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蒙彼利埃弗朗索瓦·拉伯雷小学中文课堂上,它证明孔子是当时最大的藏书家

 澳门蒲京     |      2020-01-29

图片 1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古代文学论文>>正文

我这一代人是从小学鲁迅文章长大的,小时候特别痛恨鲁迅,因为考试总要不断地挖掘他的文章。可是没有社会阅历的我,死活不理解他到底啥意思!二十多年过去了,越来越理解鲁迅的文字。鲁迅先生当年的焦虑,就是我如今的焦虑,这就是历史的惯性,历史也是有惯性的。

中国的书籍收藏事业,经过了几千年的发展与坎坷,具有丰富多彩的内容,成为中国文化的最主要象征。追溯它的历史地位,有助于我们了解中国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图片 2

    傅爽(左一)带领学生在耶鲁大学美术馆 (Yale University Arts Gallery) 观摩周代青铜铭文,中间讲授者为耶鲁大学美术馆亚洲艺术部主任江文苇博士(Dr. David Ake Sensabaugh)

留学生古代文学论文

一、中国古代文学课是留学生汉语言专业培养目标的要求

我们应该重视汉语言本科专业的本科教育的根本性质。汉语言专业是高等教育的一部分,承担着对人的全面发展的教育的责任。所以,汉语言本科专业教育与我们的汉语国际教育还有一些区别,即它更应该具有大学本科教育的系统性以及育人性。崔永华老师在其论文中非常有见地地提出了留学生汉语言本科专业的美育教育和德育教育,这一点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文章认清了留学生汉语言本科教育与单纯的汉语国际教育即汉语教学的区别。对留学生进行美育和德育教育是我国大学教育的要求,而中国古代文学中优秀的文学篇目可以给学生这样一种熏陶和培养。“在古代文学中学习中国语言之美,学习中国文人忧国忧民,淡泊致远的精神操守,这对学生的人生观、价值观以及触及中国文化的灵魂方面有着不可比拟的作用。”

二、对比国外高校的中文专业看中国古代文学课的重要性

在国内大学中文系的汉语言文学专业教学体系中,中国古代文学课或者中国古代文学史课程是一门专业必修课,是中文专业的重中之重。该课程一般有两学年的教学任务量,由此可见,中国古代文学课程在中文专业中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那么国外大学的情况又是如何呢? 在欧洲,开展汉学研究较早的大学里,教授很重视对中国古典文献的研究,甚至很重视培养学生对古文原典的解读学习。在近邻韩国,中国文学课在很多高校的中国语系都占有一定的地位。韩国大学里开设中文本科专业的学校现在超过了一百所,各大学的专业名称不尽相同,有的称作中国语言文化专业,有的称作中国语专业,还有的是在中文系下面设立不同的专业方向,比如中国通商、中国语言文化等。这里谈的主要是中国语言文化方向的中文专业的情况。笔者 2012 年曾在韩国庆南大学中国学部讲授一年汉语,了解了庆南大学中国语言文化专业的课程设置。在大二和大三两个学年中,学部为中国语言文化专业的学生分别开设了中国古诗选读、中国古代散文、中国古代小说和中国古代文论四门课程,学时与其他专业基础课等同,均为每周 3学时。通过对这四门课程的学习,中国语言文化专业的学生比较系统分项地学习了中国古代文学的知识,阅读了经典的原典,同时对中国文学的特质以及主要的文学类型的发展有了大致的了解。学生们学习的文本是繁体汉字,这样可以一边学习古代文学一边实现认知繁体汉字的目的,这对于中国语言文化专业的学生来说是很有必要的。韩国的其他高校也很重视古代文学课程。韩国学者文大一在其文章中列举对比了首尔大学和成均馆大学的中文课程。其中首尔大学在一年级开设中国古典文学探索,二年级开设中国历代诗歌讲读,三年级开设中国文学史课程,文学类课程占总课程的 47%。成均馆大学二年级开设中国文学史,三年级开设中国名诗鉴赏、中国小说概论、中国诗曲的理解等课程,文学类课程占总课程的 26%。有的学校在专业学习的初级阶段概括介绍中国的文学概况,随着学生汉语学习的不断深入,在三四年级开设文学、诗歌等文献阅读课程,此阶段倡导学生阅读中国文学原着,切身感受中国文学的魅力。朱锦岚老师提到韩国加图立国立大学自 20 世纪 80 年代末,取消了毕业论文,代之以 5 门课的毕业考试,而这 5 门课中,有 3 门是必选课,包括中国文学史、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2007 年毕业考由 5 门减少为 3门,即中国语、汉字和中国文学史。可见,在对中文专业毕业生的学科知识要求方面,中国文学史的内容绝对不可缺少,是在课程体系中占有很大比重的专业课程。同时外国留学生学习汉语言专业与中国学生学习外语语言文学专业相类似,都是以学习母语以外的其他语种的语言文化为基准的四年制本科学习。从国内外语专业的名称来看,我们的外语专业的名称都是语言与文学并重,如: 英语语言文学、日语语言文学、俄语语言文学等,专业的名称就体现出了学习的内容,即要学习该门语种的语言也要学习用该语种成就的文学。例如英语语言文学专业的专业课程就一定要开设英国文学选读、美国文学选读或英美文学史这类课程。学生们通过对这类课程的学习,可以学习到经典英语作品,真正掌握该语言在文学方面的体现和运用,进一步增强其对语言的领悟。因此,外国留学生的汉语言专业中,中国古代文学课程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三、中国古代文学是留学生探寻中国文化内核的一把金钥匙

