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园林的兴废可以看出洛阳的盛衰,都以洛阳这块中心地段为指标

 读后感大全     |      2020-03-27

    这是一份极其悲观的关于北宋楼市的报告书,李格非老师的身份虽然和这些豪华楼盘捆在一起,但没有违心唱多,而是客观地提出了自己的担心。什么叫专业眼光?什么是叫人文精神?这就是。

作品简介《书洛阳名园记后》是《洛阳名园记》一书的后记。本文论证从洛阳的盛衰可以看出国家的治乱,洛阳园林的兴废可以看出洛阳的盛衰。用一句话来说,洛阳园林是国家治乱兴衰的晴雨表,指出《洛阳名园记》不是白白写的,对朝廷的腐败提出了强烈的忠告,表现了作者对衰微的国势的清醒认识和深刻忧虑,简直是在敲警钟!作者是借唐讽宋,用意十分清楚。全文从洛阳处天下的险要写起——洛阳居于中原,依仗崤、渑之险峻,是秦、陇、赵、魏问的要道,所以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因而强调洛阳的盛衰是天下治乱的标志。第二层以唐朝贞观、开元之间高官贵族兴建千余所公卿名园的史实,论述“园圃的兴废是洛阳盛衰的标志”,最后更进一步推论“洛阳的盛衰是天下治乱的标志”。作品原文书洛阳名园记后洛阳处天下之中,挟崤、渑之阻,当秦陇之襟喉,而赵魏之走集,盖四方必争之地也。天下当无事则已,有事则洛阳先受兵。予故尝曰:“洛阳之盛衰,天下治乱之候也。”方唐贞观、开元之间,公卿贵戚开馆列第于东都者,号千有馀邸。及其乱离,继以五季之酷,其池塘竹树,兵车蹂践,废而为丘墟;高亭大榭,烟火焚燎,化而为灰烬,与唐共灭而俱亡,无馀处矣。予故尝曰:“园囿之兴废,洛阳盛衰之候也。”且天下之治乱,候于洛阳之盛衰而知;洛阳之盛衰,候于园囿之兴废而得。则《名园记》之作,予岂徒然哉?呜呼!公卿大夫方进于朝,放乎一己之私意以自为,而忘天下之治忽,欲退享此乐,得乎?唐之末路是矣。(选摘自《洛阳名园记》,题目为编者加)作品注释(1)挟(xié):拥有。(2)崤(xiáo):崤山,在河南洛宁县西北。(3)渑(miǎn):渑池,古城名,在今河南渑池县西。崤山、渑池都在洛阳西边。(4)受兵:遭战争之苦。(5)开馆列第:营建公馆府邸。(6)五季:五代(指五代十国时期)。(7)候:征兆。(8)徒然:白白地。(9)进于朝:被朝廷提拔任用。(10)治忽:治世和乱世。文学常识积累李格非,字文叔,山东济南人,宋神宗、哲宗前后(约11世纪)在世。进士,官至礼部员外郎。文章写得健迈凌厉,受到过苏轼的赏识。一生著作颇丰,著有文集45卷(据《文献通考》),但现仅存《洛阳名园记》。《洛阳名园记》记述了北宋洛阳19座花园的情况。阅读提示这是《洛阳名园记》一书的后记。后记一般交代写作缘由和经过,很难有振聋发聩之语。而本文论证从洛阳的盛衰可以看出国家的治乱,洛阳园林的兴废可以看出洛阳的盛衰。一句话,洛阳园林是国家治乱兴衰的晴雨表,指出《洛阳名园记》不是白白写的,对朝廷的腐败提出了强烈的忠告,表现了作者对衰微的国势的清醒认识和深刻忧虑,简直是在敲警钟!作者是借唐讽宋,用意十分清楚。“唐之末路是矣”不就是一种警示吗?“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宋朝统治者当然不会理会一个进士的批评和忠告,衰微的国势已难以逆转。过了不久,北宋覆灭,洛阳沦陷,繁丽多姿的众多洛阳名园顿然变成废墟。作品译文洛阳地处全国的中部,拥有崤山、渑池的险阻,算是秦川、陇地的咽喉,又是赵、魏争着向往的地方,是四方诸侯必争之地。天下如果经常太平无事也就罢了,一旦有战事,那么洛阳总是首先遭受战争。为此我曾说过:“洛阳的兴盛和衰败,是天下太平或者动乱的征兆啊。”正当唐太宗贞观、唐玄宗开元盛世时,公卿贵族、皇亲国戚在东都洛阳营建公馆府第的,号称有一千多家。等到后期遭受动乱而流离失所,接着是五代的惨痛破坏,那些池塘、竹林、树木,被兵车践踏,变成一片废墟。高高的亭阁、宽大的楼台,被战火焚烧,化成灰烬,跟唐朝一起灰飞烟灭,没有留下一处。我因此曾说:“馆第园林的繁盛或毁灭,就是洛阳兴旺或衰败的征兆啊。”况且天下的太平或动乱,从洛阳的兴衰就可以看到征兆;洛阳的兴衰,又可以从馆第园林的兴废看到征兆,那么《洛阳名园记》这作品,我难道是徒劳无益、白费笔墨的吗?唉!公卿大夫们正被朝廷提拔任用,放纵一己的私欲,为所欲为,却忘掉了国家的太平或动乱的大事,想以后退隐了再享受这种园林之乐,能办得到吗?唐朝最后覆灭的情形就是前车之鉴啊!作者简介李格非(约1045~约1105年)北宋文学家。字文叔,山东济南历下人,女词人李清照父。李清照《上枢密韩公诗二首》诗序中称“父祖皆出韩公门下”,可知其父祖辈皆为“蚤有盛名,识量英伟”(《宋史·韩倚传》)的学士韩倚的门下士。幼时聪敏警俊,刻意于经学,著《礼记说》数十万言。宋神宗熙宁九年(1076年)中进士,初任冀州(今河北冀县)司户参军、试学官,后为郓州(今山东东平)教授。宋代有兼职兼薪制度,郡守见他清贫,欲让他兼任其他官职,他断然谢绝,表现了廉洁清正的风节。

