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参加进士考试,女不读仓央

 澳门蒲京     |      2020-01-29

图片 1

图片 2

他是满清第一词人;

纳兰性德的爱情诗词之所以不让前人,而且在整体上后来居上,除了数量与体裁之外,根本原因还在于感情之至纯至真,以及艺术上的趋近完美。

图片 3

纳兰其人:贵胄子弟,词坛大家

来源:美尚(meishang169)

他的词风“清丽婉约,哀感顽艳,格高韵远”;

纳兰性德之前的诗人有潘岳、元稹、苏东坡、贺铸,之后有黄仲则、龚自珍,其中龚自珍的诗歌当时名震九州,但是论爱情诗的造诣非纳兰性德莫属,上面这些人都稍微逊色。为何这么说呢?看完下面这些你就知道了。

只看名字,便令人诗情涌动,

纳兰性德,字容若,清朝著名词人。纳兰性德自幼饱读诗书,文武兼修,十七岁入国子监,十八岁参加顺天府乡试,考中举人。十九岁参加会试中第,成为贡士。康熙十二年因病错过殿试。康熙十五年补殿试,考中第二甲第七名,赐进士出身。

历史上,有两个人,

他“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

康熙十三年(1674),是纳兰性德的弱冠之年,他应父母之命与十八岁的卢氏成婚。卢氏之父卢兴祖属汉军镶白旗,系国子监官学生而入仕途,康熙年间官至两广总督,兵部尚书,所以卢氏的出身既是大族高门,亦乃书香门第。他们是典型的“先结婚后恋爱”,在纳兰性德那里,封建社会的包办婚姻竟然成就了一对神仙眷侣。卢氏除了有很高的颜值与温柔的性格,更重要的还是她娴习诗书,能够欣赏和珍重丈夫的才情,纳兰性德更是把她当做精神上的红颜知己。

有人说,女不读仓央,男不读纳兰,

22岁时,再次参加进士考试,以优异成绩考中二甲第七名。康熙皇帝授他三等侍卫的官职,以后升为二等,再升为一等。成为皇帝身边的御前侍卫。

只看名字,便令人诗情涌动,

他,就是纳兰容若。

扰扰世间芸芸美眉,有多少人能真正成为“北宋以来,一人而已”(王国维语)的纳兰性德的知己呢?卢氏没有诗词作品传世,但纳兰性德在《浣溪沙》中曾引用宋代女词人李清照与丈夫赵明诚的故事,说他和夫人也是“读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此外,在梦亡妇的《沁园春》之前,他还别有长序,其中说卢氏“素未工诗”,但梦中离别却有“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之语,由此不唯可见他们鹣鲽之情好情深,尤可见这一双伉俪精神上之相知相得。

图片 4

作为当朝重臣纳兰明珠的长子,纳兰性德本来注定荣华富贵,繁花著锦。但作为诗文艺术的奇才,他淡泊名利,在内心深处厌恶官场的庸俗虚伪,虽“身在高门广厦,常有山泽鱼鸟之思”。纳兰一生虽懂骑射好读书,却并不能在一等侍卫的御前职位上挥洒满腔热情。

