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御花园牡丹二千余株,兄长请自尊便

 文学常识     |      2020-04-29

  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世人尽哓——黄帝大战蚩尤发明指南针、东汉蔡伦发明造纸、隋唐炼丹家发明火药和北宋毕升发明活字印刷。然而,中国古典文学中的“三大发明”,即使熟读古籍者,也多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毕竟,这一归结不入经典;也不载于我们的任何教科书。她纯熟是人们茶余饭后突发奇想的拍案惊奇。可正是这“突发奇想”,妙联出我们中华民族千百年来思维闪烁的民间文化和约定俗成的生活沿袭;这山寨般的“三大发明”,你慢慢品嚼,耐人寻味。那份豁然开朗之感叹,还真称得上为“拍案惊奇”——

《水浒传》中的孙二娘,是母夜叉,"眉横杀气,眼露凶光",人称"梁山妖艳第一",在孟州道十字坡与张青开酒店卖人肉包子,用武松的话说,是"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拿走去填河",标准属于"吃人不吐骨头"类型,是个敢爱敢恨,风骚大胆的野蛮女友的典范。

图片 1

话说当时施恩向前说道:“兄长请坐。待小弟备细告诉衷曲之事。”武松道:“小管营不要文文诌诌,只拣紧要的话直说来。”施恩道:“小弟自幼从江湖上师父学得些小枪棒在身,孟州一境起小弟一个诨名,叫做金眼彪。小弟此间东门外有一座市井,地名唤做快活林,但是山东、河北客商都来那里做买卖,有百十处大客店,三二十处睹坊、兑坊。往常时,小弟一者倚仗随身本事,二者捉着营里有八九十个弃命囚徒,去那里开着一个酒肉店,都分与众店家和赌钱兑坊里。但有过路妓女之人,到那里来时,先要来参见小弟,然后许他去趁食。那许多去处每朝每日都有闲钱,月终也有三二百两银子寻觅。如此赚钱。近来被这本营内张团练,新从东潞州来,带一个人到此。那厮姓蒋,名忠,有九尺来长身材;因此,江湖上起他一个诨名,叫做蒋门神。那厮不特长大,原来有一身好本事,使得好枪棒;拽拳飞脚,相扑为最。自夸大言道:‘三年上泰岳争交,不曾有对;普天之下没我一般的了!’因此来夺小弟的道路。小弟不肯让他,吃那厮一顿拳脚打了,两个月起不得床。前日兄长来时,兀自包着头,兜着手,直到如今,疮痕未消。本待要起人去和他厮打,他却有张团练那一班儿正军,若是闹将起来,和营中先自折理。有这一点无穷之恨不能报得,久闻兄长是个大丈夫,怎地得兄长与小弟出得这口无穷之怨气,死而瞑目;只恐兄长远路辛苦,气未完,力未足,因此教养息半年三月,等贵体气完力足方请商议。不期村仆脱口先言说了,小弟当以实告。”
  武松听罢,呵呵大笑;便问道:“那蒋门神还是几颗头,几条臂膊?”施恩道:“也只是一颗头,两条臂膊,如何有多!”武松笑道:“我只道他三头六臂,有哪吒的本事,我便怕他!原来只是一颗头,两条臂膊!既然没哪吒的模样,却如何怕他?”施恩道:“只是小弟力薄艺疏,便敌他不过。”武松道:“我却不是说嘴,凭着我胸中本事,平生只是打天下硬汉、不明道德的人!既是恁地说了,如今却在这里做甚麽?有酒时,拿了去路上吃。我如今便和你去。看我把这厮和大虫一般结果他!拳头重时打死了,我自偿命!”施恩道:“兄长少坐。待家尊出来相见了,当行即行,未敢造次。等明日先使人去那里探听一遭,若是本人在家时,后日便去;若是那厮不在家时,却再理会。空自去‘打草惊蛇’,倒吃他做了手脚,却是不好。”武松焦躁道:“小管营!你可知着他打了?原来不是男子汉做事!去便去!等甚麽今日明日!要去便走,怕他准备!”
