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对准了文艺行业的经济账,大赛提名最佳主播榜单公布

 读后感大全     |      2020-04-06

    全国政协新闻出版界小组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于芳表示,“我曾经到四川担任过古典文学朗诵比赛的评委,听到有的孩子念古文念得怪腔怪调,心里真的很着急。”

把经典嵌在学生脑子里,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基因。这样的观点是不少教育工作者的共识。在传统文化、经典阅读受到关注的当下,近日,由接力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我的趣味汉字世界》正在传递这样的文化基因。

问:你最喜欢哪个主持人?最不喜欢哪个主持人?

1月13日,由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杂志社主办、喜马拉雅FM协办的首届“全民夜读”大赛提名最佳主播榜单公布。

图片 1

    说到这里,于芳想起刚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工作的时候,有个节目叫《阅读与欣赏》,很多人都特别喜欢,那时候老播音员只要一读稿件,哪怕没听过也能基本听懂意思。现在节目没有了,而那些经典的古典文学朗读作品,市场上也很难再看到了。于芳说“古典文学阅读作品不是‘畅销品’,而是‘长销品’,如果大家都不去做,我们留给下一代的还能有什么?”

作为《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节目官方独家授权图书,共收录近600个节目官方题库中的词语,每个词语按释义、辨析、起源与演变、例句、字里字外5个板块编排,以趣味解说的方式带领读者了解汉字背后的故事,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古诗词、成语、汉字变成孩子比较喜欢的表现形式。

图片 2

本次活动由历任国家新闻出版署副署长、人民日报副总编辑梁衡担任总顾问;由中国当代作家、编剧、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周梅森,着名军旅作家、《解放军报》大校军事记者沉石,中国传媒大学文法学部教授张政法组成文学艺术界导师团;由“凯叔讲故事”创始人、前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凯叔,北京电视台主持人、全国青联委员春妮,中央电视台解说员贾小军组成播音主持界导师团,由全国30家主流媒体组成媒体评审团。

配图 与文无关

    全国政协委员白岩松对此也感慨不已,“这真的是一种遗憾,现在电视、广播都开始专业化,而一些好节目却因为没法定位就被拿下来,这不得不说是传媒行业的一种怪像。我特别倡议电视台,尤其是电台,能够在早晚黄金时间,哪怕只有3分钟的公益时段来播出我国经典的古典文学作品,给这个浮躁的社会带来一些平静。”

笔者了解到,日前,刚刚开学的北京市八十中初二四班第一堂语文课,正是讲陶渊明的诗文。箪瓢屡空、穿衣结褐暑假归来,语文老师王静琇首先对学生进行听写。据王静琇介绍,开学听写的想法来自暑期在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和综合频道热播的教育类节目《汉字听写大会》,而课堂听写大会中的一些词语,也出现在新学期即将教授的陶渊明诗文单元的课文中。为了能潜移默化地教会孩子们如何学习古代经典诗词和散文,王静琇选择由听写入手,将陶渊明的诗文和自传等糅在一起做一个专题。

高级知识分子家庭为什么培养不出一个教授、医生或科学家,却偏偏培养出一个戏子、演员,播音主持、卖嘴戏子(报幕员、播音员)?作为一个娱乐圈公众人物:装腔作势,虚伪透顶,表里不一,哗众取宠,满嘴喷粪,废话连篇,有辱斯文;背诵朗读,满嘴诗文,出口成章,大讲爱国,中国捞钱,美国生子,无耻至极。爱读书、爱背诵、爱朗读,更要爱祖国,不可说一套,做一套,当两面人;一会儿笑、一会儿哭、一会儿骚,教育别人孩子爱中国爱人民,教育自己孩子爱美国爱敌人。董卿的事业就是卖嘴捞钱当美国人他妈!

经过首届“全民夜读”大赛初赛,“全民夜读”大赛组委会综合导师意见、媒体评审团意见、全网投票结果、全网阅读量、全网收听量,评选出15位“全民夜读”提名最佳作者和15位“全民夜读”提名最佳主播。

在一片形势大好的情况下,为什么有的艺术门类、院团、企业还在哭穷 ,而有的作品获投了大量的资金,却孑然落下一个土豪的称号?赵汝蘅、魏松、周建平、刘小东、龙瑞等全国政协委员认为

    于芳接着说,“在西南的一些省份,虽然民间对于诗歌朗诵有很大的热情,然而经费问题却成为制约他们开展活动的最大问题,不仅如此,那里的孩子想买一些经典的文学朗读作品来学,也根本没地方买或者不知道去哪里买。”于芳呼吁政府能将这方面的文化投入作为基础投入,适当给予经费和政策支持。

学习经典古诗文能够为孩子们打开经典文学的大门,提高对传统文化的认识。王静琇提出,现在提倡研究性学习,通过课堂听写大会让孩子们学到了研究的方法,得到了独立学习古典文学中经典作品的钥匙。

李红才貌双全,知书达理,德艺双馨,在主持海峡两岸节目,落落大方,在讲解台湾问题上,吐字清晰,句句震慑台独分子,英姿飒爽,决不含糊,铿锵有力,李红的形象是代表中国对外的一面镜子。一些文艺类的节目支持人,在李红面前只能算花拳秀腿。

30位提名最佳者将进入复赛,从1月16日起重新配对组合,推出全新的“全民夜读”作品,进行第二轮展示与投票。

文艺行业应捋顺经济账

当下我国在古典文学、传统文化推广中,优质产品相对较少,应该加大力度做精品的古诗词,做起点高的作品。这成为不少出版社的共识。

我唾弃一切表面光鲜亮丽的完美人设,骨子里男盗女娼的一肚子坏水,还要恬不知耻地“教育”别人“争当爱国好公民”的王八蛋!