一个叫仓央嘉措,

        纳兰性德(1655-1685):为武英殿大学士明珠长子,原名成德,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满族,满洲正黄旗,清初著名词人。
  性德少聪颖,读书过目即能成诵,继承满人习武传统,精于骑射。在书法、绘画、音乐方面均有一定造诣。康熙十五年进士,授三等侍卫,寻晋一等,武官正三品。
  妻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卢氏,赐淑人,诰赠一品夫人,婚后三年,妻子亡故,吴江叶元礼亲为之撰墓志铭,继娶官氏,赐淑人。妾颜氏,后纳江南沈宛,著有《选梦词》“风韵不减夫婿”,亡佚。纳兰性德死时,年仅三十一岁,“文人祚薄,哀动天地”葬于京西皂荚屯。有三子四女。一女嫁与骁将年羹尧。
  纳兰性德与朱彝尊、陈维崧、顾贞观、姜宸英、严绳孙等汉族名士交游,从一定程度上为清廷笼络住一批汉族知识分子。一生著作颇丰:《通志堂集》二十卷、《渌水亭杂识》四卷,《词林正略》;辑《大易集义粹言》八十卷,《陈氏礼记说补正》三十八卷;编选《近词初集》、《名家绝句钞》、《全唐诗选》等书,笔力惊人。
  纳兰性德以词闻,现存349首,哀感顽艳,有南唐后主遗风,悼亡词情真意切,痛彻肺腑,令人不忍卒读,王国维有评:"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朱祖谋云:"八百年来无此作者",潭献云"以成容若之贵……,而作词皆幽艳哀断,所谓别有怀抱者也",当时盛传,“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纳兰词》传至国外,朝鲜人谓“谁料晓风残月后,而今重见柳屯田”。
纳兰词初名《侧帽》,后名《饮水》,现统称纳兰词。

纳兰性德最火辣最能烫痛当代读者的是他那些情真意切哀感无端的悼亡词,因为它们展示的是具有普遍意义的真情之破灭与至美之毁灭,富于生命与人生的悲剧意味,同时也具有可以由此类推与联想的情景感与当代感。而在他的诗中,则多是写现在进行时的爱情,展示的是情的芬芳与美的怒放,富有喜剧色彩。如《艳歌》四首、《别意》六首、《四时无题诗》十八首、《塞垣却寄》四首等。试看他的《和元微之〈杂忆诗〉》三首:

01

康熙十三年(1674年),纳兰与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卢氏成婚。康熙十六年卢氏难产去世,纳兰的悼亡之音由此破空而起,成为《饮水词》中拔地而起的高峰,后人不能超越,连他自己也再难超越。

一个叫纳兰性德。

纳兰容若出身显赫,家族随皇太极入关,父亲纳兰明珠是武英殿大学士,母亲是皇族爱新觉罗氏。二十二岁赐进士出身,在康熙身边任一等侍卫。

卸头才罢晚风回,茉莉吹香过曲阶。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纳兰性德于康熙二十四年暮春抱病与好友一聚,一醉一咏三叹,而后一病不起。七日后溘然而逝,年仅三十岁。

有人说,女不读仓央,男不读纳兰,

数十年后,乾隆初看《红楼梦》,也会向着满纸繁华,对和珅叹息:“此乃明珠家事。”

忆得水晶帘畔立,泥人花底拾金钗。

顺治十一年腊月十二的北京城,雪虐风饕,严寒刺骨,当时各家各户都门窗紧闭,只有贵族明珠的府上热热闹闹,兴奋的迎接着长子的降临。

纳兰性德的《饮水词》在他去世之后受到了持续至今的欢迎,代表了清代婉约词的最高水平,并可与宋代婉约名家相媲美。

是以仓央的狂妄缠绵,

少年时的白马风流,随着青梅竹马的入宫自尽戛然而止;成年后的四海漂泊,又随着发妻难产离去而显得愈发凄凉。悼亡之音自此破空而起,一曲《饮水词》几成人间绝唱,此后数百年再无人可超越。

春葱背痒不禁爬,十指掺掺剥嫩芽。

因为是长子,父亲纳兰明珠寄予他更多希望,《易经》有云:“君子以成德为行。”故名为纳兰成德,乳名冬郎,后因皇太子取名“保成”,为了避讳,改名性德。

图片 5

让女人易沉迷幻想,

虞美人
银床淅沥青梧老,屧粉秋蛩扫。
采香行处蹙连钱,拾得翠翘何恨不能言。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
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南乡子
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悔薄情。
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
别语忒分明。午夜鹣鹣梦早醒。
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檐夜雨铃。

山花子
林下荒苔道韫家,生怜玉骨委尘沙。
愁向风前无处说,数归鸦。
半世浮萍随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
魂是柳绵吹欲碎,绕天涯。