当唐代贞观、开元之间,公卿贵戚在东都洛阳建馆舍、置宅第的,不下千有余家;等到它发生动乱的时候,接踵而起的是梁、唐、晋、汉、周的残酷战争。洛阳的池塘竹树,遭到兵车的蹂躏践踏,变成了座座废墟;高大的凉亭、轩敞的水榭,也被烟火焚燎,化成堆堆灰烬。它们都与大唐江山同归于尽,没有剩下一处了。因此我曾经说:“这些园林的兴盛与荒废,便是洛阳繁盛与衰败的预兆啊!”

01.李格非是谁?

李格非(约1045年—约1105年),字文叔,齐州章丘(今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区)人。据《宋史·李格非传》记载,李格非少年时就显露出才华和特立独行的性格,当时考进士多以诗词歌赋为主,他却以经学来作答,凭着《礼记说》数十万言考中了进士。只能说他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当时王安石主持变法,主张科举考试时用经术取代诗赋取士,王安石下台后,保守派又恢复了以前的诗赋取士。李格非考中进士的那一年是宋神宗熙宁九年,公元1076年。

李格非为官清廉,耿介正直。初入仕途后,初任冀州司户参军、试学官,后为郓州教授。司户参军官职不大掌户籍、赋税、仓库交纳等事。郡守见他挣得不多,想让他做份兼职,他拒绝了。

宋哲宗元祐年间,先后做过太学录、博士、大学正,绍圣元年(1094年),因为得罪新党被外放为广信军通判。任职期间,有个道士招摇撞骗,信徒很多,李格非把这个人打了一顿然后驱逐出境。

