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春则对华语小说做出了,讲座是香港书展每年的重头戏

 文学常识     |      2020-04-15

  [人物简介]

图片 1

摘要: 张大春,1957年生,山东济南人,属于台湾“外省人第二代”。台湾辅仁大学中国文学硕士,曾任教于辅仁大学、文化大学,现任News98电台主持人。曾获联合报小说奖、时报文学奖、吴三连文艺奖等。多重身份,是作家、书法 ...

由香港贸发局主办的第24届香港书展7月17日开幕,正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今起还将持续三天。今年书展以从香港阅读世界阅读令世界美好为主题,举办一连串文化活动,广邀两岸三地及海外知名作家作者参与,汇聚来自超过30个国家及地区的共560家参展商。书海遨游,天地高远,羊城晚报记者先带读者去领略一番。

摘要: 不知不觉间,2014年已经到来。在熙熙攘攘的“读书人”或“卖书人”中,会让人一时忘掉,纸质图书正遭遇数字化阅读载体的巨大冲击,一场载体革命或许正在路上。不过,人们依然期待好书,今天就为大家介绍一些2014值得 ...

  张大春,台湾知名作家,1957年生,祖籍山东济南。工古典诗词,作品以小说为主。他的每一部作品都用新的叙事写法,不断自我突破,被誉为当代台湾甚至华语世界最优秀的小说家之一。着有《鸡翎图》、《四喜忧国》、《张大春的文学意见》、《没人写信给上校》、《小说稗类》、《城邦暴力团》、《认得几个字》等。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三国周郎赤壁。”

图片 2

书展被文化活动包围

图片 3

  初冬,台湾知名作家张大春现身成都。逛书店,参观文殊院,到方所书店开了个“李白与文创”的演讲,又悄然离开。没有时间去李白故乡――江油青莲看看的他,在成都留下一句话:“李白出生在哪里不重要,他归属哪个地域根本不需要争论,重要的是他留下的诗词与文化创新精神。”