采桑子
谁翻乐府凄凉曲?
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
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采桑子
冷香萦遍红桥梦,梦觉城笳。
月上桃花,雨歇春寒燕子家。
箜篌别后谁能鼓,肠断天涯。
暗损韶华,一缕茶烟透碧纱。

采桑子
拨灯书尽红笺也,依旧无聊。
玉漏迢迢,梦里寒花隔玉箫。
几竿修竹三更雨,叶叶萧萧。
分付秋潮,莫误双鱼到谢桥。

采桑子
谢家庭院残更立,燕宿雕梁。
月度银墙,不辨花丛那辨香?
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
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

画堂春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
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浣溪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木兰花令 拟古决绝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心人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临江仙 寒柳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
疏疏一树五更寒。
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
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
湔裙梦断续应难。
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忆得染将红爪甲,夜深偷捣凤仙花。

父亲是满洲正黄旗贵族,步步高升,母亲是亲王之女,未嫁人时是郡主,算起来,他还是康熙皇帝的表弟,含着金汤匙出声的纳兰,并没有沾染官宦子弟的陋习,而是在父亲的教化下,自幼苦读。

纳兰性德最经典的14首词

而纳兰的痴情重义,

花灯小盏聚流萤,光走琉璃贮不成。

五六岁时,学习骑射技艺,“上马驰猎,拓弓作霹雳声,无不中”,同时还请了汉族文士做家庭教师,诵读儒家经典,洞悉汉族文化,“日则校猎,夜必读书”,哪个也不放松,再加上他“自幼聪敏,读书一再过即不忘”,待到成年,已是文武双全的青年才俊。

【木兰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让男人易陷于情思,

忆得纱厨和影睡,暂回身处妬分明。

17岁入国子监,18岁考中举人,19岁成为贡士,一时间风光无限。19岁前,有关纳兰性德的资料很少,19岁开始,之后的11年,也是他最宝贵的时光,

【长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深切入骨,不能自拔。

纳兰性德与卢氏虽然是包办婚姻,但是他对卢氏却是一往情深,况且他有一支如花之盛开的彩笔,纳兰性德为卢氏所咏之诗当然不止是如上所述的《和元微之〈杂忆诗〉》,《四时无题诗》十八首也是为卢氏所作,现援引四首,从这四个华彩乐段,即可想见全诗究竟是怎样风华绝代的交响乐章:

30岁一过,生命戛然而止。

【浣溪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01

挑尽银灯月满阶,立春先绣踏春鞋。

纳兰在这11年里,留下了两条明显不同的生命划痕:

【浣溪沙】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人生若只如初见,

夜深欲睡还无睡,要听檀郎读《紫钗》。

一方面,是作为纳兰性德,走上了家庭、社会为他圈定的仕途轨迹;

【蝶恋花】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何事秋风悲画扇”

一树红梅傍镜台,含英次第晓风催。

一方面,是作为纳兰容若,情深义重,留下了诗词百篇。

【南乡子-为忘妇题照】
泪咽更无声,止向从前悔薄情,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
别语忒分明,午夜鹣鹣梦早醒,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前夜雨铃。

——《木兰花》

深将锦幄重重护,为怕花残却怕开。

图片 6

【金缕曲-赠梁汾】
德也狂生耳。偶然间、淄尘京国,乌衣门第,有酒惟浇赵州土,谁会成生此意,
不信道、遂成知己。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君不见,月如水。

顺治十一年腊月十二的北京城,

绿槐阴转小阑干,八尺龙须玉簟寒。

02

共君此夜须沉醉。且由他、娥眉谣诼,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
寻思起、从头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

雪虐风饕,严寒刺骨,

自把红窗开一扇,放他明月枕边看。

我是人间惆怅客 知君何事泪纵横

图片 7

当时各家各户都门窗紧闭,

水榭同携唤莫愁,一天凉雨晚来收。

19岁的纳兰,意气风发,一心想科举折桂,大展宏图,不料,一场大病来袭,错过了殿试,父亲明珠看到儿子深受打击,安慰道:“你还年轻,再等等也没关系。”于是纳兰蛰伏三年,潜心钻研,三年后,终于等到第二次殿试的机会,最终夺得第二甲第七名,赐进士出身。