语言是工具,是载体,文学以语言为工具,展现丰富的人性以及一个民族的精神面貌。中国古代文学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的一种映现。它对提升人的精神世界,增加人的文化底蕴有重要意义。“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失去文化精华土壤的语言是苍白的,也是没有深度的。季羡林老先生曾写道: “离开了内容,离开了语言的内涵,根本谈不上什么语言。不涉及一个国家的历史、文化、社会风习等等,语言是学不好的。这是学习语言的基本原理。凡是学习外国语言者,都必须把语言学习和文化学习结合起来。”中国文化的内核追求平和、含蓄、中庸,中国文人高洁的品性,忧国忧民的情怀,谦逊重义的处事准则都体现在古代文学作品中,这些承载着中国宝贵文化的文字都传承着中国文化的血脉。“文学语句中包含着汉语本身的文化内涵及中国人的审美心理。中国古代文学以生动具体的方式体现着中国文化的基本精神及中华民族的价值观念。”古代文学作品中深深地蕴含着中国的精神和中国的脊梁。外国学生学习中国文化,一方面体现在中国的饮食文化、民俗文化、建筑文化等方方面面,更多更重要的是体现在中国的哲学思想和文学精髓中。中国古代文学课就是这样一门让学生体会文化精髓的课程,它承担了审美鉴赏与性情熏陶的美育任务。黄爱华老师认为“古代文学课是为了培养学生们讲授、阐释、鉴赏和分析中国古代文学作品的能力,进而借助文学这一载体传播中华优秀民族文化的专业基础课,它是通过对语言艺术的审美鉴赏进而吸收和理解中国文化,在传授文化知识之外,通过文学作品的内容辐射出中华优良传统的精神内核,通过作家的人格魅力和作品的艺术感染力集德育、智育、美育等多重功能于一身,具有独特价值的课程。透过语言的外衣深入到一个民族的精神,这才是文化重要性所在。”诚哉斯言! 通过朗读并学习陶渊明的田园诗歌可以让学生在平淡醇美的自然风光中见诗人心情的恬静,淡泊名利,在率真的白描中透显深远的精神境界,让学生体会中国文人的精神情怀; 在白居易的现实主义诗歌中与诗人一同体会平民百姓的艰难生活,从而也培养学生对劳苦大众的深切的同情心和情操;在易安词作中领悟含蓄蕴藉,词的委婉曲折并留有无限想象,好似中国水墨画般悠长。这些都是属于中国的文化经典,是中国文化的骄傲。