从《三国志》到《三国演义》,从古诗词到影视剧、流行歌曲,每个中国人的血液里,似乎都有三国的情结。

张大春简介: 张大春,1957年生,山东济南人,属于台湾“外省人第二代”。台湾辅仁大学中国文学硕士,曾任教于辅仁大学、文化大学,现任News98电台主持人。曾获联合报小说奖、时报文学奖、吴三连文艺奖等。多重身份,是作家、书法家、评书人,亦是诗人;对于文学创作“身怀绝技”:现代小说、青春小说、古典小说、文学理论等通通信手拈来。 上世纪80年代以来,从《将军碑》、《四喜忧国》的早期惊艳,经历过令成人少年都捧读传诵的大头春风光、一路到张大春紧追新闻、以文字颠覆政治的新闻写作系列、为武侠开创新局的57万字巨作《城邦暴力团》,甚至是令学界瞩目的创作者文论《小说稗类》,张大春坚持专业写作的姿态,对台湾文坛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力。 著有《鸡翎图》、《公寓导游》、《四喜忧国》、《大说谎家》、《张大春的文学意见》《欢喜贼》《化身博士》《异言不合》《少年大头春的生活周记》《我妹妹》《没人写信给上校》《撒谎的信徒》《野孩子》、《寻人启事》、《小说稗类》、《城邦暴力团》、《聆听父亲》、《认得几个字》《富贵窑》等。 被称为“金庸之后最伟大” 内地读者了解张大春,始于《聆听父亲》和《认得几个字》,他文风戏谑、思维天马行空,对各类文学实验不遗余力,并自称“小说匠人”,得到大陆读者和媒体的高度认可。特别是《小说稗类》一书,由庄子始,张大春炫技似地学舌马奎兹、戏仿司马中原……极尽耍痞嘲弄之能事。难得他如此杂学百家、博古通今,更难得有如此清晰的架构,梳理出独特的小说观。 此次《城邦暴力团》向武侠领域进军,创造出其魔幻的现代新武侠,日前看到各路文坛名家纷纷盛赞这部小说。倪匡更是将其誉为金庸之后最伟大的武侠小说,对此,张大春回应:“他是最伟大的朋友,但我不知道金庸高不高兴。我想首先金庸所代表的可能是一个规矩的武侠小说传统,倪匡的话大意是说我跟着这个传统。” 除此以外,华语文学圈内的内地名家都对“文学顽童”张大春抱以赞赏之态。上世纪90年代初期张大春便与内地的诸多作家有了不浅的交情,王安忆就曾说过张大春写的东西传统很浓重;阿城也曾说过有些小说一打开来就有扑鼻而来的小说腔。张大春则对华语小说做出了“中文写的西方小说”这样的评价,他说:“我觉得写小说就像小说,只不过如果固定在新文学运动之后输入的西方小说,所谓翻译来的,现在大部分华语小说都是用中文写的西方小说,那个规格、腔调、用语、情节的铺设,悬疑,叙事的修辞,每一个面向来看我们都是用汉字写西方小说。极少数的例外,比如金庸的小说,他是比较接近中国小说的;我比较想要把中国的笔记、章回、甚至有些是戏曲里面的元素放进现代小说里面去,如果王安忆指的是这个,我还算是保留了一些传统的,戴上这个帽子不会太不合理,但其他方面就不好说,好朋友难免会有些过誉之词。” 除了这些文学名家们的盛赞,张大春则向我们提到了他最得意的一次读者反馈经验。“我比较得意的一次读者反馈经验,是有次我在一个五星级酒店,出来一个读者认出我,跟我说你的《城邦暴力团》是最恐怖的小说,他说我看过之后随时怀疑我身边的人。” 名家点评: 梁文道:张大春比我厉害100倍 你所看到的这部分张大春还不足以囊括张大春的全部,你看到的部分只是浮在海上冰山的1%那一小块,一类作家,大家说梁文道你写的书还能看,大家觉得台湾的作家就像这样的水平,错了。我也要说和当年吉尔斯一样的话,“比我厉害100倍的人还有呢。” 阿城:从勾拳到直拳 因为你以前的书我也看过,看了《聆听父亲》,我是觉得你原来勾拳比较多,现在就是直拳,所以有很多东西带不上。当然我们看拳击比赛的时候,认为直拳是高潮的时候,勾拳往往是略过。我想这本小说是直拳式的作品,它能够直接达到你的心脏上。 司马中原:野鬼托生的文学怪胎 在当代文坛上,“张大春闪电”确是耀人眼目,他学习钻研的玩意儿,统括了上九流中九流和下九流,他天生具有一种敏睿的内感,一种冥冥的灵动,加上不是常人所能比拟的想象和组合能力,以及极具爆发性的语言创造力,这许许多多的因素造就了他,他就是“野鬼托生的文学怪胎。”…… 李锐:他放下了创作者的身份 我很喜欢大春,为什么?因为在他的创作里看到写作者一种非常清醒的自觉的追求,他在台湾有一阵是先锋小说的领军人物,但经过一段创作以后,他重新识字,重新写古诗,他放下了现代小说唯一的创作者的身份。从识字开始,这个炫技的大头春谦卑、真诚地做一个写作者应该做的事情…… 莫言:台湾最有天分的作家 张大春像是《西游记》里的孙悟空,是台湾最有天分、最不驯,好玩得不得了的一位作家。跟张大春这样才华横溢的台湾作家交往,是一种动力,能感觉到自己的不足。

讲座是香港书展每年的重头戏。内地作家王安忆、吴稼祥、安意如,台湾作家张大春、舒国治和席慕蓉,香港作家李欧梵、潘国灵等多位名家陆续登场。

不知不觉间,2014年已经到来。在熙熙攘攘的“读书人”或“卖书人”中,会让人一时忘掉,纸质图书正遭遇数字化阅读载体的巨大冲击,一场载体革命或许正在路上。不过,人们依然期待好书,今天就为大家介绍一些2014值得期待的好书,像张大春的《大唐李白·少年游》,陈丹青的《草草集》、张平宜的《触:台湾娘子上凉山》仍是这个时代不可多得的好书。

  张大春撰写的《大唐李白》计划共4部,约百万字。“少年游”是第一部,去年初甫一出版,畅销一时。2014年12月13日,记者在成都采访了张大春,试图了解这位被莫言认为是“台湾最有天分,好玩得不得了的作家”。

