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思南读书会,然后他又想试试做得更

 澳门蒲京     |      2020-04-08

  周绚隆先生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多年来从事古典文学领域的出版工作,自己也做研究,有《陈维崧年谱》等著作。他在接受青阅读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古典文学的当代性,古典文学和当代生活的关系,十几年来他一直比较关注。

近年来,三秦出版社集中精力抓好精品图书出版,发挥自身专业优势,不仅出版了《诚斋诗集笺证》《新编元稹集》等一批学术文化价值极高的古籍和学术著作,而且在近期内还策划、组织了3套经典古籍和传统文化方面的大型丛书。

2019年10月20日,由中华书局、海宁市档案馆共同承办的第二届宋云彬古籍整理奖颁奖典礼在宋云彬先生的故乡浙江海宁举行。

在中国文学及中国文学理论研究领域,古代文学的研究,积累最为丰厚。特别是进入新时期以来,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活跃局面。其重要标志是:第一,研究队伍空前扩大,学术梯队逐渐形成,既保证了中国古典文学研究所具有的较高的学术品格,同时也极大地带动了古典文学的普及工作。在弘扬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方面,中国古典文学工作者起到了不可或替的重要作用;第二,研究成果层出不穷,研究方法丰富多彩,研究领域不断拓展。当然,这些年来,充斥于图书市场的,确有不少平庸之作,但更重要的事实是,冥心独造、邃密扎实的学术力作也不在少数;第三,全国性的中国古典文学研究学会和各专业研究会、甚至专书研究会及古代作家研究会相继成立,加强了学术交流工作;第四,国际间的学术接轨,已成为学术界的一个强烈呼声。把中国古代文学优秀作品及中国古典文学研究成果推向海外,同时,把国外优秀的研究成果吸收进来,已日益得到广大学者的重视。

上海古籍的往事与前瞻

  周绚隆先生说,多年前他做过两套书,试图在古典文学和当代生活之间建立更密切的关联。

其中“中国古代科技文献集成”是一部集中反映中国古代科学技术发展和成就的大型文献集成。首辑10种共400多万字,收录了中国古代典籍中关于中国古代科技的代表性经典名著,如《齐民要术》《农政全书》《梦溪笔谈》《天工开物》等。三秦社还组织一批从事古籍整理研究、古代历史研究及历史地理研究、中外交流史研究的专家,将古代从丝绸之路形成之初,到唐宋元之际,直至明清以降,介绍、记录古代丝绸之路及沿线各国的历史典籍挖掘整理出来,加以校点、评注,编成“古代丝绸之路历史典籍文库”集中出版面世。这套文库的出版,有利于将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和经验,作为今天“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历史借鉴,奉献给社会和读者。

被誉为“点校本二十四史责任编辑第一人”的宋云彬先生一生致力古籍事业,其后人秉承先志,拍卖宋先生旧藏书画,设立“宋云彬古籍整理奖”,旨在表彰古籍整理从业者。

一、学术梯队的建立

时间:6月1日14:00-16:00

  一套书是请王蒙、李国文、刘心武等作家来写古代题材,“结果失败了,只有李国文的《中国文人的非正常死亡》卖得不错。”然后他又想试试做得更“专业”些,请大学教授写通俗作品,做了一套《漫说丛书》,包括《漫说红楼》、《漫说三国》、《漫说水浒》等八册,“除了个别书,多数作品都写得比较板。”

为满足广大读者学习阅读中国古典文学作品的需要,三秦社还策划组织了一套“中国古典文学经典普及丛书”。这套丛书共30册、约400万字左右,介绍了从中国古代神话到《红楼梦》的中国古典文学所有文学样式和文学名著。据悉,三秦出版社还将在2017年年内举行这3套大型丛书的学术研讨会和出版座谈会。

第二届宋云彬古籍整理奖·图书奖共有三部作品获奖,分获奖金10万元:《敦煌经部文献合集》、《肇域志》、《李太白全集校注》。

新时期中国古典文学研究大体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新时期开始到八十年代初期为第一阶段;八十年代中后期,以七八、七九级硕士研究生为中坚的中青年学者群体逐渐成为业务骨干;八十年代末叶到九十年代初,以七七、七八级大学本科毕业的青年学人经过近十年的磨练,开始登上学术论坛。

地点:思南文学之家

  普及古典文学一直是人文社的传统,四大名著以及“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影响深远。而这些年来周绚隆先生对于普及层面的书该怎么做,感到有些困惑。“《百家讲坛》红了以后,有好多媒体来采访让我们谈观感。我是五味杂陈,现在这个时代,可爱的不可信,可信的不可爱。《百家讲坛》走红的人,讲的都不是自己的专业,可能正是因为不专业,就可以放开了讲。我们做出版,努力过多次都不成功,后来就想,可能我们做得还是太文学了。”

