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哪个姓李的可能应这个谶语,专找正史没有大张旗鼓记载的趣事来开刀

 读后感大全     |      2020-01-17

众所周知,李唐氏获取皇权,既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的事,一如那句遥遥领先的预言“李氏当为天子”一样,既言之凿凿又扑朔迷离。

大隋二世而亡和秦朝的情况如出一辙,隋朝时期还曾出过一条李氏当为天子的谶语,没想到最后真的一语成谶。

对于初唐的分界,其实是有很多争论的。好在我这不是在编如司马光般的编年史,而是手法松散的野史乱弹,专找正史没有大张旗鼓记载的趣事来开刀,也就是俗话所说的“专找软柿子来捏”,武术都是专找软肋来攻击的,天机不可泄露。

隋炀帝大业十一年,用“风雨飘摇”来形容大隋王朝一点都不过分。

史载,因为这句充满诡异色彩的话,让当时也有心做皇帝的枭雄王世充惊出了一身冷汗,以至于在与某个李姓军阀狭路相逢进行混战时,想起那个政治谣言,便越看这个李姓军阀越像是天子,心理紧张得不得了,甚至到了最后自己稀里糊涂地打赢了,还不敢相信,以为是自己在做梦,这就叫做打不赢你也能把你吓个半死,从一个侧面也印证了政治谶语显而易见的心理暗示功效,是另类的宣传“原子弹”。

公元614年,有一个叫安伽陁的方士给隋炀帝上书,说现在各地都在流行一则谶语,这个谶语的内容是“李氏当为天子”,也就是说,有一个姓李的人接下来要当皇帝了。所以,他劝隋炀帝要杀尽天下姓李的人!这个上奏,一下子就引起了隋炀帝的高度警惕。

最记得的是小时候读过的一首十分有趣的小诗: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此诗通俗易懂,明白如话,却又引起共鸣,据说这就是诗歌的最高境界,一如李诗仙的“床前明月光”晓畅淋漓。

从大业七年起,因不堪隋炀帝营建东都、开凿运河、征伐高丽的滥用民力、穷兵黩武之举,山东王薄、河北窦建德、河南翟让、江淮杜伏威等豪杰纷纷起事,“各聚众攻剽,多者十馀万,少者数万人,山东苦之。”(《资治通鉴·隋纪六》)更严重的是,大业九年春,功臣杨素之后,负责在黎阳督运粮草的礼部尚书杨玄感率军造反,并围攻洛阳,人数一度达到十多万。虽然在隋王朝全力围攻下,杨玄感最终兵败身死,但作为功臣勋贵之后,杨玄感造反本身就意味着隋王朝统治阶级的分裂,隋炀帝的统治基础正在被动摇。

图片 1

那么,面对“李氏当为天子”这个谶语,隋炀帝要把它当真还是当假呢?中国古代的谶纬之学,很大一部分是政治预言,有些虽是人为,但是有些确无从解释,而且当时隋炀帝的统治已经出了很大问题,所以隋炀帝不能不防备。那该怎么办呢?能不能像那个方士说的那样,把所有姓李的都杀掉呢?那是不可能的。自古李氏就是大姓,真要大开杀戒,那得杀多少人呢!既不能不信,又不能全信,既不能不杀,又不能全杀,最后隋炀帝怎么办呢?他选择了折中手段,重点排查,看看哪个姓李的可能应这个谶语,然后把他提前消灭掉。

这诗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写出来的,它的主人就是初唐四杰骆宾王七岁时的名作,神童呀。我最欣赏的就是那绝妙的色彩,白绿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泾渭分明,就如解放区明朗的天一样赏心悦目,战地的黄花一样别有风情。也像他在着名的《讨武曌檄》所说的“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一样有气势,弄得被炮打司令部的天下一姐武则天一愣一愣的,如此人才居然不是我们阵营的,还对她的宰相大臣乱发了一通女人特有的怪脾气,说他没有笼络人才的雅量,没有团结同志的水平,搞不好安定团结,差点撤了这个倒霉蛋。