但三国究竟有什么魅力?很多人并不知晓,甚至简单地以为三国,无非就是几个男人在一起打打杀杀罢了,离现实生活很遥远。

7月17日,也就是香港书展开幕首日,参与《一代宗师》剧本创作的台湾作家张大春就携手导演王家卫进行对谈,而台湾知名作家席慕蓉也带来讲座《原乡与我的创作》。席慕蓉早年曾随父母到香港生活,住在湾仔的秀华台,因而对香港有着一份很深的情怀。她认为香港虽然表面上看很商业化,但是它里面的文化很深很复杂,是一本很难懂的书。

A 记录类——台湾女子:十年凉山的真情告白

**  写李白――

完全不是的。

书展还设有专区介绍莫言的作品和写作生涯,并邀请岭南大学中文系主任许子东主持讲座。据悉,本届书展举办超过400项文化活动,邀请300位华文作家、英语文豪及香港本地文坛的新老作者出席。活动多姿多彩,让人难以分清究竟是去书展听讲座,还是为了讲座而去书展?这不重要。只要来了,就是好的!

■重点推荐:张平宜《触:台湾娘子上凉山》

“她叫张平宜,原台湾《中国时报》资深记者。十多年前辞去高薪,告别家人,这位喜欢艺术的优雅女性,来到四川僻壤山坳,献身麻风病孩子的教育!朋友们不能理解:这个疯子为何要吃这样的苦。她说,我是一个母亲,看到麻风村的孩子,无法掉头离去。”

一年多前,这条微博被疯狂转发达数万条。张平宜,曾刚评选为央视“感动中国”人物。近日,她讲述十年凉山所见所闻及心路历程的纪实随笔集《触:台湾娘子上凉山》在内地出版。在北京举行的发布会现场,张平宜表示,她将捐出新书全部的版税,继续用于麻风病孩子的教育事业。

著名作家阎连科说,收到这本书后,从早晨六点起床开始看,连续看了四五个小时,直至中午十一点都没有放下。阅读时他时而热泪盈眶,时而气得发抖。这本书让他震撼。

2011年底,张平宜在台湾由大块文化出版了《台湾娘子上凉山》,而为了与大陆读者分享爱与希望的温暖,她决定由上海九久读书人推出大陆简体版。此次大陆简体字版,在繁体版的基础上,略作了修订,同时增加了《十年手记》和历史附录两部分内容。内容更为丰富、立体。

她如何在文化落差、环境迥异的夹缝中关注社会底层的麻风病人子女?如何助建第一所公办民助的乡村小学?又如何带领一群被麻风烙印的小孩走上回归社会的希望道路?这一路走来,她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这一切都被写进了《触:台湾娘子上凉山》一书中。

  我没有炫技,是写作的必须**

真正的三国,其实藏着每一个中国人必须要懂的生存格局。

港人爱小说也爱教辅

B 小说类——“大说谎家”这次说大唐李白

  记者:好多人和我的感觉一样,读《大唐李白?少年游》太累了。为什么要写这样一部小说?

三国风流,就是人情百态。那些风云人物,在千百年前所经历的,就是我们现代人的职场、社交和婚姻境况。

新生代爱看图画书,书展现场人头涌涌,不少拉着拖杆箱带着孩子逛书展的年轻父母,也不乏祖孙三代齐齐出动的买书之家。累了席地而坐,饿了啃个面包,香港同胞们将书展逛成了嘉年华。

■重点推荐:张大春《大唐李白·少年游》

曾担任电影《一代宗师》剧本顾问的张大春的最新长篇小说《 大唐李白·少年游》,2014年初,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其简体字版。这也是张大春继《城邦暴力团》之后的又一长篇,展现出其高超的现代小说技艺和古典文化素养。

李白,一个身为星宿、发为仙音,却只剩下名字的诗人;飘然不群、才华横溢的李白为何独钟写诗?心怀“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的理想,为何却没有科考资格、与光辉仕途无缘?又为何是李白,得以成就无人匹敌的诗句,成就“诗仙”的名号?在《大唐李白·少年游》中,张大春透过梳理李白早年的萍踪游历,为读者解开诗人的身世、师从之谜,并尝试发掘盛名之下、诗人实践生命的“真实”自我。

