隶属于礼部的祠部掌管,那么在古代有公费医疗吗

 读后感大全     |      2020-03-13

  《魏书》卷六载,北魏显文帝曾发布诏令:“朕思百姓病苦,民多非命……可宣告天下,民有病者,所在官司遣医就家诊视,所需药物任医量给之。”后来魏宣武帝又命太医署,“于闲敝处别立一馆,使京畿内外疾病之徒,咸令居住,严敕医署,分师疗治,考其能否而行赏罚”。笔者寡闻,窃以为这很可能是历史上最早的专门收治贫困患者的国立公费医院。与北朝相对立,南朝齐也设有“六疾馆”,专门收治无钱疗病的穷人。

按《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所言,县一级的官医配置,是每一万户一至五人,遇缺即补。并且对于这些人进行较为严格的筛选,要求必须是太医院或地方医学院的毕业生。这种县署医院兼医药行政管理的机构,一半多设立在县衙旁边,便于百姓看病寻医。

如今医保给人看病减轻了大部分的医疗费用。而公费医疗,更是免费享受到全部的医药费报销,当然这也是在政府工作才能享受的到?那么在古代有公费医疗吗?下面就跟随中国小编一起去了解下吧。

唐朝时期,由政府创办的“养病坊”与佛寺创办的“悲田坊”共同存在,其性质都是免费收留穷苦病人的医院,之后悲田坊由政府接办,改称为“养病坊”。筹办此类医院的宗旨就在于方便贫民就医、缓和兄弟矛盾与公费医疗制度,一直到元明时代还在延续。

唐代悲田病坊的设置影响深远,为后世继承,五代时期设置"悲田院""养病院";宋代有"福田院"安济坊金代设立"普济院”;元代和明代有"惠民药局";清代设置"养济院、到民国时期有"救济院"等慈善机构,它们对于社会医疗事业发展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缓和矛盾 穷人也有受惠**

县级机关尚且如此,天朝脚下的王都更是如此,官员干吏不仅可以享受与皇家无二的医护设施,花销还低,可谓是一大享受。如此一层一层,各自独立运行,又有上下的管理关系,使之形成了相对先进的超时代性制度。只是由中国根深蒂固的宗族思想影响,宗族同门观念浓厚的同时,人情主义也不由自主的被掺加进了“公费医疗”制度。这种衙门式公费医疗制度,必将会导致官员权力的滥用,导致部分医官身不由己的陷于权力和利益的沼泽。

以两宋为例,人情处方的问题相当严重,当时隶属于太医局的有一个专门研制新药的机构与剂局,“凡一剂成,皆为朝士及有力者所得”(《癸辛杂识·别集》)。意思就是说,和剂局每每制式成一种新药,都北大大小小的官员瓜分了,由此可见出公费医疗存在的千疮百孔的漏洞。

根据《唐会要》中的相关记载,这种收留贫苦病人的公费医院,遍及每个州郡,经费主要在官田税赋中支出。宋承唐制,继续兴办这些专门为百姓提供最低医疗保障的医院,完全由国家公费负担的称为“安济坊”,制度上要求每一个州县都要有一本;除此之外还鼓励私人集资筹办慈善性的医疗机构,称为“养济院”,政府在医疗人员与药物供给等方面给予支持。

如果综合起来推论,可能的情况是:国家在诸州设置悲田坊、病坊的同时,佛教寺院也自办悲田坊、病坊救助病贫。比如像《太平广记》中的洪昉于陕城中,选空旷地造龙光寺,又建病坊,常养病者数百人。当然这只是财力雄厚的少数寺院,不是每个寺院都能办得起。从病坊的出现,可以看出统治阶层推行仁政,企图缓和社会矛盾;也可以看出佛教走进人间,救助贫病的思想。这里不仅有病人还有贫苦的人,他们都是社会中的弱势群体。

  唐代前期,由佛寺创办的“悲田坊”和政府创办的“养病坊”并存,都是免费收治贫困患者的医院,后来悲田坊都由政府接办,统一改称养病坊。据《唐会要》卷四十九载,这种收容贫民看病的公费医院,遍及各州郡,经费从指定的官田税赋中支出。宋承唐制,继续兴办这类能给贫民提供最低医疗保障的医院,完全由国家财政负担的叫“安济坊”,制度上要求各州县都有一所;此外又鼓励私人集资举办慈善性的医疗机构,叫“养济院”,政府在医疗人员和药物供应等方面给予支持。

中国古代文明璀璨夺目,而古代“公费医疗”制度无疑是点缀其中的明珠一颗。虽然封建王朝以随历史长河滚滚而逝,但是沿袭千年的“公费医疗”制度仍存在着极高的史学价值和现实借鉴意义。

所谓主管医药的官员,便是《金瓶梅》里面的类似于任医官那样的人,简直令人难以想象,清河县衙里的更卒马夫或者三班丁壮,可以在哪里获得与西门掌刑同样的公费医疗待遇。又如海瑞《兴革条例》中表述的那样:“医官察病症脉理,识药性,以利一县之疾。近多纳银为之,图差遣取利……”花钱买人脉、买官、办医院里的编制,之后再将连本带利捞回来,这里面又存在多少黑幕呢?