【江城子-咏史】
湿云全压数峰低,影凄迷,望中疑。非雾非烟,神女欲来时。若问生涯原是梦,除梦里,没人知。

只有贵族明珠的府上热热闹闹,

戏将莲菂抛池里,种出花枝是并头。

当时时局未稳,三藩未平,战火未歇,能文能武的纳兰,想借科举走向仕途,甚至想过从戎征战,报效国家,可是,在高中进士一年多时间里,他并没有等到被授予任何官职,一直等到康熙十六年,才被任命为乾清门三等侍卫。“乾清门三等侍卫”,这个看似只有满族皇亲国戚才有的特权,能够伴皇帝左右的荣耀职位,在纳兰看来,只是不能施展抱负的枷锁罢了。

【采桑子】
明月多情应笑我,笑我如今。辜负春心,独自闲行独自吟。
近来怕说当年事,结遍兰襟。月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寻?

兴奋的迎接着长子的降临。

“深将锦幄重重护,为怕花残却怕开”,花开花落,花有开终将有落,怕花残而怕花开,这却可见纳兰性德独至的柔情蜜意,可见他对所爱之人心细如发而呵护备至,心柔似水而愿地久天长。唐代布衣诗人严浑有一首《落花》诗:“春光冉冉归何处?更向花前把一杯。尽日问花花不语,为谁零落为谁开?”杜牧《和严浑秀才落花》诗却是:“共惜流年留不得,且环流水醉流杯。无情红艳年年盛,不恨凋零却恨开!”博览群书的纳兰性德当然应该读过杜牧此作,杜诗固然“恨”得甚好,纳兰之“怕”也可见蕙质兰心。

他文武双全,满汉兼通,却只能在皇帝面前鞍前马后,伺候起居,这不是他的志向,也不是他的意愿,他想的是策马奔腾,江山万里,而不是蝇营狗苟,官场是非。

【浣溪沙】
谁道飘零不可怜,旧游时节好花天。断肠人去自经年。
一片晕红才著雨,几丝柔绿乍和烟。倩魂销尽夕阳前。

因为是长子,

明月照人,红窗开启,不是窗前而是枕边,温柔旖旎,意在言外,读来真是令人魂销,其境界岂是当代某些动辄即涉情色的恶俗作品可以望其项背的。最后一首以“莲”谐“怜”,这虽是南朝民歌的故技,但纳兰却新创为“戏将莲菂抛池里,种出花枝是并头”,执子之手,共抛莲实,这既是生活的写实,更是内心的祝愿,希望的象征。世间唯有情难诉,诉到这样入微,这样体贴,如此柔情蜜意,如此生死相许,恐怕也只有情种兼才人的纳兰性德才能写出了。

可叹的是,纳兰此生再未任过他职,只是依次晋升为二等、一等侍卫,这样的仕途安排,无聊且乏味,他小心翼翼的侍奉康熙,既无个人自由,更无法实现理想。

【蝶恋花-出塞】
今古山河无定据。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从前幽怨应无数。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父亲纳兰明珠寄予他更多希望,

除此外,纳兰性德还有其他更多情诗,由于太多,哲学诗画只能精选了几首,在此与大家分享!

