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说苑校证 向宗鲁校证,宋云彬古籍整理奖・图书奖

 读后感大全     |      2020-04-29

  前两年,杜甫被涂鸦恶搞了一把,是为“杜甫很忙”。对此风气,有赞许者,有愤怒者,亦有利用者。网络上的热闹转瞬即逝,“不废江河万古流”的终究还是诗人。不久前,《杜甫全集校注》终于跑完了36年的马拉松,抵达了出版的终点。首发式上,古典文学界的专家们济济一堂,赞赏这部书的成就。

[本站讯]6月16日,首届宋云彬古籍整理奖颁奖典礼在北京国家图书馆古籍馆临琼楼举行。由山东大学萧涤非教授主编、张忠纲教授终审统稿的《杜甫全集校注》荣获“宋云彬古籍整理奖・图书奖”。张忠纲教授代表《杜甫全集校注》整理组领奖。北京大学教授、中央文史馆馆长袁行霈,人民文学出版社原社长管士光为张忠纲教授颁奖。

【古籍整理出版大家谈】。最近,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组织开展了向全国推荐优秀古籍整理图书的活动,通过出版单位申报、读者推荐、业内专家实名推选等多种渠道,又经过多轮评选,确定了首届向全国推荐优秀古籍整理图书活动入选图书书目。推荐书目里有两套古典文学丛书,分别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和中华书局出版,推荐的子目共有114种,加上不在丛书内的《陶渊明集笺注》《李白全集校注汇释集评》《刘禹锡全集编年校注》3种精心整理的别集,更是精校、精注的新善本。我们把推荐书目和《书目》著录的书目作一比较,可以看出。衷心希望古籍整理出版工作不断发展,不断扩充,包括适当增加一点说明文字,写成一部更大更精更实用的新《书目答问》。

2、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 中华书局

核心阅读

  杜诗以及中国古典文学的意义,无需赘言,也无需在功利实用的层面上去讨论,它们曾是读书人的基本修养,是人格养成的基础,增益学问的路径。今天,读书人不知比过去多了多少倍,却不免让人心存疑问——古典文学,还活着吗?

袁行霈教授致颁奖辞,他说,这是清代《钱注杜诗》《杜诗详注》《杜诗镜铨》之后,杜甫全集及研究成果的又一次深度整理和全面总结。历经三十六个寒暑,萧涤非教授、张忠纲教授两代学人带领的校注组,满怀对杜诗赤诚的挚爱,历尽曲折艰辛,依然坚持不懈,对杜甫的作品全面搜罗、严谨比勘、精细注释和集评,是对集大成式诗人作品进行的集大成式整理。该书校勘审慎,注释详明,评论切当,就规模宏大和体例完备而言,均超越前人,标志着杜甫研究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堪称当代集部整理的典范之作。

书目;推荐;戏曲;别集;古籍整理出版;古典文学;图书;版本;前人;学者

1.诗经注析 程俊英、蒋见元着

5000多年中华文明史,留存了浩如烟海的古籍。70年来,新中国开展了规模巨大的古籍整理出版工作。爬梳耕耘,彰显中华文化脉络;句读之间,传承灿烂文化遗产。

  古典文学并不冷清。在高校和研究机构的象牙塔里,有许多文献整理工作,有各种名目的文学史,有数不清的论文……它们联系着项目、资金、职称等一系列学术体制。在民间,有许多旧体诗词爱好者,有安意如式的 “浪漫古典”写作,有对古代生活方式由衷的追慕……但是,这就是继承传统吗?

