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很喜欢喝酒,李清照父亲

 读书文摘     |      2020-01-15

图片 1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济南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出了个在我国古代文学史上,成就卓着的女文学家——李清照,李清照的诗词近千年来一直极受人们欢迎。

李清照是一个美女,有李三瘦的别称,因为宋朝以瘦为美,李清照三十岁时候的画像可以看出,人立花丛之中,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人吹走。但是别看她长...

漂亮吗

温乎曰: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图片 2

李清照是一个美女,有李三瘦的别称,因为宋朝以瘦为美,李清照三十岁时候的画像可以看出,人立花丛之中,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人吹走。但是别看她长相是绝对的女性化,她的性格却像一个男子。

李清照有个外号是为“李三瘦”。从李清照的画像来看,她是位典型的瘦美人,感觉一阵风就能将她吹倒。大多后人认为,李清照是位才貌双全的女性。《宋史》评价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为“俊警异甚”。顾名思义,李清照的父亲是一位长相英俊的大帅哥,从遗传学的角度来看,女儿的容貌大多遗传父亲的基因。

正确的选择,

  ——————李清照《如梦令》

李清照生于书香门第,她的父亲李格非为着名学者,曾任礼部员外郎等职,博通经史,能诗善文,很受苏轼的赏识。母亲王氏亦工词翰,善文章。

图片 3

所以,李清照无疑是一位美女。李清照很小时候被人称作“才女”,李格非身在官场,交际应酬比较多,而他经常带女儿参加宴会。正因为李清照才貌俱佳,父亲才会带她走动交际。

就是能承担由此带来的后果。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话在李清照的一生也得到证明。宋朝的李清照生活在文化气氛浓厚的家庭里,父亲是文学家李格非,母亲是状元王拱辰之女,工于文章。所以李清照从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她是婉约派的代表作家,写了很多词。

由于她出身仕宦之家,自小生活优越,受到良好的文化教育,而且生性聪颖,勤奋好学。所以擅长于词,亦工于诗文,通晓音律,能书善画。她的父母都认为如果李清照是男儿身,考取功名犹如探囊取物。

李清照是婉约派的代表人物,她的词婉转优美,经常写一些女子闺房之事,人们想当然的就会认为李清照是一个柔弱的温婉女人。其实不然,李清照是一个男性化性格的女子,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女汉子。有几个原因可以说明这一点。

李清照和赵明诚结婚后,她曾作有《减字木兰花》一词,全词内容为:“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既然,李清照敢于和簪花媲美,足以见之李清照对自己的外貌还是比较满意和自信。李清照的美迎合了宋代人审美的标准,那就是“瘦”。纵观李清照的画像,她的五官端正,长相清丽,属于典型的小家碧玉。只是,后人只记得她的“哀愁”,而淡忘了她的“活泼”。后人们根据李清照的词藻描绘,大致画出了她的样貌。图中的李清照婉约秀丽,但是隐隐之中,透露出几丝哀愁。如图所示,李清照的美有一种特立独行地气质美,颇有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哪怕是留有遗憾,

  李清照18岁的时候,手持盛开的桂花,带着一阵幽香,粉面含春,步步生莲,嫁给了当时著名的才子赵明诚。赵家也是很富裕的家庭,夫妻俩过着很幸福的生活。赵明诚虽是个绣花枕头,但也会写一点词,所以两人经常交换作品来欣赏。赵明诚著有《金石录》,而李清照就写了《金石录序》。序中详细地记载了夫妻的共同生活和对书画金石的爱好。她的词多数描写闺中的生活、情趣及大自然的绮丽风光,真不愧为宋朝一代女词人。她写的词没有不好的。可赵明诚写得就没有她那么好了。他写的词从来就没有得过别人的夸奖,心里十分难受。某日,他眉头一皱,灵机一动,闭门写词,废寢忘食三日三夜,写成50首,再照抄了李清照的三句词:“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夹在自己的作品中。他知道黄花就是菊花,这三句是手法极为高明的佳句,所以抄了去。然后就拿给友人陆德夫看。陆德夫看了之后就说:“你这作品只有三句是好的,其余都是垃圾。”赵明诚激动得浑身发抖,忙问:“哪三句?”那人说:“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赵明诚听了,脸色发青,一言不发,转身就走,陆德夫问他去哪里,他说:“看看本城哪座楼比较高。”“干什么?”“好让我跳下去,就此了结残生。”陆德夫忙劝阻。赵明诚命虽保住了,但心里留下了阴影。想想也是,李清照词写得好,人又长得漂亮,丈夫若是个废物,自然会觉得有点危险。李清照身材苗条,一阵风都能把她吹倒,但性格坚强,不像是窈窕淑女。在士大夫们大力提倡封建礼教、控制妇女思想、扼杀妇女才能的时代,她不仅掌握了广博的知识,而且敢于干预闺房以外的事情。她曾献诗给赵明诚的父亲,当权的赵丞相。赵丞相说她“炙手可热心可寒”,所以说李清照是一个胆大包天的“花木兰”。这是她前半生的经历。