因善于精彩虚构而有“大说谎家”之称的张大春,此次以李白的身世为线索,穷尽正史、传奇、笔记乃至佛经、契券等种种文本,于典章制度、社会组织、物用行止等俱有精妙的阐释,穿插藏闪,带出唐朝政治、经济、地理以及文化等各个面向的知识 ,再现盛唐时代的斑斓世相。但是,这并不是一部真实的传记作品。作者在虚构和历史之间捭阖出入,不仅以诗句推理出当时文人笔下心绪由来的内外世界,甚至大胆替李白“代笔”,对其诗作进行续补、改写。虚实难辨,却精彩叫绝,堪称理性和知识的完美狎戏。

祖籍山东的台湾作家张大春,一位当代华语文学界无法忽略的作家,一位有古代侠客气质的写作者,被莫言评价为“台湾最有天分、最不驯,好玩得不得了的一位作家”。早年以小说闻名于世,惊艳开启了台湾现代小说在形式上完足并真正专业的黄金期。著有《小说稗类》、《四喜忧国》、《公寓导游》、《少年大头春的生活周记》等。

  张大春:你说不好读,我也觉得不好读。我已经写了40年小说,从7岁开始写,什么小说都写过。科幻、历史、武侠、传奇,把故事传奇改成假的学术论文、假的新闻报道,但这些小说都是以故事为主线,写法就是按照故事的前因后果写。从40岁开始,我就想,每写一部小说,就把小说的定义打开一点,打开一点点就好。《大唐李白》就是打开惯常形式的一种尝试,讲一点故事,穿插一段历史背景注解,又讲一点故事,再加入历史背景注解……大量的注解比正文还要多,读起来就有点难。不过,也有让我放心的。比如,歌手周华健的儿子,从小念美国的学校,他就读完了,而且要和他爸爸讨论,倒是周华健没有看完。有这样成长背景的孩子都看懂了,说明也不是那么难读。

看懂了他们的处世之道、人情世故、计策谋略,以及在人生关键时刻的取舍,不仅能让你少走很多弯路、还能提高破局能力,看到解决问题的更多可能性。

在书展开幕当天,排得入场头位的杜先生清晨五点就已经来到会展中心,只为能买到香港作家林咏琛的限量版小说,而排在前列的吴先生,则是为了抢购倪匡的卫斯理系列小说限量版。香港本地媒体调查显示,港人到书展多买小说,此外则是父母为子女购买课外书和教材。有参展商表示,售价超过4万元的教材,首日就已经售出16套。

C 散文随笔类——“荒废”之后再“草草”

  我想呈现一个大唐社会背景下的李白,要还原历史,就必须回到过去。比如,书中绝大部分的对白试图还原唐人的说话方式,所以也是好多人不太容易懂的原因。我没有炫技的意思,是写作的必须,我不会故意去为难读者。

读懂了三国,才算真正读懂了人生。

被电子产品喂大的一代

■重点推荐: 陈丹青《草草集》、《谈话的泥沼》

《荒废集》之后,画家陈丹青再度推出《草草集》。五年之前,陈丹青的随笔集,《荒废集》、《退步集》因犀利的文字风格和特别的思想气质,深受年轻读者追捧,甚至形成一股风潮。在新书《草草集》中,陈丹青的杂文一如从前,犀利、坦率、畅快而不失文采。本书按主题分为艺术、影像、社会以及木心四个部分,各篇主题与内容虽有不同,却不难读出作者一贯独特的见识与风格,全书或谈及艺术,或论及历史,都极具知识性,并引人深思,延续了其旧作的高水准。在杂文之外,特别收录陈丹青纪念师尊木心文字三篇共四万字,其中《守护与送别》,记录了木心去世前后的点滴瞬间,真挚、动人,笔笔用力而举重若轻,可称经典。

陈丹青在《草草集》序文中写道,“前年冬天,眼瞧木心脸上盖着布,被推出去烧了;去年夏,又看着母亲的棺木由一群纽约工人照应着,缓缓沉入墓穴,随即掩埋。死亡的课,在我算是迟的,此后照旧画画、谈笑、生活,但自觉成长了一截,亦且老下来。”

