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玄宗召李泌讲《老子》,李泌是唐朝历史上不可多得的政治天才

 读书文摘     |      2020-03-25

因为如果李泌是彻底的荒诞不经的话,那么他的反对建白起庙和反对“天命论”就将是一种悖论。据史载,曾经有一个妄人对好神鬼事的唐德宗谎称自己梦见吐蕃将入侵大唐,而战国名将白起告诉他说将为大唐守边,后来果然发生了吐蕃入侵被唐军打退之事,唐德宗认为梦应验了,于是想按照这个装神弄鬼的妄人的说法建白起庙以示感谢。李泌却表示强烈反对,说国家中兴从来都是由人民来主导,要使国家覆亡那就听命于神吧。

在热播大剧《长安十二时辰》里,“男二号”李必被塑造成一位清高孤傲、杀伐果决的少年天才形象,跟“男一号”张小敬相得益彰,堪称本剧的一大亮点。其实李必的历史原型也极为有名,他便是曾辅佐唐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朝,在平定“安史之乱”中立下奇功,最终封侯拜相的奇才李泌。

李泌长大后,博学多才,尤其对《易经》颇有研究。唐玄宗召李泌讲《老子》,李泌讲的头头是道,得以待诏翰林院,供奉东宫,和太子李亨关系极为友好。

        李泌张口说道:“方如行义,圆如用智,动如逞才,静如遂意。”玄宗大喜,当即叫李泌到东宫陪太子李亨读书。后来李泌长大了,他向玄宗上了奏章,对国家大事提了一些意见。玄宗看了很欣赏,想给他一个官职。他推说自己年轻,不愿做官。玄宗就封他做太子的属吏,要他多指教太子。李泌说他只愿以布衣身份和太子交往,太子也特别喜欢李泌,一直把他当作老师看待。

李泌是中唐最具魅力指数的明星职业经理人,作为唐朝“最牛道士”,他深谙佛道儒的出世入世思想,一生经历惊心动魄又闲云野鹤的四次政治下野和五次离开京城。有如神仙般传奇的一生,兴之所至可以指点江山,意兴阑珊时又可以退隐江湖弃功名如敝履,最后官居宰相得以善终,全身而退。这种进退自如的逍遥生活,简直就是“我已退出江湖,江湖还有我的传说”的古代翻版。这一篇我们将聚焦李泌自由切换之间有怎样高超的处世哲学。

玄宗因为赏识李泌,便赐他束帛,并命李家对他善加抚养。此后十余年间,李泌潜心研究《易经》,并经常游历嵩山、华山、终南山之间,学习神仙不死之术。天宝初年,李泌奉命入朝讲解《老子》,因为甚合唐玄宗的心意,所以被任命为翰林待诏,在东宫侍奉太子李屿,并跟后者结成极为亲密的师友关系。此时的李泌20岁出头,跟剧中李必的经历基本吻合。

图片 1

        李泌是中国历史上又一位诸葛亮和刘伯温式的传奇人物。而论智论功,似乎又在这两位神话人物之上——诸葛和刘得益于小说野史者多,可由历史印证者少;且诸葛亮不过维系蜀汉偏安于一时一隅,刘伯温竟不能免自身饮鸠身亡的命运。相比之下,有正史为证的李泌,在历史上大概惟有兴汉的张良可比。

李泌还有一个后人广为诟病的“怪诞仙家”形象。

今天历史风云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李泌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图片 2

        张说就对着棋盘说:“方如棋局,圆如棋子,动如棋生,静如棋死。”说了这四句后,让李泌也以“方圆动静”四字为题做诗。他看李泌年小,还特意启发一下说,最好是说棋而不提棋字,这样才更有水平。

“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老子这句话评价李泌的自处哲学颇为贴切。和合自然,与世俗同流而不合污,掩自身光华而混同尘镜,正是佛道出世入世的上乘境界,同流可全身避祸,不合污则保持内秀而自立不倒,在唐德宗那种好神怪的昏庸皇帝面前李泌能假痴不癫以同流,也算是一种生存大智慧了。

李泌字长源,出身极为尊贵,是北周太师李弼的六世孙,而李弼跟唐高祖的祖父李虎一样,都是西魏权臣宇文泰的心腹,位列“西魏八柱国”之中,权势、名望相当(剧中,李必自称隋李有误,应该称魏李或周李,至于他不肯称唐李,是因为唐朝皇室皆是李虎之后)。

唐代宗去世后,太子李适即位,也就是唐德宗。唐德宗在当太子时就和李泌关系匪浅,泾原兵变后,唐德宗避难于梁州,急召李泌,授以左散骑常侍之职。李泌在平息叛军后,入朝出任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正式出任宰相一职。

图片 3

这种返童式的“拙劣表演”当然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天才李泌竟然荒诞到此等地步,简直就是有点匪夷所思,如果不是立心要表演给别人看的话,那就证明他得了瞬时失心疯。最令人惊奇的是,当谎言穿帮后,他居然还能若无其事地泰然处之,毫无愧色。

李泌去世后,唐德宗悲伤不已

李泌依然极力劝说唐德宗,他以当年唐肃宗听信谗言擅杀建宁王李倓,后来痛哭后悔为例,希望唐德宗不要重蹈覆辙,并以全族人性命做保证,担保太子李诵没有任何问题。唐德宗最后被他的诚意和坚决的态度打动,废除太子的事情就作罢了。

        李泌用来保全自己的方法,首先是在为国出力的同时,又竭力与权力中心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新唐书·李泌传》记载:“肃宗即位灵武,物色求访,会泌亦自至。已谒见,陈天下所以成败事,帝悦,欲授以官,固辞,愿以客从。人议国事,出陪舆辇,众指曰:‘著黄者圣人,著白者山人。”’李泌坚决要以白衣人的身份为国效力的目的,无非是为了向皇帝身边的当权者表明自己没有政治野心,以避免卷进争权夺利的斗争之中。

