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清诗人王士祯推为唐人绝句中的,三位共诣旗亭

 读后感大全     |      2020-02-14

  王之涣(688年—742年),是盛唐时期的著名诗人,字季凌,汉族,绛州(今山西新绛县)人。豪放不羁,常击剑悲歌,其诗多被当时乐工制曲歌唱,名动一时。他常与高适、王昌龄等相唱和,以善于描写边塞风光著称。其代表作有《登鹳雀楼》、《凉州词》等。其诗“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家喻户晓。

文艺作品在精不在多,乾隆皇帝一生写了近万首诗,然而流传于世者几近于零,唐朝诗人王之涣仅六首诗作存于《全唐诗》,却闻名千古,其《凉州词》和《登鹳雀楼》至今传唱,但凡读过书的人都耳熟能详。特别是《凉州词》,被清诗人王士祯推为唐人绝句中的“压卷之作”,章太炎以为“绝句之最”。

凉州词

不知道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有多少名篇佳作被湮没,现存诗篇仅6首的王之涣,其中就有两首成为了千古佳作哦,在那些被淹没的文章中,又有多少属于王之涣呢?

  王之涣现存生平资料不多,只知早年由并州迁居至绛州(今山西新绛县),曾任冀州衡水主簿。衡水县令李涤将三女儿许配给他。因被人诬谤,乃拂衣去官,“遂化游青山,灭裂黄绶。夹河数千里,籍其高风;在家十五年,食其旧德。雅谈圭爵,酷嗜闲放。”。后复出担任文安县尉,在任内期间去世。王之涣“慷慨有大略,倜傥有异才”,早年精于文章,并善于写诗,多引为歌词,名动一时。他尤善五言诗,以描写边塞风光为胜,是浪漫主义诗人。靳能《王之涣墓志铭》称其诗“尝或歌从军,吟出塞,曒兮极关山明月之思,萧兮得易水寒风之声,传乎乐章,布在人口。”但他的作品现存仅有六首绝句,其中三首边塞诗,诗以《登鹳雀楼》、《凉州词》为代表作。章太炎推《凉州词》为“绝句之最”:“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全诗只有四句: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王之涣

《凉州词》

  王之涣与李氏的婚姻,可能还有一段罗曼史。开元十年(公元722年)两人结婚时,王之涣是已婚并且有孩子之人,年已35岁,而李氏年方二九,比王之涣小17岁,正是妙龄女子。县令的千金,嫁给父亲部属、35岁又已婚的小小县尉,颇耐人寻味。这一定是为王之涣的才华所倾倒。李氏嫁给王之涣后,两人恩爱。王之涣在家赋闲15年,李氏安贫乐素,跟他过着清苦的生活。王之涣再入宦场,生活刚有了转机,却染病身亡,使李氏不到40岁而守寡。王之涣死后六年,李氏也因病而死。因王之涣有前妻,两人竟不能合葬。

远处黄河奔流,黄河之上白云飘飘,四周群山环绕,天空下孤城一座,沉静寂冷,羌笛又何必吹奏哀怨的曲调《折杨柳》?君门远于万里,恩泽是惠及不到边塞的。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王之涣、王昌龄、高适三位大诗人“旗亭画壁”打赌的轶事

寥寥几笔,思乡哀怨之情跃然纸上,边塞荒凉旷远之味尽出。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据唐人薛用弱《集异记》卷二(《说郛一百卷》卷二十五)载:“开元中,诗人王昌龄、高适、王之涣齐名。时风尘未偶,而游处略同。一是,天寒微雪,三诗人共诣旗亭贳酒小饮。忽有梨园伶官十数人登楼会宴。三诗人因避席,隈映拥炉火以观焉。俄有妙妓四辈,寻续而至,奢华艳曳,都冶颇极。旋则奏乐,皆当时之名部也。昌龄等私相约曰:我辈各擅诗名,每不自定其甲乙。今者可以密观诸伶所讴,若诗入歌词之多者则为优矣。俄而一伶拊节而唱,乃曰‘寒雨连江夜入吴……’。昌龄则引手画壁曰一绝句。寻又一伶讴曰:‘开箧泪沾衣,见君前日书。夜台何寂寞,犹是子云居’。适则引手画壁曰一绝句。寻又一伶讴曰:‘奉帚平明金殿开……’。昌龄则又引手画壁曰二绝句。之涣自以得名已久,因谓诸人曰:‘此辈皆潦倒乐官,所唱皆巴人下俚之词耳,岂阳春白雪之曲,俗物敢近哉?’因指诸妓之中最佳者曰:‘待此子所唱,如非我诗,吾即终身不敢与子争论矣。脱是吾诗,子等当须列拜床下,奉吾为师。’因欢笑而俟之。须臾次至双鬟发声,则曰‘黄河直上白云间……’。之涣即揶揄二子曰:‘田舍奴,我岂妄哉?’因大谐笑。诸伶不喻其故,皆起身曰:‘不知诸郎君何此欢噱?’昌龄等因话其事。诸伶竞拜曰:‘俗眼不识神仙,乞降清重,俯就筵席。’三子从之,饮醉竟日。”

