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给李林甫,唐玄宗天宝二年

 读后感大全     |      2020-04-05

    那是在天宝六年,唐玄宗已经由前期的励精图治,进入了后期的昏庸无能。这一年,举行科举考试,意在网罗天下才子。而赴考的人,也和往年一样,熙熙攘攘,不计其数。而最后的结果,令人大跌眼镜:一个都没考上。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这两个手下看到有个叫张倚的人近来特别得玄宗的青睐,刚好张倚的儿子张奭也参加了这次科举考试,为了巴结张倚,于是将他儿子张奭列为第一名。

参加这次考试被愚弄的除了诗圣杜甫之外,还有着名诗人高适和元结。碰上李林甫这样的主考官,就算是才高八斗也只有徒唤奈何了。

    对于深受儒家文化熏陶的文人来说,这种事并非不可能发生。再昏暗的年代,也总有那么一些人,不顾自己安危,一心报国。李林甫之流,最怕的也是这种人。所以,一来担心自己地位受威胁,二来担心外人接触唐玄宗,会生出变故,所以李林甫干脆就来个釜底抽薪,一个都不要,把危机扼杀在摇篮中。

零录取率的考试。公元746年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初到长安求官,当时唐玄宗正沉湎盛世的繁华和温柔的富贵梦里,已经懒得亲自处理政事,把“外朝”交给李林甫,“内朝”交给高力士。第二年,即公元747年,杜甫等一大批当时杰出的才子参加玄宗为选拔人才而设的“制举”考试。

李林甫在相位上一呆十九年,比唐玄宗时代的任何一位宰相都长。在他登上宰相之位后,做的相当有名的一件事就是处心积虑地防止人才被挖掘,以免对他的地位形成威胁。于是,当玄宗的年号由“开元”改作“天宝”之后,很多事渐渐变了。

尚书省担任考官的自然是宰相李林甫,结果千里迢迢、满怀希望来参加“制举”考试的士子,全部名落孙山。居然没有一个人被录取,开创了中国科举史上天大的笑话。更令人稀奇的是,李林甫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冒天下之大不韪,厚颜无耻地向玄宗上表称:天下贤士都已经在为国报效而没有遗漏,圣朝无隐者,人尽其材、物尽其用,尧舜汤禹上古之明君亦不过如此!

    而在这场考试中,有一个名垂青史的才子,却不幸中枪了,他就是杜甫。本来赴京赶考的他,信心满满,哪料到参加的,竟是一场早就预定零录取的考试!不管他多有才华,这场一开始就注定是悲剧的考试,也不是他个人之力能扭转的。

当时担任主考官的是李林甫,他是当朝宰相,但却是个嫉贤妒能的小人,对于朝中百官才能和功业在自己之上而受到玄宗宠信或者官位要超过自己的人,一定要想方设法的除去,像张九龄、严挺之、贺知章、李邕、李适之、房绾等一大批杰出人物都受到了李林甫的迫害甚至暗杀。

但是不满归不满,却没有人有机会对唯一能够公正裁定此事的皇帝大人申述,因为当时满朝文武在李林甫的专权下噤若寒蝉,所谓的“诤臣杜口为冗员,谏鼓高悬作虚器”就是唐人在形容这种局面的。

图片 1

    换言之,录取率为零。这种事儿,还是破天荒头一遭。

架空宋高宗赵构,独掌朝纲,“由是中外大权尽归于桧,非桧亲党及昏庸谀佞者,则不得仕宦,忠正之士,多避山林间。”不但如此。

唐玄宗闻言当即下令,亲自接见被录取的考生,进行复试。复试的结果让人目瞪口呆:新科状元,一位叫张奭的人,手持试纸,冷汗直流,最后居然连一个字都没填上,交了白卷。当时的人们送给这位交白卷的状元一个称呼,叫做“曳白”。

从隋文帝创制科举考试制度以来,历代的科举考试都是统治者揽延人才一种手段。

    唐玄宗听着,也乐了。天下升平,英雄尽为己用,还有什么比这更高枕无忧?

图片 2

结果出来,自然天下哗然,因为当时科举录取率奇低,整个大唐帝国的科举考生一万多人但只录取六十四人,淘汰率之高堪比如今的特种兵选拔,连我们的诗圣杜甫、大历十才子之首的钱起都曾有过落第的经历,名不见经传的张奭何德何能能得第一呢?

李林甫任相19年,把持朝政,打击政治异已,尤其对有可能对自己权力形成威胁的士子更加严加防范,为此不惜上演了一出贻笑古今的大笑话。

    最可悲的,不是零这个数据。而是当这个数据出炉后,身为一把手的唐玄宗,竟然没意识到身处危急中,以至于危机恶化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尤其嫉恨因为文学才能而得到封赏进官的士人,害怕朝外的贤士得以接触皇帝的机会,上书揭露他的本来面目,痛陈他的奸恶。

但是这件事后来让安禄山知道了,当时正处心积虑希望取得玄宗信任的安胖子当即将人们的这种不满情绪告知了唐玄宗,这才有了那次处理结果,揪出一个千古罕闻的“白卷状元”。

相对而言,唐代的科举考试制度还算公允公平,它改变了魏晋南北朝以来“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的用人体制,让更多的草根阶层知识分子参与到政治活动中来。科举制度并非完美无缺,漫长的科举历史长河中难免会发生一些荒唐可笑的事情。唐玄宗天宝年间的一次“零录取”事件,至今仍是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