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曹植也曾向曹操请求甄宓,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读后感大全     |      2020-02-25

    彷佛兮若轻云之蔽月 飘秕兮若流风之回雪

问:历史上的“一女乱三曹”是怎么回事?

图片 1

谢灵运曾有言: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独占八斗,我得一斗,天下共分一斗。

    写下这句诗的,是建安七子中的曹植,他把它写给心中的挚爱——甄姬。

图片 2

选自于网络

王士祯尝论汉魏以来二千年间诗家堪称“仙才”者,曹植、李白、苏轼三人耳。

    甄姬名甄宓,原是袁绍次子袁熙之妻,有倾城之姿,与江南的二乔一样名动天下。曹操在官渡之战前,已经久闻甄宓美貌,攻破冀州后,曹操便派人守住袁绍宅院,但曹丕喝退看守,直入后堂,看到了披发垢面却依然不掩芳华的甄宓,一见倾心,于是甄宓便成为了历史上的甄皇后。传说曹植也曾向曹操请求甄宓,曹操却将她许给了曹丕,曹植因此抱撼终身。

所谓的“一女乱三曹”,发生在三国时期,既然有“一女”,自然是跟美人有关了。

(一)

图片 3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彷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秕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三个男人中,只有曹植最懂得她的美丽,她也爱慕曹植,却注定了只是一场镜花水月。

中国历史上有著名的四大美女,而在三国时期,也有四大美人,除了貂蝉之外,还有江东的大乔、小乔,以及河北的甄宓。其中的甄宓,就是“乱三曹”的那“一女”。

玩三国杀的时候,喜欢用甄姬,甄姬有两个技能,一个是倾国,一个洛神。

曹植有一千古名篇《洛神赋》,其中写道: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闭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为我们刻画了一个美丽绝伦的仙子——洛神。

    传说甄宓39岁时被赐死在邺城,下葬时“被发覆面,以糠塞口”,极为凄惨,一代风华就这样掩埋在一抔黄土。曹植行至洛水,恍惚间彷佛看到甄宓,于是写下了《感甄赋》,后来被甄宓的儿子魏明帝改名为《洛神赋》。

而“三曹”,就是曹操、曹丕、曹植三父子。

有倾国在,任意一张黑牌当闪用,红闪简直就是忽略不计。而洛神回合开始时判定为黑色时,判定生效后牌就归自己,不断重复直到出现红牌为止。真是个倾国倾城攻守俱佳的女子啊,特别是她的台词一出: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真是让人心醉。

东晋时期着名的画家顾恺之有一副传世名画《洛神赋图》。画中的洛神雾鬟云鬓,衣带飘飘,向云端而去,但她欲去还留,顾盼多情。岸边的曹植表情凝滞,望着远方水波之上的仙子,痴情向往。

    这就是文学史上与宋玉的《神女赋》并称为“二赋”的《洛神赋》,它的创作,充满了深深的无奈与哀愁。曹植,这个被谢灵运盛赞“天下才有十斗,曹子建独占八斗,我占一斗,天下共一斗”的男人,倾尽毕生的思念,为他深爱的女人写下了千古名篇,永世流传。

那“一女乱三曹”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事情的起因还要先从曹操说起。

(二)

千百年来,人们心中一直存着一个疑问,洛神到底是曹植凭空杜撰的仙子,还是他对现实中某个人的寄托?

    甄姬,一个有着传奇色彩的女人,用她惊心动魄的美丽,为硝烟弥漫的三国留下了一抹妩媚的颜色。

曹操有一个癖好,喜欢收编人妻。在攻打吕布时,曹操就曾冲进城,直奔吕布手下将领秦宜禄家,抢了关羽朝思暮想的秦宜禄的老婆杜夫人,并据为己有。估计就因为此事,关二爷的脸才被气的越来越红了,从嫩枣色变为了面如重枣。

甄氏最早是袁绍儿子袁熙的妻子,后来曹操攻破邺城,曹丕进袁府收了甄氏,再后来曹丕的女人多了,也就冷落了她,最后将甄氏赐死。

故老相传,说洛神其实就是曹植的嫂嫂,曹丕的甄皇后,人们一般称作甄姬或者甄宓,这个“宓”字就让人浮想翩翩,因为曹植在《洛神赋》中明确写到洛神名叫宓妃。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君不知

而在曹操攻打河北邺城时,曹操也早已听说了袁绍次子袁熙的媳妇甄宓尚在邺城。因此,城池一破,曹操就直奔袁府,搜寻甄宓的下落,准备将其纳入自己的内室之中。

写轻云之蔽月这诗的是曹植(又称陈思王,让人浮想联翩),曹植是曹丕的弟弟,那个七步内作诗的神奇小子。这首《洛神赋》又被叫做《感甄赋》,听名字就觉得有点故事。不过事实上这首诗就是曹植在模仿宋玉,战国楚国宋玉曾经对巫山神女的描写作了《神女赋》。而曹植虚构自己在洛水边与洛神相遇作了《洛神赋》。