图片 8

【沁园春】
丁巳重阳前三日,梦亡妇淡妆素服,执手哽咽,语多不复能记。但临别有云:“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妇素未工诗,不知何以得此也,觉后感赋。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记绣榻闲时,并吹红雨;雕阑曲处,同依斜阳。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遗容在,只灵飙一转,未许端详。
重寻碧落茫茫。料短发、朝来定有霜。便人间天上,尘缘未断;春花秋叶,触绪还伤。欲结绸缪,翻惊摇落,减尽荀衣昨日香。真无奈,倩声声邻笛,谱出回肠。

《易经》有云:“君子以成德为行。”

《采桑子·明月多情应笑我》

03

【沁园春】
试望阴山,黯然销魂,无言徘徊。见青峰几簇,去天才尺;黄沙一片,匝地无埃。碎叶城荒,拂云堆远,雕外寒烟惨不开。踟蹰久,忽冰崖转石,万壑惊雷。
穷边自足秋怀。又何必、平生多恨哉。只凄凉绝塞,蛾眉遗冢;销沉腐草,骏骨空台。北转河流,南横斗柄,略点微霜鬓早衰。君不信,向西风回首,百事堪哀。

故名为纳兰成德,乳名冬郎,

明月多情应笑我,

平生纵有英雄血 无由一溅荆江水

【水龙吟-题文姬图】
须知名士倾城,一般易到伤心处。柯亭响绝,四弦才断,恶风吹去。万里他乡,非生非死,此身良苦。对黄沙白草,呜呜卷叶,平生恨、从头谱。
应是瑶台伴侣,只多了、毡裘夫妇。严寒觱篥,几行乡泪,应声如雨。尺幅重披,玉颜千载,依然无主。怪人间厚福,天公尽付,痴儿騃女。

后因皇太子取名“保成”,

笑我如今,

在这种情况下,普通人可能已经放弃追求,一生富贵无虞,有何不好?但他是纳兰性德,他不是普通人。

情感生活:谁念西风独自凉

为了避讳,改名性德。

孤负春心,

由于经常跟随皇上出巡,河北、山西、江南、关外……纳兰看到山河战乱留下的断壁残垣,看到百姓流落的民不聊生,他十年苦读圣贤书,通晓历代兴亡,但文字上的改朝换代、沧海桑田,那能比得上亲眼见到来的真实,生灵涂炭处,千里无鸡鸣,一颗悲天悯人的种子种在了他的心里,哀伤惆怅,延绵不绝。

图片 9

图片 10

独自闲行独自吟。

蝶恋花

纳兰自己只活了三十来岁,才华已经充分地舒展开来,但人生还没有充分地舒展开来,婚姻也如此。他娶的第一任妻子卢氏,是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是名门闺秀。结婚那年,纳兰公子20岁,卢氏18岁,夫妻恩爱。据说,两口子无论门第还是颜值,抑或才学,都挺匹配的。可惜的是,天妒佳偶,卢氏婚后三年死于难产。

纳兰画像

近来怕说当时事,

今古山河无定据。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

这对纳兰的打击很大,因此写下浣溪沙表示悼念,“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不是西风就是黄叶,气氛很萧条,情绪很哀伤。纳兰这时已经不愿意面对现实,宁愿沉醉在酒乡,“被酒莫惊春睡重”,你们不要惊醒我春日酒后的沉睡。在追思亡妻的点点滴滴时,他忽然觉得拥有时是多么珍贵,那时看起来稀疏平常,如今却已无法挽回,“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认为他和卢氏的恩爱以及才情,丝毫不亚于赵明诚和李清照两口子。赵、李闲时比试记忆力,看谁能先说出某个典故出现在哪部经典的哪一页,谁先背出来,谁先喝茶,但是喝茶的那一位经常笑得把茶都泼出来。生活中的点滴,交往中的细节,彼时不觉得稀奇,如今却成为记忆中的珍宝,再也无法重复。

父亲是满洲正黄旗贵族,步步高升,

结编兰襟。

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纳兰很长一段时间沉浸在丧妻的悲伤当中,写词也是一再以亡妻为吟咏对象,叶舒崇在卢氏的墓志铭上说纳兰“悼亡之吟不少,知己之恨尤深”。甚至看到家中器具和装饰品,他都会想起亡妻,“晶帘一片伤心白,云寰香雾成遥隔”,连家中卷帘的白色都成了“伤心白”,真所谓处处伤心,触目伤心。

母亲是亲王之女,未嫁人时是郡主,

月浅灯深,

从前幽怨应无数。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

卢氏之后,纳兰又娶官氏,同时还有一房妾,叫颜氏。纳兰感情生活的收官一笔,应该是沈宛吧,纳兰30岁的时候和她相好,但才好了一年,纳兰就没了,既是天妒英才,也是红颜薄命吧。

算起来,他还是康熙皇帝的表弟,

梦里云归何处寻?

