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是发展大文豪苏轼的豪放风格,他以诗为词

 读书文摘     |      2020-04-15

宋词的境界之一:日月同辉

苏东坡的诗词在当时就享有盛名,很多人找他讨墨宝珍藏,加上他的书法也很有造诣,当时人人都以能背苏东坡的文章为骄傲。

姜夔,生长的那个时代,让人灰心失望,而他,甘于做一个江湖游士,他用新的曲调写出来的旧情,借旧的故事道出新的心情,造就了他变俗为雅的“清空”词境,成就了他一生的名声。

此外,戏剧艺术在宋朝也开始盛行起来。从1959年在山西侯马金代董氏坟墓里发现的一座戏台模型看来,当时舞台设置已相当完备,上边五个角色正在“作场”,末、旦、丑、净全有,神态逼真,可以说是相当成熟的舞台艺术。当时宋朝境内流行的有傀儡戏、影戏和杂剧。傀儡戏即木偶戏,种类很多。影戏最初是用纸剪成的,后来用皮,所以也称皮影戏。杂剧是从唐代的参军戏发展演变来的,唐代参军戏的角色只有两个,主角叫参军,配角叫苍头,情节一般比较简朴。宋代的杂剧,继承了参军戏讽刺现实的精神,但情节比较复杂,角色也增加到四五人以至七人之多。

北宋着名词人,是第一位对宋词进行全面革新的词人, 也是两宋词坛上创用词调最多的词人。柳永大力创作慢词,将敷陈其事的赋法移植于词,同时充分运用俚词俗语,以适俗的意象、淋漓尽致的铺叙、平淡无华的白描等独特的艺术个性,对宋词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仲殊僧,曾住苏州承天寺、杭州吴山宝月寺,存词近五十首,有《宝月集》传世。苏轼曾为仲殊僧好友,常与往来,《东坡志林》言:“此僧胸中无一毫发事,故与之游。”仲殊常以词之静穆而深入地观照世界,如《诉衷情·宝月山作》:“清波门外拥轻衣,杨花相送飞。西湖又还春晚,水树乱莺啼。闲院宇,小帘帏,晚初归。钟声已过,篆香才点,月到门时。”《诉衷情》:“涌金门外小瀛洲,寒食更风流。红船满湖歌吹,花外有高楼。 晴日暖,淡烟浮,恣嬉游。三千粉黛,十二阑干,一片云头。”这种澄爽空灵的禅境心韵,使人有身临其境般的亲切感受。再如《踏莎行》:“浓润侵衣,暗香飘砌。雨中花色添憔悴。凤鞋湿透立多时,不言不语恹恹地。眉上新愁,手中文字,因何不倩鳞鸿寄。想伊只诉薄情人,官中谁管闲公事。” 明陈霆《渚山堂词话》说:“僧仲殊好作艳词”,其实冷眼静观,其中暗藏着一种戏谑机锋之意。

【宋词名家】

此词写的是对合肥恋人的怀念,词人却将满满的思念放置在江上浩渺的烟波中,用广阔的背景中和了那份原本魂牵梦萦的想念,一种高雅的情趣营造了一种独特的清冷。

宋词题材广泛,并先后出现了婉约派和豪放派等多种艺术风格。在表现手法上也更加多样化,抒情写景之外,重铺叙和议论,以诗为词,甚至是以文为词。此外,在形式上,由宋初的以写小令为主,发展为多写慢词,还创制了不少新的词调。

北宋大文学家,苏轼对词进行了大刀阔斧的开拓和变革,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无论是内容的拓展,还是形式的新化;无论是风格的突破,还是人生的超越,苏轼都以其极大的热情、卓越的才能进行了不懈的追求和努力。从而极大的提高了词的艺术品位,提高了词的文学地位,强化词的文学性,弱化词的音乐性,使词从音乐的附属品转变为一种与诗具有同等地位的独立的抒情文体。把词引入文学殿堂,从根本上改变了词史的发展方向,树立了词史上的里程碑,大大促进了宋词的发展,使宋词进入鼎盛时期。这就是苏轼对词所作出的最杰出的贡献,至今仍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炎黄子孙。

词产生于宴乐。用佛曲道乐,演唱一些佛经或道经,形成了词最初的正宗之源。当填词者以佛、道之境界,来观照宇宙万物的时候,便表现出一种禅境心韵。这种具有“善”与“美”神性内涵的圣洁意蕴,几乎弥漫在浩瀚的全部宋词菁华之中。