绍圣二年(1095年),李格非召为校书郎。这一年他的《洛阳名园记》问世。《宋史·李格非传》云:“尝著《洛阳名园记》,谓洛阳之盛衰,天下治乱之候也。其后洛阳陷于金,人以为知言。”绍圣四年(1097年),李格非升任礼部员外郎。宋徽宗时期被罢官,回到家乡。

    李格非是个悲观的看空者,对于中心旺地洛阳的走势,他很悲观,认为经济中心的位置必然导致也是战争的中心位置,是各种军事力量的必争之地,“盖四方必争之地”。

宋徽宗崇宁元年,朝廷内排挤元祐旧臣。李格非因名列“元祐党”,被罢官。《宋史·李格非传》:“提点京东路刑狱,以党籍罢。”根据元祐党人“不得与在京差遣”的规定,李格非只得携眷返归明水原籍。崇宁五年正月,毁元祐党人碑,大赦天下,除一切党人之禁,叙复元祐党人。李格非与吕希哲、晁补之等“并令吏部与监庙差遣”,但禁止到京师及近钱州县。“监庙”是一个没有实权的空头职衔,故此后李格非仍在原籍居住。大观二年三月八日,李格非曾陪同当时的齐州知州梁彦深游于历山东侧佛慧山下的甘露泉,并镌文于“秋棠池旁之石壁上,题名曰:“朝请郎李格非文叔”李格非卒年不详,《宋史·李格非传》仅载:“卒,年六十一。”

02.培养出我国历史上著名的女词人李清照

北宋时期,禁锢女性的落后观念,还没有大行其道,“女子无才便是德”“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也没有成为普世价值,人们的女性观念比较开明,各阶层对女子的教育也比较重视。

李格非夫妇思想通达,教育女儿比较上心,不但请人教李清照作诗,还允许她博览群书,经史子集、诗词歌赋、笔记小说、轶事遗闻李清照无不涉猎。

待嫁闺中的李清照这一时期应该是一生里最快乐的时光,在宽松自由的家庭氛围中她积累了渊博的历史知识,开发了文学天赋,养成了豪爽坚强的性格。李清照的词能够揭示内心的隐秘,她的诗能够涉及时政,她的散文富于感情色彩,这与父亲的教育不无关系。

李格非培养了一个优秀的女儿,出色的女儿又让人们记住了他的父亲李格非。

李格非,字文叔,济南人。李格非本身的成就已经很大了。他是北宋散文家、诗人、学者,用今天的话来说是学者型的大才子。元祐中,授太学博士。绍圣时,通判广信军。召为校书郎,迁著作佐郎、礼部员外郎,宋徽宗崇宁元年(1102年),朝廷内排挤元佑旧臣。李格非因名列"元佑党",被罢官。

崇宁五年(1106年)正月,毁元佑党人碑,大赦天下,除一切党人之禁,重新启用元佑党人。李格非与吕希哲、晁补之等"并令吏部与监庙差遣",但禁止到京师及近钱州县。"监庙"是一个没有实权的空头职衔。

李格非刻意于词章,诗文都很拿手。遗文、断篇及书目仅仅是可知者的就数不过来,著作丰硕。他自己就说:“字字如肺肝出”,为文以“诚”。 只可惜各书皆佚,现仅有《洛阳名园记》一卷。《洛阳名园记》共10卷,记洛阳名园,自富郑公(富弼)以下凡19处。北宋朝廷达官贵人日益腐化,到处营造园圃台谢供自己享乐,李格非在对这些名园盛况的详尽描绘中,寄托了自己对国家安危的忧思。

李格非又是苏轼的门生,文章受知于苏轼",与廖正一、李禧、董荣同在馆职,俱有文名,称为苏门"后四学士"。

当然,后来李格非女儿的光芒更加耀眼,她就是李清照,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实在不想多写,全民皆知。

李格非卒年不详,《宋史·李格非传》仅载:"卒,年六十一。"