先来简单勾勒一下李泌所处年代的凶险和几次下野的情况。根据各种正史记载,已知的关于李泌离开唐朝权力中心(“下野”)至少有四次———反正不爽咱就走,来去自如,还不会像孙膑吃粪便和“竹林七贤”之一的王戎以故意跌落厕所来避杀身之祸那么惨烈。

贞元五年三月,仕宦生涯近半个世纪的李泌,因为年老多病去世,终年68岁(中晚唐人口平均寿命在50岁左右,李泌可谓高寿而终)。李泌去世后,唐德宗哀伤不已,下诏对他进行厚葬,并追赠他为太子太傅。李泌虽死,但后世对他的评价却极高,以至于到了康熙帝年间,他的塑像还被“请”进历代帝王庙从祀,而能享受如此殊荣者,数千年来不足百人。

图片 4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奇士,却为历史尘封良久。《旧唐书》把李泌并入8人合传中, 篇幅不过区区千多字,且评价极低,指责他“于鬼道,随时俯仰,无足可称。”欧阳修《新唐书》有所匡正,语近公平,但也未充分重视。惟司马光的《资治通鉴》不惜笔墨,于客观之中还李泌真面目。

关于李泌的“好谈神仙诡诞”,《唐国史补》卷上载曰:“李相泌以虚诞自任。尝对客曰:‘令家人速洒扫,今夜洪崖先生来宿。’有人遗美酒一植,会有客至,乃曰:‘麻姑送酒来,与君同倾。’倾之未毕,阍者云:‘某侍郎取榼子。’泌命倒还之,略无怍色。”

图片 5

李泌与唐肃宗一直以来的亲密关系,引起了权臣李辅国的嫉妒。于是李泌在收复长安和洛阳后,看平叛大局已定,就主动离开,到衡山去修道去了。

        据史书记载,李泌“尤工于诗”(《旧唐书·李泌传》),所写诗文很多,如《复明堂》、《九鼎议》(一说二者为一篇)、《明心论》、《养和篇》、《建宁王挽歌词》、《八公诗》、《感遇诗》等等,《旧唐书·李泌传》说他“有文集二十卷”。

李泌“宠辱不惊,看天上云卷云舒”的淡泊名利、豁达大度的心胸,以及对待个人荣辱得失的平静潇洒心态,真正做到了儒家提倡的“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处世观念,基本也已经达到了道学说所倡导的“顺应外物、无我无己”的神仙境界。正如李泌和一代文宗张说对诗时所说的“动就如逞才(建功立业),静就如遂意(称心如意)”,一动一静之间已经透露了他与世无争“无欲则刚”的心境。

李泌归隐数载后,唐玄宗、唐肃宗相继驾崩,新即位的唐代宗因为感念李泌昔日的恩德,便将他召入朝廷做官,并强迫其吃肉、娶妻。李泌担任数载的翰林学士后,因不肯依附于权相元载,结果被排挤出朝,担任江南西道判官,直到元载伏诛后才回朝。然而李泌回朝没多久,又遭到另一位权相常衮的嫉妒,被外放为澧郎峡三州团练使,后迁任杭州刺史。李泌主政杭州期间政绩颇佳,深受时人好评。

唐肃宗寻访天下贤士,李泌此时到访灵武,与唐肃宗分析当前的局势。唐肃宗想授李泌官职,李泌坚决推辞,只愿以宾客身份出谋划策。所以李泌入宫参议国事,不是宰相却胜似宰相。没过多久,唐肃宗就任命李泌为元帅兼广平王李俶的行军司马。

      史鉴杂谈:大唐中期的一位政治保姆

这个故事当然是有点诡异,大意是说,好仙的李泌常荒诞不经地和人吹牛说,他与仙人有交情。有人来他家做客,他一本正经地当着客人面叫家人扫地做清洁,说洪崖先生晚上会来造访,客人满腹狐疑。其后有人给李泌送来一榼酒,于是老李又吹牛说,这是麻姑送给他的仙酒。不料喝到半途,家人进来禀报说:“相爷,某某侍郎让人来取装酒的榼子。”客人这才明白,敢情送仙酒的麻姑就是某某侍郎啊,不禁捧腹大笑。李泌也不觉得难为情,还大大方方地还了榼子。

李必的历史原型是中唐名相李泌

当时李泌不肯屈服于宰相元载,于是元载就使用手段迫使李泌离开中央到地方任职。元载因罪伏法后,唐代宗又将李泌召回,准备重用。结果又为宰相常衮所嫉妒,常衮也是使手段迫使李泌到南方去任职。李泌被贬到地方后,并没有自怨自艾,反而每到一个地方都干得有声有色,政绩都很不错。

      那一年,正赶上唐玄宗亲自登楼选拔天下文士,张九龄说起了李泌,玄宗立即派人把李泌接到宫中。李泌进宫时,玄宗正和宰相张说下围棋,就命张说出题考考他。

图片 6

相关Tags:驾崩历史朝廷唐朝

唐肃宗死后,太子李豫即位,就是唐代宗。唐代宗一上台就派人将李泌找了回来,任命李泌为翰林学士。唐代宗还赐李泌府邸,强迫他吃肉,为他娶妻。

        李泌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多事的战乱时代;他所处的朝廷,是一个矛盾极为尖锐的朝廷。如何在这个异常复杂的环境中保全自己,是当时每一个人,特别是当权者都要遇到的问题。前文提到的曾排挤过李泌的杨国忠、李辅国;元载都曾权倾一时,后又都在政治斗争中被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