当时著名的词人晏殊当上宰相之后,碍于身份,对他以前所做的词都矢口否认。宋朝有很多艳妓,她们也是懂得欣赏词曲的人,因而宋词的流传和推广,也有她们的功劳。

 作清淡语言,独特表现——词作曲调的冷寂

图片 1

图片 2

白石道人精通音律,注重词法,依调填词或自创新调,均格律严密,音节谐婉,其“自制曲”多为因词谱曲,声情并茂,词的音乐美和词人的情感律动,呈现出一种高度的和谐。

李清照生于山东章丘,七十一岁逝于临安,与济南历城辛弃疾合称“济南二安”。她的父亲李格非是齐鲁地区的著名学者、散文家。母亲王氏知书善文,丈夫夫赵明诚为吏部侍郎赵挺之子,是有名的金石考据家。在这样的家庭中,李清照生活优裕,也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早年她的词都能看到这种安逸环境的影响,文风清新,富有情趣。“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正是这一时期的写照。

走美成旧路,超凡雅化——题材内容的清冷

李清照,号易安居士,齐州章丘人,是南宋初年着名的女词人。她的词以委婉含蓄、风格清新着称,为婉约派的代表人物。由于生活的巨大变化,她的词以宋室南渡为分界,有前后期的不同,前期词的基调欢乐明快,后期词充满着身世飘零、国家兴衰之感。

图片 3

李清照善于以委婉曲折的笔调,表现心中复杂微妙的情感变化,准确地表达出一种女性特有的深婉细腻的心理状态,和心中稍纵即逝、难以言传的真切感受。她的词多愁善感、缠绵凄婉,沉郁悲凉,真实地展现出情感历程和内心的世界,具有丰厚的情感内涵,向来被视为“婉约正宗”,李清照是中国的古代文学史上艺术成就最高的一位女性词人。

随着词在宋代的文学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词的内涵也不断地充实提高。“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这种边塞词的出现,使只闻歌筵酒席、宫廷风情、脂粉相思的世人一新耳目。到了苏东坡时,首开豪放词风,“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这样大气磅礴的作品,让宋词不再是文人士大夫寄情娱乐的工具,更寄托了当时的士大夫对时代、对人生乃至对社会政治等各方面的感悟和思考。从苏词之后,宋词彻底跳出了歌舞艳情的窠臼,成为可与唐诗相提并论的文学艺术。

同样是一样的题材内容,词人摒弃柔弱,纵管失意,写出之作也是渗透着冷冷的韵味。如《小山重令·赋潭州红梅》,此词从题序看来是咏梅,却实际上把恋情与咏物结合一起,造就了深远意味。上片写梅花,写其姿态,梅花的影子“浸愁漪”,别是一番韵致;“东风冷,香远茜裙归”,此句在最后道出了词人的怀人,一个“归”字耐人咀嚼,一个“冷”字把思念的柔情消磨了。又如《杏花天影》:

图片 4

宋词发出于心,从语言上,词人更甚于用清新自然的文字描述内心的情感,少了汉赋魏晋文学中词凿华丽的富丽之感。宋词的文字逐显得能切入人心。从内容上,早期宋人用词抒发的是小情,如伤春悲秋之类,到柳永时宋词的体裁开始增多,到苏轼词真正开始无所不言,无意不抒,成为与唐诗并举的文学。任何感情和生活都可用宋词书写。从艺术上,宋词的节奏感和音律感更能表达人的感情起伏的旋律,长短句的形式,更易使人掌握和感情寄托。宋人现实感和忧患意识强烈,但往往能用超脱的处事心境解决内心矛盾,词的格调多是直输胸意,真情流露,比其他文学更真实。

陆游是位隐士。他的隐逸,是志士之隐,这从他的《鹧鸪天》(二首)中隐约能够感受到:《鹧鸪天》(一):“家住苍烟落照间,丝毫尘事不相关。斟残玉瀣行穿竹,卷罢黄庭卧看山。贪啸傲,任衰残,不妨随处一开颜。元知造物心肠别,老却英雄似等闲!”;《鹧鸪天》(二):“懒向青门学种瓜,只将渔钓送年华。双双新燕飞春岸,片片轻鸥落晚沙。歌缥缈,木虏呕哑,酒如清露鮓如花。逢人问道归何处,笑指船儿此是家。”他曾在《鹊桥仙》中,以渔夫自比,此正是他自己隐逸情怀之写照:“一竿风月,一蓑烟雨,家在钓台西住。卖鱼生怕近城门,况肯到、红尘深处?潮生理棹,潮平系缆,潮落浩歌归去。时人错把比严光,我自是、无名渔父。”

