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熙十一年南宋派遣章森出使金朝,这其中对政治的影响最能体现出豪放派和婉约派二者的差别

 澳门蒲京     |      2020-03-01

我是不爱凑热闹的人,流行歌曲也基本不听,太多的口水歌,无论是词还是曲都没味儿,无病呻吟,天天不是你爱我就是你不要我,整得怨气冲天,一点意境都没有,广场舞歌曲就更别说了,要我说,简直就是“不知所谓”。跟老祖宗留下的诗词歌赋真是没法比,前两天我跟朋友聊天就谈到这事儿来着,咱下面就以宋词为例,说说为什么我看不上现代的流行歌曲。

所以说婉约派的文学价值,也是其作品和人物共同作用的结果。

千载之下,读此句,浩然气生。

念奴娇•登多景楼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五代:李煜

李煜,五代十国时南唐国君,961年-975年在位,字重光,初名从嘉,号钟隐、莲峰居士。汉族,彭城人。南唐元宗李璟第六子,于宋建隆二年继位,史称李后主。开宝八年,宋军破南唐都城,李煜降宋,被俘至汴京,封为右千牛卫上将军、违命侯。后因作感怀故国的名词《虞美人》而被宋太宗毒死。李煜虽不通政治,但其艺术才华却非凡。精书法,善绘画,通音律,诗和文均有一定造诣,尤以词的成就最高。千古杰作《虞美人》、《浪淘沙》、《乌夜啼》等词。在政治上失败的李煜,却在词坛上留下了不朽的篇章,被称为“千古词帝”。

李煜

做冷欺花,将烟困柳,千里偷催春暮。尽日冥迷,愁里欲飞还住。惊粉重、蝶宿西园,喜泥润、燕归南浦。最妨它、佳约风流,钿车不到杜陵路。 沉沉江上望极,还被春潮晚急,难寻官渡。隐约遥峰,和泪谢娘眉妩。临断岸、新绿生时,是落红、带愁流处。记当日、门掩梨花,剪灯深夜语。——宋代·史达祖《绮罗香·咏春雨》

绮罗香·咏春雨

天。休使圆蟾照客眠。人何在,桂影自婵娟。——宋代·蔡伸《苍梧谣·天》

苍梧谣·天

不见南师久,漫说北群空。当场只手,毕竟还我万夫雄。自笑堂堂汉使,得似洋洋河水,依旧只流东?且复穹庐拜,会向藁街逢!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灵安在,磅礴几时通?胡运何须问,赫日自当中!——宋代·陈亮《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

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

宋代:陈亮

不见南师久,漫说北群空。当场只手,毕竟还我万夫雄。自笑堂堂汉使,得似洋洋河水,依旧只流东?且复穹庐拜,会向藁街逢!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灵安在,磅礴几时通?胡运何须问,赫日自当中!402宋词三百首,议论,豪放,爱国,壮志

词言情,诗言志。所以古人认为词为艳科,尤其很多婉约词,属于反动黄色歌曲。李煜的词很多也是这样的,他被宋军包围在南京,不战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被包围的时候怎么解脱啊,整天填词。他的《破阵子》:“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我不会打仗你就欺负我吧。“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看他就那么大点儿出息,垂泪对宫娥。祖宗江山毁在手里,对得起列祖列宗,对得起黎民百姓吗?当然,他的词比以前词人的词写得强多了,以前都是男男女女的事。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里面提到李后主的时候说,词的意境乃大,由伶工之词变成文人士大夫之词。他虽然也是亡国丧家,又是婉约,但是很有豪放的意识在里面,后来写成“一江春水向东流”。

在作品上,豪放派以其“豪迈放纵”的内容和风格,影响着人们的意志、情怀和生活态度。关注此话题的人对豪放派的优秀作品,都或多或少地了解,这里就不再多说。

图片 1

全词雄辩,气势磅礴,主张不要把长江天险仅仅当做是隔断南疆北界的门户,而要把它作为北伐中原,恢复失地的跳板,长驱直入,不须反顾。并且再次上疏,建议孝宗“由太子监军,驻节建康,以示天下锐意恢复”。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五代·李煜《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上片开头概括了章德茂出使时的形势。“不见南师久,漫说北群空。”词一开头,就把笔锋直指金人,警告他们别错误地认为南宋军队久不北伐,就没有能带兵打仗的人才了。从“当场只手”到上片结束,都是作者鼓励章德茂的话。“当场”两句,转入章森出使之事,言章森身当此任,能只手举千钧,在金廷显出英雄气概。“还我”二字含有深意,暗指前人出使曾有屈于金人威慑、有辱使命之事,期望和肯定章森能恢复堂堂汉使的形象。无奈宋弱金强,这已是无可讳言的事实,使金而向彼国国主拜贺生辰,有如河水东流向海,岂能甘心,故一面用“自笑”解嘲,一面又以“得似……依旧”的反诘句式表示不堪长此居于屈辱的地位。“穹庐”,北方游牧民族所居毡帐,这里借指金廷。“藁街”本是汉长安城南门内“蛮夷邸”所在地,汉将陈汤曾斩匈奴郅支单于首悬之藁街。这两句是说,这次遣使往贺金主生辰,是因国势积弱暂且再让一步,终须发愤图强,战而胜之,获彼王之头悬于藁街。“会”字有将必如此之意。这两句的意思是说:你暂且到金人宫殿里去拜见一次吧,总有一天我们会制伏他们,把金贵族统治者的脑袋挂在藁街示众的。两句之中,上句是退一步,承认现实;下句是进两步,提出理想,且与开头两句相呼应。这是南宋爱国志士尽心竭力所追求的恢复故土、一统山河的伟大目标。