“全民夜读”大赛组委会将于2月3日综合导师意见、媒体评审团意见、全网投票结果、全网阅读量、全网收听量公布最终获奖名单。

在今年的全国政协会议上,全国政协委员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对准了文艺行业的经济账。随着中央高度重视社会主义文艺事业,不断出台各项利好政策,中国文艺事业正快步走在大发展大繁荣的康庄大道上。然而,在一片形势大好的情况下,为什么有的艺术门类、院团、企业还在哭穷 ,而有的作品获投了大量的资金,却孑然落下一个土豪的称号?在讨论的过程中,大家的目光主要聚集在两点,一个是税,另一个是分配。

如何让孩子形成阅读传统经典的习惯?对此,有专家给出这样的规划:每天至少有半个小时的阅读时间。孩子们可以形成一个晨读10~15分钟的习惯,内容可以是中国传统经典,或者格言散文,或者励志书,这些对他们每天的影响都比较大;晚上,在家里休息或做完作业,尤其是睡前读书,对孩子的世界观养成也是一个促进。晚上看自己喜欢看的,找自己的兴趣点。也可以在周末抽出较长时间读书,长期积累,对孩子有很大帮助。

我现在最喜欢的主持人是董卿老师,至于最不喜欢的其实没有。

首届“全民夜读”大赛提名最佳主播榜单

全国政协委员、江苏海澜集团公司董事长周建平说:拉动经济需要大幅度减税,对于企业来说,个人分红部分的个人所得税高达百分之20 %,这对企业和个人来说都很尴尬:为个人分红,对于个人和企业来说都要上很高的税;如果不分红,个人的积极性又会受到严重影响。 周建平希望,如果实在要征税,那么就把企业所得税留在企业,限制企业法人不能去买别墅奢侈品,保证企业所得税由企业支配,促进企业升级改造。把个人分红所得税率从20 %降到10 %的话,我相信中国股市升到10000万点没有问题。而消费增长上来,盘子做大,国家的税基还是能保证的。 周建平表示,促进消费,降低恩格尔系数大大有利于文化产业消费。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画家刘小东也呼吁降低艺术品的交易税负,艺术品交易是无烟环保的产业,对于这种绿色产业,政府应该通过调节税负,鼓励促进其发展。

除了合理规划阅读时间外,如何让孩子们自觉选择阅读传统文学、古典文学也是问题之一。

董卿老师在我的眼里真的是一个才女。我认为她什么都会,临危不惧。全身都散发着气质,她知性,优雅,有才。

吕鹏

一方面是高税负,一方面是花钱难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画家龙瑞说:这两年,我们的文艺单位不是经费少,而是经费太多了,怎么花,怎么有效地花,反倒成了个难题。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舞协名誉主席赵汝蘅表达了同样的担忧:现在的院团缺少自主培养的创作和表演人才,全国作品都是北京造,普遍都是大晚会、大舞台,外请主创团队和演员,用同一种模式、同一种套路,歌剧、舞剧、杂技剧套路雷同,音乐、美术混乱,创作制作成本飙升,乱花钱、花大钱,让人心疼。 赵汝蘅指出,有些剧团得到了国家艺术基金资助,但不少布景都是一次性使用,场场撕布景,就跟撕钱一样。 据统计,国家艺术基金先后资助2000余部作品,金额高达18亿元,我们希望国家艺术基金今后能严格准入门槛和论证标准,避免投入的重叠和资金的浪费。 赵汝蘅说。

孩子不进书店,把书送到孩子手里比较困难。作家、翻译家、儿童文学研究者彭懿这样说。王静琇也有同样的体会,她的解决方式是:通过假期布置写读书笔记并在班上交流,来扩大孩子们的阅读范围。学生各取所需,没特别的限制,不过还是要读经典读名著,如果时间有限的话,可以选择读获奖的文学作品。王静琇发现,有的孩子喜欢读作家铁凝的作品,也有喜欢凡尔纳或是雨果的,每个人都不一样。

我是通过看董卿老师的节目喜欢她的。像《中国诗词大会》在节目里面,她能够像那些选手一样,对于诗词信手拈来。对于来历,所要表达的意思她都知道。对待人也大方,没有见过对谁不好过。工作完了就投入家庭,从不会传出不好的消息。她能够让人信服。

普通话一级甲等;播音员主持人资格证A;曾任江苏广电总台主持人;媒体作品喜马拉雅FM人文类节目、蜻蜓FM历史类节目《大案纪实》。

对于资金的使用,全国政协委员魏松认为,提升艺术家的品牌,与企业携手是一种良性互动的路径。他说,企业家的鼎力相助是国际上通用的方法,国外著名的交响乐团都是有大企业在背后做支撑,完全靠政府并不现实。近来,上海大剧院艺术中心与上汽集团签约,将上海文化广场冠名为上汽上海文化广场就是一个可行性案例。去年上海歌剧院原创的《雷雨》在伦敦上海文化周演出,就得益于企业支持,演职人员200多人的队伍,吃住行,没有企业的支持不可能解决。 魏松说,我们演出的时候,也非常注重增加品牌意识,在节目的编排上接地气,去西北演出,就唱西北民歌,到国外,就唱外国作品,以这种方式运作,取得了良好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