但是在哲宗时期,他被远贬惠州,再贬儋州,于是有了“若问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的说法。苏东坡的性格豪爽,作为杰出的词人,他开辟了豪放词风,同辛弃疾并称为“苏辛”。

随父奔忙,父逝后,寄居已出嫁的姐姐家,在江湖奔波,渺茫暗淡的前途,让这个贫病交加的江湖人士,对清凉苦寒有着属于他自己的深刻感受——他的人生“清空”——没有功名,寄人篱下,流浪江湖;他的词,便留下了耐人琢磨的清空意境。

柳永,字耆卿,福建崇安人,是北宋词坛上影响最大的词人之一。他发展了长调的体裁,善于用民间俚俗的语言和铺叙的手法,组织较为复杂的内容,用来反映当时的社会生活。他的词作具有浓厚的市民气息,风行一时。

导读:宋词是一种新体诗歌,宋代盛行的一种汉族文学体裁,标志宋代文学的最高成就。宋词句子有长有短,便于歌唱。因是合乐的歌词,故又称曲子词、乐府、乐章、长短句、诗余、琴趣等。始于汉,定型于唐、五代,盛于宋。宋词是中国古代汉族文学皇冠上光辉夺目的明珠,在古代汉族文学的阆苑里,她是一座芬芳绚丽的园圃。她以姹紫嫣红、千姿百态的神韵,与唐诗争奇,与元曲斗艳,历来与唐诗并称双绝,都代表一代文学之盛。后有同名书籍《宋词》。宋词的代表人物主要有苏轼、、李清照。

《浪淘沙》(一):“城里久偷闲,尘浣云衫。此身已是再眠蚕。隔岸有山归去好,万壑千岩。霜晓更凭阑,减尽晴岚。微云生处是茅庵。试问此生谁作伴,弥勒同龛。”

后来人一般将宋词分为婉约派和豪放派。婉约派的代表人物有李清照、柳永、秦观等。豪放派的代表人物有辛弃疾、苏轼、陈亮等。

在题材内容上,姜夔没有什么新意,写的大多是记游、咏物之作,可以说是“沿着周邦彦的路子写恋情和咏物”。其实,历来恋情与咏物都是词人所爱,只是词人们都各怀心思,词坛上便百花齐放了。

南宋后期,以姜夔为代表的一批词人,开始讲究章法、音律,文学史上称为格律词派。姜夔的词常常将咏物和抒情结合在一起,写得含蓄深婉,空灵细密,代表作是《扬州慢》。

南宋爱国词人,辛弃疾艺术风格多样,以豪放为主,曾上《美芹十论》与《九议》,条陈战守之策。现存词600多首,其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词,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处。

朱敦儒在南渡之前,身为一名太平之世的布衣高士,性情清高狂放,词也以超脱尘世、笑傲王侯为主;南渡之后,朱敦儒词的境界遂变,词风沉郁苍凉,忧国伤世,为一代悲凉之音。他的词作也一扫北宋末年绮靡雕琢之习,承东坡豪放派词风,继而自成一家风格,抒情言志,旷达超逸,被称为“朱希真体”。他晚年退隐后,词亦发生了一些变化,多写隐逸生活情趣,风格清旷闲淡。

【宋词略说】

道深邃意境,空灵神韵——意象群的冷空

宋朝文学的主流是词。词源于民间,始于唐,兴于五代,而盛于两宋。词在宋代文坛上占据着主导地位,与唐诗前后相辉映,有“唐诗宋词”之称,对后代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宋词数量巨大,近人唐圭璋编的《全宋词》收录词人1330多家,作品有19900多首。

千载以降,儒家“雅正”的审美观念,一直成为历代文人创作的中正标准。这种标准,主张文学应具有“兴、观、群、怨”的社会功用,表现上应含而不露、委婉得体,称之为“温柔敦厚”。

李清照
中国历史上有记载的女文人不多,李清照算是影响比较大的一位。她生活在北宋和南宋交替的时代,因为主要作品在南宋,所以被划为南宋杰出女词人。

幽寂,乱蛩吟壁,动庾信清愁似织。沉思年少浪迹,笛里关山,柳下坊陌。坠红无信息,漫暗水涓涓溜碧。飘零久,而今何意,醉卧酒垆侧!