他是谁不知道,好像也没有很多后世人记得住这个人把。对中国的为学史不了解,但是他女儿大家基本就知道了,大名鼎鼎的李清照。

今晚九嫂的文章有完整答案。

    当时的楼盘林园设计相当科学精致,报告书提到了一处名为“湖园”的楼盘,是唐宪宗时期的名相裴度建的,它的设计做到了六个兼顾:在规模宏大的同时能保持幽邃的气氛;人工而不伤天然,虽然都是人力造出来的,却有古朴的特质;虽然园内水池瀑布多,但不妨碍进行整体上的眺望。这个楼盘,当年白居易也来考察过。

方唐贞观、开元之间,公卿贵戚开馆列第于东都者,号千有余邸;及其乱离,继以五季之酷。其池塘竹树,兵车蹂践,废而为丘墟;高亭大榭,烟火焚燎,化而为灰烬,与唐共灭而俱亡者,无余处矣。予故尝曰:“园圃之兴废,洛阳盛衰之候也。”

图片 1

    此外,在这里有地产的还有唐朝初期军界老大李靖,也就是传说中红拂女的男朋友,他的豪宅名曰“仁丰园”。

李格非刻意于词章,诗文俱工致,尝言:“文不可以苟作,诚不着焉,则不能工。”刘克庄评论其“文高雅条鬯,有意味,在晁、秦之上,诗稍不逮”,然亦多佳篇。《洛阳名园记》为其散文代表作,南宋楼昉谓其文“不过二百字,而其中该括无限盛衰治乱之变,意有含蓄,事存鉴戒,读之令人感叹”。也能诗,《过临淄》、《试院》等篇清朗雅洁,为人所诵。着有诗文四十五卷,今已佚。其《洛阳名园记》自宋时即有单刻本行世,今存《百川学海》本、《宝颜堂秘笈》本、《津逮秘书》本、《四库全书》本。《全宋诗》卷一○三一录其诗九首。《全宋文》卷二七九二收其文一卷。事迹见《东都事略》卷一一六、《宋史》卷四四四本传。

宋朝的李格非,虽然宋史有传,与廖正一、李禧、董荣称为苏门“后四学士”,诗文写的也不错,我以为他被后世人记住是生了一个好女儿——李清照。下面简单介绍这父女。

    宋朝上了级别的领导干部,一般都喜欢在东京开封城上班,去洛阳休闲度假,如果政治上失意了,更喜欢待在洛阳进行休假性退休。

呜呼!公卿士大夫方进于朝,放乎一己之私意以自为,而忘天下之治忽,欲退享此乐,得乎?唐之末路是矣!

问:宋朝李格非何许人氏?他本身并无多大成就,但是他因为谁而意外被后世人记住了?

    因此李格非做出很悲观的预估:照这样下去,宋王朝的大员们想要退下来在洛阳享受生活,还有可能吗,唐朝末年的跌落局面恐怕又要在洛阳重演,“欲退享受此,得乎?唐之末路是已。”

齐鲁书社出版中国孔子基金会《儒家石头上的文献——曲阜碑文录》,第169页可见现存于曲阜孔林思堂之东斋的北墙南起第一方石碣刻,上面写有:“提点刑狱、历下李格非,崇宁元年正月二十八日率褐、过、迥、逅、远、迈,恭拜林冢下。”

    当然,白居易老师在这里也有自己的宅子,名为“大字寺园”,根据白居易自己的记载,该楼盘居住面积五亩,园林面积十亩,绿化也很到位,“有竹千竿”。能有这样的豪宅住,当然乐观啦,干吗不叫自己为“白乐天”呢。

论曰:洛阳处天下之中,挟肴渑之阻,当秦陇之襟喉,而赵魏之走集,盖四方必争之地也。天下常无事则已,有事,则洛阳必先受兵。予故尝曰:“洛阳之盛衰,天下治乱之候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