四俊词章皆大雅,

③赫hè日:光辉的太阳,指南宋。

淳熙十一年南宋派遣章森出使金朝,这是一件屈辱性的使命,作者悲愤不已,为使者送行,写下了这首《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全词言辞慷慨,充满激情,表达了不甘屈辱的正气,与誓雪国耻的豪情。

不见南师久,漫说北群空。当场只手,毕竟还我万夫雄。自笑堂堂汉使,得似洋洋河水,依旧只流东?且复穹庐拜,会向藁街逢!

图片 2图片 3
图片 4图片 5

对天下形势的分析很是精到。

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因笑王谢诸人,登高怀远, 也学英雄涕。凭却江山,管不到、河洛腥膻无际。正好长驱,不须反顾,寻取中流誓。小儿破贼,势成宁问强对?

辛弃疾是豪放派,所以豪放派又叫苏辛派。辛弃疾当年是北方抗金义军的领袖,带着一万多人投奔南宋,一曲《鹧鸪天》,令人欷歔不已。“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燕兵夜娖银胡簶,汉箭朝飞金仆姑。追往事,叹今吾。春风不染白髭须。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他也是毕生壮志难酬,一心想着恢复中原,收复失地。奸相韩侂胄北伐,拉大旗作虎皮,让辛弃疾做参谋长,老头儿特高兴,夜里喝高了:“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我终于有报国的机会了。结果北伐失败,韩侂胄脑袋都被送到金国,老头就郁闷死了。

图片 6

《宋史∙陈亮传》中记载,“为人才气超迈,喜谈兵,议论风生,下笔数千言立就”。是南宋著名的主战派人士,反对苟且偷安,数次上书言恢复事,两次被诬入狱。五十一岁还考中状元,但次年就去世了,追谥“文毅”。

图片 7

宋朝是词这种文学形式最发达,最繁荣的时候。宋词的繁荣,一个原因是由于经济的发展,商业和城市的繁荣,市民队伍的扩大。中国古代文学形式当中,词应该是适应市民需求的,也就是说跟后世的明清小说一样。词是通俗歌曲,它势必要适应市民的需要,市民就需要生命与爱情的永恒主题。当然人家这个通俗歌曲是通俗,今天的歌曲是俗、不通。

可能缘于当代学者对豪放词的偏爱,豪放词似乎盖过书婉约词,比如东坡、稼轩二位大腕都是豪放派词人,风头明显盖过了梦窗,这是不客观的,会误导后人更加准确的领略宋词。以苏东坡为例,虽然他开创了一代豪放词风,但其作为十之七八仍为婉约词。

图片 8

陈亮,字同甫,南宋婺州永康人,因多次上书朝廷,反对偏安,力主抗金,收复失土,而屡次迭遭冤狱。

跟他相对的是婉约派,主要代表是柳永,《雨霖铃》里“寒蝉凄切”那主儿。柳永本来已经考中了进士,宋仁宗一看他的名字,就问:莫非填词之柳三变乎?回答说正是,就把他一笔勾销了,名字边上批四个字:且去填词。你整天写这些淫词艳曲,让你做官有失朝廷的体面。柳永就更加放浪形骸,老子奉旨填词,最后贫病无医,还是妓女凑钱埋葬了他。过去老师行业供奉的祖师爷是孔圣人,练武的供关云长或岳鹏举,唱戏的供唐明皇,妓院里供柳永。

豪放派历史价值的经典,当属岳飞的《满江红》,历朝历代,每当外敌入侵,国难当头,多少热血男儿吟唱着“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义无反顾地奔赴战场。这次第,显然去唱“雁字回时,月满西楼”,或“羌管弄晴,菱歌泛夜”都是不合适的。

