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城成为秦人宗庙祖脉,秦杜虎符称

 读书文摘     |      2020-02-09

    仔细对比,可发现三件虎符对国主的称谓各异,杜虎符乃“右在君”,新郪虎符为“右在王”,而阳陵虎符则是“右在皇帝”。称谓不同,说明它们制作于不同时代。

因而,这个虎符,最初受到了一些人的质疑,认为他和其他的两个符不一样,可能是假的,其中就有出身于有国学大师罗振玉家族的,古文字学家罗福颐先生。

“符”是一种古代信物,传说是周朝军事家姜子牙发明的,是我国古代君主或皇帝授予臣属兵权后调动军队的凭信物,多以青铜铸造,因其状呈虎形,故称“虎符”,也称“兵符”。据专家考证,虎符均由左右两半组成,各自的铭文完全相同,其右半由中央保存,左半则发给统领军队的将领。调动军队时,由君主或皇帝派出的使臣将符相合,方能调兵。战国时,信陵君“窃符救赵”的故事,充分说明了虎符的作用。目前发现的虎符都是秦国的,共三件:秦新郪虎符、秦杜虎符、秦阳陵虎符。秦杜虎符是1973年在西安郊区山门口公社发现的,现藏陕西历史博物馆,高4.4厘米,长9.5厘米,厚0.7厘米,背面有槽,颈有一小孔,虎作走动形,尾端卷曲。锗金铭文九行、四十字:“兵甲之符,右在君,左在杜,凡兴土披甲,用兵五十人以上,必会君符,乃敢行之,燔燧之事,虽毋会符,行也。”铭文最后一句,其意思是:如果军情紧急,不必等会符,可以举烽火报讯,立即行动。秦新郪虎符,现为法国巴黎陈氏所收藏。阳陵虎符,现藏中国历史博物馆。三个虎符的铭文大致相同,有一点不同令人注意。西汶艺术网新郭虎符,铭文称“右在王”,秦杜虎符称“右在君”,而秦阳陵虎符则称“右在皇帝”,这说明这三个虎符出于秦的三个不同年代。秦国的国君先是称王,这说明新都虎符是在秦初制作;秦国只有惠文君一人称君,所以,杜虎符是在惠文君在位时制作的;秦始皇开始称皇帝,故阳陵虎符是秦始皇以后制作的。有一件虎符的发现还很有趣。它是原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在重庆偶然发现的。抗战期间,郭沫若在重庆,空闲之时,他喜欢逛逛地摊。有一天,他在地摊上发现了一件造型古朴的铜老虎,认为它可能是件文物,便随手拿起来观看,不想这铜老虎突然分成两半,对文物素有研究的郭老马上意识到这可能是兵符,随即买了下来。拿回去之后仔细考证,果然是一件古代虎符。谁也没有想到,一件极其罕见、极其珍贵的文物,就这样戏剧性地被发现了。<

    在他眼里,一国之王算什么?他要做就要做皇帝,做开天辟地以来从未有过的皇帝;皇帝的事业是前所未有的事业,皇帝的抱负就是大一统。

根据虎符铭文,新郪虎符,铭文称“右在王”,杜虎符,铭文称“右在君”,而阳陵虎符则称"右在皇帝",秦国只有秦惠文王一人曾称君,后称王,秦始皇开始称皇帝。

    有三件秦国的青铜虎符,亲眼目睹了秦国在战争中的成长经历。从它们的时间顺序和骄傲的外形,透露出秦王嬴政兼并六国的些许信息。

虎,是秦人的图腾动物,秦人用“卧虎”的形状来制作兵符,寓意虎指代秦国的军队:备战中的秦国士兵就是蓄势待发的虎。然而,杜虎符,却是虎做走形,不是蜷伏的卧虎。

    雍城是秦人的根,是秦人的风水宝地。进,从咸阳出发向东一统天下;退,从咸阳西归至雍。

新郪虎符据民国大家王国维考证,为战国时的秦国,后安徽阜阳博物馆原馆长韩自强先生发现阜阳某收藏家藏有“浚遒虎符”,与新郪虎符完全相同,查证《史记》后,韩先生认为:浚遒虎符和新郪虎符是淮南王刘安谋反时所铸。

    如今不同了,隐藏在金异兽体内的爆发力终于爆发了,他开创了中国两千年帝制之始。

虎符最早出现于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央发给地方或者驻军将领,用于调兵遣将的凭证,一剖为二,右符留存中央,左符在将领之手,当时采用的是虎形,故称虎符。

    初醒

战国时期在称谓上君与王可互通,《商君书· 修权》就记载:“凡人臣之事君也,多以主所好事君。君好法,则臣以法事君,君好言;则臣也言事君。”

    三件虎符的三个阶段,是秦国不断壮大的过程。秦孝公用商鞅变法,耕战合一的军管非常时期,成为常态。而奖励军功,则打破了贵族垄断军人的传统,农民上交军饷多,杀敌多,也能晋升为战士或将军,这是中国全民皆兵的开始。战争以灭掉他国为目的,动辄坑杀敌国数十万将士;计谋与价值观游戏,统一才是硬道理。

也有不少学者,对罗先生的质疑进行答复。

    他真的统一中国了,他赚来的家业,比继承来的多得多,他可以为所欲为,尽情挥霍和享受他的利润。他对齐文化特别青睐,更喜欢稷下学宫的“不治而议论”的传统,于是豢养了一大批齐国博士儒。他让这些博士儒“议帝号”,可议来议去,博士们呈上的帝号是“泰皇“,反而把“帝”取消了。秦始皇不动声色,去“泰”取“皇”,保留“帝”字。在他的记忆里,秦国和齐国曾并称东西二帝,而他的祖爷爷秦昭王被齐愍王给涮了。齐愍王先发制人取消帝号,使秦成为天下众矢之的,彼时秦国的实力还不够,秦昭王不得已,也只好尴尬地取消了帝号。

第一、春秋战国时期称“君”的人并不是诸侯国最高统治者,没有调动军队的权力,不能铸符。“信陵君窃符救赵”,信陵君偷兵符才能发兵救的赵。杜虎符却印有文字“右在君”。

    这件金异兽,从雍城秦国的宗庙遗址出土。表情饱满,曲伏引亢,筋骨肌络紧张,一种神秘的爆发力正蓄势以待天时,是一种耐心等待的姿态,它知道当那位天纵之才与它附体时,历史的爆发力将会摧高岸陷陵谷,填沧海为桑田。

然而,时间长了,三年左右,这个物件上的绿锈磨落,露出了闪闪发光的金字,杨东锋意识到可能是件文物,就送到陕西历史博物馆,陕西历史博物馆当时花50元购买后收藏。

    第三件称阳陵虎符,据说出土于山东临城,藏中国历史博物馆。作伏虎状,仰首前视。虎背上错金篆文:“甲兵之符,右才(在)皇帝,左才(在)阳陵”两行12字。应该是颁给驻阳陵将领的兵符。

第三、虎符上的文字读法,是将虎符拿在手中,虎头朝上,文字从上往下,相对虎符的脊线,自右往左读。新郪、阳陵虎符,文字方向都与虎符脊线平行。杜虎符的文字方向,却与虎符脊线垂直,文字从上往下,自左往右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