江东有二乔,河北甄宓俏。甄姬是中山无极人,上蔡令甄逸之女。她初嫁袁绍的次子袁熙,官渡之战后,袁绍兵败身死,曹操占领冀州,曹丕仰慕甄氏美貌,乘机娶为妻子。后来曹丕常随父亲在外征战,甄氏与年幼的曹植朝夕相处,生出一段情谊。

    “今夕何夕兮,搴州中流。今夕何夕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觉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这便是《夜宴》中的青女在饮下毒酒后边舞边唱的那一阙歌——《越人歌》。

结果,曹操在邺城袁府搜了个遍,也没能找到甄宓的下落。一问之下才得知,原来自己的儿子曹丕,早已捷足先登,接走了甄宓。曹操得知之后,并没有生气,而是让曹丕与甄宓成婚,甄宓也成了曹丕的妻子。

但是,唐代有人说曹植做这首诗是为了纪念他暗恋的嫂子甄姬。

曹操死后,曹丕废除汉献帝,登基为帝。随着后宫的充实,甄姬渐渐失宠,于曹丕称帝的次年被赐死。

    相传鄂君子晰泛舟河中,打桨的越女对他心生爱慕,一边划船一边用越语唱出了这首歌,鄂君觉得动听,请人用楚语译出,在听懂了这首歌,明白了越女的心意后,便微笑着将她带回了楚国去。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来,曹操的确爱美人,但并非没有节制。估计在曹操心中,除了战胜敌人,可以获得成就感之外,征服敌人的女人,会让他拥有更多的满足感,仅此而已。所以,在曹操看来,最后是由他来征服,还是由他的儿子来征服,并不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郭沫若在《论曹植》一文里,也这么说:

图片 4

    多么直率可爱的越女,遇到心仪的男子,她无法掩藏自己的爱慕之情,于是用婉转的歌声表达自己的心旌摇荡。多么美妙动人的情歌,毫无矫饰,明丽鲜亮,山山水水间都是绵绵的情意在碧波荡漾。

曹操所谓的“乱”,其实就是心动了一下,看到儿子曹丕喜欢,就顺水推舟,这事也就算了。

“子建(曹植)对这位比自己大十岁的嫂子曾经发生过爱慕的情绪,大约是无可否认的事实吧。”

同年,曹植进京朝拜皇帝,甄姬的儿子曹叡陪着他一起吃饭。曹植看着侄子,想起嫂嫂惨死,心中悲伤不已。曹植临走时曹丕将甄姬的遗物玉缕金带枕送给曹植,曹植睹物思人,在回封地时,夜宿舟中,恍惚之间,遥见甄姬凌波御风而来,曹植惊醒,原来是南柯一梦。于是曹植文思泉涌,提笔挥就一篇《感甄赋》,将嫂嫂比作神仙,来寄托他的哀思。曹叡即位后,为避母讳,将其改名为《洛神赋》。

    宁愿越女没有跟随子晰回去楚国,爱情中最美丽的部分,本就在两人眼神交汇、心意流转的刹那。因为不见,所以想念;因为遥远,所以思恋。子晰爱上越女的瞬间,也正是爱情开始凋零的时候。只有失去,才是真正的永远。

曹丕所谓的“乱”,的确是喜欢美人,用个时髦点的词就是一见钟情,坠入了爱河,恋爱了。这也并非什么坏事,反正袁家三兄弟马上就要挂了。

李商隐也这么认为

《洛神赋》语言优美,感情真挚,本就是一篇难得的佳作。再加上这段曲折感人的爱情故事,更为其增添了浪漫色彩。

    一曲《越人歌》,穿越时间的界限,来到我们面前,它的清新亮丽,它的无拘无束,让我们的心中拥有了一抹纯净的颜色。

只是,曹氏父子的这件事情,后来被孔子的后人孔融给凭空编造了一个历史典故,讽刺了一番。对于自作聪明的人,曹操向来是不会心慈手软的,后来找个理由就把孔融给剁了。

“君王不得为天子,半为当时赋洛神”

那么也有严肃对待历史和文学的学者进行了考证,认为《洛神赋》中的女子并非曹植的嫂嫂甄姬。首先,曹植写《洛神赋》时曹丕还在人世,“七步成诗”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兄弟两的关系非常紧张,曹植就算暗恋自己的嫂子,也不敢公然写出来,流传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