  正在那里劝不住,只见屏风背后转出老管营来叫道:“义士,老汉听你多时也。今日幸得相见义士一面,愚男如拨云见日一般。且请到后堂少叙片时。”
  武松跟了到里面。老管营道:“义士,且请坐。”武松道:“小人是个囚徒,如何敢对相公坐地。”老管营道:“义士休如此说;愚男万幸,得遇足下,何故谦让?”
  武松听罢,唱个无礼喏,相对便坐了。施恩却立在面前。武松道:“小管营如何却立地?”施恩道:“家尊在上相陪,兄长请自尊便。”武松道:“恁地时,小人却不自在。”老管营道:“既是义士如此,这里又无外人。”便叫施恩也坐了。
  仆从搬出酒淆果品盘馔之类。老管营亲自与武松把盏,说道:“义士如此英雄,谁不钦敬。愚男原在快活林中做些买卖,非为贪财好利,实是壮观孟州,增添豪侠气象;不期今被蒋门神倚势豪强,公然夺了这个去处!非义士英雄,不能报仇雪恨。义士不弃愚男,满饮此杯,受愚男四拜,拜为兄长,以表恭敬之心。”武松答道:“小人有何才学,如何敢受小管营之礼。枉自折了武松的草料!”
  当下饮过酒,施恩纳头便拜了四拜。武松连忙答礼,结为兄弟。当日武松欢喜饮酒。吃得大醉了,便叫人扶去房中安歇,不在话下。
  次日,施恩父子商议道:“都头昨夜痛醉,必然中酒,今日如何敢叫他去;且推道使人探听来,其人不在家里,延挨一日,却再理会。”
  当日施恩来见武松,说道:“今日且未可去;小弟已使人探知这厮不在家里。明日饭后却请兄长去。”武松道:“明日去时不打紧,今日又气我一日!”
  早饭罢,吃了茶,施恩与武松去营前闲走了一遭;回来到客房里,说些枪法,较量些拳棒。看看晌午,邀武松到家里,只具着数杯酒相待,下饭按酒,不记其数。
  武松正要吃酒,见他把按酒添来相劝,心中不在意;吃了晌午饭,起身别了,回到客房里坐地。只见那两个仆人又来服侍武松洗浴。武松问道:“你家小管营今日如何只将肉食出来请我,却不多将些酒出来与我吃?是甚意故?”仆人答道:“不敢瞒都头说,今早老管营和小管营议论,今日本是要央都头去,怕都头夜来酒多,恐今日中酒,怕误了正事,因此不敢将酒出来。明日正要央都头去干正事。”武松道:“恁地时,道我醉了,误了你大事?”仆人道:“正是这般计较。”
  当夜武松巴不得天明。早起来洗漱罢,头上裹了一顶万字头巾;身上穿了一领土色布衫,腰里系条红绢搭膊;下面腿絣护膝八搭麻鞋;讨了一个小膏药贴了脸上“金印”。施恩早来请去家里吃早饭。
  武松吃了茶饭罢,施恩便道:“后槽有马,备来骑去。”武松道:“我又不脚小,骑那马怎地?只要依我一件事。”施恩道:“哥哥但说不妨,小弟如何敢道不依。”武松道:“我和你出得城去,只要还我‘无三不过望’。”施恩道:“兄长,如何‘无三不过望’?小弟不省其意。”武松笑道:“我说与你,你要打蒋门神时,出得城去,但遇着一个酒店便请我吃三碗酒,若无三碗时便不过望子去,这个唤做‘无三不过望’。”