诗名中的凉州在今甘肃武威,唐时属陇右道,因为靠近西域,凉州的音乐多杂有龟兹(今新疆库车一带)的胡音。唐陇右经略使郭知运把凉州曲谱进献给玄宗,迅即在全国各地流行。“凉州词”成为盛唐时流行的一种曲调名,当时的诗人喜欢借此曲名,描绘边塞风光,抒写思乡之情,凉州词一时滥觞,而王之涣写得最辽阔最深情。

玄宗开元年间, 王昌龄、高适、王之涣三位诗人名声都很大,又都落魄不遇。

图片 1

  现代文版:

王之涣此人,“慷慨有大略,倜傥有异才”,性格豪放不羁,有侠义之风,常击剑高歌,名动一时。其诗多被当时乐工制曲,在社会上广为传唱。靳能《王之涣墓志铭》称其诗“尝或歌从军,吟出塞,曒兮极关山明月之思,萧兮得易水寒风之声,传乎乐章,布在人口。”虽然王之涣的诗作并不多,但被谱曲歌唱后流传非常之广,所以誉满天下,就像现在的一些经典歌曲,成为了一个时代的象征,经久不绝。人人都喜欢听,都能哼上几句。有些词曲作家,成名曲也就是一两首,但因为传播广,一辈子都享有盛名。王之涣就是唐朝时最著名的流行歌歌词作家。

有天,天下着小雪。三位共诣旗亭,贳酒小饮。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传说开元年间的一天,冬云低垂,天空飘飘洒洒的下着小雪,著名诗人王昌龄、高适和王之涣三人相约到洛阳城东旗亭酒楼饮酒,正赶上梨园官员数十人在此举行宴会。王昌龄三位围着火炉,边喝酒边在旁边观看。少顷,环佩响处,见四名美艳妖冶的美眉如花团锦簇,摇曳多姿,怀抱琵琶款款而出。

薛用弱的《集异记》曾记载了一个“旗亭画壁”的故事,讲到了王之涣和他的《凉州词》。

所谓“旗亭”即酒楼,古代酒家在道旁筑亭,门前挑着一面旗子,上面画着酒坛或写个大大的“酒”字,故称为“旗亭”。

我想用这句话来形容王之涣,还是比较贴切的。

  王之涣提议:咱们三个在诗坛齐名,一时难分高下,今日却是个巧遇的良机,我有个计较:等会她们唱起歌来,谁的诗被唱的最多,谁拔头筹何如?王昌龄、高适抚掌称妙:如此最好。

王之涣与另外两位著名诗人王昌龄、高适是十分要好的朋友,三人都名声很大,都擅长写边塞诗,在诗坛乐坛都占有重要一席,在政治上一度都落魄不遇,所以时常聚在一起喝酒解愁,互相安慰。就像现在的年轻人,晚上没事,常去泡吧,一则消愁娱乐,听曲饮酒;一则交友应酬,谈业务谈合作。

刚坐下不久忽有梨园中十几位歌妓,在伶官带领下,登楼会客。于是,三位诗人为避喧闹进了里间。不多久,又进来四位妙龄女郎,皆是当时京都著名的歌妓。

为什么说坏呢?因为在王之涣的时代,要让作品保留下来太难,堂堂王之涣,流传下来的诗不过六首绝句而已。

  第一个姑娘唱道:“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喝彩声中,王昌龄忙得意的在墙上划了一横记说:“是我的一首。”第二个姑娘接着唱道:“开箧泪沾臆,见君前日书。夜台何寂寞,犹是子云居。”高适也忙得意的在墙上划了一横记道:“是我的一首。”第三个姑娘唱道:“奉帚平明金殿开,且将团扇共徘徊。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王昌龄又得意地在墙上划一横记道:“我两首了”。

有一天,天空飘着小雪,天气寒冷。三位约好来到一个旗亭,沽酒小饮,休闲娱乐。所谓“旗亭”就是小酒楼,古代酒家在路旁建个酒楼,门前挂着一面小旗,旗帜迎风飘扬,上面画着酒坛或写着一个“酒”字,所以叫“旗亭”。

于是,王昌龄对高适和王之涣说:“我们三人都以诗知名,每每分不出高下。现在我们在此偷听诸歌妓歌唱,谁的诗入乐被歌最多,谁就为优。”

为什么说好呢?因为在那个辉煌的盛唐,诗歌的王国,才能造就出最伟大的诗人,王之涣正好赶上了。

  王之涣看这情况急了,说:“这几个土里吧唧的下贱丫头,也就配唱你们俩那”下里巴人“的玩意儿,怎配唱我的阳春白雪之词?”他指着一个最美的姑娘说:“听她唱,如果不是我的诗,我就一辈子不再和你们比诗了。如果是我的诗,你们当奉我为师啊,”边说边笑着等待。

刚坐下不久,走进来十几个梨园歌妓,在伶官带领下,准备给酒楼的客人献唱助兴。酒楼里以歌舞助兴,古人早已有之,现在酒楼里的吃饭带表演,酒吧里饮酒赏乐,都是学了古人的休闲方式。

