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团队后来被魏文侯迎请到了魏国,又有人来对他母亲说‘曾参杀人了’

 读后感大全     |      2020-05-01

    本文摘自:《同舟共进》2015年第7期,作者:郑连根,原题为:《如何赢得君王的信任》

刘邦得天下后,说过这样一句话:“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餽饟,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萧何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公元前311年,秦惠文王病逝,太子嬴荡即位,史称秦武王。秦武王即位之初,对文臣武将发表就职演讲:“父王十七岁时即位,在位二十六年,继承并发扬了孝公和商君开创的变法图强的战略,我们秦国多次打败了魏国,控制了黄河天险,奠定了争霸中原的基础;又攻占了巴蜀,吞并了义渠,巩固了后方,使国力大增;用能臣张仪为相,击败了合纵联军,重创楚国,夺取了汉中。我国一跃成为天下第一大国,诸侯无一能跟我国抗衡。寡人荣膺大位,不能愧对祖先,一定要大展宏图,愿众爱卿竭尽忠诚,全力以赴,共创霸业。”

秦武王长得身体魁梧雄壮,力气也大,就特别喜欢斗力,喜欢有力气的勇士。当时秦国有名的勇将乌获、任鄙,很得武王宠爱。武王又招慕天下勇士,想尽为己用。 齐国有个著名的勇士叫孟贲。传说可以水行不避蛟龙,陆行不避虎狼。有一次看到野外有两头牛在角力,孟贲走上去两只手一手按住一个牛头。一头牛被按在 地上就不动了。另一头还在用力抵抗,孟贲火了,一手推倒这边的,腾出手来一用力,就把仍在斗力的牛牛角拔了下来,没了角的牛不一会伤重身亡,孟贲却若无其 事。这事一传开,人们更怕孟贲了。他听说秦王招用天下勇士就准备西渡黄河到秦国去,等船渡河的人多,都在自觉排队上船。孟贲来了不排队就要上船。船家看他 使横不守规矩,就用船浆打他的头说:你凭什么这么横,你以为你是孟贲哪!孟贲对船家怒目而视,头发都竖了起来,眼睛瞪得老大,一声大喊,吓得大家把耳朵都 捂了起来?船夫吓跑了,孟贲自己掌舵划浆,一会就到了黄河对岸。来到咸阳一比试,武王很喜欢,就把他留在了身边,和任鄙、乌获一样受到宠爱。 武王继位后用甘茂为左相,樗里疾为右相,大将魏章认为自己功劳很大却没捞到相位,一气之下跑魏国去了。 张仪在秦国时总给武王说韩国宜阳是秦国东进的大门,他就找来樗里疾和甘茂对他们说:我从小生长在西戎,特别想看看中原的强盛。如果能打通三川到周都洛阳一游,虽死无恨!你们两位谁肯带兵去把韩国的宜阳攻下来? 樗里疾说:大王想伐韩,目的在于打通东进的门户,可宜阳路险而且远,劳师远征的话城还没打破,魏国和赵国的援兵就到了,达不到预期目的,我认为还是不打为好。 武王又问甘茂,甘茂回答说:我请求出使魏国,说服他们和我们一起伐韩。武王很高兴,就派甘茂去说服魏王,魏王果然答应出兵相助。 甘茂和樗里疾平时就不大对付,为什么不对付?相互妒忌、互不服气。樗里疾是惠文王的弟弟,能言善辩,足智多谋,号称是秦国的智囊,很得惠文王倚重。 甘茂是下蔡人,有勇有谋有学识,通过张仪和樗里疾推荐给惠文王,深得惠文王宠信。一山难容二虎,樗里疾就总怕甘茂争宠,两人就从此由相互欣赏变成了相互敌 对。