  施恩听了,想道:“这快活林离东门去有十四五里田地,算来卖酒的人家也有十二三家,若要每店吃三碗时,恰好有三十五六碗酒,才到得那里。——恐哥哥醉了,如何使得?”武松大笑,道:“你怕我醉了没本事?我却是没酒没本事!带一分酒便有一分本事!五分酒五分本事!我若吃了十分酒,这气力不知从何而来!若不是酒醉后了胆大,景阳冈上如何打得这只大虫?那时节,我须烂醉了好下手,又有力,又有势!”施恩道:“却不知哥哥是恁地。家下有的是好酒,只恐哥哥醉了失事,因此,夜来不敢将酒出来请哥哥深饮。既是哥哥酒后愈有本事时,恁地先教两个仆人自将了家里好酒,果品淆馔,去前路等候,却和哥哥慢慢地饮将去。”武松道:“恁麽却才中我意;去打蒋门神,教我也有些胆量。没酒时,如何使得手段出来!还你今朝打倒那厮,教众人大笑一场!”
  施恩当时打点了,教两个仆人先挑食箩酒担,拿了些铜钱去了。老管营又暗暗地选拣了一二十条壮健大汉慢慢的随后来接应,都分付下了。
  且说施恩和武松两个离了平安寨,出得孟州东门外来,行过得三五百步,只见官道傍边,早望见一座酒肆望子挑出在檐前,那两个挑食担的仆人已先在那里等候。施恩邀武松到里面坐下,仆人已先安下淆馔,将酒来筛。武松道:“不要小盏儿吃。大碗筛来。只斟三碗。”
  仆人排下大碗,将酒便斟。武松也不谦让,连吃了三碗便起身。仆人慌忙收拾了器皿,奔前去了。武松笑道:“却才去肚里发一发!我们去休!”
  两个便离了这座酒肆,出得店来。此时正是七月间天气,炎暑未消,金风乍起。两个解开衣襟,又行不得一里多路,来到一处,不村不郭,却早又望见一个酒旗儿,高挑出在树林里。来到林木丛中看时,却是一座卖村醪小酒店,施恩立住了脚,问道:“此间是个村醪酒店,也算一望麽?”武松道:“是酒望。须饮三碗。若是无三,不过去便了。”
  两个入来坐下,仆人排了酒碗果品,武松连吃了三碗,便起身走。仆人急急收了家火什物,赶前去了。两个出得店门来,又行不到一二里,路上又见个酒店。武松入来,又吃了三碗便走。
  话休絮烦。武松、施恩两个一处走着,但遇酒店便入去吃三碗。约莫也吃过十来处酒肆,施恩看武松时,不十分醉。
  武松问施恩道:“此去快活林还有多少路?”施恩道:“没多了,只在前面。远远地望见那个林子便是。”武松道:“既是到了,你且在别处等我,我自去寻他。”施恩道:“这话最好。小弟自有安身去处。望兄长在意,切不可轻敌。”武松道:“这个却不妨,你只要叫仆人送我,前面再有酒店时,我还要吃。”施恩叫仆人仍旧送武松,施恩自去了。
  武松又行不到三四里路,再吃过十来碗酒。此时已有午牌时分,天色正热,却有些微风。武松酒却涌上来,把布衫摊开;虽然带着五七分酒,却装做十分醉的,前颠后偃,东倒西歪,来到林子前,仆人用手指道:“只前头丁字路口便是蒋门神酒店。”武松道:“既是到了,你自去躲得远着。等我打倒了,你们却来。”
  武松抢过林子背后,见一个金刚来大汉,披着一领白布衫,撒开一把交椅,拿着蝇拂子,坐在绿槐树下乘凉。武松假醉佯颠,斜着眼看了一看,心中自忖道:“这个大汉一定是蒋门神了。”直抢过去。又行不到三五十步,早见丁字路口一个大酒店,檐前立着望竿,上面挂着一个酒望子,写着四个大字,道:“河阳风月”。转过来看时,门前一带绿油栏杆,插着两把销金旗;每把上五个金字,写道:“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一壁厢肉案、砧头、操刀的家生;一壁厢蒸作馒头烧柴的厨灶;去里面一字儿摆着三只大酒缸,半截埋在地里,缸里面各有大半缸酒;正中间装列着柜身子;里面坐着一个年纪小的妇人,正是蒋门神初来孟州新娶的妾,原是西瓦子里唱说诸般宫调的顶老。