这时,方士安伽陀的一则进言让隋炀帝更加心烦意乱。

既然涉及到了政治谶语,在此我们先来弄清它到底是怎样的一回事。

从哪里开始排查呢?姓李的那么多,杨广觉得要先从有势力的人中开始排查。当时社会上最有势力的就是关陇贵族集团,而这其中就有几个是姓李的,第一个是八柱国之一的李弼,他的重孙就是李密,当时因为支持杨玄感反隋,已经逃亡江湖了。第二个是李虎,他的孙子是驻守在山西的李渊。第三个是十二大将军之一的李远,他的孙子名叫李敏,当时在隋炀帝身边担任将作监。这三个人,其实也就是天下李姓中的头面人物了。既然谶语说姓李的以后会取代姓杨的当皇帝,这三个人也就成了重点怀疑对象。

哈哈,爱死这个小屁孩,七岁时我们撒尿还不知道方向呢,他已经白毛浮绿水小荷已露尖尖角了。像他这样的人在唐朝也是俯拾皆是,初唐四杰的另一杰王勃也是少年得志,《滕王阁序》光照千古,一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惊艳千百年,引用率之高没人能统计得出来。大唐人,强呀,这么好的题材不写,怎一个浪费了得。

图片 2

政治谶语,也可以说是古代中国最典型的政治“另类炒作”,类似于近现代的一些指向性很强的政治谣言,藉此达到一些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那么,在这三个人之中,谁更可疑呢?当时在朝中,李姓人中以李敏的势力是最大,他是隋炀帝的外甥女婿,而且深得隋文帝杨坚信任,这样李敏自然成了隋炀帝备受瞩目的对象,无论从家世背景、婚姻关系,还是本人受信任的程度看,在当时姓李的贵族中都是独占鳌头。更要命的是,李敏的名字也起得不好,让隋炀帝加深了对他的猜忌。

既然对于唐朝的几个阶段分野大家都有争议,不如用一个另类标准来标新立异一下,那就是以文学史家的标准,从唐朝开国到唐玄宗开元初年,大概就一百年左右吧。反正这些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大家知道一点就够了,此为背景。以下我们一起来重温初唐的光辉岁月。

隋炀帝影视形象

谶语,也就是所谓的“一语成谶”,意指迷信中将要应验的预言、预兆,而且偏于凶兆,“好事不出门,丑事传千里”的最好诠注也。谶语分为谶兆、谶记、谣谶、图谶、图书多种,基本上是一些别有用心的巫师、方士编造的预示吉凶的隐语,神棍的干活。

怎么回事呢?李敏是大名,他还有个小名叫洪儿。亲近的人都这么叫他,估计隋炀帝平时也是这么叫他的。这个名字叫了三十多年,没有任何问题,可是,现在“李氏当为天子”这个谶语一出来,隋炀帝心里可就没底了。

唐朝的江山是如何得来的,众说纷纭,不一而足。有的人说是隋炀帝太残暴太淫荡,弑父夺妃,不亡国才是老天爷瞎了眼。而当时的李氏家族又是陇西军事贵族,也就是近似于民国时期拥兵自重的大军阀集团,李渊的几个儿子又都是带着虎狼之师,往往有摧枯拉朽之势,当然是非李莫属了。

横祸:杀人的谶语

“谶”起于何时无从考究,有人认为起于秦汉间,有人认为早于春秋,且商周的甲骨文本来就充满谶语卜卦的意味。而我们熟知的鱼肚子里的“大楚兴、陈胜王”什么的便是图书,而吴广学着狐狸叫出来的声音,当然就是“谣言”了。

为什么呢?因为他从小就听说,他爸爸隋文帝曾经做过一个噩梦,梦见洪水把都城大兴城给淹没了。洪水淹了都城,是不是暗指洪儿要结果大隋呢?隋炀帝越想越不踏实。怎么办呢?他找到李敏,直截了当地把自己的担心跟他讲了,还让他改改名字,别叫洪儿了。