惠文王在世时还好,压得住。武王一继位,两位的矛盾就公开化了。 在伐韩问题上两人意见不一致,甘茂怕樗里疾设计他,就派副使向寿 先回来报告武王说:魏王已经同意出兵,即使这样,我劝大王还是不伐韩更有利。武王就起了疑心,觉得这话是向寿编的,不是甘茂说的,因为这和甘茂一贯的观点 不一致。为搞清是怎么回事,武王粗中有细就亲自出城来迎接甘茂,走到息壤这个地方相遇了。武王就问甘茂:开始你说约魏国共同伐韩,现在魏已经同意了,你又 说不伐更有利,这是为什么? 甘茂说:我们如果伐韩,是长途远征一个强国的重镇,什么时候能攻下来。不会是一年两年就能做得到的。在异国他乡打持久战,对我们是很不利的。即使这样,也不是不能打,但时间一长,我就有点担心了?武王问他:你担心什么? 甘茂没正面回答,对武王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以故事谏君用人不疑,为自己准备铺平陷阱的木板,确实是一种政治智慧。甘茂此谏,为列国十大奇谏之第六。 他讲了个什么故事呢?他说曾参是孔子的学生,是素有贤名之人,他居住在费地。当时有个和他同名同姓的人杀了人,有个好心人跑来告诉他的母亲说:曾参杀人 了!他母亲动都没动,继续织她的布,嘴里应到:曾参不会杀人!过了一会,又有人来报信,曾参杀人了!他母亲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想了一下说:我儿子不会杀人 的!又继续织她的布。再过了一会,又有一个人跑来报信说:杀人的真是曾参!他母亲慌忙扔下织机,翻过院墙就逃走了。大王您想:曾参这么贤德的人,她母亲应 该对她最信任和了解吧?但先后有三个人说他杀了人,他母亲就信了。那我呢?贤名远不及曾参,您对我的信任也赶不上曾参的母亲对他儿子的信任。而能在您面前 诽谤我的,何止三个人,那个时候大王会不会也像曾母一样投梭弃机呢? 武王说:我向你保证,我不会听别人对你的谤言非议,而且可以和你盟誓。于是君臣二人就歃血为誓,还把誓书刻在石头上埋在了地下,以备以后对证。 回朝后武王就用甘茂为大将,向寿为副将,带兵五万去攻打宜阳。果然围了很长时间攻城也没有进展,宜阳守将守得坚决,就是破不了城。 右相樗里疾对武王说:这么拖下去,宜阳还没打下来秦军就拖垮了,不如收兵,防止时间长了有什么变故。武王就下令让甘茂回师撤兵。甘茂没有执行君命,而是 派人给武王送了一封信。武王拆开一看,信上就写了两个字:息壤。武王立刻就明白了,自言自语地说:我和甘茂是有约定的,这就是我的不是了。于是不但没有下 撤军令而且派勇士乌获带兵五万前去增援。乌获的援兵到了,韩王派大将公叔婴带的救兵也到了。两军城下一番血战,乌获手持一对大铁戟,重一百八十斤,突入韩 军阵中如入无人之境,所向披靡。甘茂和向寿各领一军侧击增援,韩兵大败。秦军乘势攻城,乌获持大铁戟攀上城垛奋勇登城,一用力,城垛坏了,乌获正好掉在了 城外一块大石头上,摔断肋骨死了,但秦军已攻破城门,夺占了宜阳。这一战,秦军斩杀韩军七万多人,让韩国受到了重创。 韩王吓坏了,急忙派相国公仲侈带着国宝到秦国讲和。就这样秦军攻打宜阳四年才占了宜阳城,以胜利者的宽容接受了韩的请和。下令甘茂带秦军主力回国,留向寿带兵镇守宜阳。又派右丞相樗里疾先去周都洛阳打前站,自己带着任鄙、孟贲和一应的侍臣勇士来到洛阳。