话本在中国文学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元明以来的一些章回小说很多就是在宋代话本的基础上逐渐发展而成的。

吕渭老也是一位高人隐士,他的词作《卜算子·渡口看潮生》,可见其心境志向:“渡口看潮生,水满蒹葭浦。长记扁舟载月明,深入红云去。荷尽覆平池,忘了归来路。谁信南楼百尺高,不见如莲步。”

词原本是流行于市井酒肆之间的一种通俗艺术,唐诗风姿绰约的时候,词不过是一个隐匿在花街柳巷的小女子。晚唐五代时期的《花间集》中,已经有了词这个小姑娘的美丽身影,但这时的词还仅限于描写浮华的生活,是一种风尘女子的小气和妖艳,好看但是不经看,“思想觉悟不高”。

在白石的词作中,往往是浅白的语言,加之以独特的表现手法,配合题词内容,“清空”便油然而生。

宋朝除了大量的词作外,还发展了新的文学形式:话本小说。话本小说萌芽于唐代,当时称为“说话”和“市人小说”。到了宋代,随着城市的日趋繁荣,适应市民阶层文化娱乐生活需求的“说话”成为当时重要的文学形式之一。宋时的“话”是故事的意思,“说话”就是讲故事,说话的底本就叫“话本”。说话的内容,有说经、讲史、小说,其中以小说最受欢迎。宋代话本流传至今的有《大唐三藏取经诗话》、《三国志平话》、《五代史平话》、《大宋宣和遗事》以及《京本通俗小说》等。

岳飞的词风,属典型的豪放一派。虽然传世的词作甚少,但他仰天长啸、豪气干云、壮怀激烈的《满江红》,却是脍炙人口、千古留传,在词史上具有独特的位置。

中原沦陷后,李清照与丈夫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她随身携带的书画财宝渐渐典当和失散,丈夫明诚病死,更是让她境遇孤苦。坎坷的遭遇让她的性情也发生了变化,她的诗文感时咏史,词也与前期迥异。“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她的生活变得困苦,思想上也很孤独,真是“怎一个愁字了得”。

 赋成一曲清空词——白石道人之词境

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齐州历城人。他既是南宋着名的爱国志士,又是开创一代词风的杰出文学家。他继承和发展了苏词的豪放风格,并吸取了丰富的民间语言,采用了大量的散文化词句,笔力雄健,风格多样,开拓了词的境界。他创作的词很多,现存的《稼轩词》共有六百多首,是两宋词人中作品最多的一个,内容非常广泛。

北宋词至大晟词人,完成了宋词的“雅化”进程,为南宋风雅词的创作,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不过,苏东坡也有很多婉约的作品,如悼念亡妻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这样的作品也是婉约词中的精品。

“冷红叶叶下塘秋,长与行云共一舟。零落江南不自由,两绸缪,料得吟鸾夜夜愁。”《忆王孙·番阳彭氏小楼作》这首词是姜夔难得的怀念妻子的词作。词短小精悍,却开篇“冷红”的意象,把整首词带到了情真意切的回味中,“冷”与“秋”结合起来,又把漂泊的“舟”引进来,最后还把象征夫妇的“鸾凤”放在末尾,这一连串的意象构成完整的怀念愁绪,却因为词人选用的意象都与“冷”挂钩,这么一来,全片词读来便是白石内心的凄冷与孤寂。

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四川眉山人。他是北宋的文坛领袖,能诗善词。他以诗为词,不仅用诗的某些表现手法作词,而且把词看作和诗具有同样的言志和咏怀的作用。苏词富有幻想的浪漫精神和雄浑博大的意境,表现出豪迈奔放的个人性格及其乐观处世的生活态度。他是宋词豪放派的创始人,其代表作有《水调歌头》、《念奴娇﹒赤壁怀古》等。

苏轼的豁达,稼轩的豪迈,李清照的婉约……各占其美。宋人的豁达总有几分无奈在里面,无论“身健在,且加餐,舞裙歌版尽清欢”,还是“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都有些消极意味,纵然把酒言欢,仍旧心有所恨。最喜欢的还是晁冲之的《临江仙》:

苏东坡
苏轼早于李清照,是北宋时期的文人。他有很多头衔——著名文学家、书画家、散文家、诗人、词人,等等,他还是文学家苏洵的儿子,唐宋八大家之中有其父苏洵、其弟苏辙和他自己,苏家是宋朝有名的文人家庭,围绕在他们周围的还有一群著名的文人。

 他,是与辛弃疾同时代的词坛领袖,但两人的词作风格却是迥异的,一个是发展大文豪苏轼的豪放风格,一个是“继苏轼之后又一难得的艺术全才”,两个词人站在南宋的词坛,造就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难怪,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甲稿序》写道:“君之于词,于五代喜李后主、冯正中,于北宋喜永叔、子瞻、少游、美成,于南宋除稼轩、白石外,所嗜盖鲜矣。”

