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说,王弼在《易经集注》里面说

 读书文摘     |      2020-01-18

    座谈开始前,总理步入会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走向前排就坐的参会者,与他们一一握手、问好。

  当天从李克强总理手中接过聘书的还包括3位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他们分别是文学教授陈平原、京剧表演艺术家吴江、美术家范迪安。

道德不止损,经济的止损效果是有限的。国人当自省,中国当自省。

    “对。而且他还说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仁’也不仅仅是‘克己复礼’,孟子还说‘仁者爱人’,有很多种解释。”李克强说,“就连英文的翻译,有时候都比我们中文的解释留了余地。你看‘天下’那个词,他并没有翻译成‘all under the realm’(莫非王土)嘛!”

  “讲得好,你讲得真好!”年近8旬的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袁行霈连声称赞。这位会上会下一直被总理以“袁先生”尊称的长者,是北京大学中文系资深教授、人文学部主任、国学研究院院长。

李克强对道德经济的念念不忘,显然现实有所指。某种程度说,这是中国经济发展之痛,也是道德传统在社会生活中严重滑坡之痛。

    “你举了一个很有意义的例子。”李克强说,“我记得,亚当·斯密的教职就是道德哲学教授,他的扬名之作是《道德情操论》,此后10多年才写出了《国富论》。这本身也是一个例证:社会的发展不仅需要物质基础,还需要精神追求。”

  李克强针对文史馆馆员倡导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时说:“大家知道,我是安徽人,受了点儿桐城派的影响。”他以自己早年通读姚鼐《古文辞类纂》和曾国藩《经史百家杂钞》等都是以篇目编纂为例说明,这样可能会比现在流行的“以一个字或一句话”来阐释传统文化要全面准确一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李克强最后说:“我今天讲的也算一个‘发言’。因为在座的都是学问大家,我说的只供大家参考。”

国务院“高参”都有哪些专业背景

李克强如此回答:我想回答你的是,我们保护文物实际上也是在推动文化事业的发展,来滋润道德的力量,传承我们的传统优秀文化,来推动经济和社会协调发展。现在经济领域有不少大家诟病的问题,像坑蒙拐骗、假冒伪劣、诚信缺失,这些也可以从文化方面去找原因、开药方。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也应该是道德经济。发展文化可以培育道德的力量,我们推动现代化,既要创造丰富的物质财富,也要通过文化向人民提供丰富的精神产品,用文明和道德的力量来赢得世界的尊重。

    李克强说,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一直非常重视精神生活和精神追求,在当今发展市场经济的过程中,更要深入研究、传承传统文化的精髓。

  据参事室主任陈进玉介绍,国务院参事室自1949年成立以来,共聘任235名参事,现任58名,提出的诸多建议受到中央领导的重视和批示。

事实证明,经济的健康发展,已经不能承受道德滑坡之重。然而对于道德,今天的社会已经渐次失去底线的共识,在“道德是一种修养,不是责任,不能拿来要求别人”的这种所谓的自由主义思想向反方向呐喊声中,人与人之间、经济活动之间的道德底线屡屡被击穿;用道德的标准评判社会现象,往往被讽之为“道德婊”、“道德绑架”;“站在道德高地上”的人,往往成为自由主义者讥笑的对象。

    李克强快步来到仍留在会场的中央文史馆馆员中间,与大家一一握手。

  李克强在最后总结中回应了陈来所举“现代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的例子。总理指出,亚当·斯密最早的扬名之作其实是《道德情操论》,当时,他的教职是道德哲学教授。《国富论》是在《道德情操论》出版10多年后才写就的。

在此之前,一次是在2014年7月与10余位新创企业负责人座谈时说的,一次是同年9月在首届中国质量大会上面对来自美欧等国家和地区及国际质量组织负责人、以及600多位中外企业家和专家学者说的,还有一次是去年4月与中央文史馆馆员交流时说的。

    这番对话发生在2月9日,春节来临之前的中南海内。当天,李克强总理在中南海紫光阁向新聘任的国务院参事、中央文史馆馆员亲手颁发聘书。随后他与130余位参事、馆员及参事室特约研究员举行了座谈。

  这就要求“高参”们需要有不同领域和专业的知识背景。有媒体梳理后发现,上世纪90年代,国务院参事中科学家居多,后来经济学家逐渐多了起来,此后新聘参事社会科学专业背景的增多,与中国社会的热点相承。

一手是法治,一手是道德。一边救经济,一边救道德。中国社会只有这样走,道德的血液才能不分官员与商人,不分权贵与平民,经济发展的成果才能通过道德的血液,分流到大众手中。这应该是李克强总理在严峻的经济形势下,还向国人发出一声呐喊的原因。

    “大家知道,我是安徽人,受了点桐城派的影响。”李克强的这句话,引来与会专家学者会心的微笑。

  颁发聘书后,李克强与130多位参事、馆员以及参事室特约研究员举行了座谈。

于是出现的奇葩现象是,当经营活动引发冲突,不讲诚信、不讲道德的商人反过来跟吃亏上当者说法治,你说要拿他们去法办,法治说拿他们没办法。当地铁上的凤爪女被指不道德时,凤爪女反而给你上法律课,然后转身能够在商业活动中开出名人的身价。

    陈来接着刚才发言中的话题,与总理继续讨论起来:“孔子当年提出过,‘尽己为仁’,这句话说得很好。”

  2月9日下午,13位经济学家、文史大家和科学家等成为中南海紫光阁的“座上宾”。

3月16日,在面向全球直播的记者会上,有记者如此提问李克强总理:我们注意到,两会前最后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有一个议题是部署加强文物保护工作。请问总理,中国这么大,要解决的问题这么多,政府的工作又这么忙,这个问题有这么紧迫吗?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也应是‘道德经济’。”李克强强调道,“中华民族5000年文化的积累,虽然其中也有糟粕、更遭受过破坏,但其主体和精华仍是我们的安身立命之本。”

“总理的涉猎太广了!”

人类经济活动,无法消灭造假与欺骗,如同法治无法彻底消灭带血的资本积累一样,正是由于道德的极度贫血。当道德贫血之后,法治也会沦为有缝可钻的苍白文本,经济也会沦为泡沫与虚假的苍白繁荣。当今中国经济,救“市”与救“德”,都已经到了非止损不可的境地。而德从何来?从法治的进一步完善中来,从政商关系相互流淌的干干净净的血液交流中来,从仅仅将道德当成一种义务、转变为当成社会责任、当成法治限制的制度设计而能够真正兜得住底线中来。

    “讲得好,你讲得真好!”袁行霈连连点头称赞。

  总理的这段“开场白”,让新任参事樊希安“心中充满暖意”。这位中国出版集团党组成员、三联书店原总经理告诉人民网记者。

报道全国两会的媒体,很少把这段话拿出来单独解读。在股市汇市、在金融市场与经济形势、在民生实惠与减政放权等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话题中,道德二字已经被边缘化。然而“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也应该是道德经济”的观点,李克强在国务院总理任上至少已经表达过4次。

    会场上及合影时,李克强左右两侧的“重要”位置,始终留给傅熹年、蔡明麟两位德高望重的学者。

  在文史馆馆员陈来眼中,总理对知识分子的“这份尊重不是客套出来的”。身为著名哲学家冯友兰的弟子,这位清华大学国学院院长现场对总理最深的印象“是他的博学”:“从《国富论》到《易经》,从亚当·斯密到姚鼐,总理侃侃而谈,可见阅读量之大、阅读面之宽。”陈来告诉人民网记者。

图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