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王国的创立者秦始皇,带着泥土的深邃、新鲜和纯粹的厚味

 文学常识     |      2020-01-29

    据司马迁描述:始皇陵地宫幽深,地下泉水叠了三层,有机关运转,水银灌输其间,以示江河湖海及帝国版图,穹顶绘饰天文星宿,真可谓天地人大全了。始皇在位36年,修墓36载,夫役70万,工程用土取自渭河北岸的仲山、峻峨山。当两山被夷为平地时,一座帝欲冢便凭空托起一座大山。有诗曰:暴君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坟墓,他要埋葬中华民族。

世纪60年代之前所有关于秦始皇陵的推测只能停留在文献记载与传闻的基础上。1974年3月29日,当下河大队西杨村生产队的几位农民一镢头惊醒了沉睡的兵马俑之时,它们立刻震惊了世界。这一惊人的发现,也撩起了秦陵神秘面纱的一角。

    瞧,他们睡得安详自信、无挂无碍、幽妙酣肆,口水润湿了泥土,是战士的睡。他们要为王睡上两千两百年。某一天,考古的锤声叮咚,一颗坚实的头颅,从尘封的光阴中托起。带着泥土的深邃、新鲜和纯粹的厚味,他醒了,带着两千多年前的神态重生。

陵园地上地下精心设计、安置的这一切不正是一个理想的地下王国吗?

    秦始皇陵坐西朝东,方圆约56平方公里,以冢心为中,分地宫、内城、外城,象征皇城和宫城。

秦始皇陵园以高大的封冢为中心,封冢外有两道回字形夯土城垣,外城垣四面各置一门。东门位于封土正中的东西轴线上,门阙规模最大。内城除北墙开两门外,其余三面各开一门。尤其内城南门的阙门遗址至今仍屹立于封冢之南,蔚为壮观。

    时光流逝,是对造物的瘦身。在剥落昔日的丰满处,便是风蚀过后的坚实,于是留下格外引人注目的历史残美。这残美总能打动我们发思古之幽情,历史的山风吹散了晚暮夕照下的斑驳凄迷,而露出带有沧桑的人性美,平淡而真实。

此后20余年来秦始皇陵园考古发现接连不断,陵园东侧发现了百余座马厩陪葬坑,17座陪葬墓。陵园西侧发现了31座珍禽异兽陪葬坑,一座曲尺形马厩陪葬坑和61座小型墓坑。10乘大型彩绘铜车马、木车马则位于地宫之西,原封土之下。近年来又在始皇陵北发现了一座较大的动物陪葬坑,在东内外城垣之间发现了铠甲坑、百戏俑坑……

    作者为学者伉俪,曾合著《文化的江山——重读中国史》。

坐落在骊山脚下的那座小山包就是秦始皇的坟墓,山包下便是那幽深而神秘的地宫。封土北侧有寝殿礼仪建筑群、饲官建筑群,封土外有两道长10千米的内外城垣,封土周围及东、西、南、北侧分布着数百座地下陪葬坑,秦始皇陵园封土、地宫、内外城垣形制及其礼仪建筑和布局都不同于先秦任何一座国君陵园。这座帝陵陵寝规模恢宏、设计奇特。陵园工程之大、用工人数之多、持续时间之久都是前所未有的。

    一名战士叫“黑夫”,另一名叫“惊”。他们在木片的两面都有墨书,350余字。告诉家人他们从军在淮阳一带的情况,又说离家时正值冬季,没有带夏衣。现在淮阳天热了,急需凉服。如果安陆丝布便宜,就做成衣服,托人带到淮阳来,若价贵,就托人带钱来,他们就在淮阳买。信末还问候乡亲邻里,并提及秦国在兼并战争中的士兵军需问题。安陆原属楚地,秦国大将白起攻破楚郢都后,才落入秦手。

几千年过去了,秦陵那座高大如山的封冢仍然屹立于骊山脚下,当年那长达10千米的内外夯土城垣早已残缺不全。现在能看到的只有内城西墙残存的一段城墙。那一座座宏伟的地面建筑早在两千多年前就遭到项羽的焚烧,在残存的废墟上,考古工作者发现了陵寝建筑群遗址,规模宏大,集中分布于封土北侧、内城西半部。在封土西北的内外城垣之间还发现一处地面建筑群。据清理的三组房屋建筑基址来看似为饲官建筑。饲官建筑遗址的南北两侧还有几组尚未发掘的地面建筑,其规模也相当可观。