其实,据一个小道消息说,李渊是借助一个“莫须有”的政治谶语得天下的。

某日,安伽陀神秘地告诉隋炀帝:“图谶显示,会有一个姓李的人成为天子。”隋炀帝听之大惊,忙问该如何应对。安伽陀给出的解决方法简单粗暴:“劝尽诛海内凡李姓者。”

此是闲话,按下不表。

怎么办呢?李敏自己想不出办法,就去找堂叔李浑和堂兄李善衡商量去了。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么一商量,就真的给自己商量出了灭门之祸。

图片 3

将天下姓李之人全部杀掉!饶是隋炀帝残暴不仁,也知道姓李之人太多,根本不可能杀光。怎么办?退而求其次,看这些姓李的人中谁最有可能取大隋而代之,杀之可也。隋炀帝放眼天下,发现实力最强的李姓家族,有三支。

那么“李氏当为天子”为什么后来应验在李唐氏身上呢?这里面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李浑当时与隋炀帝的朝中重臣宇文述有矛盾,宇文述总想找一个借口杀了李浑,现在“李氏当为天子”的谶语传得沸沸扬扬,李敏又总往李浑家里跑,宇文述他就去找隋炀帝,进言说: “李氏当为天子”不是空穴来风!我近来发现李浑整天和李敏等人嘀嘀咕咕,昼夜不息。李浑是国家贵臣,他这么做极其不妥,陛下小心!

这个,基本上是有点玄乎,也有一点儿戏,信不信由你。

首先是唐国公李渊。李渊祖父李虎在北魏时就是左仆射,后因功成为西魏“八柱国”之一。北周受禅后,追封李虎为唐国公。李渊本人七岁就袭封唐国公,母亲又是独孤皇后的妹妹,自然身份贵重。大业九年,隋炀帝第二次征讨高丽时,为保证西北稳定,委任李渊镇守弘化郡,兼知关右诸军事。可以说是雄踞一方,不可不防。应符验谶,算他一个。

要知道隋末的各路义军兵强马壮,都有窃取天下的可能,而且单说姓李的也不在少数,有的还有问鼎中原的实力,比如当时最大的“山寨公司”瓦岗寨的执行CEO李密。

当时隋炀帝的神经本来就敏感,赶紧让宇文述带领一千士兵,把李家围了个水泄不通,把李敏、李浑、李善衡等一干人,连同他们的家眷都捉拿归案了。

中国有一个十分奇特的政治现象,那就是几乎每一次的改朝换代基本上都是先从谶语也就是政治谣言开始的。从陈胜、吴广利用“鱼腹丹书”的政治谶语“大楚兴,陈胜王”到红巾军的“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的歌谣,无不蕴含超强的政治号召力,这便是舆论的力量!

图片 4

关于这,历史牛书《资治通鉴》曰:在隋末,杨氏将灭、李氏将兴的谶语广为流传,李密、李渊、李轨均先后以之号令天下。李密自雍州(邱)亡命,往来诸帅间,说以取天下之策,始皆不信。久之,稍以为然,相谓曰“斯人公卿子弟,志气若是。今人人皆云杨氏将灭,李氏将兴。吾闻王者不死,斯人再三获济,岂非其人乎!”由是渐敬密……会有李玄英者,自东都逃来,经历诸贼,求访李密,云“斯人当代隋家。”人问其故,玄英言:“比来民间谣歌,有《桃李章》曰:‘桃李子,皇后绕扬州,宛转花园里。勿浪语,谁道许!’‘桃李子’谓逃亡者李氏之子也;皇与后,皆君也;‘宛转花园里’,谓天子在扬州无还日,将转于沟壑也;‘莫浪语,谁道许’,密也。”

不久,李浑、李敏等一干人都被定成了谋反罪,这可是关系到国家前途命运的大事,绝对不容姑息。 隋炀帝下令,把以李浑、李敏为首的李氏宗族三十二人处以死刑,其余亲戚关系比较远的也都流放岭南。这样,李敏一案成为隋朝历史上最大的冤案。