同时,宋云彬古籍整理青年奖·图书奖颁给了《七十二家集题辞笺注》,奖金2万元。

八十年代初期,老一代学者、文革前大学毕业的中年学者是学术界的核心力量。当时的学术界百废待兴,出现严重的青黄不接的局面。为了迅速改变这种状况,中国古典文学研究界首要的任务是,及时整理出版前十七年、甚至前五十年的研究成果。于是,一大批文学名著和学术著作在很短的时间内得以重新出版,填补了一段研究空白。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主编的三卷本《中国文学史》、游国恩等编写的四卷本《中国文学史》、郑振铎《插图本中国文学史》,北京大学中文系编注的《先秦文学史参考资料》《两汉文学史参考资料》《魏晋南北朝文学史参考资料》以及一些学术专著在当时起到了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

嘉宾

  在他看来,走红的安意如作品,也不过是借古典的外壳抒自己的感想。那么,如何找到一种可以引导读者真正进入古典文学的新型写作呢?“诗词鉴赏已经滥了,没有新的方式来写。现在的学术环境也不鼓励创造,教授们的学术文章越写越八股,

在山东大学文学院院长杜泽逊教授宣读的颁奖词中,对《敦煌经部文献合集》的价值进行了总结:这部书“对现已公布的所有敦煌经部文献进行全面普查,在分类、汇聚、定名、缀合、汇校等工作的基础上,类聚了所有相关写卷及其校录成果。校订工作严谨认真,不但纠正了写卷本身的传抄之讹以及后人的录校之误,同时校订工作融入了作者自己的许多研究心得,代表了当前敦煌文献整理研究的最高学术水准。本书的出版,为学术界提供了一部校录精确、查阅方便的敦煌经部文献整理本,是名副其实的敦煌经部文献整理研究的集大成之作。”

老一代学者身肩重任。他们一方面要潜心整理过去的研究成果,同时又要研几抉微,撰写新著。杨明照《文心雕龙校注拾遗》《学不已斋杂著》、程千帆《古诗考索》《闲堂文薮》、朱季海《楚辞解故》、蒋天枢《楚辞论文集》、姜亮夫《成均楼文集》《楚辞通故》,任半塘《唐声诗》《唐戏弄》、萧涤非《杜甫研究》、朱东润《杜甫叙论》《梅尧臣传》《陆游传》《陈子龙及其时代》、唐圭璋《宋词四考》《词学论丛》《唐宋词学论集》《元人小令格律》、夏承焘《唐宋词人年谱》《唐宋词论丛》《月轮山词论集》、缪钺等《灵蹊词说》、吴世昌《罗音室学术论著》《红楼梦探源外编》、谭正璧《古本稀见小说汇考》《弹词叙录》《曲海蠡测》

李国章(上海古籍出版社原社长)

  让他们放松可难受了。另一方面,社会上放得松的人,又什么都敢说。”

浙江大学文科资深教授张涌泉在获奖感言中讲到:“这部书排版难度很大。我曾在该书的后记中说,这部书堪称是‘世界上造字最多的书稿’,‘排版之难可登吉尼斯’。”

《三言二拍资料汇编》、王季思《玉轮轩曲论》、隋树森《雍熙乐府曲文作者考》、王利器《耐雪堂集》、胡国瑞《魏晋南北朝文学史》、马茂元《楚辞研究集成》等已经成为相关学科必读书目。在老一代学者中,这里应当特别提到周振甫先生,他在短短的二十年间,以其深厚的学术功力,撰著了数十种论著,尤其是一些学术普及论著,金针度人,唤起了广大读者对于中国古典文学的阅读兴趣,功不可没。而一代学术巨擘钱钟书先生《谈艺录》等论著的重版,特别是《管锥编》的问世,则把新时期中国古典文学研究推向了新的高度。

高克勤(上海古籍出版社社长)

  对于古典文学研究,周绚隆先生也有自己的看法。80年代,是思想内容、艺术特色两张皮,现实主义、浪漫主义颠来倒去,最后弄得千人一面。到90年代,西方理论进来,这种路子就被抛弃了。“90年代以来,我觉得古典文学取得的最大成就是在文献上,文献是一切研究的基础。文献之外也有好的研究,但多数非常专,比如文学史上一些环节,某个诗社的构成之类的。而对于文学的精神层面,包括普及层面、古典文学的当代性方面都做得不够,因为这些东西很难做成专业论文发表。高校的评判机制,让大家都往专业里做,越做越小众。”他觉得,还是要把古典文学“放到历史里,放到生活里去看”。