如同唐朝出现了诸多大诗人一样,宋朝亦出现了为数众多的词作大家,如晏殊、柳永、苏轼、李清照、辛弃疾、姜夔等。

这时宋词的内容,主要是以表现伤春悲秋、离愁别绪、风花雪月、男欢女爱等为主,其主流倾向正是当年被孔子屏弃为淫靡的“郑声”一流。这种曲词,只有表层次上的享乐生活追求,而没有更深层的意蕴供回味,与风雅背道而驰。

诗属于唐朝,词属于宋朝。既然是唐诗的高峰是无法超越的,那么宋代的文人就另辟蹊径,从词的创作上树立自己的风格。宋词可以与唐诗媲美的,虽然其也有很多豪迈、大气的作品,但宋词还是带上了宋朝的气息,犹如一朵栀子花,并不招摇,依然美丽。

一个个色调灰暗的意象,为词作的“清空”增添了有力的一笔,虽是恋情咏物之作,却不失疏朗开阔,使词作笼罩在“清空”的意境中。

宋初晏殊、欧阳修等人,创作了一些宋词小令,高远疏俊,别具一种雍容富贵的气度。节奏平缓舒徐,语言雅致文丽,显示出一种高雅的文人气质,使宋词趋向于典雅净洁。

宋代初期,词沿袭了这种风格,辞藻华丽、情感细腻。这时候的代表人物是柳永,他曾因写“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而得罪了仁宗皇帝,一生郁郁不得志,流连于歌坊青楼之间,所谓“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当时的词还只是下流的文学,不登大雅之堂。

美成“唯言情体物,穷极工巧,故不失为第一流之作者”,周词的主要题材是咏物,精心创作,对词作追求规范的艺术性,处处显得规整,也使后人有门径可以依循;而姜夔之词,虽也有法度,却比周邦彦更加脱俗,越发雅化。白石写的恋情词,我们看不到爱恋缠绵温馨的细节,所感受到的只有伴随着离别的苦苦相恋,浓浓思念;其咏物词,是借物言志,写的更多是对失意人生的喟叹,对国事的感慨。两类题材的词,在白石的手中,变得超凡脱俗。恋情之作,避于艳媚,写男女情事、女子容貌,处处见清雅;咏物之词,从感慨时事、抒发身世到山水记游、交友咏怀,乃至赏梅咏物,都是写得风雅别致。

有时候真的很羡慕古人。没有发达的现代科技干扰心灵的宁静,交通不便反而平添许多诗意。“日暮酒醒人已远,满天风雨下西楼”,这意境如今也只能在诗里寻觅了。

白石,在选取题材内容上,没有任何的拓展,却在雅化词作的同时,把恋情与咏物的题材转换成了“清冷”的内容,为他词作的“清空”奠定了基调。

南渡之后,朱敦儒词风骤变,多悲凉之音,格调亦沉郁苍茫。晚年,他又重新回归到隐逸的生活,词风也变得清旷闲淡,被称为“朱希真体”。他的词《好事近?渔父词》(六首)、《樵歌》(《太平樵唱》)等,展现的正是他这一时期的心境:“摇首出红尘,醒醉更无时节。活计绿蓑青笠,惯披霜冲雪。晚来风定钓丝闲,上下是新月。千里水天一色,看孤鸿明灭。”

他依旧写继温韦、柳永、美成的柔媚,却借用了“江西诗派清劲瘦硬之键笔”,把嫣媚化作高雅清淡,创造出一种淡雅的冷寂。

姜夔继承了周邦彦词的炼字琢句为文态度,又将诗法移入词中,使词的语言呈现出一种雅化与刚化趋向。他既用江西诗派的瘦硬之笔,去拯救大晟词人一派的软媚,同时又用晚唐诗的绵邈风神,去拯救豪放词派粗犷的流弊,使宋词的语言变得峭拔凝练,清刚醇雅,并常将词之语言变熟为生,化俗为雅,转实为虚,有传神入微之功。

亭皋正望极,乱落江莲归未得,多病却无气力。况纨扇渐疏,罗衣初索。流光过隙,叹杏梁双燕如客。人何在?一帘淡月,仿佛照颜色。

宋词的境界之六:人生咏叹

白石喜好音乐,精通音律,擅长自度曲,他因词制曲,词本身的情感流动便在谐婉的音乐节奏中展现,改造和创制的新曲调,把诗情带到了冷寂的空间。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