人“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的大事件幸福观,有点像我们今天的“小确幸”。即便中百万大奖样“大快人心”的事降临了,据心理学家分析研究,不过三个月,幸福感就会降低到日常水平。丰富心灵,细腻情感,淡泊名利,善于在一粥一饭一花一草的平常日子里寻找、感受、体味不时降临的快乐,才真正是走上了奔向幸福的康庄大道吧。

其十六:冬夜饮酒,转复寒甚,推窗试看,雪大如手,已积三四寸矣。不亦快哉!

其廿九:作县官,每日打鼓退堂时,不亦快哉!

其十三:重阴匝月,如醉如病,朝眠不起。忽闻众鸟毕作弄晴之声,急引手搴帷,推窗视之,日光晶荧,林木如洗。不亦快哉!

其十二:夏月早起,看人於松棚下,锯大竹作筩用。不亦快哉!

其三十:看人风筝断,不亦快哉!

其廿四:久客得归,望见郭门,两岸童妇,皆作故乡之声。不亦快哉!

其三:空斋独坐,正思夜来床头鼠耗可恼,不知其戛戛者是损我何器,嗤嗤者是裂我何书。中心回惑,其理莫措,忽见一狻猫,注目摇尾,似有所瞷。歛声屏息,少复待之,则疾趋如风,唧然一声。而此物竟去矣。不亦快哉!

其廿二:坐小船,遇利风,苦不得张帆,一快其心。忽逢艑舸,疾行如风。试伸挽钩,聊复挽之。不意挽之便著,因取缆缆向其尾,口中高吟老杜「青惜峰峦,共知橘柚」之句;极大笑乐。不亦快哉!

其廿五:佳磁既损,必无完理。反覆多看,徒乱人意。因宣付厨人作杂器充用,永不更令到眼。不亦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