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图片 11

含着金汤匙出声的纳兰,

《浣溪沙》

世人多知纳兰深情,却少有人知道他的多思,他心怀天下,想挥洒一腔热血,他厌恶官场,想归隐山林,但他是纳兰性德,他是权臣纳兰明珠的长子,他的身上,承载着家族荣耀。

填词成就及后世评价: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并没有沾染官宦子弟的陋习,

谁念西风独自凉

他的身份不允许他任性,他的责任不允许他放纵。他只能在诗词抒发内心的苦闷,在矛盾与无奈中,承担起纳兰性德的责任,走完属于纳兰性德的人生旅程。

纳兰性德出身贵族,但作为词坛奇才,他在内心深处厌倦官场庸俗和侍从生活,无心功名利禄。虽“身在高门广厦,常有山泽鱼鸟之思”。

而是在父亲的教化下,自幼苦读。

萧萧黄叶闭疏窗

图片 12

24岁时,他把自己的词作编选成集,名为《侧帽集》,后更名为 《饮水词》,再后有人将两部词集增遗补缺,共342首,编辑一处,名为《纳兰词》。

五六岁时,学习骑射技艺,

沉思往事立残阳

04

他的词以“真”取胜:写景逼真传神。词风“清丽婉约,哀感顽艳,格高韵远,独具特色“。

“上马驰猎,拓弓作霹雳声,无不中”,

被酒莫惊春睡重

不恨天涯行役苦 只恨西风 吹梦成古今

王国维对纳兰词真切自然的特点极为赞赏,赞曰:“纳兰容若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由初入中原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同时还请了汉族文士做家庭教师,

赌书消得泼茶香

既然无法施展雄心壮志,那便回归生活,从艺术中,寻找心灵的宁静。纳兰的书法极佳,喜爱收藏,精于鉴赏,通晓满汉文化,译制着书,无所不能,在众多兴趣中,他最爱文学创作,诗、文、词、赋,无一不精,但在这么多文学形式中,纳兰偏偏爱上并不为正统文学看重的填词。

纳兰性德与朱彝尊、陈维崧并称清词三大家,或被称为“康熙词坛三鼎足”,由于后代学者多认为康熙词坛为清代词坛最盛期,因此也常将“康熙词坛三鼎足”称为“清词三大家”。

诵读儒家经典,洞悉汉族文化,

当时只道是寻常

作为纳兰性德,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而活,那么作为纳兰容若,请让我任性一回。

“日则校猎,夜必读书”,哪个也不放松,

秋风萧瑟,天气肃杀。中国文人自古就有悲秋的传统;纳兰夫妇伉俪情深,为爱妻的早逝而伤心的纳兰此时触景生情,又怎能不悲从中来?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一切景语,皆情语也。”开篇“西风”便已奠定了整首词哀伤的基调。词人明知已是“独自凉”,无人念及,却偏要生出“谁念”的诘问。仅此起首一句,便已伤人心髓,后人读来不禁与之同悲。在看北宋词人贺铸在丧妻后发出的感叹:“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两人虽然相隔六、七个世纪,其情却是相通的。而“凉”字描写的绝不只是天气,更是词人的心境。次句平接,面对萧萧黄叶,又生无限感伤,“伤心人”哪堪重负?纳兰或许只有一闭 “疏窗”,设法逃避痛苦以求得内心短时的平静。“西风”、“黄叶”、“疏窗”、“残阳”、“沉思往事”的词人,到这里,词所列出的意向仿佛推出了一个定格镜头,长久地锲入我们的脑海,让我们为之深深感动。几百年后,我们似乎依然可以看到纳兰孑立的身影,衣袂飘飘,“残阳”下,陷入无限的哀思。