李清照的词委婉、清新,感情真挚。从李清照早期的作品中我们可以读出她对自由幸福的追求,她曾作《如梦令》,描述少女时代在济南的欢乐生活:

首先,她很喜欢喝酒,而且有些酗酒,别小看古代酿的酒,有时候度数还是蛮高的。她喜欢喝,酒量也大。经常在文章中写出来这一点,她的词流传下来的有3首,这其中提到酒的就有24首。心情好了要喝,心情不好也要喝酒,送别要喝酒,迎接归来更要喝酒。逢年过节是不必说,平时一个人也得小酌几杯。女人喝酒的挺多,但是时时都往醉了喝可不是小女人的作风。

李清照父亲

也不后悔。

  可是后来,金兵南侵,占据了北宋首都汴京(开封),北宋灭亡。李清照夫妇仓皇南渡,到处租房居住。不幸的是在公元1129年赵明诚在建康病故。从此,李清照单独一人经受国破家亡的痛苦,晚年过着凄惨的生活,天天都有感时伤乱、怀旧思乡的心情,这种心情在作品中也经常体现,如晚年所写的《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后来她在孤独寂寞中死去,死时手中握着一枝干枯的桂花,花枝上还有李清照的泪水。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再者就是李清照喜欢“打马”,也就是男人玩的一种赌博游戏,她还写过《打马赋》,引用的全是男人的典故。她喜欢谈论政事,虽说没有规定女子不可以讨论这些,但是很多人接受在朝堂上纵横的都是男人。她没有权利,但是她有文字,她希望用自己的语言、影响力,对时政产生影响,要是在现代,绝对是个女强人。她对丈夫的柔弱很是不满,赵明诚在做建康太守的时候,金兵来犯,他却弃城而逃,后来两人路过乌江。李清照脱口而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李清照可以说是家喻户晓的人物,这也和她家人的影响有关,对她影响最大的就是她的父亲。他的父亲是李格非,北宋的文学大家,从小天资聪颖,在文学方面有很大的天赋,后来高中进士,做了一名官员,起初的职务是参军。虽是军职却是那种出谋划策的人物。

1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李清照趣事

后来调任到其地方作教授,当时的宋朝有兼职其他官职的先例,当地官员看他清贫给他一个闲置官职让他兼任,李格非谢绝了,为人很是高风亮节、两袖清风。他依旧清贫却专心着述,渐渐的文以着世,后来文章被所赏识,着有《洛阳园名记》。

女子无才便是德。

那个时代的婚姻不能自主,像这样一位才情俱佳的女子要能通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找到一位如意郎君实非易事。也许是上天的怜悯,竟然为李清照安排了一段美满的姻缘。

李清照的姨母在清明前给李清照做了一件衣服,让她在清明可以穿着去踏青。那天李清照穿上这件衣服来到街上,看到一个老者正在卖一本《古金石考》的古书,这可是李清照渴望了好久也没有得到的古书啊。她马上询问老者这本书的价格,老者称这本书好歹也要卖个三十两。可是李清照浑身上下找了个遍,也才找到十来两银子。

