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志无以成学澳门新蒲京娱乐游戏,能够影响甚至决定一个家族命运的是家教

 文学常识     |      2020-04-26

**澳门新蒲京娱乐游戏 1

范仲淹是宋代名相,也是中国古代重要的政治家、文学家。他为官清廉,以忧国忧民的情怀享誉后世。其“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名言,是对文彦博提出的“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治国理念的继承和发展,激励着宋代士大夫满怀责任感和使命感,积极参与国家和社会事务。范仲淹先忧后乐、为国为民的一生,被视为中国古代士大夫的楷模,同时他也治家甚严,教子有方,先后编写《戒诸子及弟侄》《六十一字族规》《范文正公家训百字铭》《义庄规矩》等家训、族规,以训诫范氏子弟和族人,经其子范纯仁等不断整理、完善和实践,范氏家族人才辈出,以清廉奋进的家风闻名天下。

问:是什么决定一个家族的命运?

《中国家训思想》南京师范大学     主讲人:郦波

立身篇**

范仲淹继承了儒家“百行孝为先”的传统,提倡“道从仁义广,名由忠孝全”。他在《范文正公家训百字铭》首句就训诫子弟“孝道当竭力”。范仲淹出身贫寒,幼年丧父,随母改嫁,母子受苦颇多,当其进士及第、获得高官厚禄时,“欲以养亲,亲不在”,从而留下了深深的遗憾,因此他告诫子弟不要只知“享富贵之乐”,要懂得“孝养有时”的道理。

澳门新蒲京娱乐游戏 2

第一讲为学何如

三国·诸葛亮《诸葛亮集》

训子、治家,亦不忘倡导和睦宗亲、邻里,进而兼济天下。范仲淹主张“兄弟互相助,慈悲无边境”(《范文正公家训百字铭》),要求同宗兄弟之间要互相帮助,多积善积德,更要有四海之内皆兄弟的大爱情怀。范仲淹治家不局限于小家,而是着眼于整个宗族,不“独享富贵”。他训诫子弟:“家族之中,不论亲疏,当念同宗共祖,一脉相传,务要和睦相处,不许相残、相妒、相争、相夺,凡遇吉凶诸事,皆当相助、相扶,庶几和气,致祥永远。”在要求家族内兄弟互助、邻里友善的基础上,特别强调要“敬长与怀幼,怜恤孤寡贫”。在“庆历革新”失败之后担任杭州知府时,范仲淹用自己的俸禄在家乡苏州购置良田千余亩,设立义庄、义田,以救助家族中的孤老贫弱者,兼及“乡里、外姻亲戚,如贫窘中非次急难,或遇年饥不能度日,诸房共同相度诣实,即于义田米内量行济助”,同时“又设义学以教,教养咸备”。

能够影响甚至决定一个家族命运的是家教!现介绍并推荐几部《家训》与诸君分享。

一、为何学

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

范仲淹创立义庄、义学救恤族亲、邻里,教化子弟,客观上有利于实现宗族、乡村自治,淳化民风,稳定社会秩序,得到了北宋朝廷的肯定和嘉奖,“朝旨以义庄义学有补世教,申饬攸司,禁治烦扰,常加优恤”(《范文正公义学记》)。此举不仅对宋代的社会风气产生了很好的作用,各级官吏和士大夫们纷纷效仿,置办义田、义庄、义学蔚然成风,而且对后世也影响深远,仿行者遍及江南,历经800余年而不绝。

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

l不学无以修身

宋·欧阳修《欧阳永叔集》

范仲淹一生廉洁奉公,知行合一。他要求子弟“谦恭尚廉洁,绝戒骄傲情”,从而培养谦恭、廉洁的意识,戒骄戒躁。官员的廉洁是从小养成的,用范仲淹的话讲,就是“不矜细行,终累大德”,因此,他“常以俭廉率家人”(《范文正公言行拾遗事录》),身体力行,“食不重肉”“衣才蔽无形”。在自己过着节俭生活的同时经常接济穷人,抚恤遗孤,奖励将士,他死后,“敛无新衣,友人醵资以奉葬”(富弼:《范文正公仲淹墓志铭》)。

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

“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孔子)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然玉之为物,有不变之常德;虽不琢以为器,而犹不害为玉也。人之性,因物而迁,不学,则舍君子而为小人,可不念哉!付弈。