    战士家书

纵观陵园工程,前后可分为三个施工阶段。自秦王即位开始到统一全国的26年为陵园工程的初期阶段。这一阶段先后展开了陵园工程的设计和主体工程的施工。初步奠定了陵园的规模和基本格局。从统一全国到秦始皇三十五年,这9年当为陵园工程的大规模修建时期。《史记》记载:“及并天下,天下徒送诣七十余万。”经过数10万人9年多大规模的修建,基本完成了陵园主体工程。自秦始皇三十五年到秦二世二年冬,历时3年多是工程的最后阶段。这一阶段主要从事陵园的收尾工程与覆土工作。尽管陵墓工程历时三十七八年之久,整个工程最后仍然没有竣工。当年爆发了一次波澜壮阔的农民大起义。起义军领袖陈胜、吴广的部下周文率兵打到了距陵园不足数千米的戏水附近(今临潼县新丰镇附近)。面临大军压境、威逼咸阳之势,秦二世这位未经风雨考验的新皇帝惊惶失措,情急之下召来群臣商讨对策,他一副丧魂落魄的样子,向群臣发出了“为之奈何”的哀求。一阵沉寂之后,少府令章邯建议:“盗已至,众疆,今发兵近县不及矣,骊山徒多,请赦之,授兵以击之。”惊魂未定的二世皇帝当即迎合,拍板决定由章邯直接率领修陵大军回击周文起义军。至此尚未完全竣工的陵园工程不得不中止。

    我为什么雕琢曾经嗜杀成性而又庄严崇高的士兵?反正我也要和他们一样睡去,活着我走不出这座专制帝王的墓穴。士兵们是什么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自己、我的父兄、儿子、妻子、女儿和亲戚朋友们,就雕琢他们吧,他们才是历史的永恒。

当年无论是打井的农民还是参与勘探试掘的考古人员谁也想不到兵马俑坑会有那么大的规模。当一号俑坑全面勘探试掘不久,又在一号坑北侧20米处发现二号兵马俑坑、三号兵马俑坑和一座甲字形大墓。单就兵马俑陪葬坑而言,它占地达20,000多平方米,有真人真马相仿的陶俑马8,000余件,青铜兵器数十万件。这件规模宏大的陪葬坑不仅在中国,甚至在世界陵寝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

    自由军团

秦陵工程设计者不仅精心选择了一处风水宝地,对陵园总体布局的设计更是颇具匠心。

    专制集权的行事作风,具有劳动力密集低成本低的特征。它最擅长的拿手好戏,就是不需要繁复的理性程序便能调动全天下的人力达到一己之目的。修水利,筑长城,造坟墓,统一六国,一切出发点都与君主的个人利益以及被绑架的“国家利益”挂钩,而不用考虑对某一个个体生命是否有意义。西方人因无法体验专制集权对人民的动员力以及由高压而产生的高效,所以,对矗立在眼前的一个接着一个接踵而来的无休止的巨大工程惊叹不已,甚至会感到不可思议,以致于产生埃及金字塔是外星人建造的联想。

收 藏

    他们沉睡在历史深处,站着睡、歪着睡,身首异处地睡。梦里黄昏的厮杀,黎明的号角,都不重要了。因为他们的王,永远睡在这里了。尽管他们还很年轻,但也必须睡在这里。

第一位记录秦始皇陵的是史学大师司马迁。他在《史记·秦始皇本纪》中留下160个字的记录。《史记》记载始皇陵“坟高五十余丈。”以当时的尺值折算其高度在115米左右。1961年当地文管本测量的高度为43米。笔者1982年在8383部队工程兵战士的协助下,对陵墓封土再次进行了测量,测得结果是坟高55.05米。后来航空测量的海拔高度也与之相近。可见两千余年来的水土流失,封土高度比原来下降了二分之一多。封土底边为长方形。南北长515米,东西宽485米,占地面积近25万平方米。

    这是一双充满信念的手,才能雕琢出来的表情。自由在雕匠的指尖上蔓延,希望则旋转在雕匠诙谐的眼球里。这是我们从兵马俑的表情上读出来的。它让我们想起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那些被判终身监禁的罪犯 ,在监狱的围墙里“被体制化”,在自由的幻灭中打发时光或者死去。而秦始皇这位年轻的专制帝王还没有来得及将人民的思想行动体制化就匆匆死去了,于是雕匠们就像电影里的那位主人公,身处绝地也绝不放弃自由的希望。

千百年来围绕着秦陵地宫引发了许多神奇的传说故事。《三辅故事》记载,楚霸王项羽入关,曾以30万人盗掘秦陵。在挖掘过程中,突然一只金雁从墓中飞出,这只神奇的飞雁一直朝南飞去。斗转星移过了几百年,三国时期,宝鼎元年,有人送只金雁给名曰张善的官吏,他立即从金雁上的文字判断此物出自始皇陵……这类神奇的传说更是给秦始皇陵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