他说:“诗亡词乃盛,比兴此焉托。往往欢娱工,不如忧患作。”填出好词,不是娱乐消遣,而是在其中赋予深情,以词写心,才能力透纸背,字字动人。以情填词,也是纳兰的一生写照。

再加上他“自幼聪敏,读书一再过即不忘”,

下阙很自然地写出了词人对往事的追忆。“被酒莫惊春睡重, 赌书消得泼茶香”,这是格式较为工整的对仗句。“被酒”即醉酒。春日醉酒,酣甜入眠,满是生活的情趣,而睡意正浓时最紧要的是无人打扰。“莫惊”二字正写出了卢氏不惊扰他的睡眠,对他体贴入微、关爱备至。而这样一位温柔可人的妻子不仅是纳兰生活上的伴侣,更是他文学上的红颜知己。出句写平常生活,对句更进一层。词人在此借用了赵明诚、李清照夫妇“赌书泼茶”的典故。

纳兰一生为情所困,不论对家人、朋友,还是爱人,情深入骨,难以自拔,故“爱作长短句,跌宕流连,以写其所难言。”

待到成年,已是文武双全的青年才俊。

比起纳兰,李义山算是幸运得多,当他问出“何当共剪西窗烛”时,是自知有“却话巴山夜雨时”的;而我们这位伤心的纳兰明知无法挽回一切,他只有把所有的哀思与无奈化为最后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这七个字我们读来尚且为之心痛,何况词人自己,更是字字皆血泪。当时只是寻常情景,在卢氏逝世后却成了纳兰心中美好的追忆。大凡美好的事物,只有失去它之后我们才懂得珍惜,而美好的事物又往往稍纵即逝,恍若昙花一现。纳兰在他的另一首词《蝶恋花》中有“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长如玦”,也表达了同样的情感。

对于父亲和家族,他不能辜负期望;对于朋友,他不管出身,只重情谊。

图片 13

诗人简介——

不管是失意的文人,还是未曾蒙面的朋友,都仗义疏财,真诚相待,少时,他经常召集文人雅士来府邸的渌水亭,谈诗论画,饮酒赋诗,各自抒情,好不自在。

纳兰性德,字容若,号楞伽山人

纳兰性德于顺治十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公元1655年1月19日)降生在北京,其父是康熙时期权倾朝野的宰相明珠,母亲觉罗氏为英亲王阿济格第五女,一品诰命夫人。

然彩云易逝,霁月难逢,没多久,风流云散,盛世不再,纳兰心中怀念,在后来的信中,感慨万千:“昔文酒为欢之事,今只堪梦想耳。”甚至那句最有名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也是赠别友人的佳作。

17岁入国子监,18岁考中举人,

纳兰性德是满族人,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是清代最为著名的词人之一。他的诗词不但在清代词坛享有很高的声誉,在整个中国文学史上,也以“纳兰词”在词坛占有光采夺目的一席之地。他生活于满汉融合的时期,其贵族家庭之兴衰具有关联于王朝国事的典型性。他虽侍从帝王,却向往平淡的经历。这一特殊的生活环境与背景,加之他个人的超逸才华,使其诗词的创作呈现独特的个性特征和鲜明的艺术风格。流传至今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这一富于意境的佳作,是其众多的代表作之一。

木兰花·拟古决绝词柬友

19岁成为贡士,一时间风光无限。

而其家族——纳兰氏,隶属正黄旗,为清初满族最显赫的八大姓之一,即后世所称的“叶赫那拉氏”。纳兰性德的曾祖父名金台什,为叶赫部贝勒,其妹孟古姐姐,于明万历十六年嫁努尔哈赤为妃,生皇子皇太极。其后纳兰家族与皇室的姻戚关系也非常紧密。因而可以说,纳兰性德一出生就被命运安排到了一个天皇贵胄的家庭里,他的一生注定是富贵荣华,繁花著锦的。然而,也许是造化弄人,纳兰性德偏偏是“虽履盛处丰,抑然不自多。于世无所芬华,若戚戚于富贵而以贫贱为可安者。身在高门广厦,常有山泽鱼鸟之思”。而这种心境也许正是成就纳兰词的重要动因之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19岁前,有关纳兰性德的资料很少,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心人易变。