与《草草集》一起推出的,还有陈丹青的谈话录《谈话的泥沼》。陈丹青以绘画和写作闻名,而众所周知,他最显个性的却是其言语机锋。《谈话的泥沼》收录陈丹青受人采访、与人对谈的文字整理稿,相较于他的散文写作,更加率性、自由而真实。其中,特别收录王安忆、陈丹青五万字深度对谈。谈话彼时,正值“非典”时期,王安忆与陈丹青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围绕着影视与小说,进行了一场深入的对话,对谈文字稿长达五万余字,曾连载于《上海文学》,现已很难找到,经王安忆同意,本书全文收录,此次对谈极具知识性和思想性,如陈丹青所说,也是“了解、探究一位小说家的好文本”。

  记者:在成都方所书店的演讲,你设计了一个“李白与文创”的主题,为什么?

只可惜,现在市面上关于三国的书籍、影片太多且杂,一些老学究讲三国,也大都严肃枯燥。

书展亦设有电子书摊位。现在越来越多的孩子只看图画不看文字,只看娱乐搞笑,不看文化科普。早有忧虑之声传出,被电子产品喂养大的一代,是否会成为传统出版业的终结者?记者在现场采访了台湾时报文化出版公司的一位陈经理,她认为,今日的孩子从小就生长于读图时代,并非他们不愿意读书,而是已经不再习惯阅读文字,甚至是读不懂书。

D 诗歌类——最新最全的当代诗歌全生态报告

  张大春:作为中国历史上名气最大的诗人,李白也是被误解最多的。我认为,李白是那个社会背景下的产物,同时也在那个背景下做了突破的努力。比如,李白的诗里,真正合乎格律的并不多,就是文化创意的需要。

而下面这位武装到牙齿的文艺“老灵魂”,他口中的三国,就很不一样了......

陈女士说,不少出版商都将目光转向文学经典改编,有配图版、白话版、改写版,不一而足。只要能让孩子的兴趣转移到书本和文字上,将来他会慢慢发展出对阅读的兴趣,读书的文化也就不会彻底断裂。

■重点推荐: 邱华栋主编《2013年中国诗歌排行榜》

1月9日上午,由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天津诗人》诗刊编辑部等共同主办的《2013年中国诗歌排行榜》首发式暨朗诵会,在2014北京图书订货会现场举行。值得一提的是,该诗歌选的编选体例不同以往,其新颖、全面,令人惊喜,尤其是其对诗歌的网络载体、年轻诗人给予了足够的高度重视,让人感受到一种新鲜气象。

该诗歌集全书共分十二辑,其中第一辑为“文学期刊、诗歌期刊年度诗选”(有朵渔诗选、王小妮诗选、周瑟瑟诗选等);第二辑为“诗歌民刊、同仁诗刊年度诗选”(包括杨炼诗选、翟永明诗选等);第四辑则为“博客年度诗选”(芒克诗选、车延高诗选等);之后还有“微博年度诗选”、“网站、网刊年度诗选”等。在第十二辑,还特别收录了“本年度内逝去诗人诗选(雷抒雁诗选、牛汉诗选等)。

据该书主编、《人民文学》杂志社副主编邱华栋介绍,《2013年中国诗歌排行榜》特别注重诗歌的原创性,这个年度诗歌选本不同于以往选本,还体现在对民间诗人与90后优秀诗人的关注,并且还入选了只有七岁的小诗人的作品。诗歌呈现低龄化趋势,90后诗人成长迅速。著名诗人、评论家周瑟瑟,参与了本书诗歌初选工作。他也对华西都市报记者介绍,既然是诗歌年度选本,就要对诗歌生成与传播的方式给予高度的重视,出于这种思路,“ 本书即从微博、博客、诗人微信、QQ诗群、诗歌网站、网刊、综合文学期刊、诗歌期刊、诗歌民刊、诗歌同仁刊物等多视角,试图全面真实地反映本年度诗歌真实面貌。”