借这个机会,张涌泉还向中华书局表达了敬意:“一部优秀的古籍整理图书的出版,不但需要好作者,也需要有好编辑,需要慧眼识珠的出版家。《敦煌文献合集》编撰计划刚提出来时,我联系了很多出版社,但到处碰壁。最后还是中华书局的编辑看中了,提前跟我们签订了出版合同,免除了我们的后顾之忧,让我们可以放心地做下去。《敦煌经部文献合集》正式编撰之初,编辑就提前介入,在我们提交样稿的基础上,我们一起商定了完善的体例,包括整理的方式,底本参校本的择取原则,用字的繁简,甚至包括版式、字号、字体等等细节问题,都已经事先商量设计好了,从而保证了全书体例的严密和完善。”

这一时期,老一代学者更重要的使命是培养一代学术新人。在恢复高考制度后,他们呕心沥血,克尽厥职,将一届届研究生引进学术苑地,让年轻的一代逐渐挑起学术大梁。他们为新时期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事业的繁荣发展,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建设,倾注了毕生的心血,赢得了人们的尊重。

Q

  “如今国家重视传统文化,在古籍整理等方面也加大了投入,但是在大众文化普及层面则投入得不够。我们做古典文学,也很想在学术之外做点什么,看看究竟能不能对大家的精神世界有点实际的帮助。”周绚隆说。

在原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中国大百科全书》执行总主编杨牧之宣读的颁奖词中,对《肇域志》的整理价值做了高度评价:“《肇域志》世无刻本,钞本较多,整理难度极大。整理者在详细比对存世各钞本后,以云南省图书馆所藏钞本字迹工整、保存完好、忠实原貌之钞本为整理底本,非常恰当。整理本校勘精详,采用全式标点,施加专名线,甫一出版,即得到学界广泛肯定。该书在顾炎武研究、历史地理学研究、清代学术研究等领域均发挥了巨大推动作用。”

在老一辈学者严格而又卓有成效的指导下,中青年学人迅速成长。李少雍《司马迁传记文学论稿》、葛晓音《八代诗史》《汉唐文学的嬗变》、王英志《中国古典诗歌艺术新探》、李剑国《唐前志怪小说史》《唐五代志怪小说叙录》,董乃斌《李商隐的心灵世界》《中国古典小说的文体独立》、刘扬忠《宋词研究之路》《辛弃疾词心探微》、施议对《词与音乐关系研究》、石昌渝《中国小说源流》、杨义《中国古典小说史论》、么书仪《元代文人心态》、王钟陵《中国中古诗歌史》、陈庆元《中古文学论稿》、杨海明《唐宋词风格论》《唐宋词史》等等称得上是这一代学者的代表作。他们中的许多人不满足于过去的研究方法,开始探讨自己的学术道路。后来的文学史观和文学史宏观研究大讨论,正是这种时代思潮的必然要求。它反映了学术界的后来者渴望超越自己、超越前代的强烈呼声。当然,这场持续数年之久的大讨论,其利弊得失,还有待于后来实践的检验,现在作出评说也许还为时过早。但是,它在客观上促使人们对于以往的学术研究观念、研究课题、研究方法等作进一步的反思,确有其积极的意义。从那以后,学术界基本上摈弃了过去那套庸俗社会学的研究方法,同时,对于过去似乎已成定论的一些问题,重新作了认真细致的辨析工作。近些年来,对于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研究的重新思考和认识,已经成为学术界关注的一个热点问题。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与数年前那场如火如荼的文学史宏观研究的探讨密不可分。

&

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王文楚讲述了《肇域志》整理的全过程:“一九八二年三月,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会议召开,根据组长李一氓先生指示,决定《肇域志》列为整理出版的重点书之一。成立《肇域志》整理小组,复旦大学著名历史地理学专家谭其骧先生任组长,参加整理点校的有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吴杰、我,云南大学历史系朱惠荣等。决定以上海图书馆藏《肇域志》为底本,以云南省图书馆藏本、四川省图书馆藏本为参校本,上海、昆明二地分工承担整理点校工作。”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初,恢复高考后前几批考入大学的青年学子,经过了大约十年的潜心苦读,逐渐成熟起来,他们大都具有博士学位,在老一代学者的引导下,奋发扬厉,勇于探索,既注意吸收前辈学者的谨严博赡的长处,又能充分利用自己的年轻优势,将视野拓宽,努力吸收国内外所有的研究成果,从而将自己的研究建立在扎实的基础之上,在一些专题研究上,取得了新的进展。近年已经出版的博士论文如傅道彬《<诗>外诗论笺》、赵敏俐《两汉诗歌研究》、蒋述卓《佛经传译与中古文学思潮》、钱志熙《魏晋诗歌原论》、景蜀慧《魏晋诗人与政治》、卢盛江《魏晋玄学与文学思想》、王能宪《世说新语研究》、阎采平《齐梁文学研究》、曹旭《诗品集注》、刘跃进《永明文学研究》、吴先宁《北朝文学研究》、程章灿《魏晋南北朝赋史》、张伯伟《钟嵘诗品研究》、蒋寅《大历诗风》、王小盾《隋唐五代燕乐杂言歌辞研究》、尚永亮《元和诗人与贬谪文学考论》、莫砺锋《江西诗派研究》、张宏生《江湖诗派研究》、张毅《宋代文学思想史》、王兆鹏《宋南渡词人群体研究》、王筱芸《碧山词研究》、刘永强《西游记论要》、廖可斌《明代文学复古运动研究》、黄仕忠《琵琶记研究》、郭英德《明清传奇研究》等等,已经远远不限于一般的评价,或者仅仅是作翻案文章,而是对各个专题作了比较深入的探讨。尽管所得结论不一定全对,但是,后来者如果继续从事这些专题的研究,这些学术成果就绕不过去。这也许就是学术积累的意义所在吧。