后来朝廷设立一个就像如今的图书馆一样的机构,当然里边都是珍藏。当时的宰相命令李格非去担任,然而李格非拒绝了,违背了宰相的命令,被迫离开了朝廷。在返乡的路上碰到了行骗的道士,李格非识破了道术,给当地的百姓解除了一个危害,李格非返乡不久后,朝廷再次提招,让李格非担任礼部外员郎等官职。

对于这项优良传统,李清照从来都是不在乎的,父亲李格非也没有当回事,反而很用心的教她读万卷书。

李清照的如意郎君就是太学生、丞相赵挺之子赵明诚。李清照18岁时,在汴京与其结婚。

图片 4

此时的李清照已经长大了。在父亲的熏陶下,对于文学也表现出了极高的兴趣,不过紧随着由于李格非参与了党籍案而被罢官,从此家道中落,一蹶不起。

你们想让女人都低眉顺眼,哼,我偏不。

她与赵明诚,是封建婚姻制度下最幸福的一对,他们伉俪情深,琴瑟和谐,彼此都懂得欣赏对方,理解对方,支持对方,两人情趣相投,常投诗报词,恩爱非常。

情急之下,李清照转身跑到当店,把她姨母做给她的那件新衣服脱下就当了,当了二十多两银子,凑上她自己随身带来的十两银子,全部给了买书的老者,买下了那本书。而此时,李清照身上只剩下一件薄薄的单衣了。

被罢官之后,李格非一心专研东晋的文章,自己也领悟了其中的很高的造诣内涵,最终在六十一岁的时候正寝。而李清照也在这个时候成为一颗耀眼的明星并迸发。

17岁,李清照就凭一首《如梦令》走红东京:

赵明诚酷爱金石,在攻读经史之余,刻意研究金石学。当时赵明诚还是在校的学生,每月朔、望之时才能请假回家。因此李清照一方面帮助丈夫整理、考证、鉴别金石,一方面在闺中等待丈夫半月一次的相聚。

有一年重阳节的时候,赵明诚在外地做官,李清照写了一首《醉花阴》寄给丈夫。赵明诚收到之后,对妻子作词的技术十分赞赏。但他却又不甘屈居在妻子之下,于是关上门,经过三天三夜的闭门苦读,终于写出了五十阙词,并把他妻子的其中几句词也掺入进去。他把这些词拿给他的朋友陆德夫看。陆德夫看了之后,说:这些词中,有三句写得最好。赵明诚连忙问是哪三句。陆德夫说: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而这三句词,正是赵明诚加入他词作的李清照的三句话。

李清照趣事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图片 5

李清照和丈夫赵明诚都是文化人,经常在一起研究学问。他们常常玩一种小游戏,叫做赌书。就是一方出一段典故,另一方要说出折断典故出自哪里。赢的一方可以喝一杯茶,输的那一方不仅没茶喝,还要接受另一方的嘲笑。而事实上,赢的那个人通常是李清照,她赢了之后十分得意,导致把茶水都洒在了自己的衣服上。这就是清朝着名的诗人纳兰性德的诗句“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的典故。

李清照的姨母在清明前给李清照做了一件衣服,让她在清明可以穿着去踏青。那天李清照穿上这件衣服来到街上,看到一个老者正在卖一本《古金石考》的古书,这可是李清照渴望了好久也没有得到的古书啊。她马上询问老者这本书的价格,老者称这本书好歹也要卖个三十两。可是李清照浑身上下找了个遍,也才找到十来两银子。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一年重阳,李清照作了那首着名的《醉花阴》,寄给在外的丈夫:

朱淑真与李清照

情急之下,李清照转身跑到当店,把她姨母做给她的那件新衣服脱下就当了,当了二十多两银子,凑上她自己随身带来的十两银子,全部给了买书的老者,买下了那本书。而此时,李清照身上只剩下一件薄薄的单衣了。

知否?知否?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

在中国宋代,有两个才华横溢的女词人,她们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词。她们就是李清照和朱淑真。她们天赋才华,而且作词风格类似,所以后代经常把这两个人相提并论。