胡运何须问,

不见南师久,谩说北群空。当场只手,毕竟还我万夫雄。自笑堂堂汉使,得似洋洋河水,依旧只流东,且复穹庐拜,会向藁街逢。

陆游以诗为主,词也很出色。陆游的诗,可能是诗人里面传下来最多的,大概是9600多首诗、100多首词。如果不只算诗人,写诗最多的应该是乾隆,4万多首诗,但是他写的没法看,以文为诗,白得要命。4万多首,一天得写几首,一个人干掉《全唐诗》。梁启超先生曾经这样评价陆游:“诗界千年靡靡风,兵魂消尽国魂空。集中什九从军乐,亘古男儿一放翁。”陆游文武双全,活的时间挺长,80多岁,一生壮志难酬。“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一年一年盼不来,所以他最后死的时候都是“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告诉孩子们什么时候驱除鞑虏了,上坟的时候记得告诉我一声。他死后没几年金国就灭亡了,但兴起了更强大的少数民族政权,幸亏老头儿活着时没看见。

问题:辛、苏的豪放派和李清照、柳永的婉约派哪一风格的历史价值和文学价值更高?为什么?

藁gǎo街:《汉书∙陈汤传》中记载,陈汤斩单于,奏请朝廷说:“宜悬头藁街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图片 9

两宋时期,词就是当时的流行歌曲,分豪放和婉约,以婉约派为主。从古到今流传下来的词里,绝大多数属于婉约派。因为流行歌曲不就是生命与爱情两大永恒的主题嘛。唱爱国的也有,《北京欢迎你》,但那不占主流。

最值得称赞的是豪放派众人,并非只说不练,浪得虚名,而是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去影响历史。如苏轼西湖修堤,辛弃疾敌营锄奸等。其他人或参与变革,或平暴安良、或镇守边关,或扶持农商,在历史上做出了贡献,体现了自己的历史价值,当朝留名,后世留芳。

图片 10

图片 11

另一个原因是宋代的矛盾尖锐,宋词正好用来表现爱国精神,所以词在宋朝才能发展出豪放派。苏轼就是豪放派的创始人,诗是言志的,词是言情的,苏轼拓宽了词的路子,以诗入词。比如大家非常熟悉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这意境和李白的“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差不多。其实李后主的时候,词的意境就大了,到苏轼就更了不起。

回答:

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

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灵安在?磅礴几时通?胡运何须问,赫日自当中。

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灵安在,磅礴几时通?胡运何须问,赫日自当中。

回答:

陈亮(1143-1194),字同甫,号龙川,浙江人。

自1164年隆兴和议以来,南宋统治者中弥漫着一种以长江为界,南疆北界的谬论,放弃北伐,以求苟安,的氛围。淳熙十四年,赵构病卒,陈亮希望孝宗从此能够振作起来,收复江山,写下了这首《念奴娇•登多景楼》来鼓舞抗金的斗志。

豪放词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影响非常大。南宋爱国文人中最著名的还有一个叫陈亮的,跟陆游、辛弃疾齐名。他有一首叫《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的词:

其实婉约派中也不乏为官之人,但都政治情结淡泊,不愿介入甚至逃避政治,故在历史中的影响,自然无法与豪放派同日而语。

于中应有,

危楼还望,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鬼设神施,浑认作、天限南疆北界。一水横陈,连岗三面,做出争雄势。

淳熙十二年(1185年)十二月,宋孝宗命章森(字德茂)以大理寺少卿试户部尚书衔为贺万春节(金世宗完颜雍生辰)正使,陈亮作这首《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为章德茂送行。“大卿”是对他官衔的尊称。“使虏”指出使到金国去。宋人仇恨金人的侵略,所以把金称为“虏”。

宋人凭窗,激情处、击节长歌,婉转是、低眉颔首,各有其特,实在难分高下。宋词由诗而来,初为配乐咏唱,流行于勾栏瓦肆,玩得是风花雪月、儿女情长。苏辛之前,词是婉约的天下。苏辛之后,豪放词独树一帜,似有与婉约平分天下之势,但婉约词的宗流地位,从未被撼动。

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

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

下片没有直接实写章森,但处处以虚笔暗衬对他的勉励之情。“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三句,意思是说,在这个尧、舜、禹圣圣相传的国度里,在这片孕育着汉族文化的国土上生长着的伟大人民当中,总该有一个半个耻于向金人称臣的志士吧!“万里腥膻如许”三句,谓广大的中原地区,在金人统治之下成了这个样子,古代杰出人物的英魂何在?伟大祖先的英灵何在?正气、国运何时才能磅礴伸张?作者的这一连串责问,完全是针对朝廷上的主和派而发,在他的心目中,这些主和派是不折不扣的千古罪人。词人坚信:金人的气数何须一问,它的灭亡是肯定的,宋朝的国运如烈日当空,方兴未艾。这充分表达了作者对抗金事业的信心。这首词气势磅礴,豪情万丈,非常奋发向上,不像李煜的“一江春水向东流”那样很消极郁闷。

图片 12

还有陈亮的自赞,很反映他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