《魏书》卷六记载,北魏显文帝曾经发布诏令:“朕思百姓病苦,民多非命……可宣告天下,民有病者,所在官司遣医就家诊视,所需药物任医量给之。”后来,魏宣武帝即位之后,又命太医署,“于闲敝处别立一馆,使京畿内外疾病之徒,咸令居住,严敕医署,分师疗治,考其能否而行赏罚”。显而易见,这很有很可能是历史上最早的专门收治贫困患者的国立公费医院。与北朝形成鲜明的对比,南朝齐同样设有“六疾馆”,专门收留那些没有钱看病的穷苦百姓。

师带徒,代表着医学的师承关系,很多时候还是家学,父子孙多代行医。寺观教育,包括佛寺和道观,唐代佛寺、道观有多元功能,不仅是宗教场所,还是文人士大夫的社交舞台,以及市民的公共空间,所以这里也是传播知识的重要场所,包括医学。

  宋代法律规定:“诸医违方诈疗疾病而取财物者,以盗论。 ”由此又折射出诸如讹诈钱财、收受红包等医德问题,当然受害者多是小人物。因为古代各级衙署中除官吏纳入国家编制之外,还有各种杂役庶务,都由农民以徭役的形式充当。按规定,在此进入“公务”范围的特定时期,他们也得享受公费医疗。如《唐律疏议》卷二九有一则《丁匠防人等疾病》的杂律说:“各类丁夫、匠人在劳作服役期间,戍边防守的人在镇戍边塞期间,官户和奴婢们在衙门服劳役期间,如果患病,该管官员不为他们报请治疗,或者虽然已报请,但主管医药的官员不予供给,以致他们缺乏救治医疗的,各处四十笞刑;如果因此而导致死亡的,各处徒刑一年。 ”

图片 1

《唐律疏议》卷二九有一则《丁匠防人等疾病》的杂律说:“各类丁夫、匠人在劳作服役期间,戍边防守的人在镇戍边塞期间,官户和奴婢们在衙门服劳役期间,如果患病,该管官员不为他们报请治疗,或者虽然已报请,但主管医药的官员不予供给,以致他们缺乏救治医疗的,各处四十笞刑;如果因此而导致死亡的,各处徒刑一年。”

每次看医救病就要花上一大笔的而医药费,对于古代没有的医保的情况,待富者是怎么看病的?下面就跟随中国小编一起去了解下吧。

图片 2

  县一级没有医学院校,但也有县署机关医院。比如,按《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三五记载的北宋制度,县一级的官医配置,是每一万户一至五人,遇缺即补。他们必须是太医院或地方医学院的毕业生,除了从事医疗活动外,还须负责收采药物、指导防疫、验发行医和开设药房的执照、处理医疗事故等一切相关事务。这种体制一直维持到清代。

众所周知,当今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在职或退休人员在其按时缴纳基本医疗保险费后,可以享受高比例的报销疾病所花销的金额,我们都以为这是时代进步所带来的先进制度成果,然而,你能相信吗?在我们所以为落后的封建王朝,不只存在残忍的酷刑和严重的徭役剥削,“公费医疗”制度作为其先进文明的代表,起源之早、历时之长、体系之完善都可堪典范。

古代有公费医疗吗?公费医疗千疮百孔

古代待富者是怎样看病的?待富者也有受惠

孙思邈

  弊端明显 公费医疗千疮百孔**

下面,我们讲跟随历史客观的眼光去审视这一穿越千年甚至影响至今的制度。一、“公费医疗”制度如何发挥作用

宋代的法律规定:“诸医违方诈疗疾病而取财物者,以盗论。”由此又折射出讹诈钱财、收取红包的医德问题,当然受害者多是一些小人物。因为古代各级衙署当中除了官吏纳入国家编制以外,还有很多杂役庶务,都是由百姓透过徭役的方式充当。按照相关规定,从此进入“公务”范围的特定时期,他们同样享有公费医疗。

在此情况之下,基层民间医疗有所开创和发展。此处以悲田病坊为例。什么是悲田病坊?我们更侧重的是病坊,它是唐代开创的救助病残、乞丐及贫民的专门机构,它的服务对象就是社会的底层群体。病坊出现的时间,有武周说和贞观说,分别以《太平广记》和敦煌文书为依据,大致就是在唐代初期,病坊的所属关系较为复杂,有两种情况存在,一是受官府管理,经费也来自官府;二是僧人自行管理,经费来源于寺院。

**  2

首先,中国有世界上最庞大的人口数量,毫无疑问肯定需要更多的医疗资源和医学人才,不能与英国全民医保的绝对公平相比,因为我们无法承担这种制度所带来的极低效率;其次,管理部门上,古代“公费医疗”制度大多隶属于礼部,而中国的医疗制度和政治几乎分离,不会产生如此严重“官医”勾结现象。

往细微之处想,高官势要们因为享受特权得到了特殊的照顾,医官们更是服务得无微不至,曲意奉承,通常情况下,官吏有病求医,对于彼此厚薄更是深有体会,这又是衙门式公费医疗的一个弊端。

唐代有女医生吗?

  所谓主管医药的官员,就是《金瓶梅》里的任医官之类,很难想象,清河县衙里的更卒马夫或三班丁壮,能够在他那里获得与西门掌刑一样的公费医疗待遇。又前引海瑞《兴革条例》“医官察病症脉理,识药性,以利一县之疾。近多纳银为之,图差遣取利……”花钱通路子买官办医院里的编制,再将本求利捞回来,这里面又该有多少黑幕呢?

2.《续资治通鉴长编》

唐代承袭隋代,设立太医署。太医署是全国医政总署,管理全国医学事务和医学教育,是集科研、医疗、教育为一体的医学机构。同时也是全国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的医疗机构,隶属于太常寺。作为全国医务的最高机构,如果皇帝要对全国医疗、医学教育发布诏令,一般通过太医署来发布和管理。太医署本身就是医科学校,担负着为宫廷、官府输送人才的重任。

上一篇:占整个清代状元总数的52%,从隋代至明清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