有一年重阳节的时候,赵明诚在外地做官,李清照写了一首《醉花阴》寄给丈夫。赵明诚收到之后,对妻子作词的技术十分赞赏。但他却又不甘屈居在妻子之下,于是关上门,经过三天三夜的闭门苦读,终于写出了五十阙词,并把他妻子的其中几句词也掺入进去。他把这些词拿给他的朋友陆德夫看。陆德夫看了之后,说:这些词中,有三句写得最好。赵明诚连忙问是哪三句。陆德夫说: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而这三句词,正是赵明诚加入他词作的李清照的三句话。

应是绿肥红瘦。**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图片 6

李清照和丈夫赵明诚都是文化人,经常在一起研究学问。他们常常玩一种小游戏,叫做赌书。就是一方出一段典故,另一方要说出折断典故出自哪里。赢的一方可以喝一杯茶,输的那一方不仅没茶喝,还要接受另一方的嘲笑。而事实上,赢的那个人通常是李清照,她赢了之后十分得意,导致把茶水都洒在了自己的衣服上。这就是清朝着名的诗人的诗句“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的典故。

这首小词自从问世以来,一直都是宋朝的文化名片。1000年后,还被人用做电视剧的名字和主打歌,再度翻红。

秋闺的寂寞与闺人的惆怅跃然纸上。据《嫏环记》记载,赵明诚接到该词后,叹赏不已,又不甘下风,就闭门谢客,废寝忘食三日三夜,写出五十阙词。

李清照,号易安居士,父亲李格非也是当时很有名气的文人,着有《洛阳名园记》。李清照的丈夫赵明诚也是当时名赫一时的文人。她和她的丈夫亲眼目睹了北宋王朝的巨变——靖康之耻,看到祖国山河破碎,国破家亡。不久之后,又遭受了丈夫病故的罹变。李清照从美好的幸福生活中一下子变得了孑然一身,她漂泊到了南方,过着凄苦的生活。

这位天才美少女,似乎一定要和世俗反抗到底。

他把李清照的这首词也混杂其间,请友人陆德夫品评,陆德夫把玩再三,说:“只三句绝佳。”赵明诚问是哪三句,陆德夫答:“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朱淑真,是新安郡开国侯汪刚的妻子,因为两人性格不合,所以长时间分居。晚年,朱淑真在尼姑庵里,伴随着孤灯,度过了人生最后的一段日子。

图片 7

不幸的是,这种幸福美满的生活没能维持多久,赵明诚的父亲赵挺和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因得罪权臣蔡京而被罢官。

两人的词都是以描写闺怨见长,但李清照的词主要以哀愁为中心,她虽然对丈夫和公公有些埋怨,却在字里行间,都仍表达出了她对丈夫深深的爱意。到了后期,赵明诚病逝,她的词风又开始转变成为对国家败落的感慨。而朱淑真,因为和丈夫婚后的生活不甚融洽,所以她的词,大多表现为一种愁苦之感。在感情内涵上,朱淑真的词要表达的内容,比李清照的词更为苦闷一些。

2

不久,赵挺便死于政治斗争中,赵家开始败落,赵明诚和李清照只得离开汴京,回到赵家的故乡青州。

在朱淑真死后,因为她的词颇多禁忌,用词也比较大胆,相对与李清照来说,她显得更为豪放一点,不为当时世人所接受。所以她的父母,就把她的词作都付之一炬。因此,现存朱淑真的词并不多,仅留下《断肠词》、《断肠集》等若干。

结婚后,丈夫赵明诚到外地游学,李清照常年独守空房,二人只能用书信传情,略表相思之苦。

赵明诚性情淡泊,屏居乡里后,更加潜心于金石书画的搜求研究,家中原有的一点积蓄,除了衣食所需之外,几乎全用于搜求书画古器。

有一次,她在信中向赵明诚吐槽:

赵明诚刚出仕时,就对李清照说过:“宁愿饭蔬衣简,亦当穷遇方绝域,尽天下古文奇字。”李清照深深理解丈夫的志趣,把他这种爱好,比作杜预的“左传”癖和王维的“书画”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