据说,唐朝就是因为一个政治谶语而得天下的,舆论先行呀。

李渊像

李密正是得益于此种政治谶语的宣传“核当量”,迅速成为了瓦岗寨主,瓦岗寨也成为反隋的主要力量,大有取而代之之势。要不是后来瓦岗寨发生了严重内讧,估计天下也由兵强马壮的李密集团和李世民统帅的关陇军事集团进行世纪对碰,李唐氏能不能称帝还是未知数呢。

收拾完李敏之后,隋炀帝就征召李渊入朝。李渊当时也正不踏实,一听隋炀帝要召他,更是心惊肉跳,死活不敢去见皇帝。怎么办呢?干脆装病不去。正好,李渊的外甥女王氏就在隋炀帝的后宫之中,隋炀帝便问她:我召你舅舅入朝,他为什么不来呢?王氏赶紧说:我舅舅病了,实在起不来床。听了王氏这个答复,隋炀帝冷笑一声,说:病了?能不能病死呢?王氏把这句话转达给李渊,李渊吓得魂飞魄散。

隋朝末年,天下大乱。隋炀帝的横征暴敛醉生梦死更加速了隋朝的灭亡。

还有,就是那个上蹿下跳,唯恐天下不乱的李密。

而且,在隋末群雄并起的乱世中,李唐氏既不是起事最早的也不是实力最强的,为什么他们却是笑到最后的人呢?

社会动乱的时候往往是盛产谣言的时候,这是屡试不爽的事实,这谣言甚至能顶三十个师用。这正如一个开国皇帝一出世就有异象一样相映成趣。不是开国皇帝的母亲梦见和神龙交媾,就是飞沙走石,雷电交加,天文大潮,神物出现,以表要降生的人与芸芸众生的有别之处,说穿了这就是宣传,宣传是另类原子弹也。

与李渊一样,李密的曾祖父,司徒李弼也是西魏“八柱国”之一,祖父李曜,北周时被封为太保、魏国公。李密的父亲李宽,进入隋朝后被封为上柱国、蒲山郡公。李密从小就“志气雄远,轻财好士”,(《资治通鉴·隋纪六》)深得越国公杨素的赏识,叮嘱子弟与他倾心相交。大业九年杨玄感起事,暗中派人去往长安,请李密到黎阳以为谋主。遗憾的是杨玄感并未采取李密奇袭涿郡和谋取关中之策,旋即败死。隋炀帝对足智多谋的李密心存恐惧,在全国进行通缉。曾几度几乎抓获李密,却最终还是让他逃脱了,现在还不知所踪。每念及此,隋炀帝就恨得牙根痒痒。

这个当然不能简单归结于李唐集团运气太好,除了大器晚成的李渊和军事天才李世民的积极经营,某些历史研究者还认为得归功于李唐氏是大隋的重要外戚,从而由此拥有了夺得天下的丰厚政治资源,所谓的“近水楼台先得月”,果真如此吗?

当时的社会上流传着这样的神秘谶语:“李氏当为天子”。

图片 5

那么,历史上李唐氏和隋杨氏有着怎样的家族纠结和宗亲关系呢?既然有着如此亲密的血缘关系,为什么后来又成了大隋的掘墓人并取而代之了呢?这两大家族究竟有着怎样的恩怨情仇呢?

鬼知道这样的巫婆语言似的无从考证的闲言碎语是怎样传开的,它的传播源出于何处,谁是始作俑者,大家一概不知,是不是李氏的陇西军事贵族的间谍故意为之都已经成为了千古之谜。反正是吹牛不上税,法不责众,你奈我何?

李密像

别急,请让我慢慢道来。

反正,这引起了以隋炀帝为核心的隋朝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极大恐慌,特别是在那种火星四起的乱世,隋国的统治者非常害怕群众的力量,于是集中力量扑灭星星之火,以防它成为燎原之势,烧焦了自己。

最后一个,就是郕国公李浑。说起这个李浑,隋炀帝心中便咯噔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