A

“此后,整理点校工作历经艰难曲折。复旦发现沪本是清人汪士铎假借顾炎武名义,对原著据己意作了分类改编,随宜定目,又将顾氏手稿的眉批、旁注随意插入正文,失去了顾氏手稿原貌,而云南省图书馆、四川省图书馆藏本基本保持顾氏手稿原貌,但四川藏本漫漶残缺过甚,决定改用云南本为底本。”

在新时期中国古代文学研究队伍中,还有一大批令人钦佩的中坚力量,他们自始至终活跃在研究领域,真正起到了承前启后的桥梁作用。这就是在前几年还称之为中年、而今已经并不年轻的学者群体。他们大都毕业于五、六十年代,经历了较多的政治磨难,背负着较为沉重的学术重任。新时期伊始,当他们重新踏上学术征途时,正是学术界蹒跚起步之际。他们扮演着多重角色,废寝摊书,同他们的老师一起,一步步地开创了古典文学研究的新局面。这里不能不提到他们的名字和著作:胡念贻《先秦文学论稿》《中国古代文学论稿》、谭家健《先秦散文艺术新探》《先秦散文史纲要》、金开诚《屈原辞研究》、聂石樵《屈原论稿》,董志安《先秦文学与先秦文献》、王运熙《乐府诗述论》《汉魏六朝唐代文学论丛》,曹道衡《中古文学论文集》《中古文学论文集续编》、曹道衡、沈玉成《南北朝文学史》,周勋初《九歌新考》《文史论集》、卞孝萱《元稹年谱》《刘禹锡丛考》、刘开扬《唐诗通论》《唐诗论文集》、陈贻欣《唐诗论丛》《杜甫评传》、廖仲安《反刍集》、吴企明《唐音质疑录》、傅璇琮《唐代诗人丛考》《唐代科学与文学》、程毅中《宋元话本》《唐代小说史话》、项楚《敦煌文学丛考》《王梵志诗校注》、王水照《唐宋文学论集》、金启华《杜甫评传》《杜甫诗论丛》,陈伯海《唐诗学引论》、袁行霈《中国诗歌艺术研究》《陶渊明研究》、褚斌杰《中国古代文体概论》、吴熊和《唐宋词通论》、罗宗强《唐五代文学思想史》《玄学与魏晋士人心态》、孙昌武《柳宗元传论》《唐代古文运动通论》、章培恒《洪升年谱》、蒋星煜《明刊本西厢记研究》《西厢记考证》,徐朔方《论汤显祖及其他》《晚明曲家年谱》,陈毓罴、刘世德、邓绍基《红楼梦论丛》,蒋和森《红楼梦论稿》等。这些著作,或开辟了某些研究领域,或创立了某种研究方法,或集前人之大成,或立后世之楷模。可以这样说,新时期中国古典文学研究的每一点进展,都凝聚着这一代学人的心血。

Part 1

“谭先生原请吴杰先生为全书整理点校作覆校定稿,吴杰先生于八四年二月自愿退出点校组,由我接任吴杰先生之职,负责复旦方面点校稿共二十五册覆校定稿,并负责撰写出版点校凡例,而该书前言由谭先生撰写。云南朱惠荣先生负责昆明共十五册的覆校定稿。”

二、学术水准的提高

主持:各位朋友下午好,欢迎来到思南读书会。今天的读书会的题目是”上海古籍出版的往事与前瞻”。主讲人是上海古籍出版社老社长李国章先生和现任社长高克勤先生。

“本书原定由中华书局出版,八六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组长李一氓提议,转交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经过四代学者的努力,新时期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不论是深度,还是广度都有了新的拓展。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先简单介绍一下两位嘉宾: