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凿齿说,又认为曹魏是正统

 澳门蒲京     |      2020-04-03

    北宋一统中国后,司马光的《资治通鉴》,又认为曹魏是正统。但到了南宋的朱熹,再次尊蜀汉为正统。有两个原因:1、南宋偏安一方,2、他是习凿齿的“追随者”。此后,又影响到了元末明初的罗贯中,由于《三国演义》传播太广了,所以现在大多老百姓都认为刘备才是正统。习凿齿也就成了这个观点的“祖师爷”。

习凿齿,字彦威,东晋著名文学家,史学家。襄阳人。世代为荆楚豪族,东汉襄阳侯习郁之后人。习凿齿多才多艺,少有志气,博学-,以文笔著称,谈名亦称著一时。与清谈之士韩伯、伏滔相友善。精通玄学、佛学、史学、主要著作有《汉晋春秋》、《襄阳耆旧记》、《逸人高士传》、《习凿齿集》等。其中《襄阳耆旧记》是中国最早的人物志之一。《汉晋春秋》亦为影响深远的史学名著。初为荆州刺史桓温的别驾(有「刺史之半」之称。)桓温北伐时,也随从参与机要。后桓温企图称帝,习凿齿著《汉晋春秋》以制桓温野心。因忤桓温,迁为荥阳太守。不久辞职归乡。习凿齿亦精通佛学,力邀著名高僧释道安到襄阳-。亦在我国佛学史上产生深远影响。前秦苻坚攻陷襄阳,将凿齿和道安法师二人接往长安,说:“朕以十万师取襄阳,所得唯一人半,安公一人,习凿齿半人。(因习有脚疾,故称半人)”后襄阳为晋室收复,习凿齿被征以国史职事,未就而卒。习凿齿有三子:习辟强、习辟疆和习辟简。其中长子习辟强,才学有父风,元兴元年位至骠骑从事中郎。见《晋书.习凿齿传》) 桓温企图称帝,习凿齿著《汉晋春秋》以制桓温野心,以蜀汉为正统。《四库总目提要》评道:“其书(《三国志》)以魏为正统,至习凿齿作《汉晋春秋》,始立异议。自朱子以来,无不是凿齿而非寿。然以理而论,寿之谬万万无辞,以势而论,则凿齿帝汉顺而易,寿欲帝汉逆而难。著有《汉晋春秋》五十四卷。该书上起东汉光武帝刘秀,下迄西晋,记了近三百年的史事。他在叙述三国历史时,以蜀汉刘备为正统,魏现操为篡逆。认为晋司马氏虽受魏禅,应是继承汉祚,不应继魏。融,晋朝国统不正,不能昭示后世。(南宋理学家朱熹很同意这个观点,在《通鉴纲目》中说到这件事)正办为习凿齿以蜀汉为正统,他对诸葛亮深怀敬仰之情。他普专程去隆中凭吊孔明故宅,并写了《诸葛武侯宅铭》,记叙了孔明故宅的情景,论述了孔明志在只兴汉室、统一中原大业的抱负,颂扬了公正无私,执法严明。鞠躬尽瘁,死而后生的思想作风。在他的著作中,还收录了孔明的《后出师表》,对考证此文提供了有力的佐证。因此,在四川成都的武侯祠里,后人留下这样一副对联:异代相知习凿齿,千秋同祀武乡侯。 习凿齿《诸葛武候故宅铭》 达人有作,振此颓风,雕薄蔚采,鸱阑惟丰, 义范苍生,道格时雄,自格爰止,於焉盘桓, 躬耕西亩,永啸东峦,迹逸中林,神凝岩端, 罔窥其奥,谁测斯欢,堂堂伟匠,婉翮扬朝, 倾岩搜宝,高罗九霄,庆云集矣,鸾驾亦招。 《襄阳耆旧记》 襄阳耆旧记,《唐志》作《耆旧传》,《宋志》作《记》,《郡斋读书后志》曰“记五卷。前载襄阳人物,中载山川城邑,后载牧守。观其记录丛杂,非传体也,名当从《隋志》。”愚案《续汉·郡国志注》,蔡阳有松子亭,下有神陂,引《襄阳耆旧传》;《文选·南都赋注》同引之,则称《耆旧记》。刘昭生处梁代,其所见在《隋志》前,则知称《传》之名其来已久。《三国志注》多省文,称《襄阳记》(《水经注》、《后汉书注》亦同省文),其载董恢教费袆对孙权语,臣松之案:《汉晋春秋》所载,不云董恢所教,辞亦小异,二书俱出习氏,而不同若此。 习凿齿与释道安 习凿齿崇信佛教,深通佛理,和东晋著名佛教学者道安法师有至交。道安法师是般若学传入我国初期影响最大的「本无宗」的代表人物,曾在襄阳住了十五年。凿齿久闻道安法师的名声,在道安法师率领僧众开始即将到达襄阳时,就先致书通好。(见《弘明集》卷十二「与释道安书」在信中,凿齿表达了他本人以及襄阳僧俗对道安的崇敬和期待的心情。他说「承应真履正,明白内融;慈训兼照,道俗齐荫。宗虚者悟无常之旨,存有者达外身之权。清风藻於中夏,鸾响厉乎八冥。玄味远猷,何荣如之..此方诸僧,咸有倾想,目欣金色之瑞,耳迟无上之箴。老幼等愿,道俗同怀,系咏之性,非常言也。」崇敬之情,溢於言表。凿齿在信中还对肃祖明帝倡兴佛教给予了高度赞扬,他说∶「夫自大教东流,四百馀年矣,虽藩王居士时有奉者,而真丹宿训,先行上世,道运时迁,俗未佥悟;藻悦涛波,下士而已。唯肃祖明皇帝实天降德,始钦斯道。..大块既唱,万窍怒号,贤哲君子,靡不归宗。」「真丹宿训」是指佛祖初说的教法、真谛。在这里。凿齿表明了自己对先行上世者未悟「真丹」的憾惜之情,也对明帝以来「始钦斯道」深表欣慰。 道安法师到达襄阳後,凿齿便尽地主之情,对其日常起居悉心安排,「多方翼护」。相信道安法师定居下来後,往见凿齿。就座以後,凿齿自通姓名曰∶「四海习凿齿」,道安应声曰∶「弥天释道安。」时人以为名对,诵传至今。从此二人往来不断,相磋佛经妙义。凿齿又向他的好友谢安推荐道安法师。说道安法师不仅博通内外群书,於「佛经妙义,故所游刃」,「远胜非常道士」,「乃是吾由来所未见」。道安也称凿齿「锋辩天逸,笼罩当时。」可见二人对佛教义理皆有深研,甚为投机。前秦王苻坚也是一个对佛教很虔诚的信徒,後来他带兵攻陷了襄阳,把凿齿和道安法师二人一齐接往长安,说∶「朕以十万师取襄阳,所得唯一人半,安公一人,习凿齿半人。」对二人如获至宝,给以隆重的礼遇。 凿齿在长安不久,便以病请回。晚年曾被朝廷徵以国史职事,但未及赴任,就去世了。著有《汉晋春秋》,主张三国时蜀为正统。

晋朝人物

习凿齿字彦威,生于襄阳,曾经是桓温的部下,后来因为反对他篡位而被降职。关于的结局历史上众说纷纭,而他与桓温之间还有一段故事。

图片 1
习凿齿的雕塑

返回目录

中文名:习凿齿

图片 2

    一个人是释道安,还有“半个人”是谁呢?叫习凿齿,并不是说他水平只有释道安的一半,而是他脚患病,瘸着走路,是个残疾人,所以称他“半个”。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口才好、反应快。如果参加辩论赛,一定做主辩,拿个优秀辩手奖。

别名:字彦威

习凿齿

    习凿齿有几次精彩辩论

国籍:中国东晋

习凿齿的故事

    习凿齿从小有志气,写了一手好文章,做过桓温的秘书,而且是首席大秘书。

民族:汉族

不如一诣习主簿

    当时有个学者孙绰,以头脑子转得快著称。一次拜访桓温,桓温有点伤脑筋,因为自己手下号称人才如云,但如果派出接待的人,被孙绰问得张口结舌,那要被人笑掉大牙,以后在名流界都不好意思混了。思来想去,通知习凿齿上阵。

出生地:湖北襄阳

桓温有野心异志。将蜀地一位通晓天文术数的占星人请来,夜里握住他的手询问国家命运气数的长短。桓温对占星人的回答不满意,过了一天,送给星人绢一匹,钱五千文。占星人便急忙找到习凿齿,请他帮忙料理后事。习凿齿问其缘故,占星人说:“桓公赐绢一匹,是让小人自缢,给钱五千,是置办棺材之费。”习凿齿说:“足下差一点因误会而死!足下曾听说过干知星宿有不杀之义吗?桓公这是用丝绢跟足下开个玩笑,赐钱是供路途费用。这是让足下离开回乡而已。”星人大喜,第二天天一亮就去辞别桓温。桓温询问离去的本意,星人以习凿齿之言作答。桓温笑道:“习凿齿担心足下因误解而死,足下倒是因误解而得生。然而这真是三十年白读儒书,不如一问习主簿。”

    习凿齿听过他名字,但从来没有见过面。两个人坐下来,做过简单的介绍后,孙绰开口就是一句:“蠢尔蛮荆,大邦为雠?”

逝世日期:公元383年

回敬孙绰

    这是《诗经·小雅·采芑》中的句子,什么意思呢?古代的政治中心在黄河流域,瞧不起四周的少数民族人,都给了鄙夷的称呼,分别称为“东夷”、“西戎”、“南蛮”、“北狄”。荆州处在南方,所以称“蛮荆”,其中“雠”也就是“仇”。

职业:文学家、政治家

晋代一位著名大儒孙绰造访桓温,此时习凿齿与他还不曾相识。

    这一句话是周天子警告荆州人,说:你们这些愚蠢的蛮族,难道要和中原大国作对吗?

信仰:佛教

于是,桓温便让他们两人在家中相见交谈。孙绰本性通达率真,喜欢开玩笑,开口便说:“蠢尔蛮荆,大邦为雠?”这是《诗经·小雅·采芑》中的句子,原是指周天子警告蠢蠢欲动的荆州蛮族,要他们不可与中原大国作对。而习凿齿恰好是湖北襄阳人,襄阳在古代属于“蛮荆”之地。孙兴公引用这两句诗,是对初次见面的习凿齿,开了一个善意而又带嘲讽的玩笑。然而,习凿齿更是饱学之士,便也毫不示弱,立即回送一句:“薄伐玁狁,至于大原。”这则是《诗经·小雅·六月》中的诗句。“大原”即“太原”,“玁狁”则是周代北方的民族,曾被周天子下令讨伐,被驱赶到山西太原一带,而孙绰恰好原籍山西太原。习凿齿移用涉及孙绰祖籍的诗句,也巧妙地笑讽回敬了孙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