谈及2013年度诗歌最大的变化,周瑟瑟还在《雾年读诗》一文中给予详细的总结式介绍。比如,他指出,“90后诗人小兽般疯狂来袭,他们的出场比80后诗人更让人期待。本书入选的90后诗人,个个具有原创性,作品有了直接表达生活的激情,这种激情在我们这些被称为“前辈”的多数诗人中快磨得差不多了。关健是他们似乎更懂得诗是什么,诗该如何写,这点让人欣喜。”微博上有原创活力的诗人的出现,诗集出版有了速度,小出版也暗流涌动,个人诗集在孔夫子网与淘宝网上卖,按需出版趋势加大,诗歌微信悄然兴起,小说家也在写诗,“小说诗”苗头甚旺,等等,都让周瑟瑟感到惊喜。周瑟瑟还特别提到,本年度诗人的伤感,“先后有雷抒雁、牛汉等著名诗人逝世。今年还是顾城、谢烨离世20周年,《今天》做了一个纪念专辑,唐晓渡等人接受了媒体访谈。前不久生病的诗人梁小斌,因无医保而让人痛心,得到诗歌圈友人的帮助。伤感中还是有了一丝欣慰,我不知诗人算不算世上孤独的人,但此时我感受到了诗歌的温暖。”

  比如与成都有关的“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是李白七绝《上皇西巡南京歌十首》中的一句。其实这10首中,只有4首完全符合格律,其他的如果投稿、交给老师当作业的话,都会被圈起来,再画个折的符号,错了!再看《李太白全集》里,找不合格律的诗,八成九成都是。而同时代的杜甫,写了百多首七律诗,就有精准的格律。

他是华语文坛全才

王安忆:那么多人在写,谁来读?谁来买?

E 学术类——终结“神话”偶像黄昏?

■重点推荐: 《梁思成与他的时代》

直到今天,梁思成还是一般中国人最熟悉的建筑师。无论是他早年和林徽音一起做的古建筑调查,还是他后来提出的京城改造方案,都使他获得了一个不寻常的建筑界大师偶像地位。然而,在新书《梁思成和他的时代》里,读者将读到一个令人痛苦却又清醒的偶像之黄昏。这是一个你所不熟悉的梁思成。他在1931年到1948年间,回应激荡世界的现代建筑潮流,和同仁们通过建筑史的调研和写作,构筑起“中国建筑”体系,并积极思考该体系向中国现代建筑转换的可能。而在1949年到1959年间,他深陷历史的漩涡。他的思想历程充满急剧的扭转、中断和切换,到最后彻底迷失。本书以大量新史料追溯梁思成的心路历程,探讨中国现当代建筑发展与社会运动之间的复杂关系。

有人说,这是一部终结之书:它终结了梁思成的“神话”,但却更真切地呈现出一代建筑师乃至整个知识分子群体的悲剧性命运。梁文道在书评中写道,“朱涛的目的并不是要简单地否定我们对一位偶像的崇拜;相反地,他把梁思成放回他的历史处境之中,让我们看见了那一代中国知识分子的选择与局限,看见了他们的挣扎和痛苦;这恐怕才是对梁思成的最大尊重。 在这个意义底下,我觉得梁思成仍然是现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代表人物,因为他的命运就是整代人集体命运的缩影。”

该书作者朱涛,香港大学建筑系任助理教授,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建筑历史与理论哲学博士候选人。他于1990年获重庆建筑工程学院建筑学工学学士,2001年获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建筑学硕士,2007年获哥伦比亚大学建筑历史与理论哲学硕士。在进行建筑实践的同时,他还通过写作广泛探讨当代中国建筑和城市问题。建筑学家刘家琨给予该书及作者积极评价,“面对一段几成定论的历史和一对传奇偶像,朱涛以令人钦佩的学术勇气和令人感动的治学真挚,试图在浮泛风行的时代中艰难地说出真实。”著名建筑学教授赵辰则认为,作为一位优秀的历史与理论学者,朱涛在他的研究中,成功地将梁先生及其建筑学术研究置于中国近代跌宕起伏的政治与学术社会背景之中,有比较分析地将梁先生的学术进程与社会背景丝丝相扣地联系在一起。从朱涛的研究中,我们看到一个更为真实的、立体的梁思成先生和他的学术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