  武松看了,瞅着醉眼,迳奔入酒店里来,便去柜身相对一付座头上坐了;把双手按着桌子上,不转眼看那妇人。那妇人瞧见,回转头看了别处。武松看那店里时,也有五七个当撑的酒保。武松却敲着桌子,叫道:“卖酒的主人家在那里?”一个当头酒保来看着武松道:“客人,要打多少酒?”武松道:“打两角酒。先把些来尝看。”那酒保去柜上叫那妇人舀两角酒下来,倾放桶里,烫一碗过来,道:“客人,尝酒。”
  武松拿起来闻一闻,摇着头道:“不好!不好!换将来!”酒保见他醉了,将来柜上,道:“娘子,胡乱换些与他。”那妇人接来,倾了那酒,又舀些上等酒下来。酒保将去,又烫一碗过来。武松提起来咂一咂,道:“这酒也不好!快换来便饶你!”酒保忍气吞声,拿了酒去柜边,道:“娘子,胡乱再换些好的与他,休和他一般见识。这客人醉了,只要寻闹相似,便换些上好的与他罢。”那妇人又舀了一等上色的好酒来与酒保。酒保把桶儿放在面前,又烫一碗过来。
  武松吃了道:“这酒略有些意思。”问道:“过卖,你那主人家姓甚麽?”酒保答道:“姓蒋。”武松道:“却如何不姓李?”那妇人听了道:“这厮那里吃醉了,来这里讨野火麽!”酒保道:“眼见得是个外乡蛮子,不省得了,在那里放屁!”武松问道:“你说甚麽?”酒保道:“我们自说话,客人,你休管,自吃酒。”武松道:“过卖:叫你柜上那妇人下来相伴我吃酒。”酒保喝道:“休胡说!这是主人家娘子!”武松道:“便是主人家娘子,待怎地?相伴我吃酒也不打紧!”那妇人大怒,便骂道:“杀才!该死的贼!”推开柜身子,却待奔出来。
  武松早把土色布衫脱下,上半截揣在怀里,便把那桶酒只一泼,泼在地上,抢入柜身子里,却好接着那妇人;武松手硬,那里挣扎得,被武松一手接住腰胯,一手把冠儿捏作粉碎,揪住云髻,隔柜身子提将出来望浑酒缸里只一丢。听得扑嗵的一声响,可怜这妇人正被直丢在大酒缸里。
  武松托地从柜身前踏将出来。有几个当撑的酒保,手脚活些个的,都抢来奔武松。武松手到,轻轻地只一提,提一个过来,两手揪住,也望大酒缸里只一丢,摏在里面;又一个酒保奔来,提着头只一掠,也丢在酒缸里;再有两个来的酒保,一拳,一脚,都被武松打倒了。先头三个人在三只酒缸里那里挣扎得起;后面两个人在酒地上爬不动。这几个火家捣子打得屁滚尿流,乖的走了一个。武松道:“那厮必然去报蒋门神来。我就接将去。大路上打倒他好看,教众人笑一笑。”
  武松大踏步赶将出来。那个捣子迳奔去报了蒋门神。蒋门神见说,吃了一惊,踢翻了交椅,丢去蝇拂子,便钻将来。武松却好迎着,正在大阔路上撞见。蒋门神虽然长大,近因酒色所迷,淘虚了身子,先自吃了那一惊;奔将来,那步不曾停住;怎地及得武松虎一般似健的人,又有心来算他!蒋门神见了武松,心里先欺他醉,只顾赶将入来。
  说时迟,那时快;武松先把两个拳头去蒋门神脸上虚影一影,忽地转身便走。蒋门神大怒,抢将来,被武松一飞脚踢起,踢中蒋门神小腹上,双手按了,便蹲下去。武松一踅,踅将过来,那只右脚早踢起,直飞在蒋门神额角上,踢着正中,望后便倒。武松追入一步,踏住胸脯,提起这醋钵儿大小拳头,望蒋门神头上便打。原来说过的打蒋门神扑手,先把拳头虚影一影便转身,却先飞起左脚;踢中了便转过身来,再飞起右脚;这一扑有名,唤做“玉环步,鸳鸯脚”。——这是武松平生的真才实学,非同小可!打得蒋门神在地下叫饶。
  武松喝道:“若要我饶你性命,只要依我三件事!”蒋门神在地下,叫道:“好汉饶我!休说三件,便是三百件,我也依得!”武松指定蒋门神,说出那三件事来,有分教:改头换面来寻主,剪发齐眉去杀人。毕竟武松说出那三件事来,且听下回分解。