四、从中国古代文学的世界性意义

看中国古代文学课的重要性耶鲁大学东亚语文系孙康宜教授说: “以前,在比较文学系,不管是斯坦福,还是耶鲁,选择的经典不是柏拉图就是莎士比亚,现在则中国文学也成了主要课程之一。”[6]这可以说明,中国文学正在突破障碍,进入更多研究者的研究范畴,中国文学从民族的变成了世界的。中国文学的研究应该站得更高更广。文学在本质上是“人学”,人们对这个世界的感知,人们的喜怒哀乐通过文字的这种方式表达出来,记载着个体的情感波动,对生命对事物的认识。每个民族虽然语言文字不同,但是人心体验这个世界的感情是相通的,因此各个民族用文字承载的感知体验都是整个人类情感体验的一部分。文学,体现了各民族的人性特征与感知的特点,也正是这种不同,显示着本民族的卓然不群。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就非常完整地呈现出我们的祖先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特征。我们应充分认识中国古代文学在当今世界中的价值。就目前世界汉学潮流来看,国外汉学研究专家的关注点在于中国传统文化,语言是他们研究这一核心的敲门砖。而且,即使是以语言为主攻方向的国外中文系,课程设置中,中国古代文学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欧洲许多高校的汉文专业非常注重对中国古典文献的阅读,汉文专业的学生虽然人数不是很多,但是质量很高,有较好的汉语语言及文学功底。虽然我们的汉语国际教育事业提升学生数量是一项很重要的任务,但是也应注重对学生培养的“质”。从世界的角度看,中国古代文学成就辉煌,特色鲜明,是中国古代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整个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古代的“文学遗产”不仅是中华民族的文学遗产,也是全世界共同的文学遗产,中国古代文学理应与整个中国古代文化一道,得到进一步的推介,成为整个人类充分共享的文化遗产,为人类追求心灵的丰富提供精神资源。当今中国古代文学已经能进入世界文学的主流,世界范围内开始关注中国古代文学,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我们应该充分认识到中国古代文学的特殊意义和重要的地位,它就是世界文化宝库中的璀璨的明珠,我们应该在汉语国际教育大体系中给古代文学以更多的重视,投入更多的力量,在教材出版以及辅助读物方面应大力扶植这类的图书。而不应当让这颗明珠淹没在如火如荼的汉语国际教学的浪潮中。我们在中国本土更应该给学习汉语言专业的外国学生以优秀的课程资源,让他们在中国本土更好地学习中国古代文学。

作者:杨鹤澜 单位:东北大学国际交流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

新文化运动就是要改变中国传统文化的惯性,比如用白话文代替文言文写作!其实中国古人说话也是用白话的,平时群众之间说话并不“之乎者也”,但落实在笔头上,就都用难懂的文言文了。这原因是古代纸张发明之前,书写承载工具珍贵的原因。古代书籍用竹简,材料很贵很笨重,用绳子捆绑的竹简,必须言简意赅,用尽量少的字涵盖更多的意思,甚至都没有标点符号,古时候教书先生还要教学生如何句读。就这样文言文成了书面语为了节省竹简容量,而说话还是白话文。再加上中国汉字属于象形文字,好处在于读音不同但字体相同,这样容易形成大一统的中国文化,不会因为方言读音的不同而妨碍地区交流。坏处就是象形文字比较难学难掌握,每一个汉字都是一幅图,都需要死记硬背,没有三千个汉字作为积累,就不算中国文化人。而拼音文字的英文只需要记住26个字母,根据读音就可以书写出大差不差的单词,降低了认字的门槛。拼音文字的缺点就是拼写根据读音改变,所以欧洲各个地区都有自己的方言而形成不同的语言文字,欧洲很多独立的民族国家,各有各的语言,拼写各异发音各异。

汉字的发展,经历了几个十分重要的阶段。第一阶段,是古文字如甲骨文、青铜器金文、竹简、木简、帛书、石刻碑版等构成的。第二个阶段是今文字阶段;主要是魏晋南北朝到唐宋元明清,是五体书篆隶楷行草阶段。第三个阶段是印刷术施行阶段,强调书籍的精装平装,长开本方开本、各种各样的版面、铜版纸有光纸,字体分为黑体字、粗体字、长宋字、正宋字三个阶段分别代表中国社会的三种文明形态与文化形态。在甲骨文为代表的材料时代,汉语言文字是不发达的。我们只要看到青铜器时代的毛公鼎已经被称为巨器,即可知当时文字的简陋。在那个时代,因为文字的简约,文字学家、语言学家以及一般社会市民对文字和语言的要求是不高的。500字的毛公鼎已经被指为当时的鸿篇巨制,即是明证。但在魏晋这个转型时期,随着佛教进入中国,引起文字语言应用的日益繁化与多样化,文字进入了自身大发展的阶段,不但在书体上发育齐全,在汉文字笔法(事关艺术创作)上也取得了大发展。文字与书法得到了完美的表现,使书籍收藏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和很远的前景。

