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武大郎娶潘金莲岂不是蛮拼的,《水浒传》中的潘金莲在很快就被武松一刀杀了

 读书文摘     |      2020-05-02

    其三,张大户送给武大郎的,武大郎或许存在侥幸心理,以为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其实驾驭不住潘金莲。

就这样,一个比《水浒传》中更风流更妖艳的潘金莲横空出世了。不论是在西门庆的眼中,还是在一般男人的心目中,潘金莲不是妓女,但比妓女更有诱惑力。因为,妓女花钱可得,潘金莲却要有一个鱼水之欢的偷情过程。这个过程是男人心底最痒的那一块。挠之则动,不挠则思。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正是男人们心中挥之不去的情结。

图片 1

    其三,武大郎无法自食其力,靠炊饼挣钱度日,养活家小,实在不容易。潘金莲貌美如花,自然开销也大,武大郎怎么能养得起。武大曾对武二郎诉苦道:“……我如今在那里安不得身,只得搬来这里赁房居住,因此便是想你处。”

从与潘金莲的“叉竿相遇”,到在王婆家中与之寻欢偷情,这些都是让西门庆找到了在青楼妓院所找不到的欢乐情趣。尤其是,武大被杀后,西门庆和潘金莲在县前街就明铺明盖了。此时的西门庆和潘金莲,既是奸夫与淫妇的狂热欢会,也是豪门和贫女的另类相持。潘金莲对西门庆说,“奴今日与你百依百随”,一时“枕边风月,比娼妓尤甚,百般奉承。”此时的潘金莲,与西门庆的关系,不仅仅是肉欲关系,已经发展到情爱关系了,甚至到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缠绵悱恻的地步。其实,早在西门庆借着拾箸去她绣花鞋上捏一把之时,聪明的潘金莲看出了这个男人就已钟情于己,“官人休要罗唣!你有心,奴亦有意。你真个要勾搭我?”就这样,潘金莲心甘情愿地投入西门庆的怀抱。与潘金莲偷情时的温馨和浪漫,这是西门庆在青楼寻欢作乐时所难以享受到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天上不会掉馅饼,馅饼越大,陷阱也就越深。武大郎不该娶潘金莲为妻,不管这种肥皂泡有多鲜艳,到最后肯定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图片 2

其一,相貌不合适。武大郎的相貌丑陋,身不满五尺,面目生得狰狞,头脑可憎。清河县人见他生得短矮,起他一个诨名,叫做“三寸丁谷树皮”。而潘金莲长相漂亮,到底多漂亮,西门庆一生阅人无数,是这样评价的:是个生的妖娆的妇人,先自酥了半边,那怒气直钻过爪洼国去了,变作笑吟吟的脸儿。连武松也对潘金莲的容貌赞不绝口:“眉似初春柳叶,常含着雨恨云愁;脸如三月桃花,暗藏着风情月意。纤腰袅娜,拘束的燕懒莺慵;擅口轻盈,勾引得蜂狂蝶乱。玉貌妖娆花解语,芳容窈窕玉生香。”

图片 3

图片 4

其三,武大郎没有娶潘金莲的资本。自从武大娶得那妇人之后,清河县里有几个奸诈的浮浪子弟们,却来他家里薅恼。武大郎既没有本事挣钱营生,也不能保护自己娘子不受侮辱。

    这样一个标致的女人,武大郎如何敢娶回家?要知道丑妻洼地破棉袄,这是人生三宝,何况武大郎自己还是一个粗俗不堪的人。

《金瓶梅》中的潘金莲是怎么产生的呢?那是在明朝中后期,从当朝皇帝到文人名士,大都对青楼妓女趋之以鹜,一时污染了社会风气。正德皇帝千里寻妓,满朝震惊却又无可奈何。嘉靖、隆庆时房中术盛极一时,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卷二十一《佞幸》记载:“隆庆窑酒杯茗碗,俱给男女私亵之状。”江南名士何元朗宴客时公然以妓鞋行酒。文坛泰斗、“后七子”领袖王世贞“作长歌以记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而在社会上,流行淫艳不堪的《山坡羊》、《锁南枝》,达到“虽儿女子初学言者,亦知歌之”的程度,这就好比一个三岁的孩童都知道哼唱十八摸。在这种环境中,《金瓶梅》问世了。

其四,天上不会掉馅饼,当潘金莲下嫁给武大郎后,武大郎喜欢的屁颠屁颠的,不知进退。潘金莲本是张大户的使女,因为长相漂亮,人又年轻,因此张大户想要包养。张大户年龄太大,潘金莲从心里看不上他,因此只是去告主人婆,意下不肯依从。那个大户以此恨记于心,却倒赔些房奁,不要武大一文钱,白白地嫁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