张忠纲教授在答谢感言中回忆了《杜甫全集校注》三代师生接力的校注过程。他说,《杜甫全集校注》喜获首届宋云彬古籍整理图书奖,深感莫大荣幸,这是对我们这个集体献身学术、尊崇杜甫的褒奖和鼓励,而先师萧涤非教授亦可含笑九泉。我们这个集体为杜甫呕心沥血,艰苦备尝,历经坎坷,当年年轻学子已成耄耋老翁,有五位毕生治杜的项目组同仁,在杜注尚未付梓时,就已故去。老杜诗云:“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注杜之艰难曲折,犹似老杜艰苦备尝之经历。注杜可以磨炼人的意志,可以提升人的道德情操,可以检验人对学术的赤诚。

【古籍整理出版大家谈】

2.楚辞补注 白化文、许德楠、李如鸾、方进点校

今天,古籍整理出版的新局面,让中华古籍焕发着前所未有的蓬勃生机,也让人们更好地去追索中华文明之根、探寻中华文化之源。

  中国古典文学,不仅是书斋里的校勘注释皓首穷经,也不仅是吟诗作对的优雅情怀,文学,说到底要面向心灵。能够砥砺人心的文学,才是活的文学。能够安身立命的传统,才是活的传统。

宋云彬(1897—1979),浙江海宁人。我国现代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文史学家,编辑家。曾担任中华书局编辑,参加了“二十四史”点校及编辑出版工作,是点校本《史记》的主要点校者和责任编辑,并独立承担了《后汉书》点校,参与了《晋书》《南齐书》《梁书》《陈书》的编辑工作。宋云彬先生被誉为点校本“二十四史”责任编辑第一人,为新中国古籍整理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为纪念宋云彬先生,继承和发扬其精神,宋云彬先生后人捐出宋云彬毕生收藏的书画进行拍卖,拍卖所得全部交由中华书局设立“宋云彬古籍整理出版基金”。

图片 1

3.屈原集校注 金开诚等校注

中国拥有5000多年文明史,存世文献典籍数量之丰富、内容之深厚,举世无双。为使这一宝贵的文化遗产更好赓续和传播,70年来,新中国开展了规模巨大的古籍整理出版工作。在党和政府的关心支持下,经由几代学者和出版工作者锲而不舍的努力,今天的中华古籍正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生机,成为传承优秀文化、坚定文化自信的宝贵滋养。

  本期青阅读,我们借《杜甫全集校注》的问世,来谈一谈古典文学和我们的时代。“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那是一个个闪闪发光的名字,他们的寂寞是灿灿星河的寂寞,悄然横亘于我们时代的夜空。如果能在过于喧嚣的灯火之间捕捉到他们的光束,想必自己的心也会被照亮吧。(北京青年报)

“宋云彬古籍整理奖”是宋云彬古籍整理出版基金设立的奖项,每两年一届,旨在奖励原创古籍整理者及古籍整理编辑。奖项设“宋云彬古籍整理奖”4名(图书奖3名、编辑奖1名),奖金各10万元。“宋云彬古籍整理青年奖”2名(图书奖1名、编辑奖1名),奖金各2万元。

图片 2

4.说苑校证 向宗鲁校证

开创新局面——

此前,《杜甫全集校注》还获得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提名奖、山东省第三十次社会科学优秀成果特等奖并一等奖、第二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国学成果奖等。

入选优秀古籍的部分图书

5.世说新语校笺 徐震堮着

新中国古籍整理出版全面系统、远超前人

相关链接:

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古籍整理工作取得了优异的成绩。2003年以前的成果,已经编成了《新中国古籍整理图书总目录》一书,是一部768页的巨著。近十年来,又有日新月异的变化,数量上更有惊人的发展。然而读者面临浩如烟海的古书,却不知道从何读起、选择什么版本,有一种望而却步的困惑。

6.阮籍集校注 陈伯君校注

人们常用“浩若烟海”“汗牛充栋”来形容中国古籍之多,但存世古籍虽多,如未经校勘、标点、注释,不仅一般读者难以阅读,就是专家学者也难于使用。20世纪20年代,学者陈垣曾把中国“有长远的历史、丰富的史料,而无详细的索引”说成是“中国四大怪”之一。“什么时候,才能把中国重要典籍全部整理出来供给读者呢?”近代以来,忧心于中华文化命运的学者不断追问。