19岁开始,之后的11年,也是他最宝贵的时光,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30岁一过,生命戛然而止。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纳兰在这11年里,

图片 14

留下了两条明显不同的生命划痕,

05

一方面,是作为纳兰性德,

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走上了家庭、社会为他圈定的仕途轨迹;

对亲人、朋友尚且如此,对爱人更是深情。纳兰一生有三个女人最为特别,初恋表妹、嫡妻卢氏和名妓沈宛。

一方面,是作为纳兰容若,

多情却不滥情,风流却不下流,每一个都是用情至深,每一个也都是失落的结局。

情深义重,留下了诗词百篇。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画堂春》

02

纳兰曾有个青梅竹马的表妹,一个是年少英才,一个是曼妙少女,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两人情窦初开,心有灵犀,甚至定下婚约,朦胧岁月里的爱意,欲说还休。

“我是人间惆怅客,

然而世事无常,有缘无份,两人生生被母亲拆散,将表妹被送入宫中,隔着厚厚的宫墙,终是两个世界的人了,纳兰痛不欲生,大病一场。

知君何事泪纵横。”

临江仙

——《浣溪沙》

点滴芭蕉心欲碎,声声催忆当初。

19岁的纳兰,意气风发,

欲眠还展旧时书,鸳鸯小字。犹记手生疏。

一心想科举折桂,大展宏图,

倦眼乍低缃帙乱,重看一半模糊。

不料,一场大病来袭,错过了殿试,

幽窗冷雨一灯孤,料应情尽,还道有情无。

父亲明珠看到儿子深受打击,安慰道:

图片 15

“你还年轻,再等等也没关系。”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深夜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长相思》

于是纳兰蛰伏三年,潜心钻研,

此后不久,父母便为他安排了婚约,对方是两广总督兼兵部尚书卢兴祖之女,

三年后,终于等到第二次殿试的机会,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容不得纳兰反抗,只好与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子成婚。谁料,卢氏冰清玉洁,才情了得,像一枝素净的梅,也像一株优雅的牡丹。让纳兰逐渐冰冷的心,活了过来。

最终夺得第二甲第七名,赐进士出身。

她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还博学多识,颇有见解,一日,卢氏问纳兰:

当时时局未稳,三藩未平,战火未歇,

“最悲伤的字是哪个?”纳兰不解,卢氏便接着说道:“是‘若’。凡‘若’出现,皆是因无能为力。”

能文能武的纳兰,想借科举走向仕途,

纳兰了然,后来,他做了很多词,也有采纳这个“若”字,最有名的某过于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

甚至想过从戎征战,报效国家,

西窗共剪,红袖添香,虽然纳兰时常伴君王左右,两人聚少离多,但两人琴瑟和鸣,举案齐眉,“绣榻闲时,并吹红雨,雕栏曲处,同椅斜阳”,相逢总是愉悦,生活好不自在。

可是,在高中进士一年多时间里,

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长圆,纳兰和卢氏的这份甜蜜和美好,仅仅维持了三年,卢氏便死于难产。

他并没有等到被授予任何官职,

卢氏的早亡,让纳兰的心跌入冰窟,他再次沉浸在痛苦中难以自拔,回忆起过往的点点滴滴,就好像赵明诚和李清照,心心相印,然而如今,余下自己孤零零一个人,在西风残阳里想念,只能以写词,来抒发心中的苦楚:

一直等到康熙十六年,

浣溪沙

才被任命为乾清门三等侍卫。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乾清门三等侍卫”,

沉思往事立残阳。

这个看似只有满族皇亲国戚才有的特权,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