在蒙彼利埃弗朗索瓦·拉伯雷小学中文课堂上,老师和学生正在进行中文情景对话。本报记者 刘玲玲摄

    “我一直在思考,在传统的人文社科课程以外,如何能另辟蹊径让多元文化背景的本科学生了解古代中国?”二月末的一个上午,耶鲁大学东亚研究委员会(Council on East Asian Studies)博士后傅爽在接受我们的电话采访时这样说。傅爽本科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去年刚刚取得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士学位。

图片 3

从春秋战国时期孔子藏书的例子,也可证明这一点。孔子是个藏书家,但历史上没有记载。汉武帝时代,发现孔子故居中有孔子壁中书,这大批古书成为后人景仰前贤的最大寄托,它证明孔子是当时最大的藏书家:要整理六经,没有大批藏书是万万不可能的。墨翟有书三车、惠施有书五车,这些都是春秋以后的第一批藏书家。

图片 4

    中文书写让人爱恨交织

(图1.三字经线装竖版书)

第二批藏书家是初唐以降。如李泌是唐代最有名的斯界大人物。韩愈评他是邺侯家多事,插架三万轴,即指他的收藏规模庞大。此外,各种敦煌写本也呈此一性质。在当时,收藏家动辄三五万册书并不罕见。私人收藏之规模大者,如苏异、柳公绰都是极佼佼者。宋元明清以后的藏书家,则举不胜举,只能不赘了。

在蒙彼利埃成都小学中文课堂上,同学们正在回答老师提问。本报记者 刘玲玲摄

    今年春季学期,傅爽负责教授一门耶鲁本科生的课程。她最后定的课题是“中国内外的书写文化”(Textual Culture in China and Beyond)。“这个只是原定题目的副标题,其实原来的主标题更能引起学生的共鸣,但是因为耶鲁网上选课系统对字数有严格限制,就删掉了。”傅爽原设的主标题为“书写,让人爱恨交织” (That Wonderful, Painful Thing Called Writing),灵感来自她在美国教中文的过程中的所见所闻所感。“对美国学生来说,中文是最难学的外语之一。很多本来雄心万丈的学生在选课一两周后就沮丧地退课了,原因就要有两个,一是发音中的四声非常难以掌握,第二就是汉字对他们来说太不可思议了——不可思议地美,也不可思议地难;很多学生觉得写汉字的感觉非常“酷”,但也不乏有人抱怨学写汉字令人痛苦——这就是学习者对中文书写的爱恨交织的情绪呀。”傅爽开书写文化课的目的之一就是让学生探索让他们既爱且恨的方块字所承载厚重文化,以及这种独特的书写文化对民族性格的塑造,对中国及至汉字文化圈的影响。

中国传统书籍都是竖版从上到下、从右向左书写的。而新文化运动以后才改为从左向右横版书写.这个原因也是竹简的特点造成的。参考图二和图三。

到清代和民国、解放后尤其是改革开放的新时代后,藏书家越来越多,形成一个个不同的区域,代表着不同的流派,提出了许多崭新又清晰的书籍收藏理念,使它从一个实践的收藏与买卖行为上升为固定有形的学科意识。这是最大的时代进步。

在法国南部城市蒙彼利埃,有6所中小学开设了中文国际班。最近,这些学校正使用一套专门教学法,将中文学习和丝绸之路的历史文化知识结合起来,辅以形式多样的游戏,深受学生喜爱。本报记者日前走进当地小学,和这些中文国际班的孩子们一起,上了几堂生动的“丝路中文课”,深切感受当地民众学习汉语的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