  先为孔明发明了馒头。见《三国演义》第九十一回《祭泸水汉相班师,伐中原武侯上表》,说的是孔明七擒收服孟获,正欲班师回朝。前军至泸水,时值九月秋天,忽然阴云布合,狂风骤起,兵不能渡。孔明遂问孟获,获曰:“此水原有猖神作祸,往来者必须祭之。”孔明曰:“用何物祭享?”获曰:“用七七四十九颗人头并黑牛白羊祭之,自然风恬浪静。”孔明曰:“吾今事已平定,安可妄杀一人?”遂自到泸水岸边观看。果见阴风大起,波涛汹涌,人马皆惊,瘴烟之内,无人敢渡。孔明曰:“此乃我之罪愆也。前者马岱引蜀兵千余死于水中;更兼杀南人尽弃此处。狂魂怨鬼,以致如此。吾当亲自往祭。”但孔明又义正言辞曰:“本为人死而成怨鬼,岂可又杀生人耶?”遂唤行厨宰杀牛马,和面为剂,塑成人头,内以牛羊等肉代之为祭,名曰馒头。

武松杀了西门庆之后被发配孟州路经十字坡,就险些遭到孙二娘毒手。幸好武松心细机警,武艺过人,才能看破孙二娘卖人肉包子的计谋,才能保住性命。

孙二娘为何能真心对待武松 孙二娘为何是母夜叉 2015-07-06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原来馒头是如此由来,卧龙先生功德非浅。当初的馒头是夹牛羊肉的,难怪今天我国西北一带,还盛羊肉夹馍;经郑和或马可波罗等将此知识产权辗转向西,这才有了今天我们还以为是舶来的三文治、汉堡包……

图片 2

孙二娘是施耐庵所作《水浒传》中的人物,菜园子张青的妻子,外号母夜叉。在孟州道十字坡与张青开酒店卖人肉。武松被发配到孟州路过十字坡,险遭孙二娘的毒手。武松假装喝醉酒捉住了孙二娘,张青求饶,武松遂与张青、孙二娘夫妇相识,武松后来二龙山头领率孙二娘夫妇等同归梁山,担任梁山驻西山酒店迎宾使兼消息头领,迎来送往,打探消息,是梁山第一百零三条好汉,随宋江征讨方腊时,孙二娘被杜微飞刀打中,阵亡。死后追封旌德郡君。是梁山泊上仅有的三女将之一。

  二是武则天发明了丹皮。见《镜花缘》第五回《俏宫娥戏夸金盏草,武太后怒贬牡丹花》,话说武则天登基后龙颜大悦,与太平公主、上官婉儿等御花园赏雪观花。无奈四处一望,各样花木,除腊梅、水仙、天竺之外,尽是一派枯枝。不觉面红过耳,众目之下,羞愧难当。太监来奏:“大约众花仙还不晓得万岁要来赏花,所以未及伺候。倘万岁亲自下旨,明日自然都开花了。”武后听罢,分付备上金笺笔砚,写了四句:明朝游上苑,火速报春知: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催。写罢,命即在御花园张挂,下御旨命天下百花齐放。无奈天上那司花仙子时正与麻姑对弈犹酣,百花遍找不到她又不敢有违人间皇帝的金口,翌日只好一一开花。唯牡丹恪守规章制度,未收到司花仙子的指令不敢擅自开花。

只是,武松为何能和孙二娘成为拜把兄弟?孙二娘也十分牵挂武松的安危,当武松被发配孟州,为了帮助施恩抢回快活林酒店,醉打蒋门神,却被张都监和张团练诱骗并利用,被陷害再次被发配。

《水浒传》中的孙二娘,是母夜叉,“眉横杀气,眼露凶光”,人称“梁山妖艳第一”,在孟州道十字坡与张青开酒店卖人肉包子,用武松的话说,是“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拿走去填河”,标准属于“吃人不吐骨头”类型,是个敢爱敢恨,风骚大胆的野蛮女友的典范。武松杀了西门庆之后被发配孟州路经十字坡,就险些遭到孙二娘毒手。幸好武松心细机警,武艺过人,才能看破孙二娘卖人肉包子的计谋,才能保住性命。

  第二天群花大放,武则天欣喜万分。只见满园姹紫嫣红,锦绣乾坤。但她细细看去,众花惟牡丹尚未开放。不禁大怒:“今日群芳大放,彼独无花。负恩昧良,莫此为甚!”即命太监将各处牡丹逐根掘起,多架柴炭立时烧毁。可怜御花园牡丹二千余株,转眼间已用炭火炙了一半。此时只觉四处焦香扑鼻。太平公主笑道:“今日不独赏花,还炮制药料哩。”上官婉儿忙请教是何药料?太平公主言:“好好牡丹,不去浇灌,却用火炙,岂非六味丸用的炙丹皮么!”