    一个人要赢得他人的真正信任,是很难的事,如果这个他人还是手握重权的君王的话,就更难了。那到底有没有争得君王信任的办法呢?还真有。

汉初三杰之一的萧何,曾被汉高帝刘邦亲口誉为“贤相”,司马迁在《萧何世家》中对其的记述,更是将萧何这一千古名人的形象真实的展现在世人眼前。了解过他的生平事迹,我们就能知道为何称其为“贤相”。首当其冲的,当属萧何身为臣子的忠心,无论是跟随刘邦起义打江山,还是刘邦建立大汉王朝以后,萧何的忠心都是可见一斑。

在大汉帝国第一任丞相——萧何在刘邦晚年为何要自污我讲述了萧何为了自保,采取了自损名声的方法,那在刘邦执政末期。萧何又是因何入狱的呢?后来又会有怎样的下场呢?

文臣武将异口同声地回答:“大王英明,我等一定听从大王的命令。”

    比如,钓。经典案例就是姜太公,周文王发现这个用直钩钓鱼的老先生不是凡人,一谈之下,相见恨晚。于是拜姜太公为老师,并请他辅佐自己,中国历史上一对模范君臣就此诞生。与姜太公相似的,还有孔子的学生子夏。孔子去世后,儒家“一分为八”,分成了八个门派,以子夏为首的讲学团队,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派。这个团队后来被魏文侯迎请到了魏国,魏文侯还拜子夏为师,给予极高的礼遇和信任。子夏和他的弟子由此开始了一段有名的“西河讲学”岁月——这是儒学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阶段。史书上没留下子夏游说魏文侯的任何言辞,说的都是他被魏文侯“迎请”到了魏国。看来,他和姜太公一样,是凭着自己的道德学问征服了君王,使其主动“上钩”的。

图片 1

在刘邦平定英布之乱,返回长安的时候,长安城的百姓们纷纷拦在路边,向刘邦上书告状,说:”相国萧何用低价强行购买了农民的土地房屋数以千万计。“等刘邦抵达长安后,丞相萧何前来拜见。

图片 2

    能“钓”到君王的信任当然是好的。众多史实也证明,君王尊重、信任某人,一般这种君臣关系都颇为牢固、和谐。“钓”得到君王的信任,其效果虽佳,但毕竟不是一种常规手段,属于可遇不可求之列。或许正因为此,很多急切地想得到君王信任的人,一般不采取这种被动等待的方法,他们大多喜欢主动出击。

当初,项羽“计功割地”将刘邦分封为了汉王,因有张良的谋划,为其多争取了汉中一带封地。而后,再烧毁入蜀栈道,已决霸王猜忌之心,军队能够修养生息。最终,刘邦率军暗度陈仓东定三秦,实力越发壮大。有了后方基础资源的汉王,理所当然的走上了更远的征途,开始联合诸侯反楚。同时,关中作为汉军的“大本营”,自然离不开管理人员。

刘邦笑着对萧何说:”你身为相国竟然如此‘利民’!“然后。刘邦将老百姓们的告状书拿出来给萧何看,然后说道:”你自己去向百姓们认罪吧!“萧何之前低价兼并土地是为了寻求自保,此时觉得应该为百姓们做一些事了。

从此之后,秦国上下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武备。在秦武王即位后的第三年,秦国觉得实力已经具备,便对大将甘茂下令说:“为了打通进军周王城的通道,建立不朽之功,寡人命你率军出发,攻下韩国的宜阳城!”

    主动出击的方法也分好几种,比如“连忽悠带骗”法。这种办法战国时期的纵横家用得最多,也最娴熟。其秘诀是,游说君王时,连哄带骗,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就手段的效果而言,晓之以理不如诱之以利,诱之以利不如吓之以威。比如张仪替秦国出使楚国,目的是拆散齐楚联盟,以便秦国逐个击破。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张仪一上来就跟楚怀王说,请您跟齐国绝交,绝交之后秦国给楚国方圆六百里的商於之地,此外秦王还会把他漂亮的女儿嫁给您。结果到了秦国,张仪变卦了,“哪里有六百里?我说的是六里”。楚怀王一怒之下发兵攻打秦国,可惜打不过,损兵折将。

此时,萧何便以丞相的身份留守巴蜀,“侍太子,治栎阳”。汉王征战在外,萧何在当地可以说的上是一个“土皇帝”,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忘记自己身为臣子的原则,事事以汉王为重。针对关中制定的律法条文、关中行政区域的划分等一系列国家大事,萧何都一一上报汉王,得其回复准许后方才实施。如若遇到来不及请示的事件,也是遵循“便宜施行,上来以闻”(就是自己能做主的、确实合适的就先实施,待到汉王归来时,再将其上报。)

于是,萧何便趁机为百姓求情道:”长安一带土地狭窄,而上林苑中却有着许多空地,已经荒废了很多年了,是不是可以让百姓到那里取耕种,不要只是长草来喂养禽兽。“刘邦听后,不由得龙颜大怒,因为上林苑是皇家猎场,属于刘邦私人的地方。

甘茂说:“孔子的弟子曾参是个德才兼备的贤人。一天,有个和他同名同姓的强盗杀了人,人们误以为是曾参杀了人,忙去告诉他母亲说’曾参杀人了’。这个时候,他母亲正在织布,听了这话,他神色自若,并不相信,照旧织布。过了一会儿,又有人来对他母亲说‘曾参杀人了’。他母亲听了,仍然继续织布,但心里有些怀疑了。又过了一会儿,第三个人来告诉他母亲‘曾参杀人了’。这回他母亲信了,她吓得丢下织机,越墙逃走了。尽管曾参是圣贤之徒,由于三人传讹,母亲终于信以为真了。如今,我的贤德不如曾参,大王对我也不如曾母对自己的儿子那样信任,更何况,国内怀疑我的人又不止三个。因此,恐怕没等我攻下宜阳,大王就不相信我了。何况宜阳是个大城,兵精粮足,易守难攻。我们千里迢迢去攻它,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时间一长,难免夜长梦多,大王难免会对我产生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