范仲淹认为富国安民必须改革朝政,惩处贪官污吏。在他看来官员的廉洁,要从小事、日常言行做起,从自家着手。其《戒诸子及弟侄》云:“汝等但小心,有乡曲之誉,可以理民,可以守廉者,方敢奏荐。”他还训诫子弟为官要清白,不要谋取私利,“汝守官处小心,不得欺事……自家且一向清心做官,莫营私利……以光祖宗”(《与中舍二子三监簿四太祝书》)。范仲淹还作《君子树》以明志:“持松之清,远耻辱矣……有松之心,德可长矣。”他认识到清正名节需要平日珍惜,劝诫子弟:“平生之称,当见大节,不必窃论曲直,取小名招大悔矣。”

……

l不学无以治平

治家篇

范仲淹作为宋代士大夫的廉俭表率,引起不少朝廷要员的共鸣和效仿。司马光作《训俭示康》以训诫子孙云:“顾人之常情,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家人习奢已久,不能顿俭,必致失所。”南宋名相赵鼎对《训俭示康》推崇备至,其《家训笔录》云:“节俭一事,最为美行。”并要求子弟每人抄写《训俭示康》一本,“以为永远之法”。

祖宗虽远,祭祀宜诚;

“人之气质,由于天生,本难改变,惟读书则可以变其气质”(曾国藩《曾国藩家书》)

宋·刘清之《戒子通录》

宋代实行“以文抑武”政策,形成了君主“与士大夫治天下”的局面,这种治国方针被美化为“祖宗家法”。而魏晋以来的士族政治,自唐末五代已经衰落,科举考试成为选拔官员最公平、最重要的渠道,以范仲淹等为代表的宋代士大夫参与国家、社会治理的热情高涨。范仲淹清醒地认识到政治和社会变革的根本问题,在于教育和科举改革。因此,他在庆历革新中就提出“欲正其末,必端其本”,“兴学校,本行实”,“育才之方,莫先劝学。”这些观念在范仲淹家训和子弟教育中亦屡有体现,他要求子弟“勤读圣贤书”,创办义学,将口头劝学与系统的学校教育实践相结合。其《义庄规矩》鼓励同宗子弟积极读书,参加科举考试,按照应考的级别和成绩的好坏,给予钱粮支持,并由范氏义庄出资聘请老师,教授举业,使得“诸房子弟知读书之美,有以激劝”。

子孙虽愚,诗书须读。

l读书改变气质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饮食衣服,若思得之艰难,不敢轻易费用;酒肉一餐,可办粗饭几日;纱绢一匹,可办粗衣几件;不饥不寒足矣,何必图好吃好着?常将有日思无日,莫等无时思有时,则子子孙孙常享温饱矣。

范仲淹在教育子弟问题上,一贯秉承他“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原则,要求子弟,不要计较个人得失,要心系国家,有忧患意识。他告诫子弟:“京师少往还,凡见利处便须思患。老夫屡经风波,惟能忍穷,故得免祸。”培养子弟的忧患意识,做事要“谋画为先,聪明自广”,不必计较一时利弊得失,要忍受贫穷和失败的考验,“勤学奉公”,时刻做好报效国家的准备。范仲淹勉励子弟,勤奋学习,以堪大任,“力微不足以助国家之急”,“大参到任,必受知也。惟勤学奉公,勿忧前路。慎勿作书求人荐拔,但自充实为妙;将就大对,诚吾道之风采,宜谦下兢畏,以副士望”,鼓励子弟自食其力,凭借真才实学获得大任。范仲淹身体力行,言行一致,训诫子弟成果显著,他曾自豪地讲“二郎、三郎并劝修学,口立功课,彼中儿男,切须令苦学,勿使因循。须候有事业成人,方与恩泽文字”。诸子皆为世所称,长子纯佑陪伴他出生入死、镇守边关;次子纯仁进士及第,“自为布衣至宰相,廉俭如一,所得奉赐,皆以广义庄”(《宋史·范仲淹传》),秉承父教,关注民生,成为一代名臣。其他二子也名显一时。

娶媳求淑女,勿计妆奁;

“学者,心之白日也。不知好学,即好仁、好知、好信、好直、好勇、好刚,亦皆有蔽也。此心自有光明正大,过人远矣。”(明姚舜牧《药言》)