首届宋云彬古籍整理奖颁奖典礼在京举行

十几年前,著名的文史学者、版本目录学家黄永年曾提出过编撰新《书目》的倡议,我也竭力鼓动他领头组织、启动这一项目。但因工作量太大,始终没有上马。最近,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组织开展了向全国推荐优秀古籍整理图书的活动,通过出版单位申报、读者推荐、业内专家实名推选等多种渠道,又经过多轮评选,确定了首届向全国推荐优秀古籍整理图书活动入选图书书目。这个书目既展示了过去六十年古籍整理出版的成绩,初步总结了经验,又给我们指出了努力方向,标示了一个新的起点。可以说是新《书目答问》的第一篇。

7.建安七子集 俞绍初辑校

新中国的成立,为解答这个问题提供了全新的答案。

《杜甫全集校注》荣获第二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国学成果奖

张之洞在《》中提出的宗旨是“令初学者易买易读,不致迷罔眩惑而已”,虽说他不求太多,但还是举了2493种书(据孙文泱先生的统计)。他定的凡例是:“经部举学有家法、实事求是者。史部举义例雅飭、考证详核者。子部举近古及有实用者。集部举最著者。”按四部分类给学者推荐最常用最实用的书,首先注重的还是书的内容,其次才是校注的质量。在张之洞的心目中,经史是更重要的学问,所以收书较多;集部书相对不受重视,所以只举“最著者”,收书仅略多于子部,而且评论极少。其中明人别集最少,只有十六种,而清朝别集特多,还分列为理学家集、考订家集、不立宗派古文家集、桐城派古文家集、阳湖派古文家集、骈体文家集、诗家集、词家集各类。

8.陶渊明集 逯钦立校注

据统计,新中国成立前五年,每年平均出版古籍整理图书不足30种。1958年,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成立后,古籍整理出版步伐明显加快,每年平均出版古籍整理图书的数量达到200种左右。20世纪80年代,古籍整理出版迎来了新的发展,每年平均出版古籍整理图书增至400种左右。

《杜甫全集校注》新书发布暨出版座谈会在京举行

现在我们的推荐书目则是文学类的书最多,大多属于四部书的集部。因为文学类的书读者面最广,不仅有专业的学者,还有广大的一般读者。大量读者的需求,又推动了古籍整理工作者的积极性,因此校点本和选注本都超过了经部、史部的书,这是可以理解的。

9.徐陵集校笺 许逸民校笺

近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古籍整理出版工作更加繁荣兴盛,每年平均出版古籍整理图书1800种左右。文学、语言文字、文化艺术、历史、地理、哲学、宗教、科学技术等领域重要古籍皆有系统整理。

图片 3

10.江文通集汇注 李长路、赵威点校

“新中国开创了古籍整理出版的新局面,造就了全方位、大规模、成系统地持续整理出版古籍的大格局。”中华书局总编辑顾青说。

图片 4

11.庾子山集注 许逸民校点

新中国古籍整理出版事业的辉煌成绩,离不开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心和支持——

推荐书目里有两套古典文学丛书,分别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和中华书局出版,推荐的子目共有114种,加上不在丛书内的《陶渊明集笺注》《李白全集校注汇释集评》《刘禹锡全集编年校注》3种精心整理的别集,更是精校、精注的新善本。再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中国古典文学理论批评专著选辑》和《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又是55种。这都是经过认真整理的新版本。总数虽然还少于《书目》集部所收的466种,但多于《四部备要》集部所收的142种。如果把影印本的别集都算上,就大大超出《书目答问》的种数了。我们今天对新版古籍进行一次全面的检阅,用《书目答问》作参照,可以大致了解目前古籍整理出版有那些强项和缺项,作为今后规划立项的参考。

12.玉台新咏笺注 穆克宏点校

新中国成立初期,百废待兴,毛泽东同志就要求组织史学家从事《资治通鉴》和“二十四史”的标点工作;邓小平同志批示中华书局编辑来信,鼓励出版界大力出版或重印学术著作、工具书和古籍;江泽民同志多次为古籍出版社和古籍整理图书题词;胡锦涛同志致信祝贺中华书局成立10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