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给孩子一个健康的身体,孟武伯问孔子这句话

 读书文摘     |      2020-02-26

  这种孝法还有一种反向警策作用。当下社会,望子成龙而拔苗助长者不止万千。笔者曾经去精神病院调研过,发现父母在孩子精神出现状况后唯一的期待就是孩子做一个最普通的孩子。而此前很多家长对孩子多方面苛责,一旦患病追悔莫及。所以给孩子一个健康的身体,余下的让他自己去发展,过于人为的期待都可能导致其他的结果。

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

1、原文

孟武伯向孔子请教孝道。孔子说:“对父母,要特别为他们的疾病担忧。(这样做就可以算是尽孝了。)”

  读《论语》要从生命本真处读,要还原到切身感受中去。只要一旦为人父母,就会发现,你对自己孩子的身体健康是最关切的。所以为人子女,不能把自己的身体只当成自己的。你的健康问题,是父母最忧心的,你无权轻易处置自己的生命与健康。使自己体谅父母为自己健康担心那种心情去保全自己,同时,对父母能回报当自己生病了父母所显现的那种关心,才是真正的孝敬。

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

2、傅佩荣原文

原文

  孔子认为孝之以礼是对子女孝敬外在形制上的期待,作为子女的更需要注意保全自己健康的身体,这是孝内在本质的要求。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翻译成白话文就是,孟武伯问怎样做是孝,孔子说:“做父母的最担忧子女生病。”

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

由此可见,孝顺并不是很难做到,只要针对让父母操心的部分去改进即可。

无论主体是子女还是父母,本则论语都表达“尽孝”的一种方式,孔夫子给出了一个标准,如何尽孝,就按上面两种。

  这里面其实有一个对孩子建立一种整体思维的期待。即人在社会关系中,你的关系角色要有自觉性。孔子说:“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亲,非惑与?”如果一个人出于一时愤恨,忘记了自己的身体和亲人,做出非理性的行为,这难道不是一种迷惑吗?现代的孩子经过社会的复杂性相对较少,有的轻易地残害自己的生命,使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与关系思维的角色认知缺乏有关系。

就是说父母健在的时候,观察他的志向,父母去世了,就要观察他的行为,三年不更改父母的为人之道,那么他的行为就能算是孝了.

昨天晚上,我让16岁的儿子送草莓给楼下的小妹妹,他居然无功而返。原因是,到人家门口敲门,他说是几栋几楼几单元来送草莓的。弄得人家还以为是外卖走错了,没有开门。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结果,这是我们这些父母家人事无巨细,对孩子关怀备至的结果。孩子与人沟通和交往的能力很差,了解的只是那点学校的知识和常识。不是也听说研究生被人拐卖的事件?这些象牙塔里的孩子们,社会经验太少。古人说“破万卷书,行万里路。”可现在的孩子们更愿意待在家里面打游戏,上网,看电视,还美其名曰“宅男”。

孟武伯问孔子这句话,孔夫子回答的话因为没有上下语境,所以理解起来很多种,解释较多的有两个:第一,主体是父母,父母爱子,所以经常害怕子女生病,作为子女,如果能理解父母这份心意,应该平常在生活上多加注意,谨慎生活,保持健康,只要不生病就是对父母最大的孝顺了;第二种,主体是子女,子女如果诚心孝顺父母,就要为他们的疾病担忧,这样也算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