武松神勇过人,以一人的力量对抗官府,在被迫害的途中奋起杀死企图杀武松的若干人,最后还血染鸳鸯楼,把与蒋门神相关人等全部杀死。最后再次逃奔到十字坡,是孙二娘救了武松,并把武松打扮成头陀摸样,武松也就成为行者武松,经孙二娘介绍上了二龙山落草。

和武松一样,孙二娘也有着凄惨的人生遭遇,也是很讲义气的英雄。武松的凄惨人生遭遇很多人都知道,武松好不容易打死猛虎做了阳谷县都头,找到养育了他的哥哥武大郎,哥哥却被西门庆为了勾搭潘金莲而毒杀无辜的死去。武松愤怒之下怒杀潘金莲和西门庆,被发配孟州之后为帮助施恩抢回快活林酒店而得罪了蒋门神,被蒋门神的同僚张团练收买并诬陷,被逼得血染鸳鸯楼。武松真的一再受害,其人生真的很凄凉。

  原来中药清热凉血、活血化淤的丹皮,竟是武则天这般创举发明的。

这样看来,孙二娘真的是武松最贴心的人,是能与武松患难与共的梁山好汉。那么,为何孙二娘对武松如此关心细致?孙二娘又为何能真心对待武松当?比亲兄弟还要亲。这其中的原因,除了身世遭遇之外,更主要的是有一种深厚的义气。

当然,孙二娘的身世也很凄凉。孙二娘的父亲老孙头,在孟州十字坡客栈以包子鲜美闻名江湖。老孙头与“头陀”斗狠,导致孙二娘的母亲被杀死。为了报仇雪恨,孙二娘与父亲在十字坡客栈苦等仇人出现,变得十分凶狠。当北宋朝廷为出兵水泊梁山,派出密探窃得梁山地形图。梁山也派出“石犊子”意在夺回梁山地形图。就在“石犊子”抵达十字坡,准备劫杀密探时,孟州捕快吕怀成出现了。而吕怀成就是杀死孙二娘母亲的仇人“头陀”,这个时候为霸占十字坡客栈又杀死了孙二娘的父亲。仇上加仇,恨上加恨,孙二娘与张青联手杀死吕怀成。

  三是肉冰烧酒。见《武松演义》第十四回《蒋门神避祸走拳馆,马玉珍受创落酒缸》,说那武松邂逅施恩,知道这位义弟在十字坡所开酒店被蒋门神所夺;施恩去凭理追讨又被蒋门神连手都打断了。义薄云天的义兄武松当然要为义弟出这口冤气。于是,武松乘醉去找蒋门神报仇。不料当日酒店只蒋门神的肥胖小妾马玉珍和一众伙计在,他们围殴武松正是“老虎头上搔痒”——被一一打得呼爹喊娘;那马玉珍想撒野更被武松双手托起扔进了酒店厨房内的大酒缸。之后就是读者尽哓的武松大闹飞云浦、鸳鸯楼手刃蒋门神和张都监等恶贼。

其一:和武松一样,孙二娘也有着凄惨的人生遭遇,也是很讲义气的英雄。

《水浒传》中的武松,一生遭遇很多凄惨的迫害。而孙二娘,是唯一能真心对待武松的梁山英雄。只因孙二娘虽是在十字坡开黑店,虽是靠卖人肉包子为生的凶悍的野蛮女友。但孙二娘的身世也很凄惨,孙二娘与孟州捕快吕怀成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是捕快杀死了她的父亲和母亲。孙二娘虽是很凶悍,但也很讲义气,孙二娘与武松在十字坡不打不相识,一打便成为知己,结拜为拜把兄弟,给了武松温暖的家的感觉,时刻关注着武松的安危。当武松血染鸳鸯楼之后,是孙二娘救了武松,并让武松顺利上了梁山。因此说,孙二娘真的能真心对待武松,在梁山好汉中,孙二娘和武松是比亲兄弟还要亲的最好的拜把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