宋·司马光《家范》

总之,范仲淹家训以及治家举措,始终把家国情怀放在子弟教育的首位。范仲淹一生忧国忧民,史称其“每感激论天下事,奋不顾身,一时士大夫矫厉尚风节,自仲淹倡之”(《宋史·范仲淹传》)。他的家训和治家理念及举措,充分体现了“先忧后乐”的思想,将道德修为与国家命运联系在一起,不仅影响了士大夫主流观念的转变,而且成为宋代家风家教的重要特征,强化了宋代士大夫“以天下为己任”的家国情怀。宋朝先后出现了司马光、欧阳修、苏轼等一大批“以直言谠论倡于朝”的名臣,“中外缙绅,知以名节相高,廉耻相尚,尽去五季之陋矣”(《宋史·忠义传序》)。

嫁女择佳婿,勿慕富贵。

二、学什么

为人母者,不患不慈,患于知爱而不知教也。古人有言曰:"慈母败子".爱而不教,使沦于不肖,陷于大恶,入于刑辟,归于乱亡,非他人败也,母败之也,自古及今,若是者多矣,不可悉数。

作者:杨纳名(西北师范大学教师发展中心副研究员)

勤俭为本,自必丰亨;

l历史开人智慧

宋·刘清之《戒子通录》

作者简介

忠厚传家,乃能长久。

“为学何如?想不免趋时。然亦须多读书史,务令文字华实相副,期于适用乃佳。多读史书,为益不少。”(苏轼《与弟子书》)

教子有五:导其性,广其志,养其才,鼓其气,攻其病,废一不可。养子弟如养芝兰:既积学以培植之,又积善以滋润之。

姓名:杨纳名 工作单位:

……

l学一点哲学

明末清初·朱柏庐《朱子家训》

能文章则称述多,

“颜貌同于目际,犹不自瞻,况是非在于无形,奚能自睹?饰其容者,皆解窥于明镜;修其德者,必知访于哲人。”(李世民《帝范》)

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既昏便息,关锁门户,必亲自检点。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宜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自奉必须俭约,宴客切勿流连。

蓄道德则福报厚。

l有专业,很重要

清·曾国藩《曾文正公家训》

……

“人须有恒业,无恒业之人,始于丧其本心,终至丧其身。”(清张履祥《训子语》)

昔吾祖星冈公最讲求治家之法,第一起早,第二打扫洁净,第三诚修祭扫,第四善待亲族邻里。凡亲族邻里来家,无不恭敬款接,有急必周济之,有讼必排解之,有喜必庆贺之,有疾必问,有丧必用。此四事之外,于读书种菜等事,尤为刻刻留心。

私见尽要铲除,

三、怎么学

敬业篇

公益概行提倡。

l格物方能致知

宋·包拯《包拯集》

……

“私欲去而聪明始开,致知故先格物;念头好而是非明,实践乃为诚意。”(清刘沅《豫诚常家训》)

后世子孙仕官有犯赃滥者,不得放归本家;亡殁之后,不得葬于大茔之中,不从吾志,非吾子孙。仰工刊石,竖于堂屋东壁,以诏后世。

利在一身勿谋也,

l一记二问三思考

清·曾国藩《曾文正公家训》

利在天下者必谋之;

“日间思索有疑,用册子随手札记,侯见质问,不得放过。所闻侮语,归安下处,私省切要之言,逐日札记。”(南宋朱熹《与长子受之》)

勤俭自持,习劳习苦,可以处乐,可以处约,此君子也。余服官二十年,不敢稍染官宦习气,饮食起居,尚守寒素。家风极俭也可,略丰也可,太丰则吾不敢也。凡仕宦之家,由俭入奢易,由奢返俭难。尔年尚幼,切不可贪爱奢华,不可惯习懒惰。无论大家小家、士农工商,勤苦俭约,未有不兴,骄奢倦怠,未有不败。

利在一时固谋也,

l取法乎上

清·李毓秀《弟子规》

利在万世者更谋之。

“取法于上,仅得为中;取法于中,故为其下。自非上德不可效焉。”(《帝范》)