三人都说好。

王之涣赶上了好时代,却没有交到好运。比如和他并称边塞四诗人的王昌龄、高适、岑参,都当过大官,享受过荣华富贵,王之涣却从来没有。

  过了一会儿,这个仪态高雅的姑娘开腔唱道:“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王之涣哂笑道:“两位村夫,你看如何?”说完,三人抚掌大笑。原来这正是王之涣的一首七绝。

三位诗人为避喧闹,找了个包间。不多久,酒店又来了四个美女,都是当时京城著名的歌妓。为了助兴,王昌龄对高适和王之涣说:我们三人都以诗知名,各自自高,一直没有分出胜负。现在我有个提议:今晚我们谁的诗歌被这群美女唱得多,就算谁赢,怎么样?高适和王之涣都连连称妙。于是,三人都竖起耳朵听那些歌手到底唱谁的歌。不一会,一位美女唱道:“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这是王昌龄的诗《芙蓉楼送辛渐》。于是,王昌龄兴奋地用手在墙壁上一画,说:“这是我的诗作”!不一会,另外一位美女唱道:“开箧泪沾臆,见君前日书。夜台何寂寞,犹是子云居。”这是高适诗《哭单父梁九少府 》。于是,高适也高兴地用手在墙壁上一画,说:“这是我的作品”!第三位美女唱的是“奉帚平明金殿开,且将团扇共徘徊。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这是王昌龄的《长信秋词》。于是,王昌龄又得意地在壁上一画:“又是我的诗作!”。但是,始终没有美女演唱王之涣的诗歌。王之涣毫不慌张,他胸有成竹,从容淡定地对高适、王昌龄说:“这些唱你们诗作的都是些档次不高的潦倒乐官,只会唱一些普通诗曲。我的诗高洁出尘,必须让顶级美女来演唱!”然后指着其中一位身穿紫衣、长得最漂亮的美女说:如果这个最漂亮的女孩唱的不是我的诗歌,我从此再也不与你们争高下,如果她唱的是我的作品,你们就要甘拜下风,拜我为师!三人哈哈大笑,互相逗趣,等待结果。不一会,那位美女歌唱时,开口便是 “黄河远上白云间…….”王之涣得意地对王昌龄和高适说:听听!听听!好货总是压轴啊!

不一会,一位歌妓唱到:“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这是王昌龄的《芙蓉楼送辛渐》。于是,王昌龄用手在壁上一画,说到:“这是我的一首绝句”!

按说王家也是名门望族,可一直到中年,才当了个衡水县主簿,实在让人想不通。

  伶官看他们大笑不知何事,一问才知道他们原来就是这些诗的作者,四个歌女一听是倾慕已久的三位大诗人,喜出望外,纷纷过来行礼,连连下拜,并请三人上座一同饮宴,把酒言欢,一伙人至晚尽醉方归。

确实,王之涣的这首绝句,气势磅礴,境界深远,是当之无愧的唐绝句压卷之作。难怪王之涣对自己信心十足!

不一会,有一位歌妓唱到:“开箧泪沾臆,见君前日书。夜台何寂寞,犹是子云居。”这是高适诗的《哭单父梁九少府》。于是,高适也用手在壁上一画,说到:“这是我的一首绝句”!

图片 2

第三位唱的是“奉帚平明金殿开,强将团扇半徘徊。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这是王昌龄的《长信秋词》。于是,王昌龄又得意地在壁上一画:“又是一首乐府”。

在这衡水县啊,王之涣做的最大的一件事就是取了县令的千金。

但是,始终没有歌妓唱王之涣作的诗歌。但王之涣并不着急,徐徐对高适、王昌龄说:“这些唱你们诗作的皆是潦倒乐官,只会唱一些‘下里巴人’之词耳。我的诗是‘阳春白雪’之曲,俗物敢近哉?”然后指着其中一位身穿紫衣、长得最漂亮的歌妓说:“待此子所唱,如非我诗,吾即终身不敢与诸子争衡矣。脱是吾诗,子等当须列拜床下,奉吾为师。”

县令可是王之涣的顶头上司,此时的王之涣已经三十五岁,并且已婚有子,人姑娘才十八岁,身份和年龄都相差悬殊,为什么姑娘就偏偏要嫁给王之涣呢?

三人大笑,在里间等候着俟之。等到这位歌妓歌唱时,开口便是“黄河远上白云间……。”王之涣笑着对王昌龄等二位说:“乡巴佬,我没有说错吧”!于是皆大笑。

我想唯一能说得通只有一点:靠才华!

其实,在王之涣仅存的六首诗作中,有两首《凉州词》,另一首是:“单于北望拂云堆,杀马登坛祭几回。汉家天子今神武,不肯和亲归去来”。

因为才华嫁给王之涣的李姑娘,夫妻虽然恩爱,可是遭不住王之涣的臭文人脾气,因为被诬陷,王之涣干脆甩手不干了。

上一篇:南宋道德标兵朱熹也中枪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