不力行,但学文,长浮华,成何人。但力行,不学文,任己见,昧理真。读书法,有三到,心眼口,信皆要。方谨此,勿慕彼,此未终,彼勿起。宽为限,紧用功,工夫到,滞塞通。心有疑,随札记,就人问,求确义。房室清,墙壁净,几案洁,笔砚正。墨磨偏,心不端,字不敬,心先病。列典籍,有定处,读看毕,还原处。虽有急,卷束齐,有缺坏,就补之。非圣书,屏勿视,敝聪明,坏心志。勿自暴,勿自弃,圣与贤,可驯致。

……

四、“小学”与“大学”堪别

处事篇

——恭录《钱氏家训》

l读书和做人不是两件事

清·张履祥《张园先生全集》

可以说,“江南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的钱氏家族,出现人才“井喷”现象与家教以及《钱氏家训》之影响是息息相关、密不可分的。

“读书做人,不是两件事。将所读之句,句句贴到自己身上来,便是做人的法,如此方叫得能读书人。(清陆陇其”《示大儿定征》)

忠信笃敬,是一生做人根本。若子弟在家庭,不敬信父兄;在学堂,不敬信师友,欺诈傲慢,习以性成,望其读书明义理,向后长进,难矣。

以家庭道德为主线的启蒙教材,家教名著《朱子家训》精辟地阐明了修身治家之道。其中,许多内容继承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秀特点,如:尊敬师长,勤俭持家,邻里和睦等理念,在今天仍然极具现实意义。

l学习也要有气势

宋·朱熹《朱子文集》

晚清名臣曾国藩的“教子六项”:

“园中新竹诞身,有不可遏之势。人为学,亦须蒸蒸日上,不可存萎靡不振之心。”(清王师晋《资敬堂家训》)

大凡敦厚忠信,能攻吾过者,益友也;其谄谀轻薄,傲慢亵狎,导人为恶者,损友也。推此求之,亦自合见得五七分。见人嘉言善行,则敬慕而纪录之。见人好文字胜己者,则借来熟看,或传录之而咨问之,思与之齐而后已。不拘长短,惟善是取。

“勤、孝、俭 、仁、恒、谦。”的训示更为现代人所尊崇。

l了解社会才会有所作为

《颜氏家训》是南北朝文学家颜之推记述个人经历、思想、学识以告诫子孙的传世代表作,是一部内容丰富、体系宏大的立德训言。它系统的阐述了立身治家之法,具有一种独特的朴实风格,对后世的影响深远,被誉为家庭教育百科全书。

“民情不知,世事不晓,即学成归国,亦必无一事能力。晋帝之‘何不食肉糜’,其病即在此。”(清张之洞《致儿子书》)

他教导后辈安身立命“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修身位列第一,可见古人对“德育”教育之重视。

第二讲办事之法

我告你实话,是龙脉!

一、于事

家族要有主心骨 主心骨要理性富有智慧 带领家族在重大抉择面前正确前进 除此之外家族成员要团结一致 不可以勾心斗角 不要内耗

l办事五到法

细小决定成败,心态决定一切。对于一家庭和家族成与败取决于大伙(兄弟,姐娣,叔伯)等包容,理解,凉解,互相关注,关爱,关心。

“办事之法,以五到为要。五到者,身到、心到、眼到、手到、口到也”《曾国藩家书》

和谐。关爱。知识。这些就够了。

l处事三患

家族中出现决定性人物,并且出现多名这样的人。

“思虑患不能远,临事患不能辨,改过患不能勇”(明方孝孺《家人箴》)

决定命运,这应该指能一直旺盛下去吧! 我认为是卓越的眼光,过人的胆魄,以及家族凝聚力

l专注的力量

家风!有好的家风是家族立足根本!

“应事以精,不畏不成形;造物以神,不患不成器。”(明徐媛《训子》)

妻贤夫祸少,子孝父心宽。贤妻旺三代蠢妻毁三代。

二、于人

首先这个家族要和睦,齐心协力,劲往一处使,团结的力量才强大

l不资众力,何以成功

是天意,天命难违。

“列宿腾天,助阴光之夕照;百川决地,添溟渤之深源;海月之深朗,犹假物而为大。不资众力,何以成功。”《帝范》

l宁与君子共过,不与小人争功

“不幸与君子同过,犹可对人;幸与小人同功,已为失己。况君子不必委过,小人无不居功。与人共事,何